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30|回復: 0

[儒家学说] 【文心雕龙】卷37夸饰诗解1壮辞喻真夸饰恒存意深褒赞义成矫饰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文心雕】卷371壮辞喻真夸饰恒存意深褒赞义成矫饰
文诗:
形而上者,谓之,形而下者,谓之.
神道难摹,精言不能,追其极也;形器易写,
壮辞可得,喻其真也;才非短长,理自难易.
天地以降,豫入声貌,文辞所,夸饰恒存.
雅言,俗训世,事必宜广,文亦过焉.
言峻则,嵩高极天,论狭则,河不容舠,
,孙千亿,称少则,民靡孑遗;
襄陵,滔天之目;倒戈,漂杵之论;
辞虽已甚,其义无害.且夫号音,之丑岂有,
泮林变好?荼味之苦,宁以周原,而成饴哉?
意深褒赞,义成矫饰.大圣所录,以垂宪章,
孟轲所云: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以辞害意.
景差,夸饰始盛;相如凭风,诡滥愈甚.
上林之馆,奔星,宛虹入轩;从禽之盛,
飞廉,鹪明俱获.扬雄甘泉,酌其馀波.
语瑰,假珍玉树;言峻极则,颠坠鬼神.
【原文】全文
夸饰第十七  夫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神道难摹,精言不能追其极;形器易写,壮辞可得喻其真;才非短长,理自难易。故自天地以降,豫入声貌,文辞所被,夸饰恒存。虽【诗】、【书】雅言,风俗训世,事必宜广,文亦过焉。是以言峻则嵩高极天,论狭则河不容舠,说多则子孙千亿,称少则民靡孑遗;襄陵举滔天之目,倒戈立漂杵之论;辞虽已甚,其义无害也。且夫号音之丑,岂有泮林而变好?荼味之苦,宁以周原而成饴?并意深褒赞,故义成矫饰。大圣所录,以垂宪章,孟轲所云"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意"也。  自宋玉、景差,夸饰始盛;相如凭风,诡滥愈甚。故上林之馆,奔星与宛虹入轩;从禽之盛,飞廉与鹪明俱获。及扬雄【甘泉】,酌其馀波。语瑰奇则假珍于玉树;言峻极则颠坠于鬼神。
   【原文】
 夫形而上者谓之『道』1,形而下者谓之『器』2。神道难摹3,精言不能追其极4;形器易写,壮辞可得喻其真5。才非短长,理自难易耳。故自天地以降6,豫入声貌7,文辞所被8,夸饰恒存。虽【诗】、【书】雅言9,风格训世10,事必宜广,文亦过焉11。是以言峻则嵩高极天12,论狭则河不容舠13;说多则『子孙千亿』14,称少则『民靡孑遗15;襄陵举滔天之目16,倒戈立漂杵之论17:辞虽已甚,其义无害也。且夫鴞音之丑18,岂有泮林而变好19?荼味之苦20,宁以周原而成饴21?并意深褒赞,故义成矫饰22。大圣所录23,以垂宪章24。孟轲所云25,『说【诗】者不以文害辞26,不以辞害意』也27。

   【译文】
未成形抽象的叫做『道』,已成形的具体的叫做『器』。微妙的道理不易说明,即使用精确的语言也不能完全达出来;具体事物虽容易描写,用有力的文辞更能体现出它的真象。这并不是由于作者的才能有大有小,而是事理本在描述上有难有易。所以从开天辟地以来,是涉及声音状貌的,只要通过文辞表达出来,就有夸张和修饰的方法存在;即使是【诗】、【尚书】中那种雅正的语言,教育读者,所谈的事例一定要广博,因而在文辞上也就必然有超过实际的地方。所以【诗经】里面谈到高就说山高到天上,谈到狭就说河里容不下小船;谈到多就说子孙无数,谈到少就说周朝的百姓死得不剩一个。【尚书】里面讲到洪围丘陵,就有淹没天空的说法;讲到殷的士兵叛归周人,就有杀得流血可以浮起舂槌的记载。这些虽不免过甚其辞,但对于所要表达的基本意义却并无妨害。再如头鹰的叫声本来是难听的,怎能真像【诗经·鲁颂·泮水】中说的,因为它栖在泮水边的树上而变得好听起来了呢?苦菜的味道本来是苦的,怎能真像【诗经·大雅·绵】里面说的,因为生长在周国的平原上而变得浆似的甜呢?实在因为作者有着深刻的赞扬的意,所以在文义上有所夸饰。伟大的圣人将它采录下来,作为后世的典范。因此孟轲曾说过:『解说【诗经】的人,不要因为拘泥于辞藻而妨害了对诗句的理解,也不要因为拘泥于诗句本身而误解了作者的原意。』  
【注释】
 1 形而上:成形以前,也就是抽象的东西。形:形体。

  2 形而下:成形以后,也就是具体的东西。以上两句是借用【周易·系辞上】中的话:『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孔疏:『道是无体之名,形是有质之称。凡有从无而生,形由道而立,是先道而后形,是道在形之上,形在道之下。故自形外已上者,谓之道也;自形内而下者,谓之器也。』

  3 神道:神妙的道理。摹:模写。

  4 追其极:彻底表达出来。极:终极。

  5 喻:说明。

  6 以降:以后。

  7 豫:干预,参预。

  8 被:及,到达。

  9 【诗】:指【诗经】。【书】:指【书经】,即【尚书】。

  10 风:教化。格:法则。这里的『风格』字,和我们今天所说的艺术风格不同

  11 过:超过,这里有夸大的意思。

  12 峻:高。嵩(sōng松):也是高。【诗经·大雅·崧高】:『崧(同嵩)高维岳,骏极于天。』

  13 舠(dāo):小船。【诗经·卫风·河广】:『谁谓河广,曾不容刀。』刀:即舠。

  14 子孙千亿:【诗经·大雅·假乐】:『干禄百,子孙千亿。』【论衡·艺增】:『言'子孙众多」,可也;言'千亿」,增之也。夫子孙虽多,不能千亿,诗人颂美,增益其实。』

   15 靡:没有。孑(jié节):单独。【诗经·大雅·云汉】:『周余黎民,靡有孑遗。』【论衡·艺增】:『而言'靡有孑遗」,增益其文,欲言旱甚也。』

  16 襄(xiāng香):上。陵:大的土山。滔:水漫。目:称说。【尚书·尧典】:『汤汤洪水方割(害),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

  17 倒戈:倒转武器进攻原来自己所属的一方。戈:兵器。杵(chǔ楚):舂米的槌。【尚书·武成】:『罔(无)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败),血流漂杵。』【论衡·艺增】:『【武成】言'血流浮杵」,亦太过焉。死者血流,安能浮杵?……言血流杵,欲言诛纣,惟兵顿士伤,故至浮杵。』

  18 鴞(xiāo消):猫头鹰。

  19 泮(pàn判):指春秋时鲁国的泮宫(校)。【诗经·鲁颂·泮水】:『翩彼飞鸮,于泮林,食我桑黮(shèn甚),怀我好音。』黮:同葚,桑树的穗。
  20 荼(tú徒):苦菜。
  21 周:周国,在今陕西中部。原:平原。饴(yí宜):糖浆。【诗经·大雅·绵】:『周原膴膴,堇荼如饴。』膴(wǔ武):肥美的样子,堇(jǐn仅):野菜。
  22 矫饰:即夸饰。【荀子·恶】中说:『古者圣王以人之性恶,以为偏险而不正,悖(bèi被)乱而不治,是以为之起礼义,制法度,以矫饰人之情性而正之。』矫:矫正,这里引申为改变的意思。
  23 大圣:指孔子
  24 垂:留传下来。宪章:法度。
  25 孟轲(kē科):孔子学说的主要继承者,他的弟子记载其言论为【孟子】七篇。这里所引的话见【孟子·万章上】。
  26 说:解说。文:文采。辞:指诗句本身。
  27 意:【孟子】作『志』。原文是:『故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

【原文】2

  自宋玉、景差1,夸饰始盛。相如凭风2,诡滥愈甚3。故上林之馆4,奔星与宛虹入轩5;从禽之盛,飞廉与鹪鹩俱获6。及扬雄【甘泉】7,酌其余波8;语瑰奇则假珍于玉树9,言峻极则颠坠于鬼神10。
【译文】
从宋玉、景差以后,作品中运用夸张手法开始盛行起来。司相如继承这种风尚,又变本加厉,怪异失实的描写越来越严重。他写到上林苑中的高便说流星与曲虹好像进入了它的窗户;写到追逐飞禽的众多,竟说龙雀、焦明等奇鸟样样能捕到。后来扬雄作【甘泉赋】,继承了司马相如的流风余韵;他为了描写的奇特,就借重玉树这一珍宝;为了形容楼阁的高耸,就说鬼神也要跌下来。


  【注释】
 1 宋玉、景差:都是战国时期楚国的著名。宋玉的作品今存【九辩】等篇,景差的作品大都亡佚。

  2 相如:司马相如,字长卿,西汉文学家,下文讲到的【上林赋】是他的代表作品之一。风:指夸饰之风。

  3 诡(gǔi轨):常。

  4 上林:汉天子的园林,为他们游猎之所。

  5 奔星:流星。宛虹:弯曲的虹。轩:窗。【上林赋】中说:『奔星更于闺闼,宛虹拖于楯轩。』李善注:『奔,流星也,行疾,故曰奔。』

  6 飞廉:龙雀,传为鸟身鹿头。鹪鹩(jiāoliáo交辽):一作『焦明』,形似凤凰的鸟。【上林赋】中曾写到『椎蜚廉』、『揜焦明』。蜚廉即飞廉。椎:用椎击。揜(yǎn掩):取。

  7 扬雄:西汉末年辞赋家。【甘泉】:【甘泉赋】,载【文选】卷六。甘泉是秦汉时帝王的离宫。

  8 酌:斟酌、挹取,这里有学习、继承的意思。

  9 瑰奇:珍贵奇异的事物。玉树:相传是以珊瑚为枝,碧玉为叶的树。

  10 颠坠:下落。扬雄【甘泉赋】:『翠玉树之青葱兮。』『鬼魅不能自逮兮,半长途而下颠。』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