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46|回復: 0

[文化觀點] 【孔子家语】卷13贤君诗解(全版)2数典忘祖恭敬忠信賢不遇天恐不終命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语】卷13贤君解(全版)2数典忘祖恭敬忠信賢不遇天恐不終命
文诗:
哀公問曰:忘之甚者,徙而忘妻,有諸?
孔子對曰:此猶未甚,甚者忘.问故,
孔子:昔者夏桀,貴為天子,富有,
忘聖祖道,壞其典法,廢其世祀,荒於淫樂,
耽湎於,佞臣諂諛,窺導其心,忠士折口,
逃罪不言,天下誅桀,而有其國,此謂忘其,
身之甚.数典忘祖,忘其所由,咎由自取.
顏淵,西遊於宋,問孔子曰:何以為身?
子曰恭敬,忠信而已.恭則遠患,敬則人愛,
忠和於眾,信則人,勤斯四者,可以政國,
豈特一身.不比於數,而比於,不亦遠乎;
不修其中,而修外者,不亦;慮不先定,
臨事而謀,不亦晚乎.讀詩,正月六章,
惕焉如懼,孔子曰彼,君子,豈不殆哉.
從上依世,道廢;違上離俗,,
時不興善,己獨由之,人之,非妖即妄.
賢不遇天,恐不終命,桀殺龍逢,紂殺比干,
皆類.经之:謂天蓋高,不敢不局,
謂地蓋厚,不敢不蹐.上下畏罪,無所自容.
【原文繁体】
哀公問於孔子曰:「寡人聞忘之甚者,徙而忘其妻,有諸?」孔子對曰:「此猶未甚者也.甚者乃忘其身.」公曰:「可得而聞乎?」孔子曰:「昔者夏桀,貴為天子,富有四海,忘其聖祖之道,壞其典法,廢其世祀,荒於淫樂,耽湎於酒,佞臣諂諛,窺導其心,忠士折口,逃罪不言,(折口杜口)天下誅桀.而有其國,此謂忘其身之甚矣.
【原文简体】
哀公问于孔子曰:『寡人闻忘之甚者,徙而忘其妻,有诸?』  孔子对曰:『此犹未甚者也,甚者乃忘其身。』  公曰:『可得而闻乎?』  孔子曰:『昔者夏桀贵天子,富有四海,忘其圣祖之道,坏其典法,废其世祀,荒于淫乐,耽湎于酒;佞臣谄谀,窥导其心;忠士折口,逃罪不言。天下诛桀而有其国,此谓忘其身之甚矣。』
【注释】
徙----[xǐ]迁移:祀[sì]---,祭无巳也。析言则祭无巳曰祀。从巳而释为无巳。此如治曰乱,祀,祭无已也。——【说文】  祀,国之大事也。湎----miǎn]:沉迷:窺---窥[kuī]从小孔、缝隙或隐蔽处偷看:折--- [zhē]翻转,倒腾:折--- [zhé]断,弄断:返转,回转:损失:挫辱:抵作,对换,以此代彼:折--- [shé]断,亏损:
  【译文】
鲁哀公问孔子说:『我听说有很健忘人,在搬迁的时候,竟连自己的妻子也忘了,真有这样的事吗?』
        孔子回答道:『这还不算是很健忘的呢,还有更健忘的人,连他自身也忘了。』
        哀公(听了很怪,会健忘到忘了自身?于是好奇地向夫子请)问:『先生您能说给我听听么?』
        孔子说:『从前,夏朝亡国的桀,他享有天子的贵,拥有四海的财富,却丢弃了他的圣祖夏禹的道德,破坏了禹的典章制度,废弃夏朝世代的祭祀,过度地荒淫享乐,个人沉迷于酒色之中,阿谀的奸臣,便暗中窥察他心中的欲望,逢迎他的嗜好,使他更为堕落,忠直的臣子,为逃避无端的刑戮迫害,却封住了自己的口不敢劝谏,民不聊生,于是天下的人起而杀了他,夏朝也因此灭亡,这不是连他本身忘失了吗?』
【原文繁体】
     顏淵將西遊於宋,問於孔子曰:「何以為身?」子曰:「恭敬忠信而已矣.恭則遠於患,敬則人愛之,忠則和於眾,信則人任之,勤斯四者,可以政國,豈特一身者哉.(特但)故夫不比於數,而比於,不亦遠乎;(不比親數近疏遠也)不修其中,而修外者,不亦反乎;慮不先定,臨事而謀,不亦晚乎.」
【原文简体】
颜渊将西游于宋,问于孔子曰:『何以为身?』  子曰:『恭、敬、忠、信而已矣。恭则远于患,敬则人爱之,忠则和于众,信则人任之。勤斯四者,可以政国,岂特一身者哉!故夫不比于数而比于踈,不亦远乎?不修其中而修外者,不亦反乎?虑不先定,临事而谋,不亦晚乎?』
【注释】
數---数 [shù]示、划分或计算出来的量:技艺,术:。命运,天命:数 [shǔ]一个一个地计算:比较起来突出:责备,列举过错:谈论,述说:~典忘祖(喻忘掉自己本来的情况,亦喻对于本国的无知)。数 [shuò]屡次:踈----shū 古同『疏』。
【译文】
  颜渊将要向西游学于宋国,临行前,求教孔子道:『我应该用什么立身?』
       孔子说:『注意做到恭、敬、忠、信,就可以了。做到了恭、敬,就能远离祸患,别人都会喜爱你;做到了忠、信,别人就会信任你,这样你就能团结更的人。做到了恭、敬、忠、信四点,可以把国家治好,哪里只是有利于自己一人而已呢?另外,还要注意点:不靠拢与自己亲迎的人,却靠拢跟自己疏淡的人,这样不就失去亲友的帮助了吗?不修养自己的心,使心性纯良,却只顾修自己的外表,追求外在的华美,不是搞反了、弄颠倒了吗?做什么事情,不先考虑成熟,事到临头,才开始谋划,不就晚了吗?』
【原文繁体】
孔子讀詩于正月六章,惕焉如懼,曰:「彼不達之君子,豈不殆哉從上依世則道廢,違上離俗則身危時不興善,己獨由之,則曰非妖即妄也.故賢也既不遇天,恐不終其命焉,桀殺龍逢,紂殺比干,皆類是也.詩曰:『謂天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此正月六章之辭也局曲也言天至高己不敢不曲身危行恐上干忌諱也蹐累也言地至厚己不敢不累足恐陷累在位之羅網)此言上下畏罪,無所自容也.
【原文简体】
孔子读【诗】,于【正月】六章,惕然如惧。曰:『彼不达之君子,岂不殆哉!从上依世则道废,违上离俗则身危,时不兴善,己独由之,则曰非妖即妄也。故贤也既不遇天,恐不终其命焉。桀杀逢,纣杀比干,皆是类也。【诗】曰:'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此言上下畏罪,无所自容也。』
【注释】
蹐----[jí]后脚紧跟着前脚,用极小的步子走路。
【译文】
孔子读到【诗经.正月】六章时,一副提心吊胆很恐惧的样子,说:『那些不得志的君子,岂不是太危险了吗?顺从君主附和世俗,那么'道」就要废弃;违背君主远离世俗,那么自身就有危险。当时的时代不宣扬善行,自己偏要追求善,就会有人说这是反常的或者是不合法的。所以贤人是既不能遭逢天时,又害怕不能终养天年呀。夏桀杀害龙逢,商纣杀害比干,都是这一类的事情。【诗经】上说:'说天很高,不敢不弯腰,说地很厚,不敢不蹑脚。」这是说上下都害怕得罪,没有容纳自己的地方了啊。』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