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55|回復: 0

[儒家学说] 【孔子家语】卷36問玉诗解1比德於玉六艺教化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卷361比德於玉六艺教化
文诗:
子貢問曰:君子貴玉,賤珉何也?為玉之寡,
而珉?子曰非為,玉寡故貴,珉多故賤;
昔者君子,比德於玉,溫潤而澤,犹如仁也;
縝密以栗,犹如智也;廉而不劌,犹如義也;
垂之如墜,犹如禮也.叩之其聲,清越而長,
其終,詘然樂矣.瑕不掩瑜,瑜不掩瑕,
其犹忠也;孚尹旁達,其犹信也;氣如,
其犹天也;精神見于,山川;珪璋特達,
其犹德也;天下,其犹道也.:
言念君子,溫其如玉,君子貴之.孔子:
其國,其教可知,其為人也;溫柔敦厚,
詩教所致;疏通知遠,所致;廣博易良,
樂教所致;潔靜精微,易教所致;恭儉莊敬,
禮教所致;屬辭比事,春秋致.失愚,
書之失誣,樂之失奢,易之失賊,禮之失煩,
春秋失亂.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而不愚則,
深於詩矣;疏通知遠,而不誣則,深於書矣;
廣博易良,而不奢則,深於樂矣;潔靜精微,
而不賊則,深於易矣;恭儉莊敬,而不煩則,
深於禮者;屬辭比事,而不亂則,深於春秋.
【原文繁体】
 子貢問於孔子曰:「敢問君子貴玉而賤珉何也?為玉之寡而珉多歟?」孔子曰:「非為玉之寡故貴之,珉之多故賤之.夫昔者君子比德於玉,溫潤而澤,仁也;縝密以栗,智也;廉而不劌,義也;垂之如墜,禮也.叩之,其聲清越而長,其終則詘然樂矣.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達,信也;氣如白虹,天也;精神見于山川,地也;珪璋特達,德也;天下莫不貴者,道也.詩云:『言念君子,溫其如玉.』故君子貴之也.」
【原文】
   子贡问于孔子曰:『敢问君子贵玉而贱珉,何也?玉之寡而珉多欤?』孔子曰:『非为玉之寡故贵之,?之多故贱之。夫昔者君子比德于玉,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智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而长,其终则诎然乐矣。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诗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故君子贵之也。』【注释】
贵玉而贱珉:
   珉,mín,洁白如玉石头。肃注:『珉,石似玉。』
   库、同文本作『玉贵而珉贱』。
缜密以栗:
   王肃注:『缜密致塞貌。栗,坚也。』
   按,因为坚实而缜密精细,无所遗漏。
廉而不刿:
   王肃注:『割而有廉隅,而不割伤也。』
   廉,本义为厅堂的侧边。【说文】,『廉,堂之侧边曰廉,故从广』。引申出边,与角相对。【九章算术】『边谓之廉,角谓之隅』。廉隅,棱角,喻品行端方,有气节。
   刿,guì,刺伤;割。
礼:王肃注:『礼尚谦卑。』
诎:q,王肃注:『诎,断绝貌,似乐之息。』
瑕不掩瑜:
   王肃注:『瑜,其忠美者也。』
   瑕,玉上的污点;瑜,玉之光彩。
孚尹旁达:
   王肃注:『孚尹,玉貌;旁达,言似者无不通。』按,说玉晶莹剔透,通达于四方
   孚,通『浮』。
   尹,yún,通『筠』,竹子的青皮色。
精神见于山川,地也:
   王肃注:『精神本出山川,是故地也。』按,谓玉之精气本出自山川,故有地之品也。
圭璋特达:古代聘享之礼所用玉器有珪、璋、壁、琮(cóng)。献壁、琮时需用束帛衬垫,而献珪、璋因其本贵重,无需衬垫,直接奉上。故曰『特达』,『特』,独特,单独。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语出【诗·小雅·小戒】。言,发语词。
【译文】
子贡问孔子说:『君子以玉为贵而以珉为轻贱,是因为玉少珉多吗?』孔子说:『不是因为玉少的缘故而以为尊贵,珉多的缘故而以为轻贱。先前,君子将美德比作玉,是因为:玉温和柔润而有光泽,如仁;因坚实而精制细密无所疏漏,如智;有棱有角而不会刺伤人。如义;悬垂下坠正直不偏,如礼;轻轻叩击它就发出清脆悠扬的声音,这声音结束时有戛然而止,如乐;玉的斑点不掩盖玉之光彩,玉之光彩不掩盖玉的斑点,如忠;玉晶莹剔透的色泽,通达四方,如信;光气像白色长虹,如天;精气神态在山川之间呈现,如地;玉质的珪、璋无需凭借他物映衬而能单独直接奉呈君王,如德;天下没有不视玉为尊贵的象征,如道。【诗经】上说:'思念我的夫君,他温和柔润如同美玉一般。」所以君子以玉为尊贵。

按:孔子从美德具有的仁、智、义、礼、乐、忠、信推及天、地,继而归结为德、道。圣人以形象的比喻与抽象的思辨的完美结合,层层递进地诠释了美德的十一个范畴,令人惊叹不已。这对于理解儒家的这十一个概念极为重要。
【原文繁体】
  孔子曰:「入其國,其教可知也.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疏通知遠,書教也;廣博易良,樂教也;潔靜精微,易教也;恭儉莊敬,禮教也;屬辭比事,春秋教也.故詩之失愚,書之失誣,樂之失奢,易之失賊,禮之失煩,春秋之失亂.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而不愚,則深於詩者矣;疏通知遠而不誣,則深於書者矣;廣博易良而不奢,則深於樂者矣;潔靜精微而不賊,則深於易者矣;恭儉莊敬而不煩,則深於禮者;屬辭比事而不亂,則深於春秋者矣.
【原文】
   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洁静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故【诗】之失,愚;【书】之失,诬;【乐】之失,奢;【易】之失,贼;【礼】之失,烦;【春秋】之失,乱。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者矣;疏通知远而不诬,则深于【书】者矣;广博易良而不奢,则深于【乐】者矣;洁静精微而不贼,则深于【易】者矣;恭俭庄敬而不烦,则深于【礼】者矣;属辞比事而不乱,则深于【春秋】者矣。【注释】
教:教化。
温柔敦厚:杨朝明注:『温和、柔顺、敦朴。』
疏通知远:博古通今,智慧深远。
广博易良:
  【礼记·经解】:『广博易良而不奢,则深於【乐】者也。』孔颖达疏:『无所不通,是广博;简易良善,使人从化,是易良。』
洁静精微:内心洁净、平静;行事精察深微。
  一浮先生释:『洁静即是止,精微即是观。洁者,不染污义,'甘受和,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礼」也。静者,不躁动义,不昏沉掉举散乱因而至于乖缪也。精者,不夹杂义,犹之精凿也。微者,深密义,不求人知而己独知之。【诗】美成王曰'夙夜基命宥密」,【礼】所谓'无声之乐」也。』(节选自【马一浮先生语录类编】)
恭俭庄敬:恭敬节俭,端庄谨慎。
属辞比事:连缀文辞,排比事实,记载。属,zh。
愚:王肃注:『敦厚之失。』原文『之失』脱,据四库本补。按,意思是愚钝,不知权变。
诬:王肃注:『知远之失。』按,意思是缺乏智慧。
贼:王肃注:『精微之失。』按,意思是染污怪诞,害于正理。
乱:王肃注:『属辞比事之失。』按,意思是混淆是非,扰乱史实。
也:四库、同文本无。
【译文】
孔子说:『进入一个国家,那里的教化施行的情况就可以知道了。如那里的人们温顺、柔和、敦朴、忠厚,是【诗】教化的结果;博古通今,富有远见,是【书】教化的结果;豁达开明,平易善良,是【乐】教化的结果;内心洁净清静,行事精深入微,是【易】教化的结果;谦恭俭朴,庄重谨矜,是【礼】教化的结果;善于运用文辞,是非分明,是【春秋】教化的结果。以【诗】教化的缺陷容易使人愚钝而不知权变,以【书】教化的缺陷容易使人歪曲事实,以【乐】教化的缺陷容易使人奢靡,以【易】教化的缺陷容易使人染污怪诞,伤害正理,以【礼】教化的缺陷容易使人拘泥繁琐,以【春秋】教化的缺陷容易使人混淆是非,扰乱史实。 『为人如果能够文质彬彬而不迂腐,那就说明深刻理解了【诗】;博古通今,了解历史而不失实就说明深刻理解了【书】豁达、平易、善良;而不奢靡,就说明深刻理解了【乐】;内心洁净,精察隐微而不怪诞害道,就说明深刻理解了【易】;谦恭、节俭、庄重而不繁琐,就说明深刻理解了【礼】,连缀文辞,排比史实而不混乱,就说明深刻理解了【春秋】。』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