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610|回復: 2

[汉服祭祀] 衣冠不绝神州不灭 永历帝殉国三五五周年祭祀图解及寄语

[複製鏈接]

顺天道化 發表於 2017-5-15 08: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1、各联合倡议社团遥祭致礼文寄语

(1)衣冠礼乐会

《无衣叹》

——思归君,即云衣礼 自作

【一叹而哀】——

天既倾,地亦覆,

一脉南来觅生路。

哭神,忆君父,

我辈忍作无衣奴。

寒江雪,越千古,

遗民泪尽空怀楚。

灭,七海枯,

批发散冠归何处?

【再叹则愤】——

八百年来妖气纷,

人间礼乐几回闻?

含羞忍辱肤发毁,

苟全命鸟兽奔。

袒胸侍主寻常事,

奴辫犹存。

斯文丧作无衣舞,

豪言愧煞如君!

【三叹乃振】——

衣冠断绝三百宿,

壮志凌云忆旧游!

汉家威仪今复见,

可安否?

重回汉唐崇汉志,

礼仪之邦礼春秋

当年一句无衣叹,

相期十年动神州!

(2)汉网

家风气何处寻,神州不灭南天魂。

衣冠三渡存正朔,回望中原河洛根。

(3)儒网

万象乾坤日月沉,六甲星霜悼神明。

彩云之南哭墙在,西人知我有圣城。

(4)华韵

皇天不继,浸染蛮风,思我帝毅,誓化大同

(5)国学汇网

遥祭致礼献祭诗词(陆续更新)……

(6)巴西雅韵汉服

南国坡前帝统绝,华夏衣冠从此灭。

今吾壮士祭天魂,誓继道统兴神州。


巴西北京文化交流会

中华千年,英烈辈出。有感永历天殉国355周年之献祭活动,身在海外,情系祖国,特写感言于此,以其情:千年古国,子孙;夏商周秦,汉唐宋明;近代先驱,中山伟人,恢复中华,救国救民。今日吾辈,祭祀明宗,弘扬先祖,拯救汉风;唤醒民众,中华复兴。

——巴西北京文化交流会会长赵永平

(7)英国文化协会

华夏最后一个朝值得人们敬仰,大明沦亡验教训不应遗忘,将永远激励华夏民族奋斗不息,迎来一个更伟大时代

(8)加拿大汉服社

神州大明末代天子殉国355周年首次献祭活动,必将为海内外炎黄子孙复兴华夏文化,起到一个巨大的良好推动作用。预祝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负责人,加拿大福乐汉服社社长 林圣

(9)日本Japan汉服会

祭南明永历陛下文

维 神州之南,逼死坡前,南明最后一缕帝香,随硝烟散,魂凝凌霄;弓弦之下,数百载来,一颗心寂燃滴血,风雨成,满开华夏。

晚生丹青手,不能画禅意。本修自在心,淡无常事:日出月落,云卷云舒;死生离别,不悲不欢。常事柴,不惊帝王变。故一瞬青天,满地飞红;今海韵流,苍山律变。书卷残,事尤新,旧地顾虽无望,但怕无言别君王。若非入云最深处,清明未能衣沾雨。恰如梦醒时分,青山,绿黑,灵安在!手虽无墨,心恒有山河。终要披星戴月,耀苍茫。待数至云万万重,江山血色,花落神州。

花色气漫窗前,窗前哀怨隔旧弦。旧弦一触破青天,修篁凄凄接暮颜。长歌悲,松风凉,曲尽星月暗。落木萧萧,古径无人,骄阳日日冷。山河风雨,军悲鸣,故地不相识。明月落清泉,泉声西流逝。云峰崩断,离亭夜冷。萦回万壑踏泥团,翻越崎岖穿碧湍。白云乱负江山走,风雨不断滚滚逃。空山日如年,骨折做粮。半轮新月缓缓灭,影过长江身祭天。书里雾,水中人。民心借不来,繁舟隔远江。汉人泪几许,透染层层纸。三千尘恼,令人写得笔尖凉。

亡途神州乱,英雄争先死。愿复旧衣冠,悲壮祭殇 魂。硝烟散不尽,汉心聚可有。帝魂千千万,杜鹃处处啼。千秋万代碧血书,九九归一赤子心。着我旧衣裳,添翼新容妆。拂袖护苍生,神州永不灭。

伏维尚飨。

--陈炼朵

(10)海峡两岸文化艺术交流中心

郑成功受永历天子册封为“延平郡王”,开基湾,世受国恩,值此355载大祭之期,愿海峡两岸更中国人,重读这段辛酸的南明史,感悟先民守家卫国之本心,惟愿两岸携手同心,传承光大中华文化,以慰先君在天之灵。

希望通过本次活动唤起大家对传统文化传承与保护的意识,共同守护民族的根与魂。全民携手保护与传承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一带一路的机遇,让全世界更加了解中华文化,了解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的精髓,解除文化偏见,实现世界和平

(11)孝慈阁

经三百年之阴霾,中原拨云见日;

历六甲子之星霜,神州永历重光。

(12)中国人民大学学社

“我朝国势之,超迈前古,其驭北虏西番南岛西洋诸夷,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纳岁薄币,亦无兄弟敌国之礼。”

皇明混一海宇三百年,其功其业,治隆唐宋。

迨至吴三桂悖逆附敌,致有天地乾坤之惊变。

思及我华夏列祖列宗创业之维艰,不禁潸然!

中学子,感念皇恩,遥祭天子,惟心赤诚!

(13)浙江舟山市汉文化协会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永历天子崩,兵部尚存雄。

十万同归域,死生一念从。

四海皆沦陷,舟山有孤忠。

春秋九世在,天道何曾空?

(14)曲阜儒联汉服馆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神州大明末代天子殉国355周年首次献祭是中华精神觉醒的再次体现。由经典、礼仪及汉服的文化复兴上升到国家政治主体象征层面的复兴与觉醒,经过了十余年的历程,这是中华即将重新走向中央上国,重新主导与引领全世界的前奏。只有民众自觉纪念与缅怀那些不畏强暴以身殉国的英烈,自觉维护华夏道统,以身为炎黄儿为荣,以区分正义与邪恶的华夷之辨为自觉,才是国家主体精神层面的觉醒。为此深感庆幸,为召和参与的所有同仁献上由衷的敬意与祝福。

——曲阜汉服馆段炎平

(15)江西白鹭洲书院

如今之世,汉统不彰,神州遍地夷俗,港台风气,更是以英日为宗,追思永历先帝,惟愿礼乐大同。

(16)天津循古风汉服社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神州不灭,人心所向。

重塑威仪,指日可待!

(17)广州六艺书院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樂論》曰:“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別。 論倫無患,樂之情也;欣喜歡愛,樂之官也。中正無邪,禮之質也;莊敬恭順,禮之制也。若夫禮樂之施於金石,越於聲音,用於宗廟社稷,事乎山川鬼神,則此所與民同也。”

春秋之時,禮崩樂壞,仲尼汲汲而周旋。今之時,聖人絕没,非惟禮樂不再,知禮識樂者亦不存矣。庠序,古之道場也,詩誦於中,禮樂成其間,今也則無。素餐屍位有之,狐詐魔舞有之,為人則恣肆乖張,處事則逐利薄義。殊可惜矣。

京師有雲衣禮等人,集合同道,以復漢家衣冠為津梁,以在野之身,行古學宮之事,殊不易矣。然事至則還,崩壞之時,必有志士為之焉。“國之大事,惟祀與戎。”祀之所至,禮樂興焉,山川鬼神感焉,士夫民人同焉。恶可忽哉!余久事塾教,愧不能,處嶺表,遥不能臨祭,擅竊法言勉焉。

丁酉初夏仕隱君謹識於六藝書院

(18)昆明汉服滇韵传统文化社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衣冠沦丧三百载,文物尽失礼乐坏。

神州不灭华夏兴,再祭昭宗传千代。

——昆明滇韵汉服曹秉华,字执竞

三百年去草深,

逼死坡前魂安存?

浊酒一祭帝君,

华夏正气不沉淪。

汉家子弟今共誓,

扫盡夷風與胡塵。

衣冠礼乐复还来,

重开大漢光復門!

——昆明滇韵汉服唐湘,字鸿薇

(19)广州皇汉互助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吊晋王李定国诗――勉强

千里遐疆路远关,胡风摧迫汉江山。

长呼霄岫回嘹怒,闻道滇陲劲勇阗。

怀念虹旃悬日月,周边藩属晋王戡。

年年古墓来人祀,词客哀于碑志前。

子夜京中歌――勉强

月白天上彩云高,好似凌曦并璀瑶。

仅以花光兼瑞色,长怀永历大明朝

(20)浙江舟山白蕉书法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千年颠沛,民族魂魄未敢散;

万种灾恶,华夏苍生能重生。

清复明,海山昌国见壮士落血泪;

追远看今,神洲热土闻声骚客唱祭词。

鲁王与张名振在海山昌国(现在的舟山,我的家)坚持抗明三四载,张苍水就在我们的大青山上落入敌手,留五壮士墩,旧迹犹在,但无人理会。

——白蕉书法社挂瓢子郑世海

(21)海口孔子学堂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日月长存,春秋有义,海角天涯同举祭。

礼乐还施,坟典永续,漠北安南归故里。

(22)儒行云南国学馆(晋宁、楚雄、昭通国学馆)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23)山东曲阜汉服推广中心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鼎湖降龙裔,黄帝垂衣裳。

士民知礼乐,四周皆洪荒。

天玄映地纁,君子之服章。

峨冠竖周秦,衣带舞汉唐。

鞑虏葬两宋,崖山哀断肠。

吴越佳丽地,恨随大明亡。

豺狼窃九州,冤魂泣八方。

尾辱头颅,蜈蚣爬胸膛。

腥风伴长夜,血雨遮艳阳。

辛亥逐胡夷,百年几仓皇。

衣冠归来日,瑟吟此伤。

奔走南北间,何时复汉装。

猛士立天地,长歌赋国殇。

弹剑指苍穹,星汉永未央。

(24)云南承韵汉服社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胡儿祸乱邦不幸,

衣冠南渡多苦辛。

永历碑前荒草没,

三桂金殿客盈

岳母刺字思报国,

逼死坡前多孤魂。

自是造化一蝣物,

封官走马有佞臣!

(25)上海道炁阁(社)及慈善仁爱功德会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追忆祭祀明天子

三宝天尊 大道显化

咸望洪慈 特垂慈惠

广布洪恩 救度亡灵

十方道众 修斋有份

除断业障 逢恩赦除

追忆祭祀 证盟修奉

福佑华夏 愿降祥光

衣冠不绝 神州不灭

(26)湖南九嶷汉学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訴衷情 趙寧男(字琟樂)

維丁酉四月十八日,余過昆明蓖子坡,至南明永曆帝殉國之碑處,望之默然,憂愁嗟蹙而立良久;因念神州多艱,傷心往事,誠不堪回首,悵然有感于心焉,故作詞以為祭,曰:

昔時夢里覓衣冠,回首淚闌幹。蓖子坡前往事,至今猶歎惋。

胡謾讕,漢心燃,必重光。華夏當振,吾輩奮揚,忠魂且安!

(27)历史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28)最潮国学自媒体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大道承天源远长,

明德修身治世昌,

长戈马震蛮北,

存留后世美名扬。

汉心千古倡忠烈,

魂牵黎民莫敢忘,

永历君臣义行在,

铸就青史万民仰!

(29)四川广元惊鸿汉服社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三皇在天,普化诸蛮。

五朝赫赫,雅正人间。

旦夕失调,群妖播乱。

神州不灭,乃服衣冠。

(30)天津益方教育学堂

大同世界,寰宇一体;

天下万邦,光明永续!

(31)广西南宁三民书院

遥祭致礼于神州大明永历天子灵前,其辞曰:

维:神州不灭三百五十五年,岁次丁酉,广西南宁三民书院,谨以清酌庶馐之仪,致祭于神州皇明应天推道  敏毅恭俭  经文纬武  礼仁克孝匡皇帝之灵曰:

呜呼!内忧外患,振古有闻。宋末崖山,九州陆沉。晚明神器,蛮夷窃据。亿兆斯民,皆披发胡裘。忠义之士,无不尊周思明。

及至青天再现,白日重生,武昌首义,辛亥军兴。民众无不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剔除腥膻陋俗,教化中正新民,趋建大同之邦。

今百年已逝,万里山河,改颜换貌。百业繁兴,五谷丰登。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四海华胄,不改炎黄之心。华夏衣冠,重现汉地。然满蒙遗思,蠢蠢欲动。泰西政教,意欲祸乱中土。则华夏实有毁家灭国之危。

今遥祭昭宗在天之灵,惟愿朝阳长照我土,莫忘烈士鲜血满地。复使衣冠不绝,神州不灭。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伏惟尚飨!

2、个人遥祭致礼诗文寄语

(排名不分先后)

(1)长安:劉嘉輝

(長安小生,字曦墨,2016年丙申南京祭孔大典祭文撰寫者。詩人、音樂人、考古工作者、帝王陵文化研究協會學者,致力於考古發掘文學研究。)

《神州大明末代天子殉國三百五十五周年祭文》

維丁酉歲乙巳月辛丑日,應天推道敏毅恭儉文緯武禮仁克孝匡皇帝殉國三百五十五周年。悲大明不復,恨韃虜犯入,怨江山易主,啜神州不固。殘疆裂土,剃發易服,萬民遭戮,逼從異俗,可歎泱泱大國,盡喪漢風漢骨。不者,前有應元死守江陰題絕命,後有成功驅夷收奉國姓;復興者,前有太炎交領繡漢遵祖訓,後有洪波衣冠先行續正統。除賊之志世代不絕,興漢之心忠而不渝,慰哉!幸哉!

奉大明天子詔,今有吾等遺民於先帝殉國處行獻祭之禮,誓復興衣冠、重振禮樂,祈天佑大明、神州一統!

洪武肇基,赫赫江山。昭昭大明,繼統軒轅。

祀天春秋,國運多舛。朝堂奸佞,遼東滿患。

闖賊破京,甲申禍難。吳畜貪色,倒戈獻關。

弘光初立,嘉定淪陷。隆武大志,身殉敵箭。

烽火無休,泣血東返。改元永曆,一隅維艱。

顛沛四野,孫寇叛亂。定國護駕,避緬甸。

咒水謀變,天波捍權。不惑之年,逼死坡前。

中興未酬,亡魂不安。延平毀面,蒼水永奠。

郡王辭世,五妃相伴。神州喟歎,寰宇星散。

八旗鐵騎,犯我中原。可恥可恨,剝骨作簞。

生而為龍,豈堪縛繭?譬如俎上,魚肉不甘。

億萬遺民,拳尊漢。收我疆土,復我衣冠。

或臨風雪,或遇荒蠻。固守初心,日月為帆。

告以先帝,祖業未斷。宗廟陵寢,時時謁見。

歷歷玄黃,青史遺願。莫容豺狼,恣意吞佔。

四海軍民,枕戈待旦。自強不屈,薪火相傳。

整肅風骨,大纛卓然。振興之誓,萬古勿諼。

昆明獻祭,清酒素裳。哀兮痛兮,伏惟尚饗!

——永曆三百七十一年四月十五日

(2)方叙伦

痛悼皇明陆沉

——方叙伦

开泰四海升,神州明曜百世承。

衣冠华德文明章,裘冕流金八方衡。

甲申之危妖兽淫,贼寇祸乱狼烟烽。

鼠发孽胡爪牙犯,生民涂炭家为冢。

生杀危亡一触发,万姓同袍义忠恒。

天子一呼义士应,旌旗张煌鼓金声。

天命无以家国保,憾哉不敌皇统崩。

痛惜诸夏代系绝,遗黎悲夫伏待殅。

(3)水精宫主人

《汉服赋》

天地为服兮万物为章

玄穹为冕兮星汉为琉

交龙为领兮日月为袖

四海为衣兮五岳为裳

长虹为带兮云雷为剑

九州为履兮大道为行

皇哉我华夏之服章!

雄哉我中国之精魂!

——水精宫主人作

《汉家少年歌》

我本汉家人,唱作汉家歌。

汉家少年好身手,世危却奈汉家何!

汉家自古称中国,强汉盛唐何辽阔。

五岳横云万里青,天山积雪终年白。

人生壮略当一挥,昆仑策马瞻东西

窃从三五少年说,今日中国无华夏。

每思天下复兴事,当风一啸心纵横

中国如今海横流,汉家当作中砥柱,

中国将为天下一,汉家当作秦锐士。

诸君诸君慎如此,莫言无衣空流涕。

尽掷头颅不痛,五胡历史人休忘。

若道华夏族亡,除非汉家人尽死。

天风海潮昏白日,汉歌犹与雷鼓催。

惟恃同袍赤血鲜,誓将华夏龙腾起。

凭兹百战英雄气,先兴汉家后中国!

——水精宫主人作

(改编自杨度湖南少年歌)

(4)廖开江

遙祭篦子坡

夢魂可似回西苑?萍跡漫汗十秋。

猶憶御河搖灩水,偏成滇海駭浪流。

燕姬起唱椒曲,楚客停杯五華

日久不諳興廢事,漢家門第重封侯。

二(新韻)

雲霧茫茫南嶺渺,孰憂山水復迢迢。

一夕去位身如羽,十兆遺民淚似濤。

輾轉何方尋華壤,娉婷無奈被霜矛。

飄搖零落攢幽恨,長任悲歡染鬢髫。

三(新韻)

鄉關柳色古今非,望斷遼天念已灰。

蠻地陰晴春共老,越疆縹緲客難歸。

浮雲聚散湘江遠,滄浪清濁楚父悲。

誰把西風掬祭酒,唏噓往事不能追。

——廖開江謹撰於黃帝紀元4714年

(5)衣冠礼乐会:伍秋溪

欲正衣冠,先正其心。

先诉无衣苦,再证复汉心。

君若在天有灵,

定会佑我华夏兴复衣冠之大美。

——伍秋溪

(6)衣冠礼乐会:齐玄默

神州万年

五弦弄正音,

南风思君亲。

大明永历续,

八千羲农心。

(7)衣冠礼乐会:吴素乐

《望魂》

——吴素乐

衣裳重现十四载,冠端服正又一剧。

不悯苍天始为断,绝三七一龙泣去。

神怜大地终成继,州三三五凤鸣旭。

不堪回首三百年,灭尽华夏不灭炬。

(8)金洁羽

《七律 · 昭汉装》

文/洁予居士

韵流华夏寄霓裳,右衽衣冠礼盛邦。

黄帝垂功彰旷宇,诸戎教化奉唐王。

宗周法汉成合顺,纬地经天治久长。

千载尽观兴废事,簇新旒冕更堂皇。

(9)杨小平

《怀永历帝》

草堂春日映庭阶,古柏殷勤慰我怀。

榔儿倘若魂不断,万里江山又属谁。

《看世事变迁》

世事如棋局局新,英雄辈出有来人。

长江后浪推前浪,天子王朝似转轮。

一一杨小平

(10)衣冠礼乐会:刘梦之

《怀昭宗》

——刘梦之

当文明被屠戮,

谁会记得,

那残忍的血腥?

当野蛮来入侵,

谁会想起,

那最后的坚守?

当匪徒入神州,

谁会知道

那正义的抵抗?

岁月匆流转,

时光换旧人。

至今念永历,

坚守抗清兵。

光阴三百载,

神州终复明。

南国有烈气,

愿以安英魂。

(11)刘三姐,字书英

汉服春-《江城子》

——刘三姐,字书英

春来百艳引目光,绣襟旁,比芬芳。

大地多娇,且看汉服扬。

清骑入关变模样,虽加翼,善冠亡。

百年华夏自思量,聚昆明,复典章。

衣冠不绝,亿万华裔倡。

四海归心献祭忙,着汉服,人呈祥。

(12)朱华亮,号二师兄,字崇华

巍巍华夏 赳赳皇汉

三十七载 共赴国难

时值六甲 告祭先帝

衣冠犹在 日月重开

(13)刘乙汶,笔名黯日

愿为君再战,拓土开疆八万里,征戍疆场过百年。

灭宵小,斩逆贼,杀尽诸寇,荡尽反贼。

展宏,开日月,手掌乾坤,足下贼血。

悬圣剑,执戈矛,刺破暗云卷。

摇龙,拿枪戟,再现当年明。

无悲无痛,无悔无恨,定当死国尽忠,必将义武奋扬。

男儿泪不留,英雄血未绝,可回首,曾有天地无双。

初整饬,利剑已磨锋,向四方,今有吾国华夏。

三万里土地九鼎镇定,九万年星海先祖庇佑。

华夏兵马皆傲骨铮铮,中国精神今龙凤重生。

剑锋所向,敌披靡,心之所向,全署吾。

汉家衣冠华天下,中国礼仪夏全球。

衣冠已绝人未绝,神州不灭浩气存。

振雄风,铁骑粼粼兵舰行,荡国威,儒冠潇潇汉服长。

济世千秋,济民万代。

看我华夏今朝执戈试天下,听我中华编钟声悠扬。

受千秋来贺,享万国来朝。

今吾等当战!战!

(14)潘建洲

泱泱华夏,万法归一

     铁血大秦,恒强两汉,盛世隋唐,风流大明。泱泱华夏,万法归一。

     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我们有老子、孔子、墨子、孙子、王阳明等诸多先贤;有千古一帝秦始皇,有大汉天子汉武帝,有民族英雄冉闵,有统一南北奠定大唐盛世的隋文帝,有扬我国威的永乐大帝;有李白、张旭、王羲之苏轼、唐伯等风流人物;更有千千万万的爱国人民。

泱泱华夏,终有一日,重立民族之巅!

黄帝纪元4174年

潘建洲

3、汉服复兴励志长诗

《汉风烈》

陈天华 原作

思归君 改写

汉地沉沦三百秋,

汉家衣冠血横流。

细数中原伤心事,

何忘当年九世仇?

坐长亭,正衣冠,齐声高唱;

众同袍,行汉礼,细听端详:

我华夏,原本是,风雅上国;

不比那,弹丸地,僻处东乡。

论方圆,千万里,寰球难比;

论人口,亿万众,世界谁当?

论物产,本是个,取之不尽;

论才智,也不让,五洲四洋。

看起来,哪一件,比及不上;

照常理,就应该,制霸称王。

为什么,到如今,民风败坏;

贪了地,污了款,道德沦丧?

原因,真乃是,一言难尽;

待咱们,从头算,再做细想。

五千年,立华夏,先祖开基;

称黄帝,号轩辕,一统中央。

夏商周,和秦汉,同文传下;

并没有,异族类,来做帝皇。

这是我,祖先们,留传家法;

吾子孙,自应该,长记不忘。

可惜那,骨肉间,自相残杀;

招进了,外邦人,雪上加霜。

到晋朝,那五胡,异常猖獗;

无非是,我汉家,引虎进狼。

从此后,分南北,神州破裂;

到隋唐,安史乱,祸起萧墙。

五代周世宗励精图治

中道崩,陈变,好不心伤。

宋太宗,烛影晃,无才无德;

复燕云,十六州,空余妄想。

难怪他,子孙们,懦弱不振;

称臣侄,纳贡品,习以为常。

洗不净,靖康耻,玩物丧志

只岳飞,尽忠节,敌住虎狼。

朱仙镇,杀女真,片甲不留;

可恨那,秦桧贼,艳帜高张。

自此后,汉家子,难觅良将;

任凭他,屠割我,如同

元鞑子,比金贼,更加凶狠;

前吞金,后破宋,锋不可当。

杀汉人,不计数,好比犬马;

有一件,我说起,就要断肠。

常州,熬人膏,燃做天

焚残躯,餐血肉,好不凄凉。

想当日,那蒙元,丁口尚少;

屈指算,数十万,有甚高强。

我汉民,百敌一,都还有剩;

为什么,寡众,逆反天常?

汉奸辈,不晓得,华夷之辩;

为凶奴,杀同胞,丧尽本良。

胡虏来,全不用,稍费一力;

只要我,汉家人,自相残伤。

都儿滚,灭神州,就是此策;

洪承仇,吴三跪,为虎作伥

那清妖,残杀的,何止千万;

那一个,不是我,自灭门墙。

我汉人,想兴复,倒说造反;

便有这,曾剃头,替他勤王。

还有那,读死书,动言忠孝;

全不晓,天地间,伦理纲常。

是圣贤,讲仁爱,怎忠外夷?

分明是,残同种,人性灭丧。

转瞬间,西洋人,分割中国;

这班人,少不得,又拜戎王。

想起来,好伤心,有泪莫洒;

这奴种,到何日,方能扫光?

还有那,新文化,断绝古今;

滥主义,冒思想,胡言乱邦。

倘若是,伪政府,励精图治;

保得住,汉种人,不遭凶殃。

我汉人,忍吞声,隶他胯下;

纳血税,做奴仆,也自无妨。

怎奈他,弄国事,一盘散手;

满朝中,除媚外,尽皆混账。

我汉家,再靠他,真不得了;

好像那,十万万,捆入法场。

恶罗刹,控蒙古我三面;

鹰急厉,假通商,图谋西藏

西天竺,勾南越,窥伺南洋;

牟利奸,煽东突,虎视东方

扶桑寇,夺琉球,狼顾台湾

里,葫芦兵,群丑跳梁。

这中国,那一点,我还有分?

这九州,原是个,名存实亡。

我汉家,自应该,龙出生天;

为什么,至死地,不慌不忙?

痛只痛,甲申年,碎梅山:

痛只痛,神州裂,君毁国亡。

痛只痛,割弃地,万古不返;

痛只痛,献赔款,永世难偿。

怕只怕,如印加,广土不保;

怕只怕,似犹大,飘零异邦。

怕只怕,陷回地,永为牛马;

怕只怕,落重洋,日见消亡。

左一思,右一想,真正危险,

说起来,不由人,胆战心惶。

我同袍,除非是,众志成城

切不可,独行侠,五湖三江。

第一举,除党见,同心同德

第二举,讲公义,有条有纲。

第三举,尚武略,能守能战。

第四举,务实业,可富可强。

第五举,兴汉服,普及汉礼。

第六举,正名节,礼乐遍扬。

第七举,养士族,培植根本。

第八举,施教化,布泽四方。

第九举,治奸奴,移风易俗。

第十举,宗华夏,协和万邦。

此十举,汉家子,舍生赴死;

报国恩,为同族,效命疆场。

天下事,无非是,未肯去做;

断没有,做不到,有志难偿。

当学那,俾斯麦,铁血改政。

当学那,维多利,威临天方。

当学那,华盛顿,合众自立。

当学那,拿破仑,独霸称王。

莫学那,吴三跪,引狼入室

莫学那,洪承仇,狠心毒肠。

莫学那,曾国犯,剃头杀亲。

莫学那,孙可亡,临阵倒枪。

五千年,至于今,春秋谁解?

立岳飞,跪秦桧,孰贬孰扬?

文天祥,陆夫,尽忠死节;

史可法,张煌言,名垂史章。

魏天王,隋文帝,救民水火;

朱洪武,孙国父,再造家邦。

李定国,郑成功,心存明志;

天地会,光复众,万古流芳。

归华夏,复汉疆,大道直行;

舍得家,保得国,家国两昌。

或从文,或习武,矢志恢复;

父教子,子传孙,永世不忘。

那蒙元,戮神州,千八百万;

那满清,篡华夏,六甲星霜。

扬州,屠嘉定,天昏地暗;

束着手,跪着膝,难免遭殃。

阎典史,据江阴.当场鏖战;

八十日,城乃破,清妖半伤。

苟当日,千余县,拼死一战;

这残贼,纵然狠,也不够亡。

无知辈,都贪生,望风逃散;

遇着敌,好似那,待宰羔羊。

女儿家,遭掳去,破镜难圆;

或悬梁,或投井,填街塞巷。

那丁壮,编旗下,充当苦役;

宁古,世为奴,充做羊。

那田产,被圈占,八旗享受;

那祖业,被籍没,变做旗庄。

还要我,诸州县,捐纳税;

供养他,众猢孙,献女输粮。

看起来,留得命,有何好处?

倒不如,做鬼雄,为国留光。

这些事,虽过往,难以深讲;

恐将来,那惨酷,百倍凄凉。

怎奈人,把生死,仍看不透;

说到死,就便要,魂飞胆丧。

任同胞,都杀尽,只图独免;

那晓得,这一刀,终不能挡。

也有道,是气数,不关人事

也有言,已积弱,不可轻妄。

这些话,好比如,痴人说梦;

退一步,蹲墙角,坐以待亡。

那群凶,到今日,势消力退;

全不要,惧怕他,失却主张。

那列强,纵然是,侵略成性;

他为客,我为主,也自无妨。

只要我,众同袍,同尊天地;

只要我,众同袍,同奉炎黄。

只要我,众同袍,不降胡虏;

只要我,众同袍,不叛宗邦。

那怕他,枪如林,弹如雨下;

那怕他,兵又广,将又多强。

那怕他,宣教者,层层束缚;

那怕他,天罗网,处处高张。

东方狮,大梦醒,仰天长啸;

百兽惊,群妖惧,魑魅逃藏。

废马约,还汉统,完全自立;

雪仇耻,驱外虏,复我冠裳。

到那时,齐声道,千秋万岁;

才是我,汉家子,气吐眉扬。

猛回头,警钟鸣,何以复劝?

胡无人,汉道昌,诸君思量!

汉家残破汉业衰,

汉运沉沉亦可哀。

谁言神州春秋暮?

汉风烈烈唤雄才!


精彩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顺天道化 發表於 2017-5-15 08:08 | 顯示全部樓層

RE: 衣冠不绝神州不灭 永历帝殉国三五五周年祭祀图解

衣冠不绝神州不灭 永历帝殉国三五五周年祭祀图解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牲品.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果品.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奏乐.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拜祭二.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读祝文.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拜祭.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祭祀.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进场.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敬酒.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景仰.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焚祝文.jpg
丁酉年大明末代天子殉国献祭图之拜祭三.jpg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顺天道化 發表於 2017-5-16 21:33 | 顯示全部樓層
《神州大明末代天子殉國三百五十五周年祭文》
    維丁酉歲乙巳月辛丑日,應天推道敏毅恭儉經文緯武禮仁克孝匡皇帝殉國三百五十五周年。悲大明不復,恨韃虜犯入,怨江山易主,啜神州不固。殘疆裂土,剃發易服,萬民遭戮,逼從異俗,可歎泱泱大國,盡喪漢風漢骨。不屈者,前有應元死守江陰題絕命,後有成功驅夷收臺奉國姓;復興者,前有太炎交領繡漢遵祖訓,後有洪波衣冠先行續正統。除賊之志世代不絕,興漢之心忠而不渝,慰哉!幸哉!
    奉大明天子詔,今有吾等遺民於先帝殉國處行獻祭之禮,誓復興衣冠、重振禮樂,祈天佑大明、神州一統!
    洪武肇基,赫赫江山。昭昭大明,繼統軒轅。
    祀天春秋,國運多舛。朝堂奸佞,遼東滿患。
    闖賊破京,甲申禍難。吳畜貪色,倒戈獻關。
    弘光初立,嘉定淪陷。隆武大志,身殉敵箭。
    烽火無休,泣血東返。改元永曆,一隅維艱。
    顛沛四野,孫寇叛亂。定國護駕,避居緬甸。
    咒水謀變,天波捍權。不惑之年,逼死坡前。
    中興未酬,亡魂不安。延平毀面,蒼水永奠。
    郡王辭世,五妃相伴。神州喟歎,寰宇星散。
    八旗鐵騎,犯我中原。可恥可恨,剝骨作簞。
    生而為龍,豈堪縛繭?譬如俎上,魚肉不甘。
    億萬遺民,拳拳尊漢。收我疆土,復我衣冠。
    或臨風雪,或遇荒蠻。固守初心,日月為帆。
    告以先帝,祖業未斷。宗廟陵寢,時時謁見。
    歷歷玄黃,青史遺願。莫容豺狼,恣意吞佔。
    四海軍民,枕戈待旦。自強不屈,薪火相傳。
    整肅風骨,大纛卓然。振興之誓,萬古勿諼。
    昆明獻祭,清酒素裳。哀兮痛兮,伏惟尚饗!
——永曆三百七十一年四月十五日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