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54|回復: 0

[中國正能量] 【孔子家语】卷13贤君诗解(全版)1任尊敬贤進賢者賢

[複製鏈接]
已绑定手机
语】卷13贤君解(全版)1敬贤進賢者賢文诗:
哀公問曰:當今之君,孰為最賢?孔子對曰:
丘未之見,抑或有之,衛靈公乎?公曰吾聞,
其閨門內,长幼無別,而子何,次之賢也?
曰臣語其,朝廷行事,而不論其,私家之際.
公问其事,孔子對曰:靈公之弟,公子渠牟,
其智以,治千乘国,信足守之,公愛而任.
有士林國,見賢必進,而退與分,其祿以,
卫靈公無,遊放之士,公賢尊之.士曰慶足,
國有大事,必起而治,國無事則,退而容賢,
公悅敬之.大夫鱿,,以道去衛,而卫靈公,
郊舍日,瑟不御,必待鱿入,而後敢入.
以此取之,雖次之賢,不亦可乎.子貢問曰:
今之人臣,孰為賢欤?孔子答曰:吾未識也,
徃昔也者,齊有鮑叔,鄭有子皮,則賢者矣.
子貢问曰:齊無管仲,鄭無子產?子曰赐汝,
徒知其一,未知其,汝聞用力,為賢之与,
進賢之人,孰為賢乎?子貢对曰:進賢賢哉.
孔子曰然,吾聞鮑叔,能達管仲,子皮而能,
達子產也,未聞二子,之達賢己,之才者也.
【原文繁体】
哀公問於孔子曰:「當今之君,孰為最賢?」孔子對曰:「丘未之見也,抑有衛靈公乎?」公曰:「吾聞其閨門之內無別,而子次之賢,何也?」孔子曰:「臣語其朝廷行事,不論其私家之際也.」
公曰:「其事何如?」孔子對曰:「靈公之弟曰,公子渠牟,其智足以治千乘,其信足以守之,靈公愛而任之.又有士林國者,見賢必進之,而退與分其祿,是以靈公無遊放之士,靈公賢而尊之.又有士曰慶足者,衛國有大事則必起而治之,國無事則退而容賢,(言其所以退者欲以容賢於朝)靈公悅而敬之.又有大夫史鱿,,以道去衛,而靈公郊舍三日,琴瑟不御,必待史鱿,之入,而後敢入.臣以此取之,雖次之賢,不亦可乎.」
【原文简体】
  哀公问于孔子曰:『当今之君,孰为最贤?』

  孔子对曰:『丘未之见也,抑有卫灵公乎?』

  公曰:『吾闻其闺之内无别,而子次之贤,何也?』

  孔子曰:『臣语其朝廷行事,不论其私家之际也。』

  公曰:『其事何如?』

  孔子对曰:『灵公之弟,曰公子渠牟,其智足以治千乘,其信足以守之,灵公爱而任之。又有士曰林国者,见贤必进之,而退与分其禄,是以灵公无游放之士,灵公贤而尊之。又有士曰庆足者,卫国有大事,则必起而治之;国无事,则退而容贤,灵公悦而敬之。又有大夫史鰌,以道去卫,而灵公郊舍三日,琴瑟不御,必待史鰌之入而后敢入。臣以此取之,虽次之贤,不亦可乎?』
【注释】
閨---闺guī 上圆下方小门:~阃(内室)。旧时指住的内室:深~。際---jì交界或靠边的地方:彼此之间:时候:当,适逢其时:。交接,接近。遭遇(指好的):中间,里边
【译文】
鲁哀公询问孔子说:『当今(各个诸侯国)的君主,谁最贤明啊?』
       孔子回答说:『我还没有看到,如有,或许是卫灵公吧?』
       哀公说:『我听说他家庭之内男女长幼没有分别(门不好),而你把他说成贤人,为什么呢?』
       孔子说:『我是说他在朝廷所做的事,而不论他家庭内部的事情嘛。』
      哀公问:『朝廷的事怎么样呢?』
孔子回答说:『卫灵公的弟弟公子渠牟,他的智慧足以治理拥有千辆兵的大国,他的诚信足以守卫这个国家,灵公喜欢他而任用他。又有个士人叫林国的,发现贤能的人必定推荐,如果那人罢了官,林国还要把自己的俸禄分给他,因此在灵公的国家没有放任游荡的士人,灵公认为林国很贤明因而很尊敬他。又有个叫庆足的士人,卫国有大事,就必定出来帮助治理,国家无事,就辞去官职而让其他的贤人被容纳,卫灵公喜欢而且也尊敬他。还有个大夫叫史鱿,因为道不能实行而要离开卫国,卫灵公在郊外住了三天,不弹奏琴瑟,一定要等到史鱿回国,而后他才敢回去。我拿这些事来选取他,即使把他放在贤人的地位,难道不可以吗?』
【原文繁体】
子貢問於孔子曰:「今之人臣,孰為賢?」子曰:「吾未識也,徃者齊有鮑叔,鄭有子皮,則賢者矣.」子貢曰:「齊無管仲,鄭無子產乎?」子曰:「賜,汝徒知其一,未知其二也.汝聞用力為賢乎?進賢為賢乎?」子貢曰:「進賢賢哉.」子曰:「然,吾聞鮑叔達管仲,子皮達子產,未聞二子之達賢己之才者也.」
【原文简体】
子贡问于孔子曰:『今之人臣孰为贤?』

  子曰:『吾未识也。往者齐有鲍叔,郑有子皮,则贤者矣。』

  子贡曰:『齐无管仲,郑无子产乎?』

  子曰:『赐!汝徒知其一,未知其二也。汝闻用力为贤乎?进贤为贤乎?』

  子贡曰:『进贤贤哉!』

  子曰:『然。吾闻鲍叔达管仲,子皮达子产,未闻二子之达贤己之才者也。』
【译文】
子贡请教孔子说:『现在(各个诸侯国)的大臣,谁是贤能的人呢?』
        孔子说:『我不知道,从前,齐国有鲍叔,郑国有子皮,他们是贤人。』
        子贡说:『齐国不是有管仲,郑国不是有子产吗?』
       孔子说:『端木赐呀,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呢。你听说是自己努力成为贤人的人贤能呢,还是能举荐贤人的人贤能呢?』
        子贡说:『当然是能举荐贤人的人贤能嘛。』
        孔子说:『这就对了,我听说是鲍叔牙使管仲显达,是子皮使子产得志,却没有听说管仲和子产让比他们更贤能的人显达呀。』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