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45|回復: 0

[古文观止] 刘向【说苑】卷17杂言诗解1知所去就虽穷不处亡国之势虽贫不受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达性畅情 發表於 2022-8-3 15: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贤人君,通乎盛衰,之时明乎,成败之端,
察治乱纪,审乎人情.知所去就,虽穷不处,
亡国之势,虽贫不受,污君禄故,太公七十,
而不自达,孙叔敖,去相而不,自悔何则?
以不强,合非其人.姜太公一,合于周而,
侯七百岁;孙叔敖一,合于楚而,封十世也;
大夫种存,亡越而霸,句践灭吴,赐死于前;
李斯积功,于秦而卒,刑.尽忠忧君,
安国,其功一也;或以封侯,不绝或以,
赐死被刑;由所慕异.是故箕子,去国佯狂;
范蠡去越,而易其名;智过去君,弟而更姓,
见远识微,皆而仁能,去富势以,避萌生祸.
暴乱之君,孰能离絷,以役其身,与于患哉?
故贤也者,其非畏死,避害而,杀身无益,
明主之暴.比干死纣,不正其行,子胥死吴,
不存其国;子者由,强谏而死,适以知,
明主之暴,未始有益,如秋毫端.是以贤人,
能闭其智,且塞其能,待得其人,然后合故,
言无不听,行无见疑,君臣两与,终身无患.
今非得时,又无其人,直私意,不能自已,
悯世之乱,忧主之危;以无赀身,涉蔽塞路;
谗人前,造无量主,犯不测罪;伤其天,
岂不惑哉?故文信侯,李斯天下,所谓贤为,
国计揣微,射隐所谓,无过策也;战攻取,
无强敌也.积功甚大,势利甚高.贤人不用,
谗人用事,自知不用,仁不能去;制敌积功,
不失秋毫;避患去害,不见丘山.积所欲以,
至其所恶,岂能不为,势利惑哉?诗经有云:
人知其一,莫知其它.此之谓也.咎由自取.
贤人君子者,通乎盛衰之时,明乎成败之端,察乎治乱之纪,审乎人情。知所去就,故虽穷不处亡国之势,虽贫不受污君之禄;是以太公七十而不自达,孙叔敖三去相而不自悔;何则?不强合非其人也。太公一合于周而侯七百岁,孙叔敖一合于楚而封十世;大夫种存亡越而霸,句践赐死于前;李斯积功于秦,而卒被五刑。尽忠忧君,危身安国,其功一也;或以封侯而不绝,或以赐死而被刑;所慕所由异也。
故箕子去国而佯狂,范蠡去越而易名,智过去君弟而更姓,皆见远识微,而仁能去富势,以避萌生之祸者也。夫暴乱之君,孰能离絷缰绳以役其身,而与于患乎哉?故贤者非畏死避害而已也,为杀身无益而明主之暴也。比干死纣而不能正其行,子胥死吴而不能存其国;二子者强谏而死,适足明主之暴,未始有益如秋毫之端也。是以贤人闭其智,塞其能,待得其人然后合;故言无不听,行无见疑,君臣两与,终身无患。
今非得其时,又无其人,直私意不能已,闵世之乱,忧主之危;以无赀亦作『无资』,无可估价;不可计算之身,涉蔽塞之路;经乎谗人之前,造无量之主,犯不测之罪;伤其天性,岂不惑哉?故文信侯、李斯,天下所谓贤也,为国计揣微射隐,所谓无过策也;战胜攻取,所谓无强敌也。积功甚大,势利甚高。贤人不用,谗人用事,自知不用,其仁不能去;制敌积功,不失秋毫;避患去害,不见丘山。积其所欲,以至其所恶,岂不为势利惑哉?诗云:『人知其一,莫知其它。』此之谓也。
参考大夫种:文种,一名会,字子禽,楚国郢(今湖北江陵北)人,春秋末期著名谋略。文种是勾践的谋臣,和范蠡一起为勾践最终打败吴王夫差立下赫赫功劳。灭吴后,自觉功高,不听从范蠡劝告,收到范蠡留下的信后,请假未去上朝。尔后,为勾践所不容。西元前472年被勾践赐死。其个人作品有【伐吴七术】。
参考范蠡(别称:鸱夷子皮、陶朱公、范伯,公元前536年-公元前448年),字少伯,楚国宛地三户(今河南淅川滔河乡)人,春秋末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经济家[1],中国早期商业理论家,楚学开拓者之一。
他出身微寒但博学才。因不满当时楚国政治黑暗而投奔越国,后被拜为上大夫、相国,帮助勾践兴越国,灭吴国,成就霸业。[2]功成名就之后急流勇退,化名姓为鸱夷子皮,遨游于七十二之间。期间三次经商成巨富,三散家财。后定于宋国陶丘(今山东省菏泽市定陶区南),自号『陶朱公』
参考『人知其一,莫知其它。』出自【诗经·小雅·小旻】:『不敢暴,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它。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参考译文不敢空手打虎去,不敢徒步过河行。人们只知这危险,不知其他灾祸临。面对政局我战兢,就像面临深深渊,就像脚踏薄薄冰。(说人们只知道暴虎冯河,是极危险的事;却不知道若国家的施政荒谬邪辟,会较暴虎冯河更加危险。人往往只注意到表面危险,忽略了潜在的危机。)

本帖被以下淘文集推薦: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