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718|回復: 0

[文學論語] 〖西厢记〗中一个字·争论几百年

[複製鏈接]

買櫝還珠 發表於 2016-12-22 12: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过亲实践,并借鉴前人经验,陈垣在〖元典章校勘释例〗(〖励耘屋丛刻〗本)中总结出对校、本校、他校等通例,人奉圭臬。不过在整理古籍时,仅仅借助这些方法来比勘异同尚属易事,要再进一步判定非则谈何容易。姑且不论经类文献,即便小说戏曲等俗作品,有时虽仅一字之别,也要复斟酌,再推敲,甚至旷日持久左右为难。就拿元杂剧中最负盛名实甫〖西厢记〗来说,明清两代先后出现过几十种刊本、钞本,存在不少文字歧异,有些地方便难以遽下断语。例如第一本最后目正名的首句老夫人闲春院,别本或作老夫人闭春院,或作老夫人开(開)春院。三种异文的背后,各有一批来头不小的版本作为奥援,不是善本佳椠,就是评注,因而彼此争,互不相下。清初龄在〖毛西河论定西厢记〗中就力主闭字为是,并批评说:闭即掩重关之意,虽出游犹闭也。俗子倡为不游之说,必谓院开而莺见,遂易闭为开。不难想见,如此聚讼纷纭的局面,势必令不少学者在取舍之际颇费踟蹰。

〖西厢记〗中一个字·争论几百年

〖西厢记〗中一个字·争论几百年

王季思先生

早年受业于词曲大师吴梅的王季思,尝试以经史考之法来研究西厢记〗。他校注的〖西厢剧注〗在1944年由浙江书屋出版,〖自序〗中提到:明清以来,评注〖西厢〗五剧,举其著者,有徐文长、徐士范、王伯良、凌濛初、闵遇五、圣叹、毛西河诸家;而以圣叹外书流传为最广。不过在他看来,前人评注往往失于穿凿附会,并不能使人餍。他由此发愿重作董理,在文本校订方面,原文迻录暖红室刻本,别据王伯良注本、〖六十种传奇〗本,及〖雍熙乐府〗所录曲文为补正。第一本题目正名中的那一句,被校定为老夫人闲春院。然而撰著期间战事正酣,他在颠沛流离中箧书尽丧,无可取证,取以校勘的版本并不多。时隔年,上海开明书店又出版了他的〖评校注西厢记〗,在参校本中新增毛奇龄评本,注释部分也多有损益;此后他毫不懈怠,精益求精,相继在新文艺出版社(1954年)、古典文学出版社(1957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5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出版过〖西厢记〗校注本,每一版甚至每一次重印都会有程度不同的增删补苴,而参考过的版本也陆续增加了新发现的弘治本、张深之本、刘龙田本数种。不过最初勘定的老夫人闲春院并无变化,只是没有何校勘说明,无从知晓其择取标准,兴许是认为闲字明显优长而毋庸饶舌,抑或是觉得此类琐屑饾饤对读者而言并无裨益吧。

人民文学出版社则在1954年出版了吴晓铃校注的〖西厢记〗。吴氏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受胡适、郑振铎等人的影响,在俗文学研究方面多有建树。据他在〖前言〗中所述,〖西厢记〗杂剧的版本流传得非常多,在今天我们还能够见得到的就在四十种以上,这个本子大体上是拿凌初成和王伯良的本子做底本,再用其他的九种本子对校,遇到文字上的歧异就参考北京岳氏本和〖雍熙乐府〗来抉择,对底本及参校本做过精心的选择。尽管注释的细致缜密不及王氏校注本,但简洁明瞭,要言不烦,倒是非常符合他想初步地搞出一个比较接近于旧本(不是原本)而又适合于一般阅读欣赏的本子的初衷。大概为了避免繁琐考证之讥,吴氏也没有罗列各本异同,写成详细的校勘记。他将此句校定为老夫人閒春院閒、闲相通,当是付梓时手民误植所致可见利用的版本虽与王季思不尽相同,最后的结论却是不谋而合。

经过王、吴这两位专家的精审校订,这一处异文看似可以暂时搁置争议了。然而北京中国书店在1978年整理库藏时,无意间从一部元刻〖文献通考〗的书皮背面发现了四片〖新编校正西厢记〗残叶,又使得波澜再起。肆力于考索〖西厢记〗版本源流的蒋星煜率先撰写〖新发现的最早的〈西厢记〉残叶〗(载〖群众论丛〗1980年第1期,又收入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西厢记〉的文献学研究〗),在详细介绍这些残叶的基本情况后,着重讨论保存于其中的第一本题目正名。他仔细分析了已知的三种异文,认为都能自圆其说,问题在闭、闲、开字形相近,不知最初为何字,也可能后来翻刻、演唱时又传讹的;不过新发现的残叶既然作闭,且刻书时代较所有现存明刊本为早,因此最早的本子用老夫人闭春院的可能较大。

紧随其后,吴晓铃发春院欣闻闭不闲〗(载1983年9月27日〖光明日报〗,又收入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吴晓铃集〗第五卷),虽然强调我们不能单纯依靠刊刻年代早或震于名家校注,来决定去取,而是要从作家构思和作品内容多下功夫推敲,可依然主张时期最早的〖西厢记〗残叶可为主证,再辅以其他佐证,就可以断定闭字无疑当属王德信原词。据吴氏所述,他曾受邀对残叶的刊刻年代进行过鉴别,是除发现者以外第一个看到原件的槛外人,可所作口头鉴定只是供给书友们参酌,没有写成文字。作为〖西厢记〗的校订者,他然没有立即撰文予以研讨,表现颇为反常。是否意味着他对闲、闭两字究竟该如何抉择,一开始仍存有疑虑而举棋不定呢?

〖西厢记〗中一个字·争论几百年

〖西厢记〗中一个字·争论几百年

老夫人闭春院

与此同时,王季思在旧著〖集评校注西厢记〗的基础上,吸取多年来的考订成,进一步勘正文字,增补注释,又另约请张人和搜集评论资料,最终编纂为新版〖集评校注西厢记〗,由上海古籍出版社于1987年出版。书中也将自己此前沿袭了数十年的闲春院改作闭春院,并有注释云:闭字原本作闲,此据北京中国书店藏元末明初刻本残页改。同样根据新发现来推翻旧判断,究其原委,恐怕也是由于这批残叶的刊刻时间在先。王氏后来主编〖全元戏曲〗(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其中的〖西厢记〗即据新版〖集评校注西厢记〗迻录,仅删去集评和注释的内容,保留校记,显然已经视其为最终定本了。

兴许是受到蒋、吴、王等人的影响,此后问世的〖西厢记〗整理本(如人民文学出版社1994年版张燕瑾校注本)或研究论著(如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张人和〖〈西厢记〉论证〗)也都纷纷依据这些残叶,将此句校定为老夫人闭春院,似乎已成定谳。不过仔细深究一番,或许还有讨论的余地。以最纠缠不清的闲、闭为例,前者因漫漶阙而讹作后者,较诸后者因增添笔而误为前者,其概率恐怕要大许多。重视刊刻时间在前的旧本,固然是古籍校勘的重要准则,不过正如吴晓铃所言,残叶原题新编校正,可见还有旧本,倘若日后发现刊刻时间更早且作闲春院或开春院的版本,那又该如何处置呢?整理古籍原本是件挺单调乏味的事情,可正像古人所说的那样,时思误书,亦是一适,偶尔胡思乱想,倒也蛮有意思。


精彩内容请长按维码关注公众号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