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42|回復: 0

[道学研究] 【庄子】外篇卷14田子方诗解1天虚葆真容物正己规矩从容目击道存

[複製鏈接]
牟向东 發表於 2022-1-13 15: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篇卷14田子方1天虚葆真容物正己规矩从容目击道存
文诗:
田子方侍,坐魏文侯,数称谿工,文侯,
谿工子师?子方曰非,之里人,称道数当,
称之.侯曰然则,子无师邪?子方曰有.
曰师谁邪?子方:东郭顺子.侯曰然则,
夫子何故,未尝称之?子方曰其,人也真,
人貌天虚,缘而葆真,清而容物;物无道,
正容以悟,使人之,意也消.吾也,
以称之焉?子方出矣,文侯傥然,终日不言,
召前立臣,语曰远矣,全德君子,始吾,
之言,仁义之行,为至,闻子方师,
吾形懈怠,而不欲动,吾之口钳,而不欲言.
吾所,直土梗,魏为我累.温伯雪子,
适齐舍鲁.人有,请见之者,温伯曰否,
君子,明乎礼义,陋知人心,吾不欲见.
至齐,于鲁,又请见.温伯:
往蕲见我,今蕲见我,必有,以振我也.
出而见客.入而叹也.明日见客,又入而叹.
其仆问故,温伯曰吾,固告子矣:中国之民,
明乎礼义,陋知人心.昔见我者,进退成规,
成矩从容,,谏我似子,道我似父,
是以叹也.仲尼见之,而不言也.子路:
吾子欲见,温伯久矣,见之不言,为之何邪?
仲尼:若夫人者,目击道存,矣.
【原文】
  田子方侍坐于魏文侯(1),数称谿工(2)。文侯曰:「谿工,子之师邪?』 子方曰:『非也,无择之里人也(2);称道数当(4),故无择称之。』文侯曰:『然则子无师邪?』子方曰:『有。』曰:『子之师谁邪?』子方曰:『东郭顺子(5)。』文侯曰:『然则夫子何故未尝称之?』子方曰:『其为人也真,人貌而天虚(6),缘而葆真(7),清而容物(8)。物无道,正容以悟之(9),使人之意也消(10),无择何足以称之!』子方出,文侯傥然终日不言(11),召前立臣而语之曰:『远矣,全德之君子,始吾以圣知之言仁义之行为至矣。吾闻子方之师,吾形解而不欲动(12),口钳而不欲言(13)。吾所学者直土梗耳(14),夫魏真为我累耳!』
【译文】
 田子方陪坐在魏文侯旁边,次称赞谿工这个人。文侯说:『谿工是先生老师吗?』子方说:『不是,只是我的同乡。讲说大道常常恰当在理, 所以我称赞他。』文侯说:『那么先生没有老师吗?』子方说:『有』。又 问:『先生的老师是谁呢?』子方说:『是东郭顺子。』文侯说:『可是, 先生为什么没有称赞过呢?』子方说:『他为人真诚,具有人的体貌和天一样空虚之心,随顺物而保持真性,心性高洁又能容人容物。人与事不合正道,他端正己之仪态使自悟其过而改之。我哪里配得上去称赞他呀!』子方出去后,文侯现出若有所失的神态,整天不言语。召呼立在面前之臣对他说:『太深远玄妙了,真是一位德行完备的君子!起先我认为仁义的行为, 圣智的言论是至高无上的。我听到子方讲述其老师的情况,我体松散不愿动,口象钳住一样不愿说话,对照我所学的东西,只是没有生命的土偶而已!魏国真成了我的累赘啊!』
【注释】
(1)田子方:姓田字子方,名无择,魏文侯之师,魏之贤者。魏文侯:名斯,战国初年魏国君主。
(2)数,多次。谿工:人名,魏之贤者。
(3)里人,同乡之人。
(4)称道:讲说大道。数当:常常恰当,合乎道理。
(5)东郭顺子:魏之得道真人。东郭为其住地,以往地为号;顺为其名,顺子是称。
(6)真, 真诚。天虚:心象天一样空虚。
(7)缘:顺,随顺物性。葆真:保持真性不失。
(8)清而容物:心性高洁而又能客人容物。
(9)物无道:人与事不合于道。正容,端正己之仪态,悟之:使人自悟其失而改之,不加辞色。
(10)意:惑乱背道之心。
(11)傥然:若有所失的样子。
(12)形解:身体松弛懒散。(解,通懈)
(13)钳:钳住,口钳:曰象被钳住一样,懒于开口讲话。
(14)直:只是、仅仅是。土梗:甲土木做成的偶象,没有生命之物。
【原文】
   温伯雪子适齐(1),舍于鲁。鲁人有请见之者,温伯雪子曰:『不可。吾闻中国之君子,明乎礼义而陋于知人心(2),吾不欲见也。』至于齐,反舍于鲁,是人也又请见。温伯雪子曰:『往也蕲见我(3),今也又蕲见我,是必有以振我也(4)。』出而见客,入而叹。明日见客,又入而叹。其仆曰:『每见之客也,必人而叹,何邪?』曰:『吾固告子矣:中国之民,明乎礼义而陋乎知人心。昔之见我者,进退一成规,一成矩(5),从容一若龙,一若虎(6), 其谏我也似子(7),其道我也似父(8),是以叹也。』仲尼见之而不言。子路曰: 『吾子欲见温伯雪子久矣,见之而不言,何邪?』仲尼曰:『若夫人者(9), 目击而道存矣(10),亦不可以容声矣。』【译文】
温伯雪子往齐国去,途中寄宿于鲁国。鲁国有个人请求见他,温伯雪子说:『不可以。我听说中原的君子,明于礼义而浅于知人心,我不想见他。』 到齐国后,返回时又住宿鲁国,那个人又请相见。温伯雪子说:『往日请求见我,今天又请求见我,此人必定有启示于我。』出去见客,回来就慨叹一番,明天又见客,回来又慨叹不已。他的仆人问,『每次见此客人,必定入而慨叹,为何呢?』回答说:『我本来已告诉过你:中原之人明于知礼义而浅于知人心,刚刚见我的这个人,出入进退一一合乎礼仪,动作举止蕴含龙虎般不可抵御之气势。他对我直言规劝象儿子对待父亲般恭顺,他对我指导又象父亲对儿子般严厉,所以我才慨叹。』孔子见到温伯雪子一句话也不说,子路问:『先生想见温伯雪子很久了,见了面却不说话,为何呀?』孔子说: 『象这样人,用眼睛一看而知大道存之于身,也不容再用语言了。』
【注释】
(1)温伯雪子:人名,楚国之得道者,或为庄子虚拟之人名。
(2)陋:浅陋。
(3)蕲(qí):通祈,请求。
(4)振,启发,或作救解,救己之失。
(5)这句意思是:见客时行礼无不合乎规矩。
(6)若龙若虎:形容动作仪态蕴含不可抵御的威武气势。
(7)似子:如同儿子对待父亲,形容宣言规劝时态度之恭顺。
(8)道,同导,引导、指导。
(9)若:如。夫人:此人、这个人。
(10)目击而道存,用眼睛一看而知大道存之于身,无须言说。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