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187|回復: 0

[論史] 西汉初年真的打不过匈奴吗?汉武帝跟祖宗比简直是搞笑的

[複製鏈接]

桓大司马 發表於 2018-5-12 08:4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许多人以为匈奴是汉朝的致命威胁,从汉高祖到汉武帝是因为打不过匈奴才卑辞厚币与匈奴和亲,直到汉武帝时汉朝才摆脱匈奴的压迫,反败为胜,把匈奴驱赶到漠北。其实汉匈战争初期的事实与这种刻板印象几乎完全相反,匈奴对汉朝没什么大不了的威胁,汉朝也没什么兴趣出击匈奴,汉武帝打赢了匈奴也并不是多稀奇的事,而且他还另有很阴暗的目的。

不少人认为文景之治的时代汉军打不过匈奴,被迫隐忍。我只能先讲一个笑话了:匈奴人骁勇善战,哈哈哈哈……篇幅所限,当然,觉得不好笑的人也有很多理由。由于我国历教育以及电视剧的影响,大多数人形成了这样的历史:西汉初年国力孱弱,打不过匈奴,被迫和亲,直到英明神武的汉武大帝横空出世,我大汉终于扬眉吐气了。

犹忆匆匆那年上高三,学习还是很辛苦的,然而走读的同学们每天下了晚自习都赶回去看〖汉武大帝〗,尤其某天演到元朔初年夺回河套,第二天下了早自习同学们便热烈讨论起来,班里满满的洋溢着浓浓的民族自豪感,说起来真是怀念那个纯真的年代啊。

还有一些著名的事例似乎也能印证这样的观点,比如传说中刘邦发倾国之兵却惨遭白登之围,靠枕边风达成的『屈辱求和』,比如文景之治期间的数次和亲,比如那些被匈奴杀死、掳走的大量生活在边境的百姓,总之就是一部活生生的血泪史。

最具屈辱性的例当属冒顿单于给吕后写过的一封信:

……陛下孤立,孤愤独居,两主不乐,无以自娱,愿以所有,易其所无。

意思就是,你死了老公,我死了老婆,生活少了点乐趣,不如咱俩凑合一下一起过得了。老太太没办法,只好以年老色衰折腾不动为由婉拒:

……敝邑恐惧,退日自图,年老气衰,发齿堕落,行步失度。单于过听,不足以自淤。

现在看可能只是个『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笑话,但在万恶的旧社会,这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的奇耻大辱。即使到了今天也足以让人感同身受,也因此汉武大帝系列的电视剧颇是火了几年,黄教主也借机横空出世了。当然,我是没有任何要(qīn)黑(dìng)的意思,但是你们一定要说我在黑,我只能说,无可奉告~

〖大汉天子〗黄教主

〖大汉天子〗黄教主
〖大汉天子〗黄教主

接下来咱们膜一下白登之围的过程。诸位请看:

高帝自将兵往击之。会冬大寒雨雪,卒之堕指者十二三,於是冒顿详败走,诱汉兵。汉兵逐击冒顿,冒顿匿其精兵,见其羸弱,於是汉悉兵,多步兵,三十二万,北逐之。高帝先至平城,步兵未尽到,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於白登。

——〖史记·匈奴列传〗

这一段跟常见历史读物的描述大体相当,但那些历史读物似乎有意无意遗漏了这么一点——刘邦没等大部队到来,自己轻兵进击被围。

据〖汉初军事史研究〗考证,刘邦被围困的兵力是十二万而已。匈奴兵力占据了绝对优势,就这样七天都围攻不下,等到了樊哙、周勃率领的二十万主力部队前来会合。

接下来的事情也不是传说中的陈平贿赂匈奴阏氏,使之用枕边风的终极大招。而是双方进行了友好协商,会议始终在热情洋溢的氛围下进行,双方互相交换了意见。刘邦同志表示,若是匈奴方面一意孤行,我方将采取强烈反制措施,一切后果由匈奴方面承担,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次匈奴可谓是倾巢出动,如果继续攻击,运气好斩首行动成功,名留青史,但对汉朝并无法造成毁灭性打击;一旦失败,就是全军覆没、亡种灭族。对匈奴来说,风险与利益不成正比。所以,双方最终达成了共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由于战争态势对匈奴有利,所以合约是有利于匈奴的,而汉军收复了全部失地,并顺手干掉了摇摆不定的韩王信,完全可以说这波不亏,远不至于屈辱。

白登之围

白登之围
白登之围
白登之围只不过围住了汉军先锋

至于和亲以及吕后的『忍辱负重』,也绝不是因为匈奴。就好比一个人在森林里靠张牙舞爪摆pose吓走一只狼,很可能只是因为他背后站着一只老虎。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分封的诸侯王才是那只大老虎。

如果真的去读一读〖史记〗和〖汉〗的匈奴列传,就会发现匈奴即使在汉初也不是威胁。跟我们大多数人的刻板印象不同的是,即使是看起来软弱的文景时代,匈奴也根本不敢与汉军进行主力决战。每次入侵,只要汉军主力结,匈奴人便会遁走避战。比如这两次:

(三年)五月,匈奴入北地,居河南为寇。帝初幸甘泉。六月,帝曰:『……其发边吏骑八万五千诣高奴,遣丞相颍阴侯灌婴击匈奴。』匈奴去。
……十四年冬,匈奴谋入边为寇,攻朝塞,杀北地都尉卬。……帝欲自将击匈奴,群臣谏,皆不听。皇太后固要帝,帝乃止。於是以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成侯赤为内史,栾布为将军,击匈奴。匈奴遁走。

——〖史记·孝文本纪〗

关于这一点,『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作者陈汤也是很有发言权的:

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何者?兵刃朴钝,弓弩不利。今闻颇得汉巧,然犹三而当一。

从这句话来看,匈奴与西汉在军事技术上存在代差,战斗力的差距比想象的还要大。

然而,由于诸侯王的掣肘,这么大的优势无法转化为胜利。比如文帝三年那次匈奴入侵,大军刚出动,济北王刘兴居就造反了,汉文帝也只好『罢击胡之兵』:

济北王兴居闻帝之代,欲往击胡,乃反,发兵欲袭荥阳。於是诏罢丞相兵,遣棘蒲侯陈武为大将军,将十万往击之。

——〖史记·孝文本纪〗

所以,文帝不与匈奴和亲又能如何?吕后不忍辱负重又能怎样?国内一堆诸侯王在等着看笑话,一旦怒而动兵,诸侯王也是不介意趁虚而入的。在这种背景下,晁错『攘夷必先安内』的历史名言便应运而生了,也启迪了两千年后的大人物

直到景帝平定七国之乱,诸侯王才不再是肘腋之患。等到汉武帝时期基本翦除了诸侯王的威胁,那些激动人心的战例以及黄教主便应运而生了。所以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个人奋斗,但也要考虑历史进程。

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就是:匈奴不仅国力上更是一直被西汉碾压,军事方面更是从未对汉军占据过任何优势。武帝之前匈奴有数次机会与汉军进行主力会战,但每一次都是匈奴人选择避战。至于和亲,也不是因为匈奴,更多是着眼于诸侯王的威胁。

可以说,匈奴一直以来都是在边境上抢点东西而已,从未对汉朝有过致命威胁,汉军只要有备匈奴就会自知不敌,主动退走,汉朝要解决匈奴问题,利用先进的装备和组织制度进行几次主力会战即可,根本不用像汉武帝那样几十年如一日的穷兵黩武汉武帝如此执着的用倾国之力打击威胁并不大的匈奴,不能不说是在借着战争的机会将权力触角伸入社会的每个角落,以便对社会进行全方位的压榨,而他也确实办到了。

对汉朝社会而言

对汉朝社会而言
对汉朝社会而言
对汉朝社会而言,汉武帝比匈奴更加穷凶极恶

当汉朝诸侯王威胁不再,汉军在主力决战中击败匈奴后,连一介使者说的话也比吕后强横多了,但代价则是社会凋敝:

南越王头已悬于汉北阙下。今单于即能前与汉战,天子自将兵待边;即不能,亟南面而臣子汉。何但远走,亡匿于幕北寒苦无水草之地为?

——汉使郭吉对乌维单于如是说。

冒顿单于身杀其父代立,常妻后母,禽兽行也。

——无名汉使对狐鹿姑单于如是说。

纵观上下五千年,也只有两汉始终对北方游牧民族占据了较大的优势,所以有了王夫之『国恒以弱灭,汉独以强亡』的说法。相对而言,两宋则显得弱势得多,然而这并不全是汉朝的功劳和宋朝的过失。针对这一点,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指出,『15英寸等降雨量线』划分出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的界线。这条线越往北,冬季牧场面积越小,则游牧民族国力相对中原越弱,越往南则国力相对越强。而历届游牧民族的表现也符合这一理论,比如蒙古崛起之时此线处于历史上最靠南的位置,而匈奴就很不幸赶上了最靠北的时候。即使是伊稚邪单于那般英明神武的人物,也敌不过那一条小小的地理意义上的线,只能在青史中成为志大才疏的汉武帝的陪衬,不由得让人唏嘘。

文/登州卫佥事
點評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朋友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