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914|回復: 0

[書法教程] 书法美学·唐楷的章法与品格(一)

[複製鏈接]

国画与书法 發表於 2018-7-9 09: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懋基 於 2018-7-9 10:10 編輯

欧阳询楷典范——〖九成宫〗

作者:蒋勋

唐初的欧阳询是建立楷书典范最早的人物之一,他的〖化度碑〗、〖九成宫醴泉铭〗,横平竖直,结构森严规矩,承袭了北朝碑刻汉字间架的刚硬严谨,加上一点南朝文人线条笔法的婉转,成就了唐楷的新书体;欧体书写,可以说代表了唐初汉字一种全新典范的建立。

〖化度寺碑〗局部

〖化度寺碑〗局部

〖化度寺碑〗局部

〖九成宫醴泉铭〗局部

〖九成宫醴泉铭〗局部

〖九成宫醴泉铭〗局部

欧阳询历了南朝的陈代入隋唐的一统,比欧阳询小一岁的虞世南也同样是由南方的陈朝入隋唐。

在大唐一统天下、结束南北朝之后,唐初书家不少是出自南朝系统,正与唐太宗的喜好南朝王羲之作品可以一起来察。

代表北方政权的唐太宗,在文化上,特别是书法美学上,却是以南方的书写为崇尚向往的对象,使北方与南方的书风,在刚强与委婉之间,找到了融合的可能。唐太宗是建立、催生新书体有力的推手。

『楷书』的『楷』,本来就有『楷模』、『典范』的意思,欧阳询的『九成宫』更是『楷模』中的『楷模』。家家户户,所有幼儿习字,大多都从『九成宫』开始入手,学习结构的规矩,学习横平竖直的谨严。

清代翁方纲赞扬『九成宫』说:『千门万户,规矩方圆之至者矣。』(〖复初斋文〗)

『九成宫』在一千多年的历中,通过儿童的习字,通过书写,把『规矩方圆』树立成不朽的典范,是书写的典范,也同时是做人的典范。

『九成宫』原来是隋文帝杨坚的避暑行宫『仁寿宫』,唐太宗重修而成新建筑。山有九重,宫殿也命名为『九成』。太宗在此地又发现甘泉,泉水味美如,称为『醴泉』。宫殿修成,太宗命魏征撰文,欧阳询书石,刻碑纪念,就是影响后世书法达一千多年的『九成宫醴泉铭』,当时欧阳询已七十四岁高龄。

许多人童年练字最早的记忆都是『九成宫』,欧阳询书写中的『规矩方圆』,似乎也标志了唐代开国一种全新的文化理想。

童年习字,常常听老前辈说:『「九成宫」写十年,书法自然有基础。』

我不一定同意这样的书写教育,但是还原到『规矩方圆』的基本功,欧阳询建立在绝对理性基础上的书体,的确不可否认地竖立了唐楷汉字典范中的极则。

欧阳询墨迹——『卜商』、『梦奠』、『张翰』

因为『化度寺碑』、『九成宫』这些石刻碑帖的广大流传,使许多人忽略了欧阳询传世的行书墨迹写本,如『卜商』、『梦奠』、『张翰』。

他的『卜商帖』、『张翰帖』在北京故宫,『梦奠帖』在辽宁博物馆,加上同样收藏在辽宁博物馆的『千字文』,欧阳询流传的墨迹在唐代书家中不算太少,也使我们可以用他手书的行书墨迹,来印证他正楷石刻碑拓本之间的异同。

〖梦奠帖〗局部

〖梦奠帖〗局部

〖梦奠帖〗局部。

在欧体行书中,此帖风韵最接近王羲之

一般来说,石刻书体因为介入了刀工,常常比毛笔书写的墨迹要刚硬。但是比较欧阳询的石刻拓本与墨迹手书,竟然发现,他的毛笔手书反而更为刚硬峭厉。

『卜商帖』里许多笔法(如『错』、『行』)的起笔与收笔都像刀砍,斩钉截铁,完全不是南朝文人行书的柔婉,却更多北碑刻石的尖锐犀利。

元朝书法家郭天锡谈到欧阳询的『梦奠帖』时,说了四个字--『劲、险、刻、厉』。

〖卜商帖〗局部

〖卜商帖〗局部

〖卜商帖〗局部。

清吴升以八个字形容:『笔力俏劲,墨气鲜润。』

欧阳询书法森严法度中的规矩,建立在一丝不苟的理性中。严格的中轴线,严格的起笔与收笔,严格的横平与竖直,使人好奇:这样绝对严格的线条结构从何而来?

从生平来看,欧阳询出身南陈士族家庭,父祖都极显达,封山阳郡公,世袭官爵。在陈宣帝时,即欧阳询青少年时期,父亲卷入了政治斗争,起兵反陈,兵败后家族覆亡,多人被杀,欧阳询侥幸存活。

在家族屠灭之后,欧阳询刻苦隐忍。三十一岁,陈亡入隋,任太常博士。不久,隋亡,又以降臣入唐,在太李建成的王府任职。李世民杀太子建成,取得帝位,欧阳询晚年又成为李世民御前重要的书法家,常常奉诏撰书。

在多次残酷惊险的政治变革兴替中生存下来,欧阳询的书写总透露出一种紧张谨慎,丝毫不敢大意。他书写线条上的『劲』、『险』,都像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而他书写风格上的『刻』、『厉』,也都可以理解为一刻不能放松,处处小心翼翼的工整规矩吧!

欧阳询的墨迹本特别看得出笔势夹紧的张力,而他每一笔到结尾,笔锋都没有丝毫随意,不向外放,却常向内收。看来潇洒的字形,细看时却笔笔都是控制中的线条,没有王羲之的自在随兴、云淡风轻。

欧体每一笔都严格要求,一方面是他的生平经历所致,另一方面也正是初唐书风建立『楷』的意图吧!

『楷模』、『典范』是要刻在纪念碑上传世不朽的,因此也不能有一点松懈。初唐书家,如虞世南、褚遂良的楷书,都有建立典范的意义;欧阳询更是典范中的典范,规矩方圆,横平竖直,欧体字就用这样严谨的基本功,带领一千多年来的孩子,进入法度森严的楷书世界。

欧阳询的『卜商』、『梦奠』、『张翰』、『千字文』是以楷书风度入于行书,字与字之间,笔与笔之间,虽然笔势相连,却笔笔都在控制中,与晋人行书不刻意求工整的神态自若大不相同。

书法史上常习惯说『唐人尚法』。『法』这一个字或许可以理解为『法度』、『结构』、『间架』,也可以理解为『基本功』的严格。

『唐人尚法』,最好的例证就是欧阳询,不完全是在他『九成宫』一类的楷书中看出,也充分表现在他墨迹本的行书法帖里。

初唐建立的『正楷』,很像同一时间文学上发展成熟的『律诗』。『楷书』建立线条间架的『楷模』,『律诗』建立文字音韵平仄间的『规律』,都为大时代长久的影响立下不朽的形式典范。

从正楷到狂草

楷书建立严整法度的同时,也潜伏了一种对规矩的叛逆。盛唐之时,从张旭开始,通过颜真卿到怀素,都有狂草与楷体互动的过程。

一般人常说『颠张狂素』,以张旭之『颠』与怀素之『狂』,来说明盛唐到中唐书法美学背叛正楷的一种运动。

然而书法史上,大家都熟知颜真卿曾受教于张旭,怀素又受教于颜真卿。在『颠张狂素』的狂草美学之间,很难让人相信,唐代楷书的另外一位高峰代表人物颜真卿,竟然也是狂草美学中重要的梁。

如果比较初唐欧阳询的楷书与中唐颜真卿的楷书,很容易发现,颜体楷书有一种厚重博大,不纯然是欧体的森严;欧体的『劲峭』、『险峻』、『刻厉』也在颜体中转化为比较宽阔平和的结体与笔法。

只是从『多宝』、『麻姑仙记』这一类颜体刻石来看,可能不容易领会。书法家用手书写的墨迹本才可能是最好的印证。

欧阳询的『卜商』、『梦奠』、『张翰』都用笔如刀,法度严谨,名为行书,实际是表现正楷的严整。

颜真卿传世的墨迹如『刘中使帖』、『裴将军诗』、『争座位帖』、『祭侄文稿』,都与欧体行书不同。不但发展了行书『意到笔不到』的潇洒、自由、变化,甚至以狂草入行书,飞扬跋扈,跌宕纵肆,丝毫不让『颠张狂素』专美于前。

颜字墨迹中最可靠也最精彩的表现,是他五十岁时的『祭侄文稿』。这件被称为『天下行书第二』的名作,楷、行、草交互错杂,变化万千,虚如轻烟,实如巨山,动静之间,神奇莫测,如同一首完美的交响曲。初看没有章法,却是照顾了整体的大结构,比初唐的谨守法度有了更多变化。狂草与正楷的相互激荡交融,在颜真卿『祭侄文稿』看得最为清楚。

點評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朋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