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38|回復: 0

[道学研究] 【淮南子】卷12道应训诗解10宋君放权而亡王寿焚书寡欲使心不乱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牟向东 發表於 2022-6-22 17:0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司城罕,昔宋相,谓宋君曰:国安危,
百姓治乱,在行赏罚;爵赏赐予,民之所好,
君自行之;杀戮刑罚,民之所怨,臣请当之.
宋君曰善,吾当其美,子受其怨,吾知不为,
诸侯笑矣.国人皆知,杀戮专制,之在子罕,
大臣亲之,百姓畏之,不期年,子罕遂劫,
杀宋君而,专其政故,老子,不可脱渊,
国之利器,不可示人.负而行,寿遇见,
徐冯于周,徐曰事者,应变而动,变生于时,
故知时者,无常行也.书者以载,言之所出;
言出智者,而不藏书,今子何独,负之而行?
王寿,焚书而舞.故老子曰:言数穷,
不如守中.书以载道,至道恒常,时事常变,
至道至情,真情常在.令尹子佩,请饮庄王,
庄王许诺.子佩之於,京具席,庄王不往.
明日子佩,跣揖北面,立殿下曰:昔王许之,
今不往,意罪乎臣?王曰吾闻,子具强,
强台也者,南望料山,以临方皇,左江右淮,
其乐忘死,若吾德薄,之人不可,以当此乐,
恐留忘返.故老子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
昔者,司城子罕相宋,谓宋君曰:『夫国家之安危,百姓之治乱,在君行赏罚。夫爵赏赐予,民之所好也,君自行之;杀戮刑罚,民之所怨也,臣请当之。』宋君曰:『善。寡人当其美,子受其怨。寡人自知不为诸侯笑矣。』国人皆知杀戮之专,制在子罕也,大臣亲之,百姓畏之,居不至期年,子罕遂却宋君而专其政。故老子曰:『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注释却:王念孙认为『却』当为『劫』。但【非子·外储说右下】作『子罕杀宋君而夺其政』。
译文从前,司城子罕辅佐宋君,一次他对宋君说:『国家安危,百姓的治理,均取决于君王施行赏罚。这爵禄的赏赐,是人民所喜爱的,就请您国君亲自执掌;那诛杀刑罚,是人民所怨恨的,就由我来担当这角色。』宋君听后说:『好。我受百姓赞美,你受百姓怨恨,这样一来我知道诸侯们就不会嘲笑我了。』但实际上宋国人知道生杀大权掌握在子罕手里后,大臣们就亲附子罕,百姓们畏惧子罕,不到一年时间,子罕就将大权旁落的宋君杀掉而篡夺了宋国的政权。所以【老子】说:『鱼不可脱离池渊,国家的「利器」不可随便让人知道。』
王寿负书而行,见徐冯于周,徐冯曰:『事者,应变而动,变生于时,故知时者无常行。书者,言之所出也。言出于知者,知者(不)藏书。(今子何独负之而行?)』于是王寿乃焚书而舞之。故老子曰:『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注释出自【韩非子·喻老】
王寿①负书而行,见徐冯于周涂②。冯曰:『事③者,为也。为生于时,知者无常事。书者,言也。言生于知,知者不藏书。今子何独负之而行?』于是,王寿因焚其书而舞之。
【注解】①王寿:人名,当为一者。②周涂:涂,同『途』。周涂:通八达的大道。③事:作动词用,从事,指行为
译文王寿背着书走路,在周国的大路上碰到隐士徐冯。徐冯说:『人的行为应随变化而变化,变化产生了时机。所以识时务者没有固定不变的行为。书记载着人的言论,言论当然出自智者,但有智慧的人是不藏书的。』王寿听了徐冯的开导说后将自己的藏书全部烧掉,然后轻松地手舞蹈起来。所以【老子】说:『议论太多,而使人无所适从,自己也会感到困惑,所以不如持守虚静之道。』
令尹子佩请饮庄王。庄王许诺。(子佩之於京臺,庄王不往。明日,子佩跣揖北面,立於殿下)子佩疏揖,北面立于殿下。曰:『昔者君王许之,今不果往。意者臣有罪乎?』庄王曰:『吾闻子具于强台。强台者,南望料山,以临方皇,左江而右淮,其乐忘死,若吾德薄之人,不可以当此乐也。恐留而不能反。』故老子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
译文楚国的令尹子佩请庄王饮,庄王答应了。于是子佩在强台这个地方准备了酒席,但庄王又不肯前往了。第天子佩赤着脚拱手站在殿下,问朝南坐的庄王:『先前君王答应出席酒宴,但又不践约前往,我想大概我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庄王回答:『我听说你将酒席设在强台。这强台是南望料山,靠近方皇湖,左边是长江,右边是淮,这样好的自然环境能使人高兴得忘掉死的悲哀。像我这样德行微薄的人是无法消受这种欢乐的。我还害怕去了以后会留连忘返呢!』所以【老子】说:『不去看或不去接触那些能惹人之欲望的事与物,以致使人的心神不散乱。』

本帖被以下淘文集推薦: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