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3153|回復: 0

[礼仪交流] 【贵族精神】刘再复: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

  [複製鏈接]

休竹客 發表於 2011-1-19 00: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核心提示:刘再复:我们刚刚所说贵族阶层,其实在济地位上分他的贵贱,但另外还有一个东西很重要是什么呢,是人格上的贵贱,就是精神上的贵贱,这其实是最重要的。我们一个草民,不管他社会地位么低,就像晴雯,她下贱,可是心比天高,可以人格非常高尚、非常高贵,这个不是社会地位,不是说草民,或者是将军皇帝这些地位可以决定的。我认为这一点恰恰是真正的自由意志。什么叫自由意志呢?自由意志就是自我确立,这是基佐的《欧洲文明论》里面所讲的,他对贵族有个定义,他说贵族最重要是要自我确立,就是罗贵族变成欧洲贵族以后,欧洲贵族最重要的精神就是自我确立,自我确立什么呢?就是重要来自我自身,不是来自皇帝,也不是来自他人,所以也不是来自这个环境,不是来自(其它),一切是决定了我自己,所以我爱说一句话,就是心灵状态决定一切,即使草民,我们精神状态可以决定一切,我们精神可以很富有,很高贵,所以这不用悲的。

鲁湘: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这里是思想的盛宴,这里是术的殿堂。在西方的文明发展中,贵族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贵族不仅意味着一种地位和头衔,也意味着社会的行为准则和价值标准,一种我们称之为贵族精神的东西。那么中国是否存在着贵族精神,如有,它在中国的文化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它的兴盛带来了什么,它的缺失又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在当代社会,我们应该如何诠释它?有关这些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著名文化学者刘再复先生。
掌声欢迎。

王鲁湘:刘先生,我知道1989年离开北京,离开中国以后,就好像一直在世界各地做一种文化的漫游。那么您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再回北京了?
刘再复:19年了,整整19年。
王鲁湘:那这么多年没有回到北京,回到北京以后的这个强烈的这种感受是什么,这种时间的这种,时间差带来的这种感觉?
刘再复:去国19年了,这次借着你们这个凤凰的翅膀,能够回到北京,而且就昨天一天,我也看一下北京了,变化真大,像我住在建国外,完全另外一个世界,完全认不得了。
主持人括你那个社科院很熟悉的大,外完全变了。
刘再复:完全变了。
王鲁湘:对。
刘再复:这真是百年之裂变。变化很大!
王鲁湘:那么作为一个文化学者,您这么多年一直在欧美进行这种游览,包括进行一些文化的深层次的一些思考,有人说过,说实际上一个人出家、远游,其实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回家,是为了感受到家里头的某种亲切性,或者说为了更深刻地认识自己的家园。那么通过这么多年在欧美的这样一种游历的话,您感觉到就是过回来,反过头来,再看自己的家园,看自己的家乡,您有什么新的领悟?
刘再复:过去读《荷马史》,一个是《伊利亚特》,一个《奥德赛》,我把它读成人生的两个基本经验,基本模式。《伊利亚特》基本上是人生的出发,出征。
王鲁湘:向外。
刘再复:《奥德赛》基本上是个回归。
王鲁湘:回家。
刘再复:尽管我现在还是个过客,但我这次毕竟是个回归,所以挺高兴。
刘再复:看中国,在自己的地方看,有时候不太清楚,到外国回来再看,感到中国现在是非常有活力。
王鲁湘:包括像贵族精神这个问题的思考,可能都是在欧美,特别是在欧洲进行游历的过程中间,然后有一只眼睛反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家园的时候,在对比中间产生的一个灵感,是吧?
刘再复:也有,比如欧洲,整个贵族的传统,一直没有中断,到了法国革命以后,打断一下,它有个贵族的系谱,所以他们形成了一些贵族的精神,到现在还继续下来。这方面对我也有一些启发。大国的崛起,不光是一个物质的问题,不光是个经济的问题,它有时候还是人文的问题,精神上的问题。所以我讲这个题目,跟在海外看的有关系。我在出国以后,大概将近走了30个国家,有好处,把视野打开了。视野打开以后,再看我们这个国家,会看得更清楚,当然也更低调。这么一个大国,能够到今天也不容易
王鲁湘:对。好,那么现在我们就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刘再复先生进行演讲,他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大家欢迎。
刘再复:我今天所讲的这个题目是《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大家知道我是研究文学,就是现代文学,另外我也研究一些文学理论。那么在思考“”这样一个伟大的启蒙运动,我一直评价很高,“五四运动”的文化领袖,这些文化的改革者,他们是充满慈悲心的,他们对我们中国的下层的劳苦大众非常关心,所以他们当时做了一件大事情,我们知道明治维新,它当时有一个重要口号,说是版籍奉还,那么“五四运动”做了件什么事呢,是文字奉还,就是文字不能垄断在少数人的手里,也应该让多数人都能够掌握,“五四”以前的文和言是分开的,所以现在要把文和言统一起来。所以要用话文来写文章。所以它做的事情是一种文字奉还的一个伟大的工程
另外还有,“五四运动”从思想史来说,它有两点,它带有历史的合理性,它有两个大的发现,一个发现我们固有的传统文化资源已经不以迎接现代社会的挑战了。这是一点重要的发现,它当时抓住孔夫作为代表,但是这在当时是一个重要的发现。第个,它发现了在我们中国的大文化的传统里面,逻辑文化和理性文化的阙如,就是不足,这两个大的发现,使得“五四运动”永远带有历史的合理性,永远不可抹煞。
肯定这两个大的发现之后,我对“五四运动”也做了一些反省,其中有一个方面是当时“五四运动”由陈独的文学革命论所提出来的,要推倒贵族文学,建设国民文学。这个建设国民文学当然是好事情,但是推倒贵族文学,有问题。提出这个口号有两个概念的错位。一个概念错位,就是他们没有分清贵族精神和贵族特权的界限,也可以说没有分清贵族阶级跟贵族文学的区别。什么叫做贵族,我们翻开《辞典》它一定会告诉你,贵族就是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面,那些在政治上经济上拥有特权的阶层,所以贵族特权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你要对它推翻,它带有历史的合理性。

精彩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