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52|回復: 0

[古文观止] 刘向【说苑】卷17杂言诗解3有势后行务大忘小仁不必同贤不必识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达性畅情 發表於 2022-8-3 15: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舜耕时不,能利邻人,及,天下戴之.
君子,穷则独善,其达则,利于天下.
孔子有曰:自季孙之,赐我千钟,友益亲自,
南宫项叔,之乘我,而道加行.故道有时,
而后重也,有势后行,微夫子,之赐丘道,
几于废也.太公田不,以偿种,渔不足以,
偿网而治,天下有余.文公种,曾子架,
叔敖相楚,年不知,轭在衡后,务大忘小.
智伯厨人,亡炙选而,知之魏,而不知;
邯郸子阳,园人亡桃,而知之其,亡也不知.
务小忘大.淳于髡曰:先名实者,为人者也;
后名实者,自为者也;夫子也在,三卿之中,
名实未加,上下而欲,去之仁者,固如此乎?
孟子对曰:下位者,不以其贤,事不肖者,
伯夷者也;就汤也,五就桀者,伊尹也者;
不恶污君,不辞小官,柳下惠也.三子异道,
其趣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者.君子仁矣,
何必同也?淳于髡曰:鲁穆公时,公仪为政,
子思子庚,为臣鲁之,削也滋甚;是贤者之,
无益于国.曰虞不用,百里奚亡,秦穆公也,
用之而霸,不用贤亡,削何可得?淳于髡曰:
昔者豹,处于淇而,河西善讴;绵驹也处,
于高唐而,齐右善歌;华舟杞梁,妻善哭夫,
而变国俗;有诸于内,必形于外;为其事而,
无其功者,髡未睹也;是故无贤,有则于髡,
必识之矣.答曰孔子,为鲁司寇,而不用,
从而祭也,膰肉不至,不脱冕行;其不善者,
以为为肉,善者以为,为无礼也.乃孔子欲,
以微罪行,不欲苟去,君子所为,众固不识.!()
舜耕之时不能利其邻人,及为天子,天下戴之。故君子穷则善其身,达则利于天下。孔子曰:『自季孙之赐我千钟而友益亲,自南宫项叔之乘我车也,而道加行。故道有时而后重,有势而后行,微夫二子之赐,丘之道几于废也。』太公田不足以偿种,渔不足以偿网,治天下有余智。文公种米,曾子架羊,孙叔敖相楚,三年不知轭在衡后,务大者固忘小。智伯厨人亡炙选而知之,韩魏反而不知;邯郸、子阳园人亡桃而知之,其亡也不知。务小者亦忘大也。』淳于髡谓孟子曰:『先名实者,为人者也;后名实者,自为者也。夫子在三卿之中,名实未加上下而去之,仁者固如此乎?』孟子曰:『居下位,不以贤事不肖者,伯夷也;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不恶污君,不辞小官者,柳下惠也。三子者不同道,其趣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君子亦仁而已,何必同?』曰:『鲁穆公之时,公仪子为政,子思、子庚为臣,鲁之削也滋甚。若是乎贤者之无益于国也。』曰:『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穆公用之而霸,故不用贤则亡,削何可得也。』曰:『昔者王豹处于淇,而河西善讴;绵驹处于高唐,而齐右善歌。华舟杞梁之妻,善哭其夫而变国俗。有诸内必形于外;为其事,无其功,髡未睹也。是故无贤者也,有则髡必识之矣。』曰:『孔子为鲁司寇而不用,从祭膰肉不至,不脱冕而行;其不善者以为为肉也,其善者以为为礼也。乃孔子欲以微罪行,不欲为苟去,故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得识也。』
注释1微(wēi),汉字。原意指隐秘地行走,【说文解字】上曾解释:『微,隐行也。』后来也有细小,缺少,程度较低意思,宋朝范仲淹【岳阳记】中『微斯人,吾谁与归?』曾提及此字
2淳于髡谓孟子曰:『先名实者,为人者也;后名实者,自为者也。夫子在三卿之中,名实未加上下而去之,仁者固如此乎?』出自【孟子】卷12告子章句下诗解4仁不必同贤不必识:
参考淳于髡曰:『先名实者,为人也;后名实者,自为也。夫子在三卿2之中,名实未加于上下而去之,仁者固如此乎?』孟子曰:『居下位,不以贤事不肖者,伯夷也;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不恶污君,不辞小官者,柳下惠也。三子者不同道,其趋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君子亦仁而已矣,何必同?』
参考曰:『鲁缪公之时,公仪子为政,子柳、子思为臣,鲁之削也滋甚;若是乎,贤者之无益于国也!』
参考译文淳于髡说:『看重名誉功业是为了世济民,轻视名誉功业是为了独善其身。您贵为齐国三卿之一,名誉和功业还没上达君主下及臣民,您就要离开,仁人原来是这样的吗?』
孟子说:『处在卑贱的地位,不以自己贤人之身服事不肖之人的,有伯夷在;五次去汤那儿,又五次去桀那儿的,有伊尹在;不讨厌污秽的君主,不拒绝卑微的职位,有柳下惠在。三个人的行为虽不相同,但趋向是一致的。这一致是什么呢?应该说,就是仁。君子只要仁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相同呢?』
淳于髡说:『当鲁缪公的时候,公仪子主持国政,泄柳和子思都是臣子,鲁国的削弱却更厉害,贤人对国无用,就像这样的呀!』
参考曰:『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穆公用之而霸。不用贤则亡,削何可得与?』曰:『昔者王豹处于淇,而河西善讴;绵驹处于高唐,而齐右善歌;华周杞梁之妻善哭其夫而变国俗。有诸内,必形诸外。为其事而无其功者,髡未尝睹之也。是故无贤者也,有则髡必识之。』曰:『孔子为鲁司寇,不用,从而祭,燔肉不至,不税冕而行。不知者以为为肉也,其知者以为为无礼也。乃孔子则欲以微罪行,不欲为苟去。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
参考译文孟子说:『虞国不用百里奚,因而灭亡;秦穆公用了他,因而称霸。不用贤人即亡国,即便想要割地求和而苟且偷生,又如何做得到呢?』
淳于髡说:『从前王豹住在淇之旁,河西的人都会唱歌;绵驹住在高唐之上,齐国西部的人都会唱歌;华周杞梁的妻子痛哭她的丈夫,因而改变了国尚。里面有什么,一定会显现于外面。如从事某项工作,却没看到成绩的,我不曾见过这样的事。所以,要么是没有贤人,如果有贤人,我一定认识他。』
孟子说:『孔子鲁国司寇,不被重用,跟随着去祭祀,祭肉也不见送来,便匆忙离开。不了解孔子的人以为他是为了祭肉,了解他的人明他是为了鲁国失礼而离开。至于孔子,却是想要背着个小罪名而走,不想随便离开。君子的所作所为,芸芸众生本来就是弄不清楚的。』

本帖被以下淘文集推薦: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