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336|回復: 0

[口語危機] 你的方言里『尴尬』读为『jian jie』吗

[複製鏈接]

中州音 發表於 2017-8-10 00:0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当你攥着一张小小船票,否也能体会到人的乡愁?那跳跃在乡间小路上的儿歌童谣,那氤氲在炊烟里的声声呼唤。故人折柳,长亭依旧。方言乡音便是这样的乡音乡愁。

尴尬

你的方言中『尴尬』读『监介』吗?但是,湾人就这么念!

环球网消息称,台湾教育研究院』第62期的电报指出台『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版』,『尴尬』音读收录2种,『gān gà』,又音『jiān jiè』,并示『国语辞典修订本』系语言辞典,以保存文献数据、词语使用历程为编辑立场,兼收现代传统音读。

说到所谓台湾人口中的传统音读,说文解字康熙字典中的记载是这样:

0f16dbe411099ae868cf97458237f966.png

〖说文解字〗:

【卷十·尣部】尲

不正也。从尣兼聲。古咸切。

〖康熙字典〗:

【廣韻】古咸切【韻】咸切【說文】尲尬,行不正也。

又【集韻】紀炎切,音蒹。義同。

5f1fe52fc8720aacd445b6ccf34498a3.png

〖说文解字〗:

【卷十·尣部】尬

尲尬也。从尣介聲。公八切。又,古拜切。

〖康熙字典〗:

【唐韻】古拜切【集韻】【韻會】【正韻】居拜切【說文】尲尬,行不正。从尣,介聲。

又【集韻】訖黠切,音戛。行不進。

所以对于『尴』〖广韵〗有『古咸切』的读法,〖集韵〗则读为『居咸切』的读法。尬这个字在〖集韵〗也有两种读法。

一般来说,从形声字的角度,尴的声符是监,似乎台湾人的读法更合适,但其实时过境迁,我们现代汉语中监只有jian这个读音了,但在监这个字在康熙字典是可以查到『古衔切』和『居衔切』两种读音的。而『介』也是有『古拜切』『居拜切』两种,所以说从古音来讲,台湾和大陆的两种读法应该没有错。

28e0b56679e65317effb2dc86465083a.png

个人认为既然语言和文字的很内容是约定俗称的,那现在『监』和『介』只有『jian』和『jie』两种读音了,声符读音的变化导致这个字在大多数人习惯中读音的变化,似乎台湾把『尴尬』读为『jian jie』也无可厚非。

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我也发现了一个,按照韵标注的切来拼读古汉字似乎拼出来都很别扭,后来老师讲,『古咸切出来的是中古音,不能按照现代汉语去切,所以不等于切出gan的读音,gan这个读音演变到现在演变成jian的可能更大,是演变形成的,不是中古就分化出了读音,中古的韵书其实只能拟出一个音』。

仔细思考一下的话,个人认为如按照韵书的『古咸切』来拼读音,其实我们并不能知道当时『古』『咸』到底读什么,所以还是很难准确的拼出来,老师推荐了中古音拟音表,我把网站贴在这里http://www.eastling.org/OC/oldage.aspx

而且试着查询了『尴尬』这两个字,把结果也放在下面

001ea3cb6257d1c437eb0e8eb0a319f9.jpg

8c5c9876ed3c124a99abc4d48763986e.jpg

但是在调查『尴尬』这两个字的过程中,有一些关于台湾普通话的内容也很有趣,所以我大致做了一个整理:

1895年4月17日签订〖关条约〗,日本人从清朝手里夺走台湾,台湾开始了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开始是日本人暴力镇压台湾人民的起义,后来,日本调整统治政策,实施『内地延长主义』,改派文官总督,企把台湾人民教化成日本国民。1937年日本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后,为彻底动员支持战争,重派武官总督镇台,推行『皇民化运动』,极力强化皇民思想教育,强制普及日语,鼓励养成日式生活、改日本姓氏等,企图从精神层面消灭台湾人民的民族意识,将台湾人民同化为日本的『忠臣良民』。

那台湾现行语言到底有没有受到日语的影响和同化呢?其实并没有。

一方面有台湾人民的抵抗因素,很多资料显示台湾人民当时想尽办法躲避日语教育,私下里坚持用台湾话交流,痛恨只会日语的台湾人。另一方面,台湾话和何一种方言、语言一样本有一种相对稳定性。它不会外来的人为因素所消灭,所同化。它可以在自己结构许可的范围内吸收外来语的成分,以丰富自己,发展自己。董同和先生在〖记台湾的一种闽南话中〗也指出『充其量,日本人也只能使日语成为台湾人的第种语言,绝不能根本改变他们的母语。日语给台湾闽南话的影响只会在词汇方面。至于语言的基础,尤其是我们现在讨论的语音系统,是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变化的。』

425a315998db9e13ac3097c625850795.jpg

所以日本对台湾人的语言文字的同化并没有在实质上起到什么作用,由此可见认为消灭一种文化也并非易事。后来台湾光复,再后来蒋介石逃至台湾,很多跟随过去的国军将士都是来自大陆各个省,也为台湾的语言带去了各地不同的因素,形成了现在的台湾『国语』,很有趣的一点是台湾人读『和』为『han』,这也是有原因的——1946年5月1日起,由『北京』齐根先生 每日在清晨7时,在台湾电台担任『国语读音示范』,播讲民众国语读本、国语会话,国民校国语、常识、历史、各种课本,供学国语的人收听,匡正语音。齐先生娓娓动听的『京片子』中连词『和』就读为hàn。所以台湾人口中『我和(han)你』这种有趣的语言现象就应该是受老北京方言的影响。

由此引出了『语言接触』这个概念:语言接触是一个语言学研究的现象,发生在不同的语言系统相互互动或影响之时。此种研究又称接触语言学。当不同语言的说话者密切的接触时,这种接触会影响至少一种语言,并带来语音、句法、语意或等等社会语言学形式的变化。

学习古汉语的时候,我也一直在想,对于历史上的几次大的外族入侵(比如元朝、清朝),中原地区势必要与少数民族语言发生语言接触,即使是在和平年代,也会多少受到影响,文老师举的例子是:『品红』的品是英译词,本来汉语有把淡蓝称作月,也叫月色的说法,受品红这个词影响淡蓝就叫做品月色。

那古汉语的语音与文字的演变受到了多少少数民族的影响?而且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不断演化,说到『尴尬』的读音,其实它和声母『g』和『j』的演变有关系,这个现象叫做『腭化』,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且听下回分解。

原载于只道寻常zdxc公众号

本文已获得作者授权转载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

长按二维码,关注鲁东大学语言保护志愿者文艺清新公众号——只道寻常zdxc


精彩内容请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