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419|回復: 0

[欣賞] 世好妍华 我耽拙朴谈〖嘉木怡情明式家具审美丛谈〗

[複製鏈接]

山東受學 發表於 2016-6-4 18: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世好妍华 我耽拙朴:谈〖嘉木怡情——明式具审美丛谈〗

20160602_006

20160602_006

20160602_007

20160602_007

榉木挂椅

20160602_008

20160602_008

榉木素雕合柱架

明式家具具有很高审美价值,它将家具制作上升一种艺术今天我们所说的明式家具,主要指明代中期以来以苏州为代的家具制作,即所谓『苏作』。从时间上看,明代中期到明末其制作的期,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清雍正时期,故人们常将清前期的家具也归入明式家具中。乾隆年间格丕变,一种受异域风气影响的、具有浓厚装意味的清式家具取代了明式家具的传统

在今天,『清式』和『明式』两种家具范式并存于我们的家具世界中,者各有优长,未可轻易轩轾。然而,就艺术品质而言,尤其是研究界又将『明式』家具作为最高典范,这并非是贵远贱近的眼光所使然,而在于『明式』所涵纳的这一传统,似乎更『接地气』,在繁缛炫目的现代文明中,这种不事张扬、重视内蕴、风味幽淡、色彩沉静、线条清晰、风度超逸的家具形式,唤起了我们一些遥远的文明记忆;这种文静而不文饰、清雅而不清高、远俗而又近人的美感世界,似乎氤氲进我们深藏的文明幽怀里。

『明式家具』这个概念在我看来,至少方面的内容,一是作为『物』的存在。流传的那些明代中期以来吴家具名品,常常在拍行见到的令人爱不释手的木作,是体现明式『范儿』的主流,而后人依其范式所制作的家具,也可称为明式家具。二是由此类家具中抽绎出的一套垂范于人的『式』,如同中所说的『吴家样』『周家样』。清沈春泽说,明式家具重在『韵』。世襄以简练、淳朴、厚拙、凝重、雄伟、圆浑、沉穆、秾华、文绮、妍、劲挺、柔婉、空灵、玲珑、典雅、清新等十六品,来概括此『式』。这是一套具有独特的形式规制、风格境界特点的家具。三是围绕此类家具所产生的独特的『生活世界』。今天我们看这些风格简约、线条优雅、气象高严的木作,已不是一个观照、享用的外在之物,而是一种『长(cháng)物』,是『人所延伸的世界』。正像朱家溍先生所说的,优美的家具绝对不是孤立的,它是整个环境艺术的一部分。家具不仅是空间陈设中的存在,而且是人内在生活展开的凭依。明式家具所延展的是一种生活的方式,一种体物的眼光,一种看世界的态度。欣赏这样精致的『物』,不是伸展握有『物』的欲念,而是在颐养一种独特的精神。所以明式家具具有『蒙养』心的特点。

明式家具具有丰富而独特的内涵,它的产生出自吴中地区精良的匠作,又是一代文人艺术思潮影响下的产物。明式家具是体现独特『文人意识』的家具,可以说是一种『文人家具』。那个时代文人画的突出发展(如沈周、文徵明的绘画)、文人园林的兴盛(张南垣式的平阪小坡取代此前的大制作)、文人印的转型(明代中期以后印章一道由匠人之作向文人之印转换)以及文人盆景兴起等等,是时代艺术风气的典型表征。明式家具的形成和发展,呼应着这一传统。它由一个地方的精工木作,进而演化为一种有代表的风尚,其流风所被,直至而今。在今天多元文化的大格局中,仍然有其不可撼动的地位。品味着明式家具的传统,似乎在欣赏一种文化,体验一种生活,安顿一种理想。

今天我们对『明式家具』研究,既要重视它的制作,也要重视它的品鉴。只重视『造』,不重视『品』,是无法进入明式家具深寓的意义空间中去的。今天所见明式家具研究作品中,研究具体制作者多,对其进行社会、文化学的阐释者也有,但缺少的是对此一家具传统的品鉴研究,而此一研究攸关明式家具传统『生活世界』的揭示。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品读严克勤先生的〖嘉木怡情〗一令人感到格外亲切。这是一本关于明式家具赏鉴的著作。此书之宗旨,在于还原明式家具产生发展的精神空间,让人们通过当时特有的『生活世界』去看明式家具的特点。作者对中国艺术有深入的研究,前些年出版的一部有关宜兴紫砂的著作,就显示出他对中国艺术有一种独特的眼光,这部关于明式家具赏鉴的著作,延续了他的写作方式,又有很多新的内涵。

此作显示出作者取意广大又用心精微的特点。在浅斟慢酌之中,颇有理论发明,读之启发多多。如此书对明式家具『包浆』之美的论述,以前言及此法,多在工艺层面论之,鲜及其精神层面。而此著认为,『包浆』是器物表面一层特殊光泽,是经过人手的触摸,经年累月而形成的一层自然幽然的光泽,『包浆』是人的体温与岁月共同打造的。作者说:『包浆之为光泽,含蓄温润,幽幽的毫不张扬,予人一份淡淡的亲切,有如古之君子,谦谦和蔼,与其接触总能感觉到春风沐人,它符合一个儒者的学养。这种包浆,从美学的角度来仔细分析,它是明与昧、苍与媚的完整统一。说它明亮,包浆的光亮的确光华射,夺人眼目,但仔细看,它又决非浮光掠影,而是暗藏不露,有着某种暗昧的色彩。』他的描述,使我想起了晋人欣赏的人格最高境界之『幽夜之逸光』。又如他对榉木这一明式家具习用之材的分析,也颇具义。榉木虽不属硬木类,但在江南几乎被视为硬木,不仅在其质料坚固,线条坚劲,更在于其中包含的一种朴质野逸之风,成了当时文人的至爱。在文人室内陈设中常有它的影。这与当时的『狂禅之风』有一定关系,与打柴担无非是道的哲学观念有关,也与『世好妍华,我耽拙朴』的传统哲学思想有关。正因此,吴门家具这一偏好,其实有深广的哲学思想和存在智慧存焉。作者引领我们看到榉木家具背后一个不寻常的世界。

(本文作者系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嘉木怡情——明式家具审美丛谈〗 严克勤 著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