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272|回復: 0

[詩詞講座] 诗词学堂:从郑板桥的诗词艺术中我们能学到什么

[複製鏈接]

诗评万象 發表於 2018-5-16 16: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诗词学堂:从郑板的诗词艺术中我们能学到什么

郑板桥名燮,字克柔,号板桥,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生于江苏兴化一个清贫的人家。他继承公安派的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点,反对拟古主义。他为文有两个主张,其一是『理必归于圣贤,文必切于实用』。对于以考据为避世手段的学,他公开说『生平不治经学』,甚至批评理学『只合闲时用着,忙时用不着』。其二是为文必须『自出己意』,『自树旗帜』。他在诗中这样写道:『英雄何必读书,直摅血性为文章。』

板桥作诗论诗的最高标准是『沉著痛快』,可是,对板桥诗歌的这种风格,前人评价不一。分歧表现得最典型的是对〖沁园春.恨〗的不同评价。这是板桥在科举不得意时发牢骚的一首,词如下:

花亦无知,月亦无聊,亦无灵。把夭桃斫断,煞他风景;鹦哥煮熟,佐我杯羹。焚砚烧书,椎琴裂画,毁尽文章抹尽名。荥阳郑,有慕歌家世,乞食风情。

单寒骨相难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看蓬门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细雨,夜夜孤灯。难道天公,还钳恨口,不许长吁一两声?颠狂甚,取乌丝百幅,来细写凄清。

查礼在〖铜鼓书堂遗稿〗中极赞此词道:『其风神豪迈,气势空灵,直逼古人。』而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里斥为『似此恶劣不堪语,想彼亦自以为沉著痛快也』。

板桥将文学的社会功能奉为至高无上,那些『敷陈』、『歌咏』、『剖析』、『描摹』的,正是他希望于人们的『沉著』之处,为了表现这样的主题,板桥便要求为文必须『痛快』,也就是『秉笔而快书』的意思。

板桥诗中,最称得上『直摅血性』的是他的古体诗,中收有五十首左右,以七古为多,后期则多见五古。其中写得最动人的是抨击社会丑恶现象的几首:七古〖悍吏〗、〖私刑恶〗,五古〖孤儿行〗、〖后孤儿行〗、〖姑恶〗、〖逃荒行〗、〖还家行〗、〖思归行〗。

板桥善于选择大量血泪细节,动用叙事文学的种种手段,刻画入微,读来使人心酸。这几首古体的语言朴实平顺,多用白描,明显是承继了白居易现实主义的乐府传统。白居易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与元九书〗)正和板桥同调;〖新乐府〗自序所谓『其辞质而径』,『其言直而切』也正是板桥这几篇古体诗的语言风格。

其他或吊古、抒怀,或赠友、题咏,其中也有写得出色的,但与上述诸篇对比,风格却明显不同:语言求华采多姿,有时使人感到板桥故意要与白描的风格区隔,甚至学习韩愈的古奥;又能叙议结合,情景交融,故而写来往往色彩斑斓,气势豪雄,别样地表现他『沉著痛快』的风格。

板桥诗作中,七绝的数量最多,有九十余首,且题材最广,有抒情、写景、吊古、感怀、赠答、题画,甚至用来记人。板桥虽然写了那么多的七绝,但这似乎不是他着力的体裁。九十余首诗,绝大部分都是截取七律首尾联式的结构,极少见到对偶句,说明板桥写七绝都是信手挥洒,并无探索揣摩刻意为之的意图。也因此,这九十余首短诗往往可以见到板桥的内心深处,其中最动人的当推〖哭儿五首〗,现选录二首于下:

坟草青青白水寒,孤魂小胆怯风湍。

荒涂野鬼诛求惯,为诉家贫楮镪难。

可有森严十地开,儿魂一去几时回?

啼号莫倚娇怜态,逻刹非而父母来。

这里将一个贫穷的父亲对夭折的娇儿的爱怜、痛苦和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读来令人心酸。其它写景、抒怀、吊古、题画等也颇有可观的。

板桥在词中会用狂呼来发泄愤懑,但同样的仕途困顿,在七律中却以洒脱出之,见〖自遣〗:

啬彼丰兹信不移,我于困顿已无辞。

束狂入世犹嫌放,学拙论文尚厌奇。

看月不妨人去尽,对花只恨酒来迟。

笑他缣素求书辈,又要先生烂醉时。

郑板桥曾自言学词的三个阶段:『少年游冶学秦柳,中年感慨学辛苏,老年淡忘学刘蒋。』板桥一开始从陆种园学词,便是走的豪放一路。所谓的『学秦柳』,是说和他们一样写情词,而不是学习他们的风格。

板桥的〖念奴.金陵怀古十二首〗最能体现他苍凉慷慨的风格,前人评价亦颇高,其原因也许是词体更有利于抒发感慨。因为词的句有长短,韵可平仄,篇幅又大于律绝,易于挥洒,所以尽管立意普通,但一腔感慨能写得或激昂雄浑,或苍茫感喟,或洒脱奔放,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成就。其中写得出色的当为〖石头城〗、〖莫愁湖〗、〖胭脂井〗三首。

板桥自言『老年淡忘学刘蒋』,但是刘过、蒋捷是南宋时人,词风学辛弃疾的豪放,怎么『淡忘』了世情的板桥反而学起他们来了呢?板桥的所谓的『学刘蒋』,多少有些自己的感慨和牢骚在内,从〖唐多令.思归〗中,可见一斑:

绝塞雁行天,东吴鸭嘴船,

走词场三十余年。

少不如人今老矣,双白鬓,有谁怜?

官舍冷无烟,江南薄有田,

买青山不用青钱。

茅屋数间犹好在,秋水外,夕阳边。

他所谓『淡忘』是说淡泊忘情,对世事不再热衷。这种『淡忘』,板桥自言『与时推移而不自知』,其实,它是饱经沧桑的老人,在失意的晚年,自以为看透世情、勘破红尘而后产生的心境。〖西江月.警世〗三首中,那位倍受冷落又无奈儿孙辈热衷富贵名利,只好醉卧旗亭的老人,正形象地表现了『淡忘』者的生活态度。板桥何尝『不自知』!这样的『淡忘』再进一步,就是七首〖瑞鹤仙〗和十首〖道情〗中避世、遁世,乃至否定一切功业的观念。这时的板桥已经近乎庄了。

在清代的诗上,板桥不是开宗立派的宗师,但也自有其特色。他作诗既近性灵派,主张直抒血性,却不似袁枚般轻脱浮浅;他虽然强调文学的社会功能,却未曾沦为封建道德的说教。之所以如此,乃是他有一颗真诚的心灵和关注民生的人道主义精神。正是这种以关心『民间痛痒』、『歌咏百姓之勤苦』为自己诗法最高标准的现实主义,使板桥在清代诗歌诗上有了一席地位。

原题:诗词学堂|郑板桥的诗词艺术

加入華韻國學,恢復正體漢字,倡導古文復興。
點評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朋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