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305|回復: 0

[論史] 重磅!考古发掘夏商周青铜工厂

[複製鏈接]

浩然文史 發表於 2020-6-18 16: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说到青器大不陌生,它商周时期贵重文物,精美的、精致的造型和复杂的工艺,是给后世留下的宝贵财富。然而,你知道青铜原料的制作工厂是什么样的吗?长期以来是一个谜。

直到2019年山西西吴壁遗址的发掘,考古工作者揭露了一个面积可达40余万平方的夏商时期冶铜遗址。今天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荣获2019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的考古项目

西吴壁遗址地理位置图

西吴壁遗址地理位置图

西吴壁遗址地理位置

一、中条山深处的夏商遗址

巍峨的中条山横亘于山西南部,因山势狭长,像条带状,所以叫中条山。自古以来,这里就是铜矿产区。时至今日,这里的有色属矿产依然是当地乃至整个山西的重要资源

同时,这里还是通南北的重要军事通道,主山,海拔1994米,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侵略者企图攻占中条山,从而进军关中,在这里与中国军队展开了中条山战役,是抗日战争僵持阶段山西正面战场唯一的一场大规模对日作战。可见这里地理位置之险要。

中条山

中条山

中条山

西吴壁遗址便位于中条山脉,山西省绛县古绛镇西吴壁村以南的地上,涑从遗址旁潺潺流过,整体地势东北高、西南低,是典型的山前平原地带。考古工作者发现这里分布着许先秦时期的铜矿遗址,有采铜的,还有就地冶炼铜矿石的。其中规模较大、延续时间较长、生产环节较完善的一处,便是绛县西吴壁遗址。

10多年前,考古工作者就发现了这处遗址。起初是考古人员在调查的时候,发现了西吴壁村附近的田地里和前屋后翻动过的土里有『炼渣』。这一细小的东西,引起了考古工作者的关注

『这会不会是一处古代的冶炼遗址?』

西吴壁遗址远眺

西吴壁遗址远眺

西吴壁遗址远眺

、西吴壁遗址的重要发现

渐渐地,考古人员摸清了这里是一处由多个时期遗存组成的,以二里头文化(与记载的夏代时代大致相同)、二里岗文化(商代早期)时期遗址为主要堆积的,面积可达70万平方米的遗址区,其中以冶铜遗存最为显著。

西吴壁遗址区域示意图

西吴壁遗址区域示意图

西吴壁遗址区域示意图

西吴壁遗址的冶铜遗存在当时人们心中十分重要,它被『安放』在双重环壕的防卫之内。内圈环壕构成了1.2万平方米的核心区内,里面分布着最重要的冶铜遗存。外圈环壕构成了6万平方米的更大活动区。在这两重环壕内,考古工作者发现了大量的与冶铜相关的房址、灰坑、灰沟、木炭窑等遗存。

、冶铜遗迹的高超技艺

考古发掘工作都是自上而下进行的,一般来说,上部地层的遗迹比下部地层的遗迹要晚。那么今天我们就先从整体上位于上部的二里岗时期的遗迹说起。

二里岗期遗址中发现的最重要的遗存,是2座冶铜炉。经历了3000多年的雨沧桑,冶铜炉只剩下残存的底部了,上部已不知所踪。在炉周围的地面上,出土了大量的炼铜产生的铜炼渣和少量残破的炉壁。这都是西吴壁遗址在商代进行铜料冶炼的实物据。

将冶铜炉清理完毕后,考古工作者又发现了一座冶铜炉奠基坑,坑内有人骨一具。这说明当时的冶铜产业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

在两座冶铜炉之间,有一处人工制造的硬面,这应该是一处广场,它将许多与冶炼有关的单元构成了一个整体。在整个遗址的中南部,还发现有中分布窖穴,似乎是储存生产用品和纯铜的区域。另外,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可能是为了取水而挖掘的水井,深可达15米以上。

二里岗时期的冶铜遗存

二里岗时期的冶铜遗存

二里岗时期的冶铜遗存

在商代的地层以下,是二里头时期的遗迹。虽然没有发现这一时期的冶铜炉,但发现了一座很大的地穴式房子。在房子的地面上发现了大量的铜炼渣、和残破的炉壁,这是冶铜的重要证据。此外还有鼓风管、石质冶铜工具等等。

西吴壁遗址出土的相关遗物

西吴壁遗址出土的相关遗物

西吴壁遗址出土的相关遗物

地穴式房址很有特点,它的北壁有一处经过烧烤的壁龛,这可能与冶铜过程中的某种祭祀活动有关。在房址不远处,有一片成组分布的木炭窑。三座为一单位,中间是一供工人活动的操作间,木炭窑位于操作间的北、西、南三面,东部留下作为人员上下的通道。

三个一组的木炭窑

三个一组的木炭窑

三个一组的木炭窑

考古工作者还将铜炼渣进行了采样和科技检测。结得出,西吴壁遗址冶炼产生的铜料均是『纯铜』。这就是说,西吴壁遗址是一处专生产『纯铜』的工业区。而炼好的『纯铜』,应该是运往都城附近的铸器作坊进行进一步加工的。

考古发现的铜炼渣

考古发现的铜炼渣

考古发现的铜炼渣

文史君说

西吴壁遗址之所以能荣膺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就是因为在系统发掘中发现的这些有明确地层单位和年代属性的冶铜工具与冶铜遗物。

我们都知道,夏商周三代被称为『青铜时代』,而在西吴壁遗址被发掘前,我国始终没有对冶铜遗存进行过系统性发掘,在中原地区也从没有发现过这么大规模的夏商时期冶铜遗存。考古工作者只是在一些都城发掘中零星地发现过一些铸铜遗迹,但这些发现不以完整地构建青铜时代的『青铜工业产业链条』。

西吴壁遗址发现的冶铜遗址,可以说是我国中原地区首次发现的年代如此之早、专业化程度如此之高、规模如此之大的冶铜遗存,它极有可能是夏商朝控制晋南地区铜料矿脉的关键地点。这里开采冶炼出的纯铜料,源源不断地被输送到位于中原地区的二里头、郑州商城等都邑性遗址,冶铸出举世惊叹的青铜器


参考文献

戴向明、田伟:〖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发掘取得重要新收获〗,〖中国文物报〗2020年1月3日第5版。

中国国家博物馆、山西省考古研究院、运城市文物保护研究所:〖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中国考古网,2020年5月9日。

戴向明:〖战略资源 国家力量——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文博中国公众号,2020年4月25日。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