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49|回復: 0

[儒家学说] 【孔子家语】卷37屈節解诗解2说吴救鲁使越伐齐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语】卷37節解解2说吴救鲁使越伐齐文诗:
子貢遂南,說吳曰:王不滅國,霸無強敵,
千鈞之重,加銖兩移,今以齊國,私千乘魯,
與吴爭強,甚為王患.且夫救魯,以顯名以,
撫泗諸侯,誅齊服晉,利莫大焉,名存亡魯,
實困強齊,智者不疑.吳王曰善,吳常困越,
越王也今,苦養士,有報吳心,待我先越,
然後乃可.子貢曰越,勁不過魯,吳国之彊,
不過齊国,而王置齊,而伐越則,齊必私魯,
王以存亡,繼絕之名,棄齊伐越,其非勇也,
勇不計難,仁不窮約,智不失時,義不絕世,
今存越示,天下以仁,救魯伐齊,威加晉國,
諸侯也必,相率而朝,霸業盛矣.王必惡越,
臣也請見,越君令其,出兵以從,此實害越,
名從諸侯,以伐齊也.王悅乃遣,子貢之越.
越王郊迎,為子貢御,曰此蠻夷,之國大夫,
儼然,辱而臨之?子貢对曰:吾說吳王,
救魯伐齊,其志欲之,而心畏越,曰待伐越,
而後可則,破越必矣.舉事患:無報人志,
令疑则拙,有報人意,使知则殆,事未發而,
先聞者危.勾踐曰孤,嘗不料力,而興吳難,
受困會稽,痛於骨髓,日夜焦脣,乾舌徒欲,
願與吳王,接踵而死,今大夫也,幸告利害.
【原文繁体】
   子貢遂南說吳王曰:「王者不滅國,霸者無強敵,千鈞之重,加銖兩而移,今以齊國而私千乘之魯,與吴爭強,甚為王患之.且夫救魯以顯名,以撫泗上諸侯,誅暴齊以服晉,利莫大焉,名存亡魯,實困強齊,智者不疑.」吳王曰:「善,然吳常困越,越王今苦身養士,有報吳之心,子待我先越,然後乃可.」子貢曰:「越之勁不過魯,吳之彊不過齊,而王置齊而伐越,則齊必私魯矣,王方以存亡繼絕之名,棄齊而伐小越,非勇也,勇而不計難,仁者不窮約,智者不失時,義者不絕世,今存越示天下以仁,救魯伐齊,威加晉國,諸侯必相率而朝,霸業盛矣.且王必惡越,臣請見越君,令出兵以從,此則實害越而名從諸侯以伐齊.」吳王悅,乃遣子貢之越.
【原文】
  子贡遂南说吴王曰:『王者不灭国,霸者无强敌,千钧之重,加铢两而移,今以齐国而私千乘之鲁,与吴争强,甚王患之。且夫救鲁以显名,以抚泗上诸侯,诛暴齐以服晋,利莫大焉,名存亡鲁,实困强齐,智者不疑。』吴王曰:『善,然吴常困越,越王今苦身养士,有报吴之心,子待我先越,然后乃可。』子贡曰:『越之劲不过鲁,吴之强不过齐,而王置齐而伐越,则齐必私鲁矣,王方以存亡继绝之名,弃齐而伐小越,非勇也,勇而不计难,仁者不穷约,智者不失时,义者不绝世,今存越示天下以仁,救鲁伐齐,威加晋国,诸侯必相率而朝,霸业盛矣。且王必恶越,臣请见越君,令出兵以从,此则实害越而名从诸侯以伐齐。』吴王悦,乃遣子贡之越。   
【译文】
  子贡于南方游说吴王说:『王者是不会让他属下诸侯国灭亡的,霸者也不容许有别的强敌出现,千钧的重量再加上一点轻微的东西,就会发生变化,现在齐国要私下攻打只有千乘战的鲁国,与吴国争强,我为您感到担忧。况且您去救鲁国还可以显扬名声,安抚泗一带的诸侯,惩治暴虐的齐国使晋国屈服,利益没有比这更大的了。名义上是拯救了即将灭亡的鲁国,实际上遏制了强大的齐国,聪明人是不会疑惑的。』吴王说:『好。然而吴国曾打败越国,现在越王正在劳其心志晤养士卒,想要报复吴国,您等我打败了越国,然后再按您的话去做。』
子贡说:『越国的国力敌不过鲁国,吴国的强大也超不过齐国,大王放弃齐国而攻打越国,那齐国必定已经把鲁国吞并了。大王现在正打着保存危亡之国、延续将灭之国的旗号,如果放弃齐国而去攻打小小的越国,这不是有勇气现。勇敢的人不逃避困难,仁者不害怕贫贱,智者不会失去时机,讲义气的人不会拒绝和世人交拄。现在保存越国能向天下显示自己的仁德,援救鲁国讨伐齐国,向晋国显示你的威势,其他诸侯国必定会相继来吴国朝见,您的霸业就会成功。如果大王不愿与越国打交道,请让我去见越王,让他跟随大王出兵,这样做实际对越国有害,而名义是跟随诸侯国讨伐齐国。』吴王听了很高兴,就派子贡到越国去。

【原文繁体】
越王郊迎,而自為子貢御,曰:「此蠻夷之國,大夫何足儼然辱而臨之?」子貢曰:「今者吾說吳王以救魯伐齊,其志欲之,而心畏越,曰:『待我伐越而後可,則破越必矣.』且無報人之志,而令人疑之,拙矣,有報人之意,而使人知之,殆乎,事未發而先聞者,危矣,三者舉事之患矣.」勾踐頓首曰:「孤嘗不料力,而興吳難,受困會稽,痛於骨髓,日夜焦脣乾舌,徒欲與吳王接踵而死,孤之願也,今大夫幸告以利害.」
 【原文】 
越王郊迎,而自為子貢御,曰:「此蠻夷之國,大夫何足儼然辱而临之?』子贡曰:『今者吾说吴王以救鲁伐齐,其志欲之,而心畏越,曰:'待我伐越而后可。」则破越必矣。且无报人之志,而令人疑之,拙矣;有报人之意,而使人知之,殆乎;事未发而先闻者,危矣。三者举事之患矣。』勾践顿首曰:『孤尝不料力,而兴吴难,难乃旦受困会稽,痛于骨髓,日夜焦唇干舌,徒欲与吴王接踵而死,孤之愿也,今大夫幸告以利害。』
【译文】

越王到郊外去迎接子贡,而且亲自为子贡驾车。越王说:『我们越国是个蛮夷之国,怎能劳您大驾郑重其事地光临呢?』子贡说:『现今我说服吴王为救鲁国而攻打齐国,他心里同意但顾虑你们越国,他说:'等我攻打越国以后才能这么做。」这样看来,攻破越国是必然的了。况且没有报复别人的想法而引起人家怀疑,是很笨拙的;有报复别人的想法却让人家知道了,是很危险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做而别人预先就知道了,这就更危险了。这三种情况,是兴举大事的祸患啊!』勾践听后叩首行礼说:『我曾经自不量力而去攻打吴国,困于会稽,现在想起来真是痛入骨髓,日夜焦虑得唇焦舌干,只想和吴王拼个你死我活,这是我的愿望。幸亏今天您告诉我其中的利害关系。』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