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达性畅情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56369.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刘向【说苑】卷11善说诗解5惠子擅譬谕所不知穿针引线所托使然 ...

已有 108 次閱讀2022-7-8 15:32 |個人分類:刘向说苑

刘向说苑卷11善说诗解5惠子擅譬谕所不知穿针引线所托使然

题文诗:

客谓梁王,惠子之,言事善譬,王使无譬,

则不能言.王曰诺.明日见谓,惠子曰愿,

先生言事,则直言耳,无譬.惠子曰今,

有人于此,不知弹者,问王曰弹,之状何若?

大王应曰:弹状如弹;能使谕乎?王曰未谕.

惠子继曰:于是更应,曰弹之状,如弓而,

以竹为弦;知乎?王曰可知.惠子:

夫说者固,以其所知,谕所不知,使人知之.

王曰无譬,则不可.王曰善.孟尝君寄,

客于齐王,三年不用,故客反谓,孟尝君曰:

君之寄臣,三年不用,不知臣罪?君之过也?

孟尝君曰:闻之缕,因针而入,不因而急,

嫁女也必,因媒而成,不因而亲.夫子之材,

必薄尚何,怨乎寡人?客曰臣闻,周氏之喾,

韩氏之卢,天下疾狗;见菟指属,则无失菟;

望见放狗,则累世不,能得菟矣:狗非不能,

属之者罪.孟尝君曰:昔华舟,杞梁战死,

其妻悲之,向城而哭,隅为之崩,城为之,

君子诚能,于内则,物应于外;土壤且可,

为忠况有,食谷之君?客曰不然,臣见鹪鹩,

巢于苇苕,着之发毛,建之女工,不能为也,

可谓完坚;大风至则,苕折卵破,子死何也?

其所托者,使然也且,夫狐者人,之所攻也,

鼠者人,之所熏也;臣未尝见,稷狐见攻,

社鼠见熏,也?于是孟尝,复属之齐,

王使为相;所托者然.穿针引线,君子擅因.
文】
  客谓梁王曰:『惠子之言事也善譬,王使无譬,则不能言矣。』王曰:『诺。』明日见,谓惠子曰:『愿先生言事则直言耳,无譬也。』惠子曰:『今有人于此而不知弹者,曰:「弹之状何若?」应曰:「弹之状如弹。」谕乎?』王曰:『未谕也。』『于是更应曰:「弹之状如弓而以竹为弦。」则知乎?』王曰:『可知矣。』惠子曰:『夫说者固以其所知,谕其所不知,而使人知之。今王曰无譬则不可矣。』王曰:『善。』

【注释】

惠子说:『现在如果有一个不知道「弹」是什么东西的人在这里,他问你:「弹的形状象什么?」如果回答说:「弹的形状就象弹」,那他明白吗?』梁王说:『不明白。』惠子接着说:『在这时就应该改变说法回答他:「弹的形状象把弓,却用竹子做它的弦」,那么他会明白吗?』梁王说:『可以明白了。』惠子说:『说话的人本来就是用人们已经知道的东西来说明人们所不知道的东西,从而使人们真正弄懂它。现在您却叫我不打比方,这就行不通了。』梁王说:『你讲得好。』
文】
  孟尝君寄客于齐王,三年而不见用,故客反谓孟尝君曰:『君之寄臣也,三年而不见用,不知臣之罪也?君之过也?』孟尝君曰:『寡人闻之,缕因针而入,不因针而急,嫁女因媒而成,不因媒而亲。夫子之材必薄矣,尚何怨乎寡人哉?』客曰:『不然,臣闻周氏之喾,韩氏之卢,天下疾狗也。见菟而指属,则无失菟矣;望见而放狗也,则累世不能得菟矣!狗非不能,属之者罪也。』孟尝君曰:『不然,昔华舟杞梁战而死,其妻悲之,向城而哭,隅为之崩,城为之,君子诚能刑于内,则物应于外矣。夫土壤且可为忠,况有食谷之君乎?』客曰:『不然,臣见鹪鹩巢于苇苕,着之发毛,建之女工不能为也,可谓完坚矣。大风至,则苕折卵破子死者,何也?其所托者使然也。且夫狐者人之所攻也,鼠者人之所熏也。臣未尝见稷狐见攻,社鼠见熏也,何则?所托者然也。』于是孟尝君复属之齐,齐王使为相。

【注释】

崩塌、毁坏。【汉书·卷六五·东方朔传】:宗庙崩,国家为虚。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