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玄龄等廿一人

《晋书》,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龄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 。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刘裕废晋帝自立,以宋代晋。 该书同时还以“载记”形式,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原有叙例、目录各一卷,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记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今存一百三十卷。 二十四史中的晋书是唐朝时期编写,晚于南北朝时期的《南齐书》、《宋书》等,但唐朝之前已经存在几部不同版本的晋书了。参见十八家晋史。 唐修《晋书》,一百三十卷,包括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纪三十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原有一百三十二卷。 此版本为【漢川草廬】精校本。

清_惜红居士

《李公案奇闻》共三十四回,伪满清光绪二十八年(耶元一九零二年)文光书坊刊,下注:“二续嗣出”,第十八回又说:“其中有许多情节,与李公毕生事业有关,不但为此书后半部张本,且与二集、三集、四集各案均有关系。”可见这是初集。后三集可能只是计划中的事,未见出版。

叶向高等

《光宗贞皇帝实录》,八卷。记泰昌元年(即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到十二月事。以大学士叶向高为总裁官,天启三年(1623年)修成。 明朝共修有十三朝实录:《明太祖实录》二百五十七卷;《明太宗实录》一百三十卷;《明仁宗实录》十卷;《明宣宗实录》一百十五卷;《明英宗实录》三百六十一卷;《明宪宗实录》二百九十三卷;《明孝宗实录》二百二十四卷;《明武宗实录》一百九十七卷;《明世宗实录》五百六十六卷;《明穆宗实录》七十卷;《明神宗实录》五百九十六卷;《明光宗实录》八卷;《明熹宗实录》八十四卷。其中建文朝无实录,《太宗实录》前九卷为《奉天靖难记》,不书建文年号,只写元、二、三、四年,卷十上至卷十五记建文四年(1402)秋七月燕王朱棣夺位后之事,时未改元永乐,革除建文年号,称洪武三十五年。景泰朝实录附于《英宗实录》中,虽未单独修纂,却也未废年号。崇祯朝明亡,故无官修实录。共五百册。 明代体制,嗣君登极后,即钦定监修、正副总裁及纂修诸臣,编辑先朝《实录》。历朝开局修纂实录,均设监修、总裁、纂修诸官。礼部咨中外官署采辑史事,并派遣官吏、国子生等分赴各地访求前朝事迹,札送史馆。《实录》正式修成后,卷首列御制序,臣下进《实录》表,纂修诸臣姓名和纂修凡例等,誊录正副二本,底稿于正式进呈前焚于太液池旁椒园。正本藏之内府,嘉靖十三年(1534年)后,转藏于皇史宬。副本初藏于古今通集库,后改藏于文渊阁,供后代阁臣、史官修《实录》时借阅参考。 今海内外留下的《明实录》各种传抄本约十余部,已有两种影印本问世:一是1941年梁鸿志所影印的南京国学图书馆所藏抄本(简称“梁本”),共五百册。二是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在台湾影印的原北平图书馆所藏“红格本”,除正文外又附校勘记二十九册,以及《崇祯实录》、《崇祯长编》、《皇明宝训》等二十一册,全部计一百八十三册。两种影印本中,某些实录的卷数有所不同。

车万育

此文是清康熙进士车万育所著。它是旧时学校启蒙读物之一,对于今天学习诗词者掌握旧韵平仄、对仗技巧和用韵,仍然很有帮助。它按《平水韵》分部编写,仅平声三十韵。每韵三则文字,每则文字格式相同:十六句,八韵脚,从一字对、二字对、三字对、五字对、七字对到十一字对。五七字句多是五言七言律句。

郭庆藩

清代学术最为昌盛。清儒提出来的“实事求是”的原则成为学术近代化的标志。《庄子集释》是清代关于《庄子》的注疏、训诂的集大成之作。中华书局将之编入《新编诸子集成》第一辑,多年以来一直为学界所重视。

郑思肖[宋]

郑思肖,字所南,南宋末年画家。宋朝灭亡之后,他画的兰花,竟然是离开地面,露着根部的兰花。人们都不知其意。后来,在跟他的知己多次的交谈和接触中,才了解到这些兰花离地露根的真正意思,寄托了他当时不愿当亡国奴的思想。尤其是《心史》一诗讲得更明确:“纵遇圣明过尧舜,毕竟不是亲父母,千语万语只一语,还我大宋旧疆土。” 郑思肖擅长画兰花,并因为画兰花而出名。在他隐居江南的时候,当地的县官仰仗自己的权势,多次向他索画,都被他断然谢绝,他说:“头可断,兰不可得。” 自书重见天日后,即受到明季爱国人士的热烈欢迎,在抗清斗争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序跋、题咏、品评者之多,据三百多年 后我的初步统计,即逾百人。刻行后约四五十年,正是有明遗老凋零殆尽之际,开始有人毫无举证又吞吞吐吐地称《心史》 为“伪书”,但当即遭人反诘。又过了约百年,在清廷大力强化思想专 制之际,御用“三通”、“四库”馆臣始正式判其为伪,并 编凑出几条站不住脚的“理由”,同时官方又以“军机处”名义“奉上谕”将其列入“应毁”书目。此后“伪书说”虽不时遭到学者(包 括很多第一流大学者)的反驳,但还是流行天下,惑人甚深,遗毒迄今犹未消绝。甚至连当今一些代表“国家水平”的大型工 具书,如《辞海》《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大词典》等,也受到影响,称“或疑为后人假托”。前几年江苏一批古籍版 本学家、出版史专家撰写出版的《江苏刻书》一书,居然连《心史》都没有收入,可能也是“伪书说”在作怪。《心史》仅在 明末江苏就两次刊刻,而且至今在南京、苏州的图书馆里均有收藏,即使真的是伪书,那么它仍然是一种“明刻书”啊!岂可 视而不见? 《心史》绝非伪书,我在《井中奇书考》一书中已列举了大量证据来论述这一点,本文不拟多说。下面再谈谈与苏州刊刻《心 史》有关的人物和故事。 如前所述,《心史》稿本最早是由寺僧达始发现的,有一位苏州文人赵均看到后,把这件新闻告诉 了陆嘉颖、陆坦父子,自己却离开苏州旅游去了。陆嘉颖对这事极感兴趣,想来想去,只有文从简、文父子与寺僧相熟,便 请他们向达始商量借阅。不料达始奇货可居,坚不肯借,交涉了三个多月,直到翌年春,方由陆氏出了一笔钱借得稿本。陆 氏父子与文氏父子便分头摹抄。同时他们也产生了刊刻之意,欲使偶然得之的《心史》广为流布,产生更大的影响。为此, 陆嘉颖与文从简各写了一篇跋文,并在苏州士人间传观抄本,借机募款。到了七月间,陆嘉颖又将抄本送给复社名流杨廷 枢、文坛耆宿张世伟过目,杨、张也分别写了跋,对《心史》作了高度评价。于是,又有一批爱国文人(主要是复社成员) 纷纷题跋,如丘民瞻、华渚、许元溥、郑敷教、姚宗典、姚宗昌、陈宗元、朱衮、凌一槐、朱镒、陆坦等等。至此,经费问 题仍未解决,乃由诸生张劭和丘民瞻二人将抄本及诸人题跋上呈江南最高行政长官张国维。张“览而异之,立捐俸绣梓”,并 亲撰序文,同时还请了他的同乡冯维位老人写了跋。 1641年,正是《心史》初刻的翌年,吴县重修县志。在这部《吴县志》 中,详细记载了《心史》的发现,并引用了其中的不少诗作。这是《心史》在苏州地方志中的最早记载。 今天,我们纪念 《心史》刊刻三百六十周年,不禁会想到围绕着这部书的如张国维、杨廷枢、陆氏父子、文氏父子、姚氏兄弟等许许多多仁 人志士的爱国主义精神。在近代,爱国文人的“南社”,就特别推崇郑思肖的《心史》,它的成立大会,就是在苏州虎丘的张 国维祠中举行的。史学家顾颉刚在抗战期间专门写了《郑思肖心史孤忠》的文章,以激励全民的抗战决心。

王弼

本书由三本相对独立的著作合并而成。内容主要包括对王弼在其注释中所用的解释学方法的分析,王弼《老子》本及注释的批判性版本和“推论性”翻译(即通过王弼的注释解读《老子》的文本),以及对作为王弼《老子注》核心的哲学问题的分析。通过审慎地重构王弼的《老子》本及《老子注》,《王弼《老子注》研究(上下)》探讨了王弼作为一个学养深厚的注释者的注释技艺。在将王弼《老子注》置入与其他竞争性注释并存的语境、并抽绎出这些竞争性注释的解读方式的过程中,《王弼《老子注》研究(上下)》呈示了理解《老子》的众多路径:从根本性的哲学创作、特定的政治理论到长生术的指南,以及在如此众多的路径中王弼的哲学取径所达至的高度。

清_惜红居士

《李公案奇闻》共三十四回,伪满清光绪二十八年(耶元一九零二年)文光书坊刊,下注:“二续嗣出”,第十八回又说:“其中有许多情节,与李公毕生事业有关,不但为此书后半部张本,且与二集、三集、四集各案均有关系。”可见这是初集。后三集可能只是计划中的事,未见出版。

吕尚

人主动作举事善恶,有福殃之应、鬼神之福无?”太公曰:“有之。主动作举事,恶则天应之以刑,善则地应之以德,逆则人备之以力,顺则神授之以职。故人主好重赋敛,大宫室,多游台,则民多病温,霜露杀,五谷、丝麻不成。人主好田猎罼弋,不避时禁,则岁多大风,禾谷不实。人主好破坏名山,雍塞大川,决通名水,则岁多大水,伤民,五谷不滋。人主好武事,兵革不息,则日月薄蚀,太白失行。

车万育

此文是清康熙进士车万育所著。它是旧时学校启蒙读物之一,对于今天学习诗词者掌握旧韵平仄、对仗技巧和用韵,仍然很有帮助。它按《平水韵》分部编写,仅平声三十韵。每韵三则文字,每则文字格式相同:十六句,八韵脚,从一字对、二字对、三字对、五字对、七字对到十一字对。五七字句多是五言七言律句。

朱之瑜

籍 名:舜水先生文集 別 名:舜水文集 作 者:(明)朱之瑜撰 版 本:日本正德二年刻本 來 源: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揚雄

舊本題“漢揚雄撰,晉郭璞注”。考《晉書郭璞傳》有注《方言》之文,而《漢書揚雄傳》備列所著之書,不及《方言》一字。《藝文志》亦惟《小學》有雄《訓纂》一篇;《儒家》有雄所序三十八篇,注雲“《太玄》十九、《法言》十三、《樂》四、《箴》二”。《雜賦》有雄賦十二篇:皆無《方言》。東漢一百九十年中,亦無稱雄作《方言》者。至漢末應劭《風俗通義序》始稱:“周秦常以歲八月,遣輶軒之使,求異代方言,還奏籍之,藏於秘室。及嬴氏之亡,遺棄脫漏,無見之者。蜀人嚴君平有千餘言,林閭翁孺才有梗概之法。揚雄好之,天下孝廉衛卒交會,周章質問,以次注續,二十七年爾乃治正,凡九千字。” 又劭注《漢書》,亦引揚雄《方言》一條。是稱雄作《方言》,實自劭始。魏晉以後,諸儒轉相沿述,皆無異詞。惟宋洪邁《容齋隨筆》,始考證《漢書》,斷非雄作。然邁所摘劉歆與雄往返書中,既稱在成帝時,不應稱孝成皇帝一條及東漢明帝始諱莊,不應西漢之末即稱莊遵為嚴君平一條,則未深中其要領。 考書首“成帝時”云云,乃後人題下標注之文,傳寫舛訛,致與書連為一,實非歆之本詞,文義尚厘然可辨。書中載楊、莊之名,不作嚴字,實未嘗預為明帝諱。其嚴君平字,或後人傳寫追改,亦未可知。皆不足斷是書之偽。惟後漢許慎《說文解字》,多引雄說,而其文皆不見於《方言》。又慎所注字義,與今《方言》相同者不一而足,而皆不標揚雄《方言》字。知當慎之時,此書尚不名《方言》,亦尚不以《方言》為雄作,故馬、鄭諸儒未嘗稱述。至東漢之末,應劭始有是說。魏孫炎注《爾雅》“莫貈、螳螂,蛑”字,晉杜預注《左傳》“授師子焉”句,始遞相徵引。

房玄龄等廿一人

《晋书》,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龄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 。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刘裕废晋帝自立,以宋代晋。 该书同时还以“载记”形式,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原有叙例、目录各一卷,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记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今存一百三十卷。 二十四史中的晋书是唐朝时期编写,晚于南北朝时期的《南齐书》、《宋书》等,但唐朝之前已经存在几部不同版本的晋书了。参见十八家晋史。 唐修《晋书》,一百三十卷,包括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纪三十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原有一百三十二卷。 此版本为【漢川草廬】精校本。

清_惜红居士

《李公案奇闻》共三十四回,伪满清光绪二十八年(耶元一九零二年)文光书坊刊,下注:“二续嗣出”,第十八回又说:“其中有许多情节,与李公毕生事业有关,不但为此书后半部张本,且与二集、三集、四集各案均有关系。”可见这是初集。后三集可能只是计划中的事,未见出版。

叶向高等

《光宗贞皇帝实录》,八卷。记泰昌元年(即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到十二月事。以大学士叶向高为总裁官,天启三年(1623年)修成。 明朝共修有十三朝实录:《明太祖实录》二百五十七卷;《明太宗实录》一百三十卷;《明仁宗实录》十卷;《明宣宗实录》一百十五卷;《明英宗实录》三百六十一卷;《明宪宗实录》二百九十三卷;《明孝宗实录》二百二十四卷;《明武宗实录》一百九十七卷;《明世宗实录》五百六十六卷;《明穆宗实录》七十卷;《明神宗实录》五百九十六卷;《明光宗实录》八卷;《明熹宗实录》八十四卷。其中建文朝无实录,《太宗实录》前九卷为《奉天靖难记》,不书建文年号,只写元、二、三、四年,卷十上至卷十五记建文四年(1402)秋七月燕王朱棣夺位后之事,时未改元永乐,革除建文年号,称洪武三十五年。景泰朝实录附于《英宗实录》中,虽未单独修纂,却也未废年号。崇祯朝明亡,故无官修实录。共五百册。 明代体制,嗣君登极后,即钦定监修、正副总裁及纂修诸臣,编辑先朝《实录》。历朝开局修纂实录,均设监修、总裁、纂修诸官。礼部咨中外官署采辑史事,并派遣官吏、国子生等分赴各地访求前朝事迹,札送史馆。《实录》正式修成后,卷首列御制序,臣下进《实录》表,纂修诸臣姓名和纂修凡例等,誊录正副二本,底稿于正式进呈前焚于太液池旁椒园。正本藏之内府,嘉靖十三年(1534年)后,转藏于皇史宬。副本初藏于古今通集库,后改藏于文渊阁,供后代阁臣、史官修《实录》时借阅参考。 今海内外留下的《明实录》各种传抄本约十余部,已有两种影印本问世:一是1941年梁鸿志所影印的南京国学图书馆所藏抄本(简称“梁本”),共五百册。二是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在台湾影印的原北平图书馆所藏“红格本”,除正文外又附校勘记二十九册,以及《崇祯实录》、《崇祯长编》、《皇明宝训》等二十一册,全部计一百八十三册。两种影印本中,某些实录的卷数有所不同。

郑思肖[宋]

郑思肖,字所南,南宋末年画家。宋朝灭亡之后,他画的兰花,竟然是离开地面,露着根部的兰花。人们都不知其意。后来,在跟他的知己多次的交谈和接触中,才了解到这些兰花离地露根的真正意思,寄托了他当时不愿当亡国奴的思想。尤其是《心史》一诗讲得更明确:“纵遇圣明过尧舜,毕竟不是亲父母,千语万语只一语,还我大宋旧疆土。” 郑思肖擅长画兰花,并因为画兰花而出名。在他隐居江南的时候,当地的县官仰仗自己的权势,多次向他索画,都被他断然谢绝,他说:“头可断,兰不可得。” 自书重见天日后,即受到明季爱国人士的热烈欢迎,在抗清斗争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序跋、题咏、品评者之多,据三百多年 后我的初步统计,即逾百人。刻行后约四五十年,正是有明遗老凋零殆尽之际,开始有人毫无举证又吞吞吐吐地称《心史》 为“伪书”,但当即遭人反诘。又过了约百年,在清廷大力强化思想专 制之际,御用“三通”、“四库”馆臣始正式判其为伪,并 编凑出几条站不住脚的“理由”,同时官方又以“军机处”名义“奉上谕”将其列入“应毁”书目。此后“伪书说”虽不时遭到学者(包 括很多第一流大学者)的反驳,但还是流行天下,惑人甚深,遗毒迄今犹未消绝。甚至连当今一些代表“国家水平”的大型工 具书,如《辞海》《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大词典》等,也受到影响,称“或疑为后人假托”。前几年江苏一批古籍版 本学家、出版史专家撰写出版的《江苏刻书》一书,居然连《心史》都没有收入,可能也是“伪书说”在作怪。《心史》仅在 明末江苏就两次刊刻,而且至今在南京、苏州的图书馆里均有收藏,即使真的是伪书,那么它仍然是一种“明刻书”啊!岂可 视而不见? 《心史》绝非伪书,我在《井中奇书考》一书中已列举了大量证据来论述这一点,本文不拟多说。下面再谈谈与苏州刊刻《心 史》有关的人物和故事。 如前所述,《心史》稿本最早是由寺僧达始发现的,有一位苏州文人赵均看到后,把这件新闻告诉 了陆嘉颖、陆坦父子,自己却离开苏州旅游去了。陆嘉颖对这事极感兴趣,想来想去,只有文从简、文父子与寺僧相熟,便 请他们向达始商量借阅。不料达始奇货可居,坚不肯借,交涉了三个多月,直到翌年春,方由陆氏出了一笔钱借得稿本。陆 氏父子与文氏父子便分头摹抄。同时他们也产生了刊刻之意,欲使偶然得之的《心史》广为流布,产生更大的影响。为此, 陆嘉颖与文从简各写了一篇跋文,并在苏州士人间传观抄本,借机募款。到了七月间,陆嘉颖又将抄本送给复社名流杨廷 枢、文坛耆宿张世伟过目,杨、张也分别写了跋,对《心史》作了高度评价。于是,又有一批爱国文人(主要是复社成员) 纷纷题跋,如丘民瞻、华渚、许元溥、郑敷教、姚宗典、姚宗昌、陈宗元、朱衮、凌一槐、朱镒、陆坦等等。至此,经费问 题仍未解决,乃由诸生张劭和丘民瞻二人将抄本及诸人题跋上呈江南最高行政长官张国维。张“览而异之,立捐俸绣梓”,并 亲撰序文,同时还请了他的同乡冯维位老人写了跋。 1641年,正是《心史》初刻的翌年,吴县重修县志。在这部《吴县志》 中,详细记载了《心史》的发现,并引用了其中的不少诗作。这是《心史》在苏州地方志中的最早记载。 今天,我们纪念 《心史》刊刻三百六十周年,不禁会想到围绕着这部书的如张国维、杨廷枢、陆氏父子、文氏父子、姚氏兄弟等许许多多仁 人志士的爱国主义精神。在近代,爱国文人的“南社”,就特别推崇郑思肖的《心史》,它的成立大会,就是在苏州虎丘的张 国维祠中举行的。史学家顾颉刚在抗战期间专门写了《郑思肖心史孤忠》的文章,以激励全民的抗战决心。

车万育

此文是清康熙进士车万育所著。它是旧时学校启蒙读物之一,对于今天学习诗词者掌握旧韵平仄、对仗技巧和用韵,仍然很有帮助。它按《平水韵》分部编写,仅平声三十韵。每韵三则文字,每则文字格式相同:十六句,八韵脚,从一字对、二字对、三字对、五字对、七字对到十一字对。五七字句多是五言七言律句。

司守谦

《训蒙骈句》,明代司守谦撰。骈句,即骈偶句,即对仗句。两马并驾为骈,二人并处为偶,意谓两两相对。古时宫中卫队行列月仗(仪仗),仪仗两两相对,故卞偶亦称对仗。以偶句为主构成字数相等的上下联,上下联词语相对,平仄相对。用这种形式的四六句写成的文章,晚唐时乘作“四六”,宋明沿用,至清改称骈体。对童蒙进行骈句训练,为作文作诗建立根基。 《训蒙骈句》按韵部顺次,由三言、四言、五言、七言、十一言的五对骈句组成一段,每韵三段。 此书与《声律启蒙》、《笠翁对韵》当可为吟诗作对之基,爱好诗文者,若熟而能诵,必大利于笔。

朱用纯

《朱子家訓》又名《朱子治家格言》《朱柏廬治家格言》。《朱子家訓》版本較多。我看到的《東聽雨堂刊書》版本全書是424個字,而看到另一版本的就是516個字。不過,無論哪種版本,《朱子家訓》的整體內容、形式、面貌無異。 《朱子家訓》是“經典誦讀口袋書”的一種,是以家庭道德為主的啟蒙教材。從內容上看,由於它多是格言警句,道理淺明深刻。《朱子家訓》通篇意在勸人要勤儉持家安分守己。講中國幾千年形成的道德教育思想,以名言警句的形式表達出來,可以口頭傳訓,也可以寫成對聯條幅掛在大門、廳堂和居室,作為治理家庭和教育子女的座右銘,因此,自問世以來很為官宦、士紳和書香門第樂道,被歷代士大夫尊為“治家之經”。從清至民國年間,一度成為童蒙必讀課本之一。書名既為“家訓”,因此,它通篇論述的都是治家之道,諸如持家理財、用度服飾、飲食起居等等。我認為全書的宗旨,在於教人勤儉節約、安分守己。雖然其中所反映的思想多是儒家,尤其是宋明理學的觀念,但並不感覺僵化,相反我還感到充滿了濃厚的生活氣息。 它的內容和人們的日常生活密切相關,對人們的行為方式有實際的指導作用。比如“毋恃勢力而淩逼孤寡,勿貪口腹而恣殺生禽”,這是要我們平心待人、善待其它動物。這種思想不僅不迂腐,而且還十分切合民生實際。該“家訓”中,不少警世之語在初讀時感覺也很平常,但細一尋思,卻令人有猛然醒悟之感。比如“見色而起淫心,報在妻女;匿怨而用暗箭,禍延子孫。”“見富貴而生讒容者,最可恥;遇貧窮而作驕態者,賤莫甚。”等。 可以說《朱子家訓》通篇都是勸誡人們要去惡揚善,做一個品德高尚的人;對自己要求要嚴格,不要總去苛求別人;要註重自己的個人品德的培養,做一個不忌妒別人、不怨恨別人、多諒解別人的人;要熱心關心每一個人,做一個胸懷澄明、光明磊落、能將他人冷暖防在自己心上的人。這對於今天的有些人來說,不僅隨意虐殺動物,而且還殘忍地對待自己的同類,拼命地追求外在的感官享受,寡廉鮮恥、巧取豪奪,我認為這倒正好是具有借鑒意義的好教材。 可以說《朱子家訓》精辟地闡明了修身治家之道,應該是一篇家教名著。其中尊敬師長、勤儉持家、鄰裏和睦等許多內容都繼承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優秀特點,在構建和諧社會的今天仍然有著積極的現實意義。尤其在這部“家訓”中反復強調人們要特別重視人的精神生活的富有,而對那些狂熱追求物質享受的人不屑一顧;強調人的欲望是一個無法填滿的溝壑,反復告誡人們必須加以抑制等等,我認為這些都並非是什麽迂腐的妄語,相反,正是現在、以及將來也都是十分必要的良言善語、諄諄教誨。 《朱子家訓》語言上駢散相間、流暢易記、易懂易誦;內容上以“修身”、“齊家”為宗旨,集儒家做人處世方法之大成,思想植根深厚,含義博大精深。今天讀來,依然是朗朗上口,讓我感悟至深。

民國教材-劉養鋒著 

習字之法,本無專書,前人緒論所及。非失諸高深,即失諸簡略。本編指示較詳,措詞尤極淺近。凡稍通文字者,皆可領會。 本編從點畫起,以至全體結構,一一指示,最為詳盡。 本編所論姿勢精神器具之注意,均由經驗而來,實力行之,效即立見。 行楷普通所尚,本編舉例止此,至篆隸各法,不在本編範圍之內,故不贅。 本編以蔣促和之書法正傳,近日劉君少棠之習字講義為本,間就鄙見刪增,以合程度,不特便於學生,且宜於校外自修。

徐俊生

本書所以定名為《華夏禮義》,是因為禮的“義”,即其內涵,才是核心價值,所以著重介紹禮的意義,書中也多有描述禮的儀式、辭令、器用等,但這些皆因禮的內涵而定,描述這些,也是為更清楚的說明“禮義”。 “溫溫恭人,維德之基。”“大道不器,與時偕行。”在人際交往中,每個人都希望與君子交往。因為君子懂得仁義,會幫助自己和他人;君子懂得禮節,不會做得罪與人之事;君子懂得忠信,不會欺騙別人,等等。期望與君子交往,首先要從自己做起,“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自己是君子,自然能交往到君子之友。溫良、恭敬、寬厚的君子,靠優良的品德為基礎。所以本書第一卷著重介紹禮的起源、義理等概念,期望讀者能從中了解古人之德。 人類文明經過無數的動亂和發展,從古至今有許多改變,但真正的“大道”不會以某個時代,某種器物為依存,它始終充斥於天地之間,“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比如說尊老愛幼、禮貌待人等,無論古今中外,只要是健康、文明、向上的社會,都會提倡,只是表達的形式不同。形式的差異,從空間上看,因風俗、文化的不同所致;從時間上看,因古今器用、社會環境的差異所致。能做到根據“大道”的內涵,根據時代差異來調整行禮的方式,便是“與時偕行”。本書旨在通過對禮義的解讀,使讀者能“與時偕行”的踐行中華禮儀。 本書共分三卷,卷一從禮之源、禮之緣起、禮與德、禮之用等諸方面,總述禮之意義;卷二以朱子《家禮》為本,詳解祭禮、成人禮、婚禮、開筆禮幾項常用禮儀中各儀程涵義及作用;卷三從衣食住行、尊卑揖讓、稱謂雅言、孝親尊老、訪客交友、喜怒哀樂、時令節制七方面,論述禮在日常生活中的細節及意義。希望籍此書能拋磚引玉,喚起社會文明禮貌之風。

南昌府學

此本爲偽清嘉慶二十年,南昌府學刊阮刻《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附校勘記》,此為阮刻《十三經注疏》之祖本。 偽清道光六年南昌府學教授朱華臨重校阮本,此本較祖本為善。自此之后,各地書局因阮本較諸本為善良,或據道光本、或據嘉慶本進行翻刻。 此挍栞本刻於偽清時期,收錄於四庫全書。閱覽本書當僅作參考之用,常以質疑態度待之亦不妨。

房玄龄等廿一人

《晋书》,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龄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 。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刘裕废晋帝自立,以宋代晋。 该书同时还以“载记”形式,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原有叙例、目录各一卷,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记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今存一百三十卷。 二十四史中的晋书是唐朝时期编写,晚于南北朝时期的《南齐书》、《宋书》等,但唐朝之前已经存在几部不同版本的晋书了。参见十八家晋史。 唐修《晋书》,一百三十卷,包括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纪三十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原有一百三十二卷。 此版本为【漢川草廬】精校本。

叶向高等

《光宗贞皇帝实录》,八卷。记泰昌元年(即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到十二月事。以大学士叶向高为总裁官,天启三年(1623年)修成。 明朝共修有十三朝实录:《明太祖实录》二百五十七卷;《明太宗实录》一百三十卷;《明仁宗实录》十卷;《明宣宗实录》一百十五卷;《明英宗实录》三百六十一卷;《明宪宗实录》二百九十三卷;《明孝宗实录》二百二十四卷;《明武宗实录》一百九十七卷;《明世宗实录》五百六十六卷;《明穆宗实录》七十卷;《明神宗实录》五百九十六卷;《明光宗实录》八卷;《明熹宗实录》八十四卷。其中建文朝无实录,《太宗实录》前九卷为《奉天靖难记》,不书建文年号,只写元、二、三、四年,卷十上至卷十五记建文四年(1402)秋七月燕王朱棣夺位后之事,时未改元永乐,革除建文年号,称洪武三十五年。景泰朝实录附于《英宗实录》中,虽未单独修纂,却也未废年号。崇祯朝明亡,故无官修实录。共五百册。 明代体制,嗣君登极后,即钦定监修、正副总裁及纂修诸臣,编辑先朝《实录》。历朝开局修纂实录,均设监修、总裁、纂修诸官。礼部咨中外官署采辑史事,并派遣官吏、国子生等分赴各地访求前朝事迹,札送史馆。《实录》正式修成后,卷首列御制序,臣下进《实录》表,纂修诸臣姓名和纂修凡例等,誊录正副二本,底稿于正式进呈前焚于太液池旁椒园。正本藏之内府,嘉靖十三年(1534年)后,转藏于皇史宬。副本初藏于古今通集库,后改藏于文渊阁,供后代阁臣、史官修《实录》时借阅参考。 今海内外留下的《明实录》各种传抄本约十余部,已有两种影印本问世:一是1941年梁鸿志所影印的南京国学图书馆所藏抄本(简称“梁本”),共五百册。二是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在台湾影印的原北平图书馆所藏“红格本”,除正文外又附校勘记二十九册,以及《崇祯实录》、《崇祯长编》、《皇明宝训》等二十一册,全部计一百八十三册。两种影印本中,某些实录的卷数有所不同。

    懋基

    道德經傳為老子所著,而傳世之本,不一而異。今人常尊王弼註本為正,謂其近于老子。 而現代出土之古本,如郭店楚簡,漢墓帛書,卻亦同亦異。或曰,愈古者愈幾于老子也。今校以簡帛二本,注以圓其前後之說,作是文以紀,僅供參考。 此本乃漢帛出土以來,首部基于漢帛、楚簡,最深入,最接近解讀作者原旨的道德經挍注本;作者吸收陽明心學,另行構建了心、意理論系统,并以此作為解讀道德經的基礎,一反歴史上以通假名義歪曲原文意旨的研究方式,基于漢帛楚簡原文進行解讀,如史上眇字往往被通假為妙,但實際上眇才是符合原旨。 作者解讀切入角度雖然得以令作者更接近原旨,但作者研究水平有限,未免在挍注過程中出現失誤,歡迎指正。

    王弼

    本书由三本相对独立的著作合并而成。内容主要包括对王弼在其注释中所用的解释学方法的分析,王弼《老子》本及注释的批判性版本和“推论性”翻译(即通过王弼的注释解读《老子》的文本),以及对作为王弼《老子注》核心的哲学问题的分析。通过审慎地重构王弼的《老子》本及《老子注》,《王弼《老子注》研究(上下)》探讨了王弼作为一个学养深厚的注释者的注释技艺。在将王弼《老子注》置入与其他竞争性注释并存的语境、并抽绎出这些竞争性注释的解读方式的过程中,《王弼《老子注》研究(上下)》呈示了理解《老子》的众多路径:从根本性的哲学创作、特定的政治理论到长生术的指南,以及在如此众多的路径中王弼的哲学取径所达至的高度。

    扬雄

    《太玄经》,汉扬雄撰,也称《扬子太玄经》,简称《太玄》、《玄经》。《太玄经》是作者在精研《周易》的二进制后演绎而出的三进制体系。充分地诠释了“天,地,人”的互动理念。是世界中最早的三进制体系著作。该书在当世不为人理解,并以语言笑话作者,可作者不予理睬,还笑着说后世将大显光彩。并绘有玄图一副,因历代印刷技术而没流传于世。

    郭庆藩

    清代学术最为昌盛。清儒提出来的“实事求是”的原则成为学术近代化的标志。《庄子集释》是清代关于《庄子》的注疏、训诂的集大成之作。中华书局将之编入《新编诸子集成》第一辑,多年以来一直为学界所重视。

    宋应星

    《天工开物》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有人也称它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学家宋应星。初刊于明崇祯十年(1637年)。 宋应星在任分宜县教谕期间,将他平时所调查研究的农业和手工业方面的技术整理成书,在崇祯十年,由其朋友涂绍煃资助出版。 《天工开物》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被欧洲学者称为“技术的百科全书”。它对中国古代的各项技术进行了系统地总结,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科学技术体系。对农业方面的丰富经验进行了总结,全面反映了工艺技术的成就。书中记述的许多生产技术,一直沿用到近代。 天工开物先后被翻译成多种文字,但是在国内却长期失传。在1920年代才从日本传回来。后来也在浙江宁波发现了初刻本。

      清_惜红居士

      《李公案奇闻》共三十四回,伪满清光绪二十八年(耶元一九零二年)文光书坊刊,下注:“二续嗣出”,第十八回又说:“其中有许多情节,与李公毕生事业有关,不但为此书后半部张本,且与二集、三集、四集各案均有关系。”可见这是初集。后三集可能只是计划中的事,未见出版。

      郑思肖[宋]

      郑思肖,字所南,南宋末年画家。宋朝灭亡之后,他画的兰花,竟然是离开地面,露着根部的兰花。人们都不知其意。后来,在跟他的知己多次的交谈和接触中,才了解到这些兰花离地露根的真正意思,寄托了他当时不愿当亡国奴的思想。尤其是《心史》一诗讲得更明确:“纵遇圣明过尧舜,毕竟不是亲父母,千语万语只一语,还我大宋旧疆土。” 郑思肖擅长画兰花,并因为画兰花而出名。在他隐居江南的时候,当地的县官仰仗自己的权势,多次向他索画,都被他断然谢绝,他说:“头可断,兰不可得。” 自书重见天日后,即受到明季爱国人士的热烈欢迎,在抗清斗争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序跋、题咏、品评者之多,据三百多年 后我的初步统计,即逾百人。刻行后约四五十年,正是有明遗老凋零殆尽之际,开始有人毫无举证又吞吞吐吐地称《心史》 为“伪书”,但当即遭人反诘。又过了约百年,在清廷大力强化思想专 制之际,御用“三通”、“四库”馆臣始正式判其为伪,并 编凑出几条站不住脚的“理由”,同时官方又以“军机处”名义“奉上谕”将其列入“应毁”书目。此后“伪书说”虽不时遭到学者(包 括很多第一流大学者)的反驳,但还是流行天下,惑人甚深,遗毒迄今犹未消绝。甚至连当今一些代表“国家水平”的大型工 具书,如《辞海》《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大词典》等,也受到影响,称“或疑为后人假托”。前几年江苏一批古籍版 本学家、出版史专家撰写出版的《江苏刻书》一书,居然连《心史》都没有收入,可能也是“伪书说”在作怪。《心史》仅在 明末江苏就两次刊刻,而且至今在南京、苏州的图书馆里均有收藏,即使真的是伪书,那么它仍然是一种“明刻书”啊!岂可 视而不见? 《心史》绝非伪书,我在《井中奇书考》一书中已列举了大量证据来论述这一点,本文不拟多说。下面再谈谈与苏州刊刻《心 史》有关的人物和故事。 如前所述,《心史》稿本最早是由寺僧达始发现的,有一位苏州文人赵均看到后,把这件新闻告诉 了陆嘉颖、陆坦父子,自己却离开苏州旅游去了。陆嘉颖对这事极感兴趣,想来想去,只有文从简、文父子与寺僧相熟,便 请他们向达始商量借阅。不料达始奇货可居,坚不肯借,交涉了三个多月,直到翌年春,方由陆氏出了一笔钱借得稿本。陆 氏父子与文氏父子便分头摹抄。同时他们也产生了刊刻之意,欲使偶然得之的《心史》广为流布,产生更大的影响。为此, 陆嘉颖与文从简各写了一篇跋文,并在苏州士人间传观抄本,借机募款。到了七月间,陆嘉颖又将抄本送给复社名流杨廷 枢、文坛耆宿张世伟过目,杨、张也分别写了跋,对《心史》作了高度评价。于是,又有一批爱国文人(主要是复社成员) 纷纷题跋,如丘民瞻、华渚、许元溥、郑敷教、姚宗典、姚宗昌、陈宗元、朱衮、凌一槐、朱镒、陆坦等等。至此,经费问 题仍未解决,乃由诸生张劭和丘民瞻二人将抄本及诸人题跋上呈江南最高行政长官张国维。张“览而异之,立捐俸绣梓”,并 亲撰序文,同时还请了他的同乡冯维位老人写了跋。 1641年,正是《心史》初刻的翌年,吴县重修县志。在这部《吴县志》 中,详细记载了《心史》的发现,并引用了其中的不少诗作。这是《心史》在苏州地方志中的最早记载。 今天,我们纪念 《心史》刊刻三百六十周年,不禁会想到围绕着这部书的如张国维、杨廷枢、陆氏父子、文氏父子、姚氏兄弟等许许多多仁 人志士的爱国主义精神。在近代,爱国文人的“南社”,就特别推崇郑思肖的《心史》,它的成立大会,就是在苏州虎丘的张 国维祠中举行的。史学家顾颉刚在抗战期间专门写了《郑思肖心史孤忠》的文章,以激励全民的抗战决心。

      朱之瑜

      籍 名:舜水先生文集 別 名:舜水文集 作 者:(明)朱之瑜撰 版 本:日本正德二年刻本 來 源: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王秀楚

      〖扬州十日记〗是一篇详细描述明末民族悲剧的奇文。明末王秀楚所写关于清兵在扬州屠城的一本约八千字左右的小书。 〖扬州十日记〗在史学界影响很大,一些有影响的书籍和萧一山著〖清代通史〗、〖辞源〗、〖辞海〗,〖中外历史年表〗、〖清史编年〗,科普通俗读物〖简明中外历史辞典〗、〖上下五千年〗等都予引用。国外,如苏联齐赫文斯基地也在其所著〖中国近代史〗中引用。诸书引用时都在不同程度上控诉清军在扬州的「屠杀」,并加以谴责。 有人认为「由于清廷禁止〖扬州十日记〗流通导致人们对此丝毫不知,直到辛亥革命前夕有心人士将此书从日本印了带回中国,故此书真伪长期以来有所争议。」但是清朝咸丰年间公开编纂的史书〖小腆纪年.卷十〗里作者就引用了〖扬州十日记〗的内容 :「 臣鼒曰,予读王氏〖扬州十日记〗,言可法抑万里长城之黄得功而用狼子野心之高杰,至谓坏东南之天下者,史道邻也。此盖书生率意妄语,无足论也。」可见在清朝时期中国是有〖扬州十日记〗这本书的。甚至更早时期清朝道光年间公开刊印的〖荆驼逸史〗中就收录有〖扬州十日记〗的全文,后来刊印的〖明季稗史汇编〗中也有〖扬州十日记〗全文。

      李華剛

      详叙华人350年前作为果敢最早居民和清政府对果敢管辖的历史,叙述1897年中英《中英续议缅甸条约》和1960年《中缅边界条约》将果敢划归缅甸的史实,揭示了果敢历史主权属于“明朝华人后裔”及中国的事实,否定了“果敢自古以来是缅甸神圣不可侵犯领土”的说法;叙述了大缅族主义压迫史、“八八事件”、“二九光复之战”、“勐古之战”及“三六自卫反击战”,介绍目前果敢战况;阐述了“民族高于国家”的观点,提出视境外同胞为本国国民的政治主张;提出“国家道德责任”概念,认为国家应以人为本、以义为先,对待境外同胞应道德责任高于政治责任;分析了华人社会犬儒主义及汉奸文化的危害;提出建立缅北防波堤的中国“南亚地缘政治战略”;指出不丹丧权及锡金被吞并对中国安全危害之教训;对果敢政治体制与顶层设计提出“世袭宪政制”思想;提出果敢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运动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份。 果敢人就是中国人,果敢历史主权属于中国,这是无可否认的历史事实。缅甸政府应充分尊重果敢人民意愿,果敢前途应由果敢全体人民自主决定,任何国家政府都无权代为决定。本书抛砖引玉,砖为果敢,玉为中华,书名虽为《燃烧的果敢》,火苗却烧出果敢燎原中华,本书从大中华格局分析问题,提出囯家应怎样保护境外华人利益、保护中华民族整体利益,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吕尚

      人主动作举事善恶,有福殃之应、鬼神之福无?”太公曰:“有之。主动作举事,恶则天应之以刑,善则地应之以德,逆则人备之以力,顺则神授之以职。故人主好重赋敛,大宫室,多游台,则民多病温,霜露杀,五谷、丝麻不成。人主好田猎罼弋,不避时禁,则岁多大风,禾谷不实。人主好破坏名山,雍塞大川,决通名水,则岁多大水,伤民,五谷不滋。人主好武事,兵革不息,则日月薄蚀,太白失行。

        申請友鏈|小黑屋|手機版|無圖版|华韵国学教育 ( 粤ICP备09207151号-3 )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教育 | 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