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29|回復: 0

[儒家学说] 【文心雕龙】卷40隐秀诗解2隐秀有别思合自逢真情自然非虑非雕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文心雕】卷402隐秀有别思合自逢真情自然非虑非雕
文诗:将欲征隐,聊可指篇:古诗离别,乐府长城,
词怨旨深,复兼比兴.曹植,刘桢青松,
格刚才劲,并长讽谕.嵇康赠行,阮籍怀,
境玄思澹,独得优闲.陆机疏放,渊明豪逸,
心密语澄,俱适壮采.如欲辨秀,亦惟摘句:
常恐秋至,凉飙夺热,意凄词婉,匹妇无聊;
临河濯缨,怅悠,志高言壮,丈夫不遂;
西安,徘徊旁皇,心孤情惧,悲极;
秋草,归心,气寒事伤,羁旅怨曲.
,不盈十一,篇章秀句,裁可百.
思合自逢,自然而,研虑所课.或有,
晦塞为深,虽奥非隐;雕削取巧,虽美非秀.
自然会妙,卉木,之耀英华;润色取美,
缯帛,之染朱绿.朱绿染缯,深而繁鲜;
英华曜树,浅而炜烨.隐篇含蓄,以照文苑,
真情无形;秀句所以,耀翰林,神清气正.
文隐深蔚,馀味曲.辞生互体,有似变爻.
言之秀矣,万虑一交.动心惊,逸响笙匏.
【原文】全文  将欲征隐,聊可指篇∶古诗之离别,乐府之长城,词怨旨深,而复兼乎比兴。陈思之【黄雀】,公干之【青松】,格刚才劲,而并长于讽谕。叔夜之【赠行】,嗣宗之【咏怀】,境玄思澹,而独得乎优闲。士衡之疏放,彭泽之豪逸,心密语澄,而俱适乎壮采。  如欲辨秀,亦惟摘句"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意凄而词婉,此匹妇之无聊也;"临河濯长缨,念子怅悠悠",志高而言壮,此丈夫之不遂也;"东西安所之,徘徊以旁皇",心孤而情惧,此闺房之悲极也;"朔风动秋草,边马有归心",气寒而事伤,此羁旅之怨曲也。  文集胜篇,不盈十一,篇章秀句,裁可百二。并思合而自逢,非研虑之所课也。或有晦塞为深,虽奥非隐,雕削取巧,虽美非秀矣。故自然会妙,譬卉木之耀英华;润色取美,譬缯帛之染朱绿。朱绿染缯,深而繁鲜;英华曜树,浅而炜烨。隐篇所以照文苑,秀句所以侈翰林,盖以此也。  赞曰∶文隐深蔚,馀味曲包。辞生互体,有似变爻。  言之秀矣,万虑一交。动心惊耳,逸响笙匏。
【原文】
将欲征隐23,聊可指篇24:【古诗】之【离别】25,乐府之【长城】26,词怨旨深,而复兼乎比兴。陈思之【黄雀】27,公幹之【青松】28,格刚才劲29,而并长于讽谕30。叔夜之【□□】31,嗣宗之【□□】32,境玄思淡33,而独得乎优闲34。士衡之【□□】35,彭泽之【□□】36,心密语澄37,而俱适乎□□38。如欲辨秀,亦惟摘句39:『常恐秋节至40,凉飙夺炎热41』,意凄而词婉42,此匹妇之无聊也43。『临河濯长缨44,念子怅悠悠45』,志高而言壮46,此丈夫之不遂也47。『东西安所之48,徘徊以旁皇』,心孤而情惧,此闺房之悲极也。『朔风动秋草49,边马有归心』,气寒而事伤,此羁旅之怨曲也50。
【译文】
     要想验含蓄,可以举出几篇例证:如【古诗十九首】中【行行重行行】,乐府古辞的【饮马长城窟行】,写得文词哀怨,意旨深厚,并且兼用比兴方法。又如曹植的【野田黄雀行】,刘桢的【赠从弟】,都写得格调刚健,才力雄劲,并长于婉转曲折地进行讽谏。嵇康的【□□】,阮籍的【咏怀】,境界深远,思想淡泊,独具清闲高逸的情趣。陆机的【□□】,陶渊明的【□□】,心思细密,语言明净,都创造了富丽的文采。
      要想辨别秀句,也只有选取一些例句:如『常常害怕秋天到来,凉风驱散了炎热的天气』,情意悲伤而文词婉转,这写一个普通妇的哀愁心情。『在河边洗着长长的帽带,想到你的远离而忧思无尽』,情意高远而言辞有力,这是抒发大丈夫不顺意的心情。『深夜不眠,或东或西,何处可去?只得在原地徘徊,游移不定』,心情孤寂而畏惧,这是写闺中妇女极度悲伤的感情。『寒冷的北风翻卷着秋草,边塞的战马怀念着乡』,气氛凄凉而其事感伤,这是写戍卒久留他乡的哀怨之作。

【注释】
  23 征:证验。
  24 聊:姑且。
  25 【古诗】:指【古诗十九首】。【离别】:指【古诗十九首】中的【行行重行行】一首,其第二句是『与君生别离』。
  26 【长城】:指【饮马长城窟行】。【乐府诗集】卷十八共收【饮马长城窟行】十七首。其中刘勰以前的有古辞、曹丕、陈琳、傅玄、陆机、沈约各一首。据下举例句次第,可能指古辞【青青河边草】(见【文选】卷二十七)。
  27 陈思:陈思曹植。【黄雀】:曹植的【野田黄雀行】(见【曹子建集】)。
  28 公幹:刘桢的字。他是『建安七子』之一。【青松】:指刘桢的【赠从弟】(见【文选】卷二十三),其第二首的第一句是『亭亭山上松』。
  29 格:格式,这里有风格、格调的意思。
  30 讽谕:婉转曲折地达讽谏之意。讽:不正面说。谕:告晓。
  31 叔夜:嵇康的字。□□:此二字缺。下同。
  32 嗣宗:阮籍的字。嵇康、阮籍都是三国魏末家。□□:此二字王利器校补为【咏怀】。按阮籍的诗,只有八十二首【咏怀诗】,译文据王补。
  33 境玄:境界深远。淡:淡泊寡欲。
  34 优闲:清闲自得。
  35 士衡:陆机的字。
  36 彭泽:指陶渊明,他曾做彭泽(今江西彭泽)令。鲍照有【学陶彭泽体】诗。
  37 心密:用心精细。澄(chéng成):静而清,这里指语言的清楚明
  38 适:往,到。□□:黄叔琳注:『一本有'壮采」二字。』译文据『壮采』二字。
  39 摘句:选取例句。
40 『常恐』二句:传为汉成帝时班婕妤所作【怨歌行】中的诗句。诗载【文选】卷二十七。此诗为后人伪托,刘勰在【明诗】篇曾讲到:『至成帝品录,三百余篇,朝章国采,亦云周备。而辞人遗翰,莫见言,所以李陵、班婕妤见疑于后代也。』

  41 飙(biāo标):暴风。这首诗是以喻人,所以说恐凉风夺走炎热。

  42 凄、婉:二字常连用,指悲伤而婉转。

  43 匹妇:普通妇女。钟嵘【诗品】评班婕妤诗曾说过:『词旨清捷,怨深文绮,得匹妇之致。』无聊:不乐,即哀伤。王逸【九思·逢尤】:『心烦惯兮意无聊。』

  44 『临河』二句:传为西汉李陵【与苏武诗】中的两句。此诗亦为后人伪托,载【文选】卷二十九。濯(zhuó浊):洗。缨(yīng英):衣帽上用为装的穗带。这里指冠缨。

  45 子:你,指苏武。怅(chàng唱):失意,恼恨。悠悠:久远的忧思。

  46 志高而言壮:【记】篇曾说『志高而文伟』。

  47 不遂:不顺利,不如意

  48 『东西』二句:这是乐府古辞【伤歌行】中的两句,载【文选】卷二十七。这两句写思妇夜不能寐,起而徘徊的情形。旁皇:即彷徨,游移不定。

  49 『朔风』二句:是西晋诗人王讚【杂诗】的头两句。诗载【文选】卷二十九。朔风:北风,寒风。

  50 羁(jī基)旅:长期旅外乡。羁:停留。

   【原文】


  凡文集胜篇1,不盈十一2;篇章秀句,裁可百二3:并思合而自逢4,非研虑之所求也5。或有晦塞为深6,虽奥非隐;雕削取巧7,虽美非秀矣。故自然会妙8,譬卉木之耀英华9;润色取美10,譬缯帛之染朱绿11。朱绿染缯,深而繁鲜12;英华曜树13,浅而炜烨14:秀句所以照文苑15,盖以此也16。【译文】


  大凡一个集子最优秀的作品,还不到十分之一;一篇文章中最突出的句子,也只有百分之二:这种极少的篇章和秀句,都是思考得当而自然形成,并不是苦心推究得来的。有的以隐晦不顺畅为深奥,虽然深奥但不是含蓄;有的以刻意雕琢求得工巧,虽然工巧但不是秀句。由此可见,自然形成的巧妙,就如草木闪耀着光华;由修饰文辞而造成的美好,就像绸染上了红绿彩色。大红大绿染成的丝绸,颜色很浓而过分鲜艳;光华闪耀于草木,颜色浅淡而光彩明丽:含蓄的篇章之所以能照亮文,独特的秀句之所以能光大艺苑,就是这个原因
【注释】


  1 胜篇:优异的篇章。

  2 盈:满。十一:十分之一。

  3 裁:仅。百二:百分之二。【汉书·功臣表】:『裁什二三。』颜师古注:『裁与才通,十分之内,才有二三也。』

  4 合:符合,适合。逢:遇合。

  5 研虑:【神思】篇曾说:『覃思之人,情饶歧路,鉴在疑后,研虑方定。』这里指进行长时地细致思考。求:【部丛刊】本作『』。范文澜注:『案'果」疑'课」字坏文,……'课」亦有责求义。』

  6 晦塞为深,虽奥非隐:王利器【文心雕龙校证】:『冯本、汪本、佘本、张之象本、【两京】本、何允中本、日本活字本、梅本、王惟俭本、凌本、梅六次本、钟本……无'晦塞为深,虽奥非隐」二句八字。』自明人补入后,现行黄叔琳本、范文澜本、杨明照本和王校本,均补有这两句(日本目加田诚教授译本同)。证以下接『雕削取巧,虽美非秀』二句,此补合理。晦塞:隐晦不畅达。

  7 雕削:即雕琢。【物色】篇曾说:『不加雕削,而曲写毫芥。』

  8 会:合。

  9 耀:显,明。英华:扬雄【长杨赋】:『英华沈浮,洋溢八区。』李善注:『英华,草木之美者。』(【文选】卷九)

  10 润色:【论语·宪问】:『东里子产润色之。』刘宝楠【正义】:『【广雅·释诂】:'润,饰也。」谓增美其辞,使有文采可也。』这里和上句『自然会妙』相对,是承『雕削取巧』之意而来。

  11 缯(zēng增):丝织品的总称。

  12 繁鲜:鲜丽过分,仍是和『自然会妙』相对而言。繁:,侈。全书用『繁采』、『繁华』、『繁缛』、『繁诡』等,多是贬抑之词。【物色】:『若青黄屡出,则繁而不珍。』

  13 曜(yào耀):照耀。

  14 炜烨(wěiyè伟夜):光采鲜明。

  15 『秀句』句:此处意不完。秀句:纪昀评:『此'秀句」乃泛称佳篇,非本题之'秀」字。』只就这一句七字来看,应按纪评理解才能构成完整意思;但篇题【隐秀】的『秀』正指『秀句』,用『秀句』来『泛称佳篇』,就造成命意上的混乱。詹锳据曹学佺批梅庆生天启二年第六次校本,此句作:『隐篇所以照文苑,秀句所以侈翰林。』(见【〈文心雕龙·隐秀〉篇补文的真伪问题】)译文据此。文苑、翰林:都是文坛的意思。侈:,广。

  16 此:指合于自然的『隐』与『秀』。  

   【原文】

  赞曰:深文隐蔚1,余味曲包2。辞生互体3,有似变爻。言之秀矣。万虑一交4。动心惊耳,逸响笙匏5。【译文】

  总之,深厚的作品富有不显露的文采,包含着婉转曲折的无穷余味。这种文辞也像【周易】中卦爻的变化,可以产生其义无常的『互体』。独特挺拔的秀句,要千思万虑中才有一句。这种惊心动魄的句子,如奏匏笙,高超无比。 
【注释】

  1 深文:深厚之文,指『隐』;『隐以复意为工』,故称『深文』。隐蔚:即前面所说的『伏采』。蔚:草木繁盛,引申指文采之盛。

  2 余味:【物色】篇说:『物色尽而情有余。』曲:曲折,指含意婉转。

  3 『辞生互体』二句:指意义深富而含蓄的文辞,也像【周易】卦爻的变化一样,可以产生『取义无常』的作用。

  4 万虑一次:犹言万虑一得。【晏子春秋·杂下】:『圣人千虑,必有一失;愚人千虑,必有一得。』交:会,合。这句是『篇章秀句,裁可百二』之意的夸张说法。

  5 逸响:高超之音。笙匏(shēngpáo生袍):乐器名。应劭【风俗通义·声音】:『音者,土曰埙(xūn勋),匏曰笙。』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