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473|回復: 0

[講古] 宋代艺伎的经济生活与税务问题

[複製鏈接]

文史宴 發表於 2018-6-10 11:2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文/李古

勾栏瓦舍几点点

宋的城市与唐的城市不相同,其重要区别,是市民生活的不同。

唐时,城市被坊市分开,居民住在坊中,商业营在市中,坊中的房屋只可以在坊内开门,居民和市彼此隔绝,坊的管理以里为单位,每里开四座门,每门有里正2人,吏4人,门士8人,搞十字化网格管理,通往市的门在夜晚一律紧闭。

长安网格一般森严的坊里规划,市只设东西两处

长安网格一般森严的坊里规划,市只设东西两处

长安网格一般森严的坊里规划,市只设东西两处

宋朝初期,宋太宗也建立了里坊制度,只是不久后,市民就开始造反,时不时进行『起造舍屋,侵占禁街』活动,随着侵街建筑的增多,坊墙渐渐失去作用,官家和市民你来我往斗争了几次,政府最终还是对市民阶层做了让步。

宋仁宗时里坊开放,设八厢管理,各户都直接向街巷开门。城内有许多中的市,很多商户也沿街经营,宵禁也被废止,城市变成了类似于今天的样,夜市通宵达旦,夜生活丰富多彩,为人耳熟能详的『勾栏瓦舍』就兴起于此。

汴梁城中分布有州北瓦子和州西瓦子

汴梁城中分布有州北瓦子和州西瓦子

汴梁城中分布有州北瓦子和州西瓦子

勾栏本意是指曲折的栏杆,汉代特指房屋阶下给老人使用的扶手,随着城市建筑的发展,勾栏也成为建筑装饰的一部分,宋时的勾栏已经专指市肆瓦舍的演出棚。

瓦舍的瓦,其意来源于歌舞时击瓦伴奏的娱乐行为,瓦舍在宋时又做瓦肆,瓦市,瓦子。就是娱乐的夜店。宋人耐得翁在〖都城纪胜〗中说:

甚为士庶放荡不羁之所,亦为子弟流连破坏之地。

宋时市民生活有一个特点,就是闲暇时间多,休假时间多,宋神宗元丰五年时,官员一年法定的节假日有124天。除了官员休假之外,军队,学校,服役丁人,甚至囚徒都有休假规定。

北宋市民阶层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富裕,在〖东京梦华录〗中记载:

东京汴梁之富,其阔略大量,天下无之,所谓花阵地,香山药海,幽坊小巷,燕馆歌——举之万数,不欲繁琐。

市民阶层又闲又富之后,自然要开始消费些淫靡之戏了。

那么节假日去瓦舍等夜场可以消费些什么东西呢。

一言以蔽之——伶。

云上风流有领袖

瓦舍创立之后,用勾栏围起场地,供艺人演出,又分固定勾栏,和流动勾栏。在瓦栏中表演的艺人称为露台弟子,又沿袭汉代称呼,唤做『』。

这些艺人可以分成两大类,宫廷艺人和民间艺人,宫廷艺人隶属于皇宫教坊司,分筚篥部、杖鼓部、拍板部、参军色等十三部,色有色长,部有部头,在这些人之上有教坊使,副钤辖、都管、掌仪范等等此类官职,管理十分严格。

民间艺人就是野路子来的江湖客,开始只能在路上开阔地带卖艺,被称为路岐人,又从事表演叫野呵。后来也有登台入室,逐渐变为瓦子的专业艺人的。

这样瓦子艺人在东京梦华录中记载有七十多人,为首是李师师,还有徐婆惜,封宜奴,孙三四等。

一到假节日,教坊司的大腕们还会来瓦舍巡走穴,和瓦子坐台的艺人同场竞技,同时教坊司也会出钱请瓦子专业艺人去宫廷服务。这种官民艺人的交互走场,被称为和雇,在宋之前从未有过,可见宋代娱乐文化繁荣的空前。

瓦舍商演的节目,在东京梦华录中记载过一场,内容如下:

李师师 徐婆惜为小唱(令,小令,宋词的表演形式),张七七,王京奴,左小四等为嘌唱(配乐的一种市井声调表演,类似于相声中的学叫买),还有杨总惜,周寿奴等做般杂剧(宋代宫廷杂剧,滑稽戏)。其余节目有杖头傀儡,药发傀儡(木偶戏),筋骨,上索,杂手伎(杂技类),小作相扑(摔跤),掉刀,蛮武术表演),影戏(皮影),弄虫蚁(大概是动物马戏)。节目种类之多,无异于一台综艺联欢晚会。

北宋的瓦舍戏棚

北宋的瓦舍戏棚

北宋的瓦舍戏棚

瓦舍商演很重视策划,宣传上先制作招帖,帐额,(即现在的海报),要发放写有节目名称,演员阵容的花招子(节目单),有教坊司中的艺人,还要冠名御前二字以吸引众。演出中,还会有主持人串词,所谓致语,如〖事林广记〗有记载致语词:

......环列处,总佳宾,歌声嘹亮遏行云,春风满座知音者,一叫君侧耳听。

演员服装极为艳丽铺张,东京梦华录中记载:

小儿选选年十二三百余人,,,,小隐士帽,著绯绿紫青生花衫,上领四契义襕束带,各执花枝排定,先有四人卷脚襆头,紫衫者,...内金帖牌,擂鼓而进,,

文中提到的表演行头,青生色花衫,花冠。簪花,紫衫,等等,现在看来都让人目炫神迷。

为了方便夜场演出,瓦舍一般要提供几十盏灯品,〖武林旧事〗中说,以一种苏灯为最,大者直径有三四尺,用五色琉璃为面,上绘有山水之物,花烛翎毛,种种奇妙,无不为极。还有一种玉灯,纯用白玉,晃耀夺目,如清冰玉壶,爽徹心目。

瓦舍里还有高素质的服务人员,皆着紫衣,客人有什么需要,立刻提供服务。

瓦子内还出售和演出内容相关的文宣品,小说,纸画,令曲等,此外还有大量小商贩,货卖零食,药物,以方便观众。

如此高大上的夜场,真可叫太子进,太监出,让人千金散尽,支持它的消费群体有是那些呢?

国家之弊冗销金

在瓦舍之中消费的观众成分有三:

官员士大夫

宋朝重士大夫体面,以厚薪养士,官员无实职者可以领俸,有实职者则可以另加钱。正俸一品员,还有服装、禄粟、茶酒厨料、薪炭、盐、随从衣粮、马匹刍粟、添支(增给)、职钱、公使钱及恩赏等,可谓一切公家分配,一切公家报销,加上假期多,如此又闲又富,自然可以『便服日至瓦市观优,有邻坐者,士人与语颇狎。』调情之余,包一两个小姐姐做长久玩伴也是没问题的。

军人及其家属

宋的两大问题,是冗员和冗兵,说到勾栏瓦舍,这两大问题就凑在了一起。

与官员一样,北宋的禁军的收入也很丰厚,而与官员比,他们更加臃肿。就人数而言,北宋禁军长年维持在一百万至一百二十万。而除了正俸之外,也有料钱,月粮,春冬衣等花式各样的补助。这一支经济阔绰,游手好闲,又数量巨大的群体,直接带高了瓦舍场所的平均消费水平。

除了军人爱流连于勾栏瓦舍,他们的家属也不例外,汴梁的州北瓦子相对十里就是军营,在东京梦华录中记载:

或军营停放,乐人动鼓乐于空间,就坊巷引小儿妇女观看,散糖果子类,谓之『卖果子』,又谓之『把街』。

文中的小儿妇女就是军人家属。

普通市民

一般的农民,儿童,道士,家奴,吏人之中也有特别喜欢李师师,徐婆惜的忠粉。不惜花几个月工资来瓦舍给自己的女神打个call,刷个榜单的大有人在。

如此一看,宋代瓦舍是全民娱乐场所,是热钱飞快流转的销金窟,七八个亿砸进去点点水就没有踪影。

那瓦舍中当红的艺伎一天能卷多少钱?

〖明道杂志〗记载,有富家子爱看皮影戏,看到关羽被孙权所斩时就特别伤心,于是艺人说,云长是猛将,死了要祭奠。富家子很高兴,就应艺人的要求拿了数十银器奉酒肉于台前,祭奠完毕,又把银器送给了艺人。

〖砚北杂志〗中记载了瓦子说艺人王大夫的生活,说他

耸动九重三寸舌,温饱逍遥八十余。

〖宋稗类钞〗对于艺人收入记得更加具体。一位生活于宋孝宗时期的屈姓歌伎,自幼父母双亡,被舅舅送进南京归德府的新瓦(宋朝南京最大的娱乐场所)当学徒,十年后学成技艺,能自己谱写新曲,经她改编的传统舞曲〖柘枝舞〗极受观众欢迎,一天能演七八场,瓦舍老板给她分成,有二十多贯。

宋时钱制混乱,〖宋食货志〗及〖续资治通鉴〗中的数据显示,有800或850个钱为一贯的,也有480个为一贯,官方还要下诏以770个为一贯,并且各州『私用则各随其俗』,一贯有多少钱,有多大购买力说法不一。可以做个参照是南宋朝廷在给岳飞的一份省札,中有:『支付六万石米,四十万贯钱,以作军需。四十万贯钱以十万两银和五千两金折支』。——40万贯铜钱,相当于10万两银子和5000两金子。

可见高宗时铜钱较北宋时严重贬值,一两黄金可以换80贯钱,即8贯钱大致可以兑换一两白银。

屈小姐姐这样的级别的网红,每天可以收入2.5两白银,一个月收入75两。还是比一个县令的月俸要高一倍多。

李师师、徐婆惜被冠名为小唱家,出入达官显贵之所,身在经济全盛的宣和之世,日进斗金是必须的。至于高干包养私给的钱,比如周邦彦、宋徽宗给的红包,更不好计算了。

宋时名伶获利容易,数目巨大有人监管吗?

管嘛肯定也有人管的。

北宋对艺伎的管理隶属教坊司,南宋之后,城内隶属修内司,城外隶属殿前司。总之有司可辖,有制可循。

那么小唱艺术家李师师要负担什么课税呢?

北宋政府应付辽夏岁币,练兵设防。冗兵冗员,开支庞大,所以税目众多,其大类有二,一为田赋,一为商税。

田赋主要是征收夏秋两税,大致按照每亩征收一斗的定额课取,此外,还有身丁税(身丁钱)、杂变(沿纳)、和籴、和预买、科配等税目。

商税分过税和住税,过税就是过路费,所谓住税,就是坐贾在店铺出售货物,也包括生产经营者(农民、手工业者、地主等)出卖产品和行商到达住卖地出卖货物,该地税务按货价的3%收税。

瓦舍的纳税义务也在住税之列,可能还牵扯到身丁税和房屋税,不过3%的税率较之今天娱乐业15%——30%的累加增值税实在微乎其微,而且这是由瓦舍的主人支付,和艺人无关。

在过税住税之外,北宋对商业活动还有特许经营的榷引制度,这是北宋上亿GDP中巨大的组成部分。榷卖的商品有三种,盐,茶,酒。政府通过发放牌照的方式来分润。

不过,在宋经营娱乐服务不发照牌,也不需要酒牌(瓦舍中未必卖酒)。。。那榷卖的负担也和娱乐业无关了。

跟李师师,徐婆惜相关的税种,还有一个叫契税,因为宋代的艺人往往不是自由身,而是将身典于大户的奴婢。签典当文书时要缴印花税。

比如〖水浒〗里阎婆惜典给宋江,签了三千贯的典当文书,按宋徽宗时税率,每贯要缴60文至77文不等,宋江至少要缴十八贯钱。

不过这也是由买主承担,和艺人无关,像〖水浒〗里镇关西这种拿了三千贯虚头文书逼着金翠莲天天卖唱还钱还被三拳打死了。

另外,典当人口在宋朝是非法活动,有牙人做这样的担保会被官方处罚,就算缴钱也只能以灰色收入的属性纳入官府。

既然典身文书是官方不承认的非法文书,想要举报某艺伎典身瞒报7.5个亿请税务局来查那是天方夜谭。

总之,因着宋代相对宽容的商业环境,瓦舍艺伎并无个人所得税的负担,无论李师师,徐婆惜,阎婆惜去场子趁钱,经济上的法人是典主,分给艺伎的提成就是税后款,至于她们私下收了多少缠头,攒出几个百宝箱来,典主不管,朝廷是不会过问的。

宋朝经济的繁荣,并不是平白就有的。

*参考阅读〖东京梦华录〗〖宋稗类钞〗〖都城纪胜〗〖宋代娱乐生活——瓦舍文化〗

點評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朋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