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965|回復: 0

[講古] 少年天子与中年大妈的倾城之恋,千古罕见!

[複製鏈接]

文史宴 發表於 2018-6-13 15: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休竹客 於 2018-6-13 15:41 編輯

作者|赵希夷

编者|陈露

编者按:在成化朝的故事中,世人最为熟知的,便是成化帝与万贵妃的姻缘,这为后世不少编剧提供了一个可供其无限发挥的题材。而万贵妃的形象,也在这一系的戏说中,不断被妖魔化。作者通过详实的考证,在还万贵妃一个公道的同时,也向世人展示了一个真实的成化宫阙。

天顺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成化帝度过了他的第三个筵日,一直以来循规蹈矩,谈不上有什么惊天动地之举的他,干了一件让朝野瞠目结舌的事情,刚刚被册立为皇后的吴氏,被他给废了。

这一举动,超过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且看他的诏,说得多么具有历使命感:

朕勉遵先帝之命册立皇后,不意太监牛玉偏徇己私,朦胧将先帝在时选退吴氏于母后前,奏请立为皇后。朕吴氏轻浮粗率,诗云靡不有初,初尚不谨,何以尧终?朕负天下之重,处礼之变册立。中宫为风化之原,不幸所遇如此,岂得已哉?敷告群臣,悉予至意!

吴氏是顺天(今北京市)人,出身名门。父亲吴俊是羽林前卫指挥使;舅舅孙镗曾在曹吉祥叛乱中救过朱祁镇的性命而封怀宁侯;哥哥吴瑛,官羽林卫指挥使。

英宗亲自为皇太子朱见深选好的皇后候选人

英宗亲自为皇太子朱见深选好的皇后候选人

影视作品中的吴后

当初,英宗亲自为皇太朱见深选好的皇后候选人有三名,分别是吴氏,王氏,柏氏。英宗还没有正式确定选谁为太子妃,自己就得了重病。

临终前,英宗告诉钱皇后和朱见深的生母周贵妃,他觉得三人中吴氏更好一些,并要她们再严格审度一下,尽早确立皇后人选。

但似乎钱皇后与周贵妃对三女都不满意,也做了扩大选择范围的努力,却找不到比这三个女人更合适的人选。主选太监牛玉极力推荐吴氏,称吴氏知书达理、才貌双全,钱皇后似乎也觉得吴氏不错,就在天顺八年七月二十,立吴氏为皇后。诏书中,不忘加上这是英宗的遗愿。

成化在废后的诏书中,指出两个原因:一是吴后『言语轻浮,礼度粗率』、『留心曲调、习为淫荡』,但在册封吴后的诏书中却是『有端庄静一之德,有温和慈惠之仁』、『礼度之容不爽』。

吴后仍然是吴后,只不过吴后连和成化一起看星星的日子都没有,更别说被叫小甜甜了,也不存在新人胜旧人,你一直就是『牛夫人』罢了。从废立的两道诏书,我们可以知道吴后爱读书、懂音乐,是个有情调的女子。

但在不解风情的成化帝面前,这一切就是浮云,甚至情调还造就了她的悲剧,我们也可以看出官方文章的精妙,正反都是理;二是牛玉做了手脚,接受了吴俊贿赂,所以一直在太后面前极力推荐立吴氏为后。

成化废后固然有吴氏的性格问题,吴氏对这位丈夫的心理不够了解,加上身为皇后,出身也高贵,所以不可避免得有点不够收敛,竟然做出了杖责万氏的事情。但成化对于牛玉的不满才是重点。

有一次,成化帝翻了吴氏的子,但整个过程下来,成化非常冷淡。由于吴氏是牛玉推荐,牛玉又是司礼监太监,所以牛玉非常不满意,逢人就说万贞儿的不是。

以成化帝的性格,虽然谈不上英明,好歹算宽厚,一般的妃嫔争宠,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他真正反感的是司礼监的介入。不过按明朝法度,司礼监也是职责范围以内。

牛玉在英宗朝后期,权势非常大,后来在铲除王纶、钱溥的事件中,牵连又特别多,前文讲过,钱溥算不上大恶,而且曾任内书堂教官,与成化一朝的知名太监怀恩关系密切,成化帝对于万贞儿又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朝臣在这种形势下,揭发了牛玉在选后的过程中受贿,也就不足为奇了,所谓墙倒众人推,更何况牛玉得罪额人并不少。

成化废后的突破口就是牛玉,他先将牛玉与另一位太监吴熹下狱,牛玉供出了吴氏的父亲吴俊,皇帝下定决心废后,牛玉、吴俊也对罪状供认不讳,太后也只好同意。吴后被废,牛玉、吴熹被发配南京孝陵种菜,吴俊父子发配登州,连在北京保卫战与平定曹吉祥叛乱的孙镗也受到了牵连。

成化看到了将自己心上人万氏立为皇后的希望,但人算不如天算,成化在废后的诏书中,英宗在世本来想选择王氏,那既然废掉了吴氏,中宫之位则必然是王氏。

王氏才不能与吴氏比肩,但性格隐忍,成化也找不到她的不当之处,况且也不能再来一次废后之举,所以,爱情必然是不完美的。不过,纵然给不了名分,两情相悦的感情也足够了。

万妃专宠

2

正统十四年,英宗北狩,朱见深在年仅二岁被封为皇太子。从此便在孙太后身边抚养,照顾太子饮食起居的便是万氏。万氏是山东诸城人,与孙太后的老家邹平并不算太远。

万氏入宫后,善解人意,也出于同乡情意,孙太后非常喜欢。可能因为万氏『貌雄声巨,类男子』,孙太后并没有给他接触英宗的机会,即便有,估计英宗也看不上。

影视作品中的万贵妃

对于万氏来说,她没有芙蓉姐姐、罗玉凤那种『鸡立鹤群、舍我其谁』的心态,她更不想让艺术家罗丹发出『美往往令人乏味,丑却有无限可能』的感慨,她就想老老实实伺候孙太后,既然孙太后让他服侍皇太子,那就任劳任怨、认真负责。所以,万氏日后的专宠也与她认真做事息息相关。

从二岁童蒙稚子,到十七岁君临天下,成化帝从万氏身上得到的首先是无私的母爱,然后是成熟女性的温馨,乃至全部感情的寄托。由于年龄相差悬殊,立万氏为皇后绝对不可能,孙太后尚在,万氏哪怕流露出一丝的非分之想,估计两个人就是苦命鸳鸯了。

孙太后死的时候,朱见深15岁,万贞儿32岁,两个人感情的小火苗估计就在这个时候发展成了燎原之势。当年孙太后缠着明宣宗废掉胡皇后,如今自己亲手培养了废掉吴后的万妃,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成化废吴后以后,改立王氏为后,王后隐忍有加,即便成化不曾恩宠,但王后依然尽心尽力,成化得病,她悉心照料,司礼监不允许探视,她也不发牢骚。万氏面对这样一位对手,竟然找不到毛病。后来,万氏也累了,就干脆对名分之事不再期望了。

万贵妃与成化帝

万贵妃与成化帝

万贵妃与成化帝

既然万氏并不倾国倾城,却能俘虏成化帝,不仅朝堂上,就是底层的贩夫走卒也非常不理解。首先发难,还带着一丝好奇的是成化帝的生母周太后:『彼有何美,而承恩多?

周太后恐怕也有一丝妒忌成分,想当初她在后宫佳丽中削尖了脑袋才有今日,怎么这样一个女人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了自己不曾有的高度,莫非真的是『野百合也有春天?』成化回答:『彼抚摩,吾心安,不在貌也。』成化说自己有疝疾,『非妃抚摩不安』,这恐怕是实情,也包含对万氏的歉疚。

而能让成化帝感到歉疚,恐怕也与万氏懂得进退,人情达练有关,『妃亦机警善迎合上意,且笼络群下』。成化每次出游,『妃戎服前驱』。看来,万氏除了善于处理关系外,还能让成化得到许多新鲜感。

成化对于万氏的复杂感情,导致了一系列的弊政,这些弊政不能完全归罪于万氏,但也不能说没有关系。

好在后宫对成化的心理逐渐了解,不再闹腾,也使得他免去了许多尴尬。那位被废的吴后,在日后抚养了弘治帝,也算是报了对万氏的一箭之仇。

太后之争

3

成化的妃嫔们不闹了,老娘周太后却出来发难了。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成化这位官中长官也遭遇了此种尴尬。

周太后是昌平农家女,英宗郊外狩猎,逐兔入其家,家人仓皇躲避,对这种阵仗,年仅十岁的周太后却很镇定,英 ...

周太后是昌平农家女,英宗郊外狩猎,逐兔入其家,家人仓皇躲避,对这种阵仗,年仅十岁的周太后却很镇定,英 ...

周太后

周太后是昌平农家女,英宗郊外狩猎,逐兔入其家,家人仓皇躲避,对这种阵仗,年仅十岁的周太后却很镇定,英宗甚异之,就把他带入宫中。

周太后出身于农家,缺乏教养,在生下朱见深后,母以子贵,恃宠而骄,要求英宗立自己为皇后,被英宗臭骂一顿,说她『有子骄人』。所以,英宗死前,嘱咐见深,要钱后与自己合葬,就是担心周后发难。

说到钱皇后,可以说有明一朝最为贤德的皇后。钱后的父亲因为钱后,被封为中军都督府都督同知,英宗觉得钱后家族卑微,况且按照惯例,女为皇后,父当封爵。

但这些,都被钱皇后婉言谢绝。英宗北狩,钱皇后又倾其所有资助营救,日日以泪洗面,一腿致残,一目失明。英宗南归被幽禁,钱后日日相伴不离左右,待到英宗复位,钱后还能待景泰帝的皇后汪氏如至亲妯娌。

说到钱皇后,可以说有明一朝最为贤德的皇后。

说到钱皇后,可以说有明一朝最为贤德的皇后。

钱太后

但钱皇后一生未曾生育,英宗对她,尊重之外还有怜惜,所以才下诏让钱后百年之后与他合葬。

不出英宗所料,成化帝甫一登基,便遇到了麻烦。成化帝照例,必须给父亲的遗孀上尊号,假如见深本人是钱皇后所生,就不存在任何问题,偏偏自己是庶出。所以新君,除了给自己的生母上尊号,还得给钱皇后上尊号。

如何给两位太后上尊号,这就不是内阁与礼部的决定了,他们只能议,不能决,所以这事情还得成化帝自己拿主意。

内阁接到成化议尊号的旨意,还未开始,中官夏时便到了,夏时认为,周氏作为皇帝的生母,应该独得太后的尊号,钱后久病且无子,不足以母仪天下,不能称太后。

内阁中李贤、陈文、彭时心里雪亮,这其实是周氏的试探。顾命大臣李贤得英宗亲口嘱托,又深知钱皇后的贤德,坚决反对周皇贵妃的主张:『先帝遗诏已定,怎能随意更改!大学士彭时也立即表态支持李贤:『列祖列宗与天地神灵在上,皇上既以孝治人,岂有尊生母不尊嫡母。

李贤拿英宗遗诏说事,彭时以圣贤之道力争,假设朝廷法度从太后开始破坏,有什么理由让万民折服?过了一会儿,夏时又传出贵妃的旨意说:『子为皇帝,母应为皇太后,岂有没有儿子而称皇太后的?宣德年间有过惯例。

李贤脸色都变了,看着彭时。彭时说:『今日之事与宣德年间的不同。胡皇后上表让位,退居别宫,所以在正统初年没有给她加尊。现在名分固在,怎能相比?』夏时说:『如此你们何不起草让位的表文?』彭时说:『先帝在世时没有实行,现在谁敢起草?如果做人臣的曲意顺从,那将是万世罪人。

夏时厉声警告他们。彭时拱手向天说:『太祖、太宗神灵在上,谁敢有二心?钱皇后无子,臣能谋到什么利益而为她争?臣所以不忍沉默,不过是想保全皇上圣德而已。如果皇上推大孝之心,则两宫并尊为太后为宜。』李贤也极力这么说。这意见才定了下来。

到上宝册时,彭时说:『两宫同称太后则没有分别,钱太后宜加两个字,以便称呼。』于是尊她为慈懿皇太后,周贵妃为皇太后。过了几天,宦官覃包到内阁说:『皇上的意思本也是这样,但迫于太后,不敢做主,如果不是二公力争,几乎误了大事。』之前阁臣陈文沉默不语,听了覃包的话后,他很惭愧。

成化帝在这件事情上,还是比较有清醒认识的,内阁中尤其是彭时,人品正直,况且是据理力争,宦官当然不是对手,陈文本来也是口才极佳,但在这件事上,片言不语,成化明白日后还需倚重彭时,礼成之后,彭时升为吏部右侍郎,兼学士,同掌讲经筵事务。

议尊号的风波虽然平息,但周太后还是非常不安分的。在成化废后这件事情上,钱太后是反对的,周太后也觉得吴氏『并无大错』,可周太后的态度颇值得玩味,可能是为了反对而反对,默许成化废后。这样一来,成化也对钱太后有了芥蒂。

随着钱太后的过世,周太后认为在尊号上压过钱太后的机会来了。这时候,李贤、陈文都已过世,接任首辅的就是彭时,对于彭时这位大公无私的首辅,周太后也算得知难而进了,为了名分,不惜再次面对彭时。

英宗陵寝

钱太后去世,周太后不愿钱太后与英宗合葬,成化命太监夏时与怀恩召辅臣,商议钱太后的丧葬事宜。彭时首先进言:『钱太后与先帝合葬裕陵,神主祔入太庙,这是先帝的遗愿,早已定了的事,还有什么可议的?』次日,成化再召彭时等重议此事,彭时仍坚持前议。

成化说:『朕难道不知道你说的这些吗?朕只是担心钱太后一旦入葬,就会使母后(周太后)难与先帝合葬。』彭时回答:『皇上对两宫太后都非常孝顺,圣德广为传闻。合乎礼仪,便能成全孝义之名。』内阁重臣商辂及大学士刘定之也相继劝说成化。

成化说:『卿等所言,固是正理,但圣母在上,事有窒碍,朕屡请命,未蒙俞允。朕平昔孝奉两宫如一,若因此违忤致有他虞,岂淂为孝?今当于裕陵左右择吉地安葬,崇奉如礼,庶几两全。卿等其体朕意。

这个话的语气带着请求,其实是求援,在这个问题上成化不堪其扰,又进退两难,没有主意,只能向大臣问计。彭时向成化建议:『可以将钱太后葬于先帝之左,虚右位以待周太后将来。

彭时与商辂、刘定之之后又联名上疏说:

太后作配先帝,正位中宫,陛下尊她为太后,下诏宣示天下。先帝全夫妇之伦,陛下尽母子之爱,都得大义。现在太后梓宫应当合葬裕陵,她的神主应当附祭太庙,这是无可更改之礼。近来听说要另择地埋葬太后,臣等实是心怀疑惧。我们私下以为陛下之所以迟疑,是因为考虑到当今皇太后万寿之后,应当与先帝同尊,因此担心二后并配先帝,不合祖宗之制。但考之古代,汉文帝尊生母薄太后,而吕后仍附祭长陵。宋仁宗追尊生母李宸妃,而刘后仍附祭太庙。现在如果陵庙之制稍有不合适,则会有背前人之美,受后人讥笑。

吏部尚书李秉、礼部尚书姚夔等九十九位廷臣也同意钱太后与英宗合葬。成化仍担心违背周太后的意志,此后更发出为钱太后另择葬地的谕旨。

姚夔等两百余名朝臣一起伏在文华门哭请,成化下令群臣止哭退去,群臣叩头拒命,声言:『不得钱太后合葬旨意,绝不敢退下。』自巳时(上午九点至十一点)跪至申时(下午三点至五点)。成化与周太后无可奈何,这才听从了彭时等人的建议。

成化帝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可以说最能看出他缺乏一种独断的能力。如果是要遵从英宗遗诏,完全可以联合群臣,让周太后不再有非分之想;如果要为自己母亲争一口气,那么就要对群臣进行分化拉拢,这个难度更大,也更考验一个人君的素养。

成化的举动却有点想推脱责任,反复讨论,使得自己生母的争位之心暴露在天下人面前,后期甚至有求助群臣的做法。但成化倚重的大臣彭时、商辂等人俱是一时之选,不仅才能出众,品性也端正,成化不得独断的原因也在于此刻,北疆边患,内地民变,需要彭时等人运筹帷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事实证明,彭时绝对是不负期望,在之前的平定满俊叛乱中,他拒绝了抚宁侯朱永的刁难,专任项忠,项忠在初战不利的情况下还是克期平定了叛乱。

然而不甘心的周太后终于还是捣成了鬼。由于当初为英宗建陵时没有预留皇后合葬的位置,因此必须为合葬的钱太后以及未来合葬的周太后重新营建下葬穴,再从地下打通通向英宗墓室的隧道。在建墓穴的时候,周太后暗中授意经办此事的太监,将钱太后墓穴的那条隧道故意挖错,不但与英宗墓室方向错开足足数丈之远,而且在中途就把隧道堵住。

而留给周太后的石穴则刚好相反,有一道宽敞且直通英宗墓室的隧道。除此之外,在皇宫内供奉历代帝后神位的奉先殿内,周太后也不允许在英宗身边摆放钱太后的牌位画像。

弘治十七年(西元1504)三月,周太后老病而死,谥『孝肃贞顺康懿光烈辅天承圣睿皇后』。这时的皇帝已经是她的孙子孝宗朱佑樘。

周太后虽然为了取代钱太后在英宗身边的地位而出尽损招,但在照料孙子方面她还是非常尽心的。孝宗感激祖母的呵护,为周太皇太后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将她合葬英宗裕陵。

在检阅裕陵地图时,孝宗惊讶地发现了裕陵地下的隧道隐情。他将此事告知大学士刘健、谢迁、李东阳,打算为钱太后打通隧道。并决定将周太后的牌位画像和自己母亲纪太后的牌位画像一起别祀于奉慈殿,而不是与英宗共祔太庙。

周皇贵妃一生都在为争取英宗的专宠而费尽心机,最终却仍然没有达到身后与丈夫一起共享子孙香火的目的。然而明孝宗打通钱太后墓穴隧道的想法,最终也因钦天监和阴阳师都认为会影响风水而不得不作罢。

『生同衾,死同穴』,英宗至死不忘的诺言,终于就这样化成了泡影。只有在儿孙祭祀太庙的时候,他的灵魂才能发现陪在身边的钱皇后。

外戚是非

4

成化朝,最有势力的外戚无非两家:生母周太后及宠妃万贵妃。

先说周太后,本身就不是特别安分的人,自私自利的本性在前文中已经多有叙述。周氏一族在英宗在位的时候没有特别过分举动,一者先前有更加有主见的孙太后,二来英宗也比宪宗性格强势。

当宪宗即位后,周氏成了太后,太后的族人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成化即位时,周太后的父亲周能已死,长子也就是周太后的长弟周寿继承了父亲锦衣卫千户之职,旋即升为左军都督府指挥佥事,成化三年进同知,封为庆云伯,成化十七年,晋封庆云侯;次子周彧也被封都督同知,成化二十一年封长宁伯。

周太后还有一个最小的弟弟叫周吉祥,早年云游,杳无音信,直到周后梦见珈蓝菩萨来访,告知吉祥所在,虽然找到了吉祥,但他并不打算还俗受爵,坚持回报国侍奉佛祖。成化即位,对这位舅舅并没有忘记,除了重修报国寺,还改名叫慈仁寺,又赐庄田数百顷。

成化帝的日常

周太后的两个弟弟却不像这位小弟一样清心寡欲,反而贪得无厌,周寿在刚刚继承父亲职位时,就乞赐直隶河间等县良田四百四十八顷。成化帝自然会答应他们的请求。

由于当时宦官、外戚及寺观侵占良田习以为常,而外戚照例得赐一份良田,既是皇家恩典,也可当做薪俸的补充。在当时,成化爽快的答应,也没有朝臣提出反对。

但问题在于皇亲国戚、达官贵族、和尚道士侵占田地太多,势必会使大量的农民破产,农民一旦失去土地,就会逃荒,导致田地荒芜,朝廷的税收来源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事态严重的状况下,很多会形成民变。

成化四年三月,户科左给事中丘弘上疏:

固国本在于厚民生,厚民生在于抑兼并,切惟洪武、永乐年间,北直隶、山东地方土广人稀,太祖、太宗屡涣纶音,许民尽力耕种,永不起科,盖欲地辟民聚,以壮基图,圣虑神谟深且远矣!

洪武帝起自底层,了解普通百姓生存不易,因此曾诏令『额外垦荒者永不起科』,是为『永不起科令』。所谓『永不起科』,系指永不征收赋税。

事实上,明代『永不起科令』并未能『』。而大量被破坏肇事于成化朝。丘弘在奏疏中指出,随着朝廷统治的稳固:

何近年权豪势要专利病民,或称为退滩,或指为空地,往往朦胧奏请。……虽皇上天地之量,不咈其请,然群下溪壑之欲,必至无厌。承行者受其嘱托,虽知非所当得,略无执辨之词;勘报者畏其权势,虽明知有租税,亦作空闲之数。原其所由,是皆无籍之徒,窃以投献而渔猎其中,奸狡者投为管业而囊橐其内之所致也。况地逾百顷,古者百家之产也,岂可徇一人之嗜好而夺百姓之恒产哉。伏望陛下均天地育物之心,厚民生衣食之本,收回前命,还给下民。仍敕该部痛革前弊,永以重法,庶几警惧,民得聊生。

文中除了写到权贵侵占农民田地的情形,还善意得提醒了这个形势下去,朝廷的税收来源也会减少。成化新君登位,也想有一番作为,丘弘的奏疏句句在理,他抖擞精神,下诏『继今凡有求者,一切不许,著为令。』

户部看到皇帝的诏书也是一惊,他们也早就想整顿,既然有皇帝撑腰,就开始核查,但遇到有权势的外戚与宦官仍然会绕着走,那些没有庇护的寺院道观,就成了目标。饶是如此,这些举措还是被认为皇帝兴利除弊决心的体现。

这道诏令三月十四发出,墨迹还未干,在四月初一就诏赐周寿顺天府涿州庄田六十三余顷。时方下诏禁求庄田,成化为了自圆其说,以周寿为皇太后之弟,虽冒禁以请,亦『不得已与之』,只是说了一句下『不为例』。

事实证明,过后还是言行不一,没有停止赐予。权贵将纳租税的熟地指为『空地』、『退滩』地而加以奏讨,名为奏讨,实则强占。国家的田土成为勋戚、中官的家业,税粮自然而然大量流失,为他们所侵吞。国家的收入受到损失,百姓遭受更为残酷的经济剥削。

大舅的要求满足了,在成化下不为例的严厉语气中,他这一辈子倒是没再有类似举动了。但是二舅又来了,周彧奏讨武强、武邑二县的六百顷空闲土地,成化当然同意,但还是派户部核查。

户部主事戴玉准备例行公事,他和巡按御史黎福去现场视察,好在戴玉非常认真,他发现周彧奏讨的田地全是有主的良田,而且田里『风吹麦浪』,这绝对是个丰收年,无怪乎周彧着急得奏讨。

戴玉秉公办事,查出了偷漏的田地七十四顷,便回奏皇帝事实,并且说明周彧强要,也只能给这偷漏的七十四顷。周彧自然拿户部和都察院没办法,但他懂得『欺软怕硬,』联合周太后去向成化帝施压,成化无奈,只好派刑部郎中彭韶和监察御史季琮再去视察。

彭韶日后是弘治名臣,自然是干吏,他到武强、武邑转了一圈,先将偷税的农户召来,一顿痛骂,要求克日交齐欠税,然后还把周彧的管家叫来训斥一番,并且警告周彧,要上疏奏他欺君之罪。彭韶回朝,却自劾:

真定田,自祖宗时许民垦种,即为恒产,除租赋以劝力农。功臣、戚里家与国咸休,岂当与民争尺寸地。臣诚不忍夺小民衣食,附益贵戚,请伏奉使无状罪。

这个情形,成化帝完全没有想到,不禁击节喝彩。但是老娘和舅舅那里也要有个交待,一方面下诏斥责彭韶『邀名方命,眛于大体』,让锦衣卫将二人逮捕治罪;另一方面拒绝了周彧的请乞。

或许锦衣卫也有良知,更或者成化授意,彭韶二人在狱中没吃什么苦头,等到科道官员一起上疏营救,成化马上顺水推舟,放了二人。宪宗之子孝宗即位后,二周竟然与孝宗张皇后兄张延龄争田,成为一时丑闻。

从这件事情也可以看出,成化不算英明,也不算昏庸,更不算残暴,他总是想努力协调好各种关系,这种性格恐怕也潜移默化影响了日后的弘治帝。

对比周太后家族,万贵妃家族更加懂得生财之道。万贵妃的父亲就叫万贵,好姓也是好名,万贵本是县里的小吏,人情练达。

他看到女儿一直未能被封为皇后,朝野对万贵妃也不满意,而自己的官职却因为女儿一直不断上升,他经常很忧虑,『吾起掾吏,编尺伍,蒙天子恩,备戚属,子姓皆得官。福过祸生,未知所终矣。』

万贵的三个儿子:万喜、万通、万达(再次感叹,好姓加好名,假如还有一个儿子应该叫万全),从小受苦,有了万贵妃这层关系,过去的自卑转化为变态的自尊,只要是皇帝赏赐,到手就挥霍一空,万贵告诫他们:『官所赐,皆著籍,他日复宣索,汝曹将重得罪。』

他们才不理会迂腐的老爹,万贵死后,三人俱被授予锦衣卫的官职,三人利用职权,搭伙做生意,尤其万通,早年弃农从商,颇懂得经营之道,万通从各地定制奇珍异物,运往北京,进献给皇帝和后妃。

太监韦兴、梁芳便以内库存银支付物价,收取回扣。这种生意自然是一本万利,都是用皇帝的钱,谁也不心疼,不计较。万通似乎懂得一点点金融知识,甚至用皇帝的钱挣皇帝的钱,成化赐给万通两淮余盐五千引,当时灶户卖给盐司一引余盐,给工本米一石,商人纳银三至四钱,可支盐一引。

市场价则是这个数字的三至五倍,每引获利白银一两,或米四石,万通一次即获得官本五千两或米两万石。他将盐引兑换成白银,购成玩物,再卖给皇帝,可以说一本万利。

周氏兄弟是从为自己争利的目的出发,与民争利;万氏兄弟则是直接将国家财富据为己有,影响更大更恶劣。

就在成化赐给万通盐引之时,王皇后的母亲段氏也请赐两淮官盐两万引,作为生活补贴。英宗朝的钱皇后贤良淑德,不肯给自己父亲争爵位,赢得美名,害苦了后人,王皇后也不好意思争取什么。王皇后的父亲比较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声名不错,他的几个儿子也继承了乃父作风。

不争不代表不想争,男人不好出头,女人不要面子。面对这位岳母,成化自然应允,万贵妃和段氏年龄虽然相仿,辈分却低一辈,也不好意思发难。

成化与万贵妃都明白,老太太未必真需要这两万盐引,其实是想给女儿争个面子,连贵妃的弟弟都得了五千盐引,我是皇后的母亲,要两万怎么了?成化虽然冷落王皇后,但不能冷落岳母,只得命令户部照给。

尽管王家洁身自好,但还是不能约束或者根本就是默许家奴行凶。静海县县民甚至到北京状告王皇后的兄弟侵犯民田,成化派户部郎中张祯叔按察巡视,张祯叔将结果报到户部,六科给事中王坦便发表意见:

而今王源受赐之地其初只有二十七顷,四至分明,版册可考,但其令家奴划大范围,吞占民田达一千二百二十顷,其中可耕者三者六十六顷,中多贫民开垦成熟之地,乞令退还多占之地。

成化应允,除了王家受赐的二十七顷田地,其余的官田归官、民田归民,并且杖责王氏家奴首恶二人各五十,遣送原籍当差,并且再次让户部下诏禁止侵占民田。经过这次教训,王氏家族是没再出乱子,但侵占民田的风气屡禁不止,日后也成为了明朝最严重的问题之一。

點評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朋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