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906|回復: 0

[中國正能量] 复制不了就是假的?疑古专家们,复制〖霓裳羽衣曲〗试试

[複製鏈接]

生民无疆 發表於 2018-6-13 07: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
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
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
谁道腰肢窈窕,折旋笑得君王。
这是唐代诗人李白〖清平乐〗中的一首,其内容,当是李白亲眼看到的宫女们的生活,又似乎与教坊舞伎有关。

霓裳羽衣曲: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

霓裳羽衣曲: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

诗中所涉及的『霓裳』,指的就是 『霓裳羽衣舞』, 与之相关的是『霓裳羽衣曲』、『 霓裳羽衣歌』。这歌、舞、曲,唐人常简称为『霓裳』,其核心是『霓裳羽衣曲』。关于这支曲,在唐代便被赋予神奇色彩,有许多传说。最为普遍的说法,此曲是唐玄宗创作。

『霓裳羽衣舞』、『霓裳羽衣曲』、『 霓裳羽衣歌』,在唐玄宗时期,是宫廷乃至民间最受欢迎的的节目。

念过中学的人,都学习甚至背诵过白居易的〖长恨歌〗、〖琵琶行〗。〖长恨歌〗说,安禄山反叛,『惊破霓裳羽衣曲』。 〖琵琶行〗说,白居易与友人在浔阳江头的船上,听琵琶曲,『初为霓裳后六幺』。

其实,随手翻开〖全唐诗〗,就可能遇上『霓裳』二字。我没有统计过,这个词儿,至少出现过一百次吧。

李白耳闻目睹过的歌、舞、曲,白居易亲耳听到过的曲子,可以怀疑它是否存在过吗?

知道答案吗?如果按照当今某些『学者』的思维,回答就一个字:能!

按照当今某些『学者』的思维,中国籍记载的一切,都可以怀疑,而且怀疑得十分『科学』。

话说到这,读者朋友可能感觉有点无厘头,毕竟专家只是抛玉引砖,他们的考古能力,文学素养,复制技术都只是说说。

我写此文,就是因为刚才看到某著名专家的〖四大发明中的谎言----司南真的存在吗?〗这篇文章,据说是摘自他的一部专门疑古的煌煌巨著。

该专家宣称:连绵不绝于历史文献中的司南、指南车、候风地动仪、水运仪象这『四大发明』, 司南、候风地动仪、水运仪象台三样,皆属于『传说』;对于指南车,专家比较开恩:『可信其有』。

鉴于此文对司南汪洋恣肆了一番,我就不谈司南了。

鉴于专家对指南车比较开恩,我也不谈指南车了。

关于候风地动仪,在古代,记录虽少,但也不是胡吹。张衡的浑天仪、地动仪等仪器的图纸文字,直到南北朝时期,依然存在。据〖魏•信都芳传〗:『(安丰王)延明家有群书……又聚浑天、欹器、地动、铜乌、漏刻、候风诸巧事,并图画为〖器准〗。并令芳算之。』〖魏书•安丰王延明传〗:『又以河间人信都芳工算术,引之在馆。……又〖器准〗九篇,芳别为之注,皆行于世。』北魏安丰王府,聚集了大量图书、实物,组织人员编撰成书,其中便有浑天仪、欹器(计时器)、地动仪、铜乌、漏刻、候风仪。因为不断地战乱,这些东西,最终都失传了。

水运仪象台,也可以说是水运天文钟,早在唐代就有了。

欧阳修〖新唐书•天文一〗:『(唐玄宗)又诏一行与令瓚等更铸浑天铜仪,圆天之象,具列宿赤道及周天度数。注水激轮,令其自转,……立木人二于地平上:其一前置鼓以候刻,至一刻则自击之;其一前置钟以候辰,至一辰亦自撞之。』

司马光〖资治通鉴〗卷212:『(开元十三年)冬,十月,癸丑,作水运浑天成,上具列宿,注水激轮,令其自转,昼夜一周。别置二轮,络在天外,缀以日月,逆天而行,淹速合度。置木匮为地平,令仪半在地下,又立二木人,每刻击鼓,每辰击钟,机械皆藏匮中。』

到了北宋,苏颂又主持制作了水运仪象台。〖宋史•天文一〗:『元祐间苏颂更作者,上置浑仪,中设浑象,旁设昏晓更筹,激水以运之。三器一机,吻合躔度,最为奇巧。宣和间,又尝更作之。而此五仪者悉归于金。……其后朱熹家有浑仪,颇考水运制度,卒不可得。苏颂之书虽在,大抵于浑象以为详,而其尺寸多不载,是以难遽复云。旧制有白道仪以考月行,在望筒之旁。自熙宁沈括以为无益而去之,南渡更造,亦不复设焉。』

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常识:与天文学有关的知识,在古代,是朝廷『专有』的知识,所以,许多关键内容,是密不外传的。因为『尺寸多不载』,所以,苏颂的水运仪象台制作技术,在宋朝就失传了。失传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靖康之耻』,一切宝贝、重要文献,被金军搬走了。

宋代制作水运仪象台的苏颂(1020-1101年) ,与欧阳修(1007年-1072年)、司马光(1019-1086年),是同时的人物。稍稍查阅文献便知,他们还是有交集的。

在古代,天文学与史学,是不分家的。古代史学家,都是天文学行家。不懂天文学人去修史,那才真是一个传说。欧阳修、司马光在撰写上述史书时,以惜墨如金著称。两位不惜笔墨的记载上述内容,显然,他们两位,都不认为唐代的『水运浑天』是一个传说。后来脱脱组织修〖宋史〗,也不认为宋代的『水运仪象台』是一个传说。

在专家看来,中国的史书,就是个屁,甚至屁也不如。今天的专家最聪明:一边坚信从地中海里捞起来一个千年不腐的『古希腊』机械钟,绝对不是传说;一边坚信中国的好东西,必须是传说。

专家只讲『科学』:『故本文的结论是:『四大奇器』之中,目前只有指南车复制成功,可以相信古代确有其物。而司南、候风地动仪、水运仪象台三器,迄今为止只能认为是古代的传说——即使曾有过其物,其神奇功能也只是传说。除非今后出土了司南实物,或真正复制成功,结论方有可能改变。』

这就是说,专家还是给了两条『生路』的:第一,如果能复制成功,那就不是传说;第二,出土实物,那就不是传说。

关于第一条生路----复制,首先必须知道尺寸规格啊!比如宋代的『水运仪象台』,〖宋史〗已说了『其尺寸多不载』,如何复制呢?

其实,同理,指南车也没有留下足以复制的『尺寸』,是不可能复制成功的。

寄希望于第二条『生路』?且不说地底下有没有实物,即便有实物出土,埋在地下一两千年,出土后是否能正常运转?如果不能正常运转,岂不仍然是『传说』!

看来,司南、候风地动仪、水运仪象台、指南车,只能是而且必须是『传说』。否则,古希腊的不惧二三千年海水的机械钟,往哪儿摆?

根据专家的这一套逻辑,中国古代还有无以计数的东西,应该成为『传说』。

二三千年前耕种收获粮食的方式方法,可否复制?

二三千年前养蚕纺织的方式方法,可否复制?

二三千年前建房修路的方式方法,可否复制?

二三千年制作锅碗瓢盆的方式方法,可否复制?

……

如此说来,大约,也许,可能,全部的人类史-----喔,不,只是中国史-----面临『传说』的风险。

回到文章的开头。

『霓裳羽衣』 歌、舞、曲,可以复制吗?

我们中学课文中的『霓裳羽衣』 歌、舞、曲,是不是『传说』?由此延伸,唐玄宗、杨贵妃、李白、安禄山等人,是否也是『传说』?

要不,请专家努力一下,赶紧挖出『霓裳羽衣』 歌、舞、曲,或者完整地复制出来?

唯如此,才能让我等看到一点希望:整个中国史,不是传说!


甲、延章语。
點評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朋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