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11|回復: 0

[国学教育心得] 【礼记.学记】诗解1学教不止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礼记.记】解1学教不止
文诗:
不学之人,发虑思宪,拟度法式,求善辅自,
以謏闻,不足动众;下就贤,体近怀远,
足以动众,不足化民;君真情,真情至学,
至学至诚,至诚至精,精诚所至,博识闻,
通古达今,感天动地,有善行,示民轨仪,
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之不琢,不能成器;
人之不学,不知道义.古之者,建国君民,
教学先,自始至终,传承典,至学不止.
嘉肴弗食,不知其旨;至道弗学,不知其善.
学然后知,知己不足,后能自;教然后知,
知己所困,后能自强.教学相长,惟斅学半,
教人教己,教己至学,至教自教,至学自学.
古之教学,闾有塾,党庠术序,国则有学.
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考视,离经辨志;
年考视,敬业乐群;年考视,博习亲师;
七年考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考校,
知类通达,强立不反,谓之大成,大成真情,
化民易俗,近悦远怀,大学之道,蛾子时术.
正文:
    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闻,不足以动众;就贤体远,足以动众,未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兑命】曰:「念终始典于学。」其此之谓乎!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斅学半。」其此之谓乎!
 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此大学之道也。【记】曰:「蛾子时术之。」其此之谓乎!
分段释解:
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闻,不足以动众;就贤体远,足以动众,未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

  郑玄注: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闻,不足以动众。宪,法也,言发计虑当拟度於法式也。求,谓招来也。謏之言小也。动众,谓师役之事。○宪音献。謏,思了反,徐所穆反。闻音问,声闻。度,大各反。就贤体远,足以动众,未足以化民。就,谓躬下之。体,犹亲也。○下,户嫁反。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所学者,圣人之道在方策。○策,初革反。
  [疏]『发虑』至『学乎』。○正义曰:此一节明虽有馀善,欲化民成俗,不如学之为重。○『发虑宪』者,发,谓起发。虑,谓谋虑。宪,谓法式也。言有人不学,而起发谋虑,终不动众,举动必能拟度於法式,故云『发虑宪』。○『求善良』者,良亦善也,又能招求善良之士。○『足以謏闻』者,謏之言小。闻,声闻也。言不学之人,能有片识谋虑法式,求善以自辅。此是人身上小善,故小有声闻也。○『不足以动众』者,众,谓师役也。虽有以小善,恩未物,若御军动众则不能,故云『不足以动众』也。○『就贤体远』者,贤,谓德行贤良,屈下从就之。远,谓才艺广远,心意能亲爱之也。○『足以动众』者,以恩被於外,故足以动众也。『未足以化民』者,虽复恩能动众,识见犹浅,仁义未备,故未足以化民也。○『君子如欲化民成俗』者,君,谓君於上位。子,谓子爱下民。谓天子诸侯及卿大夫欲教化其民,成其美俗,非学不可,故云『其必由学乎』。学则博识多闻,知古知今,既身有善行,示民轨仪,故可以化民成俗也。○注『宪,法也,言发计虑当拟度於法式也。求,谓招来也。謏之言小也。动众,谓师役之事。○正义曰:『宪,法』,【释诂】文。『謏之言小也』,言謏音近小,故云『謏之言小也』。云『动众,谓师役之事』者,动众以与化民相对,化民事难,动众稍易,故知是师役之事。○注『所学者,圣人之道在方策』。○正义曰:郑恐所学惟小小才艺之事,故云『所学者,圣人之道』。以其化民成俗,非圣人之道不可。云『在方策』者,下篇『文武之道,布在方策』是也。
【今译】
多思考问题,广为招求善良之人,这样做只能使自己小有名 声,却还不足以感动群众。亲近贤人,体察疏远之士内心,这样 做能够感动群众,却不足以转变民心,改变俗。君子如想转变 民心、形成良好的风俗,恐怕一定要从教育入手吧!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兑命】曰:「念终始典于学。」其此之谓乎!
 
郑玄注: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谓内则设师、保以教,使国子学焉;外则有大学、庠、序之官。○琢,丁角反,治玉曰琢。太音泰,后『大学』皆同。【兑命】曰:『念终始典于学。』其此之谓乎!典,经也。言学之不舍业也。兑,当为『说』字之误也。高宗傅说,求而得之,作【说命】三篇,在【】,今亡。○兑,依注作『说』,音悦,下【兑命】放此,舍音舍。兑当,徒外反。
  [疏]『玉不』至『谓乎』。○正义曰:此一节论喻学之为美,故先立学之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者,建国,谓建立其国。君民,谓君长其民。内则设师、保,外则设庠、序以教之,故云『教学为先』。○『【兑命】曰:念终始典于学』者,记者明教学事重,不可暂废,故引【兑命】以之。言殷相傅说告高宗云『意恒思念,从始至终,习经典於学也』。○『其此之谓乎』者,言此经所谓教学为先,则【兑命】『念终始典于学也』。○注『典经』至『今亡』。○正义曰:『典,经也』,【释言】文。言『学不舍业』,即经云『终始思念经典』,是不舍业也。言『高宗梦傅说』者,【书序】云:『高宗梦得说,作【说命】三篇。』高宗,殷王武丁,其德高可,故号『高宗』。其事具【尚书】篇,见在。郑云『今亡』者,郑不见【古文尚书】故也。
【今译】
美玉不经过雕琢,不会成为有用的器物;人不经过学习,就不 会懂得道理。因此,古代帝王建立国家、统治人民,把教学放 在最前面。【尚书·兑命】说:『要自始至终常常想着学习。』就是这 个意思吧!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斅学半。」其此之谓乎!

 郑玄注: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旨,美也。○肴,户交反。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学则睹已行之所短,教则见已道之所未达。○睹,丁古反。行,下孟反,下注『德行』同。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自反,求诸已也。自强,脩业不敢倦。○强,其丈反,又其良反,下注同。长,丁两反。下注『长稚』、『长者』皆同。【兑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言学人乃益已之学半。○学学,上胡孝反,下如字。学人,胡孝反。又音教。
  [疏]『虽有』至『谓乎』。○正义曰:此一节明教学相益。○『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者,嘉,善也。旨,美也。虽有嘉美之肴,兼陈列于前,若不食,即不知其肴之美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者,至,谓至极。虽有至极大道,若不学,则不知大道之善。○『是故学然后知不足』者,若不学之时,诸事荡然,不知已身何长何短。若学,则知已之所短,有不足之处也。○『教然后知困』者,不教之时,谓已诸事皆通。若其教人,则知已有不通,而事有困弊,困则甚於不足矣。○『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者,人皆欲向前相进,既知不足,然后能自反向身,而求诸已之困,故反学矣。○『知困然后能自强也』者,凡人多有解怠,既知困弊,然后能自强学,其身不复解怠也。○『故曰:教学相长也』者,谓教能长益於善。教学之时,然后知已困而乃强之,是教能长学善也。学则道业成就,於教益善,是学能相长也。但此礼本明教之长学。『【兑命】曰:学学半』者,上『学』为教,音教,下『学』者,谓习也,谓学习也。言教人乃是益已学之半也。【说命】所云『其此之谓乎』,言学习不可暂废,故引【说命】以证之。言恒思念,从始至终,习礼典于学也。
【今注】
①塾:古时以十五家为闾,同在一巷,巷首有,门侧的堂叫做塾。百 姓都在塾接受教育。②庠:五百家为党,党的学校叫庠。③术:通『遂』。 一万二千五百家为遂。遂的学校叫序。④中年:隔一年。⑤离经:断句 读。辨志:辨别书中的主要意义。⑥乐(lè)群:乐于与人交接。⑦怀:归 向。⑧蛾:同『蚁』。术:学习。小蚂蚁向大蚂蚁学习衔泥,终于造成大土 堆。
【今译】
古时教学,二十五家则有塾,一党则有庠,一遂则有序,一国则 有学。每年都有入学的人,每隔一年考核其学习情况。入学第一 年结束时,考察他给经文断句的能力,辨别经文之主旨何在;第三 年考察他是否专心学业、是否乐于和同学相处;第五年考察他是否 广博学习、亲近师长;第七年考察他能否在学术上有自己的见解, 能否选择有益的人做朋友。如果能做到这些,就叫做『小成』。第 九年考察他能否触类旁通、遇事有主见、不为外物所左右。如果能 做到这些,就叫『大成』。这样才能教化人民、改变风俗,使近处的 人心悦诚服而远方的人都来归顺。这就是大学教育人的步骤。古 书记载说:『小蚂蚁时时向大蚂蚁学习衔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吧。
 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此大学之道也。【记】曰:「蛾子时术之。」其此之谓乎!
郑玄注: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术,当为『遂』,声之误也。古者仕焉而已者,归教於闾里,朝夕坐於门,门侧之堂谓之塾。【周礼】:五百家为党,万二千五百家为遂。党属於乡,遂在远郊之外。○塾音熟,一音育。术音遂,出注。比年入学,学者每岁来入也。中年考校。中,犹间也。乡遂大夫间岁则考学者之德行道艺。【周礼】:三岁大比乃考焉。○中,徐丁仲反,注同。间,间侧之间,下同。比,毗志反。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离经,断句绝也。辨志,谓别其心意所趣乡也。知类,知事义之比也。强立,临事不惑也。不反,不违失师道。○乐,五孝反,又音岳,下『不能乐学』同。断句,丁乱反。别,彼列反。趣,七住反。乡,许亮反。比,必履反,一音必利反。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此大学之道也。怀,来也,安也。○说音悦。记曰:『蛾子时术之。』其此之谓乎!蛾,蚍蜉也。蚍蜉之子,微虫,时术蚍蜉之所为,其功乃复成大垤。○蛾,起反,注同,本或作蚁。蚍音毗。蜉音孚。【尔雅】云:『蚍蜉,大蚁。』复,扶又反。垤,大结反,【诗传】云:『蚁冢也。』
  [疏]『古之』至『谓乎』。○正义曰:此一节明国家立庠、序上下之殊,并明入学年岁之差。○『古之教』者,谓上代也。○『家有塾』者,此明学之所在。【周礼】:百里之内,二十五家为闾,同共一巷,巷首有门,门边有塾,谓民在家之时,朝夕出入,恒受教於塾,故云『家有塾』。【通】云:『古之教民者里皆有师,里中之老有道德者,为里右师,其次为左师,教里中之子弟以道艺、孝悌、仁义也。』○『党有庠』者,党,谓【周礼】五百家也。庠,学名也。於党中立学,教闾中所升者也。○『术有序』者,术,遂也。【周礼】:万二千五百家为遂。遂有序,亦学名。於遂中立学,教党学所升者也。○『国有学』者,国,谓天子所都及诸侯国中也。【周礼】天子立代学,以教世子及群后之子,及乡中俊选所升之士也。而尊鲁,亦立四代学。馀诸侯於国,但立时王之学,故云『国有学』也。○『比年入学』者,比年,谓每年也,谓年年恒入学也。○『中年考校』者,『中』犹间也。谓每间一岁,乡遂大夫考校其艺也。○『一年视离经辨志』者,谓学者初入学一年,乡遂大夫於年终之时,考视其业。离经,谓离析经理,使章句断绝也。辨志,谓辨其志意趣乡,习学何经矣。○『三年视敬业乐群』者,谓学者入学三年,考校之时,视此学者。敬业,谓艺业长者,敬而亲之。乐群,谓群,朋友善者,原而乐之。○『五年视博习亲师』者,言五年考校之时,视此学者。博习,谓广博学习也。亲师,谓亲爱其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者,言七年考校之时,视此学者。论学,谓学问向成,论说学之是非。取友,谓选择好人,取之为友。『谓之小成』者,比六年巳前,其业稍成,比九年之学,其业小,故曰『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者,谓九年考校之时,视此学者,言知义理事类,通达无疑。强立,谓专强独立,不有疑滞。『而不反』,谓不违失师教之道,谓之大成。『此大学之道也』者,言如此所论,是大学贤圣之道理,非小学技艺耳。○『【记】曰:蛾子时术之』者,谓旧人之【记】,先有此语,记礼者引旧【记】之言,故云『蛾子时术之』。蚁子小虫,蚍蜉之子,时时术学衔土之事,而成大垤,犹如学者时时学问,而成大道矣。【记】之所云,其此学问之谓乎?○注『术当为遂,声之误也。古者仕焉而已者,归教於闾里』至『在远郊之外』。○正义曰:此云『术』,【周礼】作『遂』者,此【记】与『党』连文,故知『术』当为『遂』,以声相近而错误也。云『古者仕焉而巳者,归教於闾里,朝夕坐於门』者,『已』犹退也,谓仕年老而退归者。案【书传说】云:『大夫七十而致仕,而退老归其乡里。大夫为父师,士为少师。新穀已入,馀子皆入学,距冬至四十五日始出学,上老乎明坐於右塾,庶老坐於左塾,馀子毕出,然后皆归,夕亦如之。云『门侧之堂谓之塾』者,【尔雅·释宫】文。引【周礼】者,证党、遂之异。案【周礼】:六乡之内,五家为比,五比为闾,四闾为族,五族为党,五党为州,五州为乡。六遂之内,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四里为酂,五酂为鄙,五鄙为,五县为遂。今此经六乡举『党』,六遂举『序』,则馀闾里以上,皆有学可知,故此注云『归教於闾里』。其比与邻近,止五家而巳,不必皆有学。云『遂在远郊之外』者,案【周礼】:遂人,掌野之官,百里之外。故知遂在远郊之外。郑注【州长职】云:『序,州党之学。』则党学曰『序』。此云『党有庠』者,乡学曰『庠』,故【乡饮】之义云:『主人拜迎宾于庠门之外。』注云:『庠,乡学也。』州党曰序,此云『党有庠』者,是乡之所居党为乡学之庠,不别立序。凡六乡之内,州学以下皆为庠。六遂之内,县学以下皆为序也。皇氏云『遂学曰庠』,与此文违,其义非也。庾氏云『党有庠,谓夏殷礼,非周法』,义或然也。○注『中犹间也。乡遂大夫、间岁则考学者之德行道艺。【周礼】:三岁大比乃考焉』。○正义曰:间年,谓下一年、三年、五年、七年之类是也。云『乡遂大夫间岁则考学者』,计学者入学多少之间岁,非是乡遂大夫间岁三年入学也。云『【周礼】:三岁大比乃考焉』者,郑引【周礼】『三年大比考校』,则此中年考校,非【周礼】也。故【周礼·乡大夫职】云:『三年大比,而兴贤者能者。』皇氏云『此中年考校亦周法』,非也。皇氏又以此『中年考校』,谓乡遂学也,下文云『一年视离经辨志』以下,皆谓国学,亦非也。但应入大学者,自国家考校之耳。其未入大学者,乡遂大夫考校也。○注『蛾,蚍蜉也。蚍蜉之子』。按【释虫】云:『蚍蜉,大蚁。小者蚁。』是蚁为蚍蜉大者,又云『蚁子』,故云『蚍蜉之子』也。
【今注】
①塾:古时以二十五家为闾,同在一巷,巷首有门,门侧的堂叫做塾。百 姓都在塾接受教育。②庠:五百家为党,党的学校叫庠。③术:通『遂』。 一万二千五百家为遂。遂的学校叫序。④中年:隔一年。⑤离经:断句 读。辨志:辨别书中的主要意义。⑥乐(lè)群:乐于与人交接。⑦怀:归 向。⑧蛾:同『蚁』。术:学习。小蚂蚁向大蚂蚁学习衔泥,终于造成大土 堆。
【今译】
古时教学,二十五家则有塾,一党则有庠,一遂则有序,一国则 有学。每年都有入学的人,每隔一年考核其学习情况。入学第一 年结束时,考察他给经文断句的能力,辨别经文之主旨何在;第三 年考察他是否专心学业、是否乐于和同学相处;第五年考察他是否 广博学习、亲近师长;第七年考察他能否在学术上有自己的见解, 能否选择有益的人做朋友。如果能做到这些,就叫做『小成』。第 九年考察他能否触类旁通、遇事有主见、不为外物所左右。如果能 做到这些,就叫『大成』。这样才能教化人民、改变风俗,使近处的 人心悦诚服而远方的人都来归顺。这就是大学教育人的步骤。古 书记载说:『小蚂蚁时时向大蚂蚁学习衔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吧。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