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53|回復: 0

[道学研究] 【淮南子】卷12道应训诗解13易常好兵不若敦爱笃行君臣争过在己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牟向东 發表於 2022-6-23 16: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楚令尹,吴起适魏.问宜若,曰不知,
起之不肖,以为令尹,先生试,起之为人.
问曰:将奈之何?起曰将衰,楚国之爵,
平其制禄;损其有余,绥其不;砥砺甲兵,
待时争利,之于天下.屈子曰吾,闻之昔善,
治国者,不变其故,不易其常;今子将衰,
楚国之爵,平其制禄;损其有余,绥其不足;
变其故,易其常也;行之不利.宜若闻之,
怒者逆德,兵者凶器;争者人之,所本今子,
阴谋逆德,好用凶器,始人所本,逆之至也;
且昔子用,鲁兵不宜,得志于齐,而得志焉;
子昔又用,魏兵不宜,得志于秦,而得志焉;
宜若闻之,非祸人而,不能成祸;吾固惑于,
吾王之数,逆天之道,戾人之理,至今无祸,
差须夫子.起惕然曰:尚可更乎?屈子谓曰:
成形之徒,不可更也;不若敦爱,而笃行之.
老子有曰:挫锐解纷,和光同尘.晋国伐楚,
舍不止.大夫请击.庄王谓曰:先君之时,
晋不伐楚,及吾之,而晋伐楚,是吾之过,
若何其辱,群大夫哉?曰先臣时,晋不伐楚;
今臣之身,而晋伐楚,此臣之罪,请三击之.
王俯而泣,涕沾襟起,拜群大夫.晋人闻曰:
君臣争以,过为在己,且轻下臣,不可伐也.
夜还师归.老子曰能,受国之垢,谓社稷主.
吴起为楚令尹,适魏。问屈宜若曰:『王不知起之不肖,而以为令尹。先生试观起之为人也。』屈子曰:『将奈何?』吴起曰:『将衰楚国之爵,而平其制禄;损其有余,而绥其不足;砥砺甲兵,时争利于天下。』屈子曰:『宜若闻之,昔善治国家者,不变其故,不易其常。今子将衰楚国之爵,而平其制禄;损其有余,而绥其不足;是变其故,易其常也。行之者不利。宜若闻之曰:「怒者,逆德也,兵者凶器也。争者人之所本也。」今子阴谋逆德,好用凶器,始人之所本,逆之至也。且子用鲁,兵不宜得志于齐,而得志焉;子用魏,兵不宜得志于秦,而得志焉。宜若闻之,非祸人不能成祸。吾固惑吾王之数逆天道,戾人理,至今无祸。差须夫子也。』吴起惕然曰:『尚可更乎?』屈子曰:『成形之徒,不可更也。子不若敦爱而笃行之。』老子曰:『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晋伐楚,三舍不止。大夫请击之。庄王曰:『先君之时,晋不伐楚。及孤之身,而晋伐楚,是孤之过也。若何其辱群大夫?』曰:『先臣之时,晋不伐楚。今臣之身,而晋伐楚,此臣之罪也。请三击之。』王俯而泣,涕沾襟,起而拜群大夫。晋人闻之,曰:『君臣争以过为在己,且轻下其臣,不可伐也。』夜还师而归。老子曰:『能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
译文吴起楚国令尹,一次到魏国去,对流亡魏国的屈宜若说:『君王还认为我很贤能,任用我做楚国令尹。先生试试看我吴起怎么样来做好这个令尹。』屈直咎问道:『你打算怎样做呢?』吴起说:『我打算削减楚国贵族的爵位,平抑法定的俸禄制度,损有余以补不足;精心训练军队,等待机会和各国争霸天下。』屈直咎说:『我屈直咎听说过,以前善于治国的人是不改变原有的制度和常规的,你吴起今天要削减楚国贵族的爵位和平抑法定的俸禄制度,损有余以补不足,这实际上是改变了原有的制度和常规。我屈宜咎又听说:「激怒是违逆天德的事;兵器则是杀人的凶器;而争斗又是该抛弃的。」你现在阴谋策划违逆天德的事,又好用兵器,并挑起人们之间的争斗,这就是最大的倒行逆施。再说,你先前任鲁国的将领,不应该动用鲁军打齐国,而你却以打败齐国来满足你的意愿。你又指挥过魏军,做过魏国西河郡守,本不应该动秦国的脑筋,而你却使秦国不敢东犯魏界,这样又实现了你的志愿。我听说过,不危及别人,也就不会给自己带来祸害。我现在就感到纳闷,我们的君王屡次违逆天道,背弃人理,怎么至今还没遭受灾祸。唉!这灾祸可能正等着你呢!』吴起听了后惊惧地问:『还可以改变吗?』屈直咎说:『已形成的局势无法改变。你不如现在真心实意地做些敦厚仁慈的事,或许能有所改观。』所以【老子】说:『不露锋芒,超脱纠纷,敛和光耀,混同尘世。』
晋伐楚,三舍不止。大夫请击之。庄王曰:『先君之时,晋不伐楚。及孤之身,而晋伐楚,是孤之过也。若何其辱群大夫?』曰:『先臣之时,晋不伐楚。今臣之身,而晋伐楚,此臣之罪也。请三击之。』王俯而泣,涕沾襟,起而拜群大夫。晋人闻之,曰:『君臣争以过为在己,且轻下其臣,不可伐也。』夜还师而归。老子曰:『能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
译文晋国讨伐楚国,连续推进九十里地还不停止。楚国的大夫们请求楚庄王与晋国正式交战,楚庄王说:『先王在世时,晋国不敢征伐楚国,现在到了我执政,晋国却不断地征伐楚国,这说明我存在着错误。怎么能让诸位大夫跟着我蒙受屈辱呢?』众大夫说:『前朝的大臣在世的时候,晋国不敢进犯楚国,现在轮到我们当大臣了,晋国却敢进犯我们楚国,这是我们群臣的罪过啊!请君王下令击晋军吧!』楚庄王听了难过得低头而泣,泪湿了衣襟,起身揖拜各位大夫。此事晋国人知道后议论说:『楚国的君臣争着承担过失的责任而且楚王还很谦恭地对待大臣,这样的国家我们不可继续征伐下去了。』于是晋军连夜撤兵回国。所以【老子】说:『能够承担国家的屈辱,这才配称国家的君主。』

本帖被以下淘文集推薦: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