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735|回復: 0

[文化觀點] 论尊孔子王号之是非

[複製鏈接]
陶扬鸿 發表於 2020-8-8 15: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或难吾:『陶兄,你这个帝,孔子在世不敢僭越礼乐。后世奉为圣人,已至高无上。你这个称帝有没有考虑过孔子感受?帝是政府职位。孔子也就做了中都宰。你搞这个,不是自我欺骗吗?有什么意思啊。作为,岂能在这种虚名上下功夫?孔子讲正名,称帝称都是名不正言不顺。僭越之甚。作为儒家弟子,这种错误是不应该的。老子唐高祖追为太上玄元皇帝,人家是道教之祖。儒家不是孔子创立者,儒家也不是宗教。唐朝尊老子为帝是人家需要一个厉害的祖宗,你这是什么需要?你想自己称王,然后孔子称帝?』

吾答曰:『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孔子好古,言必称古圣昔贤,此可见孔子之德,善取法于人。耶稣,释迦何称何述?耶曰:「我即是道路。」释曰:「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异端之枵然自大也。孔子则称先王如伏羲,帝,尧舜之德之业,如称尧曰无名,称舜曰巍巍,称禹曰无间,称周曰至德,周公,而孔子群圣之大成。〖中庸〗曰:「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老子不见所述,庄子乃嘲讽帝,非以尧禹不慕,谓尧不慈,禹不孝,悍然非毁先王,岂若孟子言必称尧舜,荀子帝三王为尊哉!孔子能述古圣王之道,能取古今圣贤君子之嘉言懿行,此夫子所以集大成,为万世师也!』

又难:『老子是天道,以自然为法。孔子是人道,以圣王为法。老子以王为域中大。你怎么说老子不尊圣王?〖道德经〗整部都在讲圣王之道,是真正的帝王学。〖易经〗的经文也没有尧舜禹汤。难道能说〖易经〗不是圣王之道?话不能这么说。尧舜禹汤之上还有三皇,老子的学问是三皇之学。你不会以为中国是从五帝开始的吧?』

吾答曰:

圣人配天地,子贡曰:『如天之不可阶而升。』程子曰:『仲尼天地也。』称天而非僭,尊以皇号帝号犹不足为孔子之崇。非其德而称之,谮也,天子在,而称之,谮也。孔子德若尧舜,名在后世,何谮?异端老子,武将关羽犹称帝王,不曰谮,况孔子为至圣,集群圣之大成乎!夫孔子素王新王,诸子汉儒之通识也,唐代尊为文宣王,异议者不过数人而已,至嘉靖去之,而已非公论之所是。骄君佞臣不知尊圣之过也!武曌号则天皇帝,无人言其僭者。孔子曰『惟天为大,惟尧则之』,武氏何以堪之!

老子恶能比〖易经〗,易经固言伏羲黄帝尧舜矣。易经经伏羲、黄帝、文王、孔子之制作者也,老子悖易者也。

昭王将以社地七百里封孔子。楚令尹子西曰:『王之使使诸侯有如子贡者乎?』曰:『无有。』『王之辅相有如颜回者乎?』曰:『无有。』『王之将率有如子路者乎?』曰:『无有。』『王之官尹有如宰予者乎?』曰:『无有。』『且楚之祖封於周,号为子男五十里。今孔丘述三五之法,明周召之业,王若用之,则楚安得世世堂堂方数千里乎?夫文王在丰,武王在镐,百里之君卒王天下。今孔丘得据土壤,贤弟子为佐,非楚之也。』昭王乃止。
史记·孔子世家〗

三五者,三皇五帝也。述三皇五帝之道者,孔子也。

孔子虽称天以尊之,不为过,若异端老子,张道陵之类,武将关羽等,则须黜其尊号!老子恶足以当天道!老子可知天德之健乎?而务为守雌之术!老子知地道而已,其知地道亦偏,不知坤德之刚。惟孔子上达天德矣,儒者通天地人也。言天道莫过于中庸易经。

夫君子谦以守之,而当仁亦不让。孔子曰:『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又曰:『文王既殁,文不在兹乎?』文王王也,而孔子以文王继承者自,孔子又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又曰:『知我者其天乎!』『吾五十而知天命』,岂孔子自夸乎?圣人之心,合于天地,与天地合德,圣人之大仁而不让。

荀子曰:君子崇人之德,扬人之美,非谄谀也;正义直指,举人之过,非毁疵也;言己之光美,拟于舜禹,参于天地,非夸诞也。

叔孙武叔诋毁孔子,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踰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踰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见其不知量也!』子贡比孔子为日月,日月昭昭于上,光明俊伟,他人之贤,犹可及,孔子之圣不可踰。毁孔子,是自绝也,人虽欲自绝,何伤于日月之乎?诚哉斯言!

陈子禽贬低孔子,说子贡贤于孔子,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宋儒常引用称道这句『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程子谓子贡见道矣。孔子如天地,孟子如泰山,周张程朱如四岳,山可攀,天岂可升哉!或曰子贡对孔子扬之过矣,然亦见子贡对孔子之崇拜,发自赤心,此语亦颇能形容孔子之道之高深不可方测,本末精粗,无乎不在。孟子曰:『宰我、子贡、有若,智足以知圣人,汙不至阿其所好。宰我曰:「以予於夫子,贤於尧、舜远矣。」子贡曰:「见其礼而知其政,闻其乐而知其德,由百世之后,等百世之王,莫之能违也。自生民以来,未有夫子也。」有若曰:「岂惟民哉?麒麟之於走兽,凤凰之於飞鸟,泰山之於丘垤,河海之於行潦,类也。圣人之於民,亦类也。出於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於孔子也。」』孟子认为宰我、子贡、有若,智皆足以知圣人,而不阿其所好,宰我疑三年之丧于孔子,敢和孔唱调,但他非常尊崇孔子,以孔子贤于尧舜,尧舜古之圣人,谁敢说自己老师贤过尧舜?未免夸扬过甚。然以实而言,孔子整齐六经,明王道,对中国文化的传承之功,确实过于尧舜,况孔子非帝王,而为布衣乎?犹教徒三千,有七十二子诚心悦服,德之感人也,千年祭祀,无数学者尊仰,洙泗之盛,至今令人思慕,为布衣且致如此,若为帝王,岂可量也!朱子〖中庸章句〗亦曰:『若吾夫子,则虽不得其位,而所以继往圣、开来学,其功反有贤于尧舜者。』船山亦曰孔子度越群圣,则宰予之言岂为谬哉!子贡,有若皆以孔子为生民所未有,其崇仰孔子可谓极矣。吾十五岁就崇仰孔子,以为没有比孔子更伟大的了。今亦觉孔子可仰而不可企。余于船山,仰之若泰山;于孔子,仰之若昊天。孔子非有权位之人,亦非宗教家,而能得到弟子如此崇拜维护,岂徒以声音笑貌而已哉?学问之服膺,人格之感召至深也。

开元二十七年,追谥孔子为文宣王,赠颜子为兖国公,闵损等九人为侯,曾参等为伯。

臣按:此孔子封王、弟子封公侯之始。夫自汉平帝追谥孔子为宣尼公,后世因谓孔子为宣父,又谓为宣尼,至是又加文与宣为谥。然文之为言,〖谥法〗有所谓『经纬天地』者也,孔子亦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以是谥之,固亦几矣。若夫宣之为宣,〖谥法〗之美者不过『圣善周闻』而已,岂足以尽吾圣人之大德哉?况唐未加圣人是谥之前,而北齐高洋、李元忠、南齐萧子良、隋长孙贤之数人者固先有此谥矣,天生圣人为万世道德之宗主,称天以诔之犹恐未足以称其德,彼区区荒诞之称、污下之见,何足以为吾圣人之轻重哉?

丘叡〖大学衍义补〗

反清革命党学者章太炎亦曰:孔子于中国,为保民开化之宗,不为教主。世无孔子,宪章不传,学术不振,则国沦戎狄而不复,民居卑贱而不升,欲以名号加于宇内通达之国,难矣。今之不坏,系先圣是赖!是乃其所以高于尧、舜、文、武而无算者也!

孔子有王心王志。孔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吾已矣夫!』(〖论语·子罕〗)凤麟图书,乃王者受命之瑞。孔子自伤有王者之德,而无王者之位,莫能行王道,而作〖春秋〗,立新王之法。

孔子自为王之义,〖论语〗备言之。公山弗扰以费畔而召孔子,子欲应召,盖欲由此起事也,曰:『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阳货〗)刘宝楠〖论语正义〗云:『「吾其为」者,其与岂同,言不为也。』伊川云:『东周之乱,无君臣上下。孔子曰云云,言不为东周也。』〖孔子世家〗孔子谓子路:『盖周文武起丰镐而王,今费虽小,倘庶几乎!』意谓周起丰镐而代商,我亦可起费代周而王。孔子早年从周,晚岁改制,久不复梦周公,作〖春秋〗黜周为二王后,岂有兴周道于东方(鲁)之理乎?又孔子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子罕〗),更以以文王继承者自居。〖尚书大传〗载孔子曰:『文王得四臣,丘亦得四友焉。自吾得回也,人加亲,是非胥附邪!自吾得赐也,远方之士日至,是非奔辏邪!自吾得师也,前有辉,后有光,是非先后邪!自吾得由也,恶言不至于门,是非御侮邪!文王有四臣以免口,丘亦有四友以御侮。』孔子自比文王有四友。孔子复有『梦坐奠于两楹之间』(〖礼记·檀弓〗)之语,汉儒郑玄以为『南面向明,人君听治正坐之处』,是孔子自梦为王者,意綦显豁。孔子不啻自任为王,仪封人以为『木铎』,太史公以为『世家』,固时人后人,皆以为王矣。 孟子曰:『孔子惧,作春秋。春秋,天子之事也,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汉儒曰:『孔子志在春秋。』庄子曰:『春秋,先王经世之志。』先王非孔子而何?然则拘于俗论,则以孔子为谮矣。然当时天下无王,周王徒存空名,诸侯放恣,孔子不得已当圣王之任,以法为万世之褒贬。王船山曰:『周衰教弛,而孔子不用于天下,乃以其道与学者修明之,不得已而行天子之事,以绍帝王之统。故上不待命于宗周,下不假权于鲁、卫。』

董子称孔子作〖春秋〗,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依后世俗论,则为大逆不道矣。以为天子可贬乎?孟曰暴君可革,荀曰:从道不从君。亦何骇其言?君子有经有权。孔子自任以王,行王者之事,天下后世不言其僭,周公葬以天子之礼,不曰僭,尊孔子以帝王,何僭?〖史记.太史公自序〗:上大夫壶遂曰:『昔孔子何为而作春秋哉?』太史公曰:『余闻董生曰:「周道衰废,孔子为鲁司寇,诸侯害之,大夫壅之。孔子知言之不用,道之不行也,是非二百四十二年之中,以为天下仪表,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以达王事而已矣。」 子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於行事之深切著明也。」 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而孔子为王,亦学者共识也。董子〖贤良对策〗曰:『孔子作〖春秋〗,先正王而系万世,见素王之文焉。』董子〖春秋繁露〗曰:『是故孔子立新王之道,明其贵志以反利,见其好诚以灭伪,其有继周之弊,故若此也。』卢钦〖公序〗曰:『孔子因鲁史记而修〖春秋〗,制素王之道。』此公羊家言也。〖论语纬〗曰:『子夏六十四人共撰仲尼微言以事素王。』〖春秋纬·元命苞〗曰:『麟出周亡,故立〖春秋〗制素王,授当兴也。』此谶纬家言也。贾逵〖春秋序〗曰:『孔子览史记,就是非之说,立素王之法。』郑玄〖六艺论〗曰:『孔子既西狩获麟,自号素王,为后世受命之君制明王之法。』此古文家言也。〖论衡·定贤〗曰:『孔子不王,素王之业在于〖春秋〗。』〖淮南子·主术训〗曰:『孔子之通,智过于苌宏,勇服于孟贲……然而勇力不闻,伎巧不知,专行教道,以成素王。』。淮南子为杂家道家著作,亦称孔子素王。徐幹〖中论·贵验篇〗曰:『仲尼为匹夫,而称素王。』应劭〖俗通·穷通篇〗曰:『制〖春秋〗之义,著素王之法。』刘向〖说苑·贵德篇〗曰:『是以孔子历七十二君,冀道之一行而得施其德,使民生于全育,烝庶安土,万物熙熙,各乐其终。卒不遇,故睹麟而泣,哀道不行,德泽不洽。于是,退作〖春秋〗,明素王之道以示后人,思施其德,未尝辍忘。是以百王尊之,志士法焉。诵其文章,传今不绝。』唐刘沧 〖经曲阜城〗:『三千弟子标青史,万代先生号素王。』清末陈去病 〖自兖州过曲阜谒圣庙孔林〗诗之二:『〖春秋〗素王业,今古复焉如。』

楚昭王欲以百里之地封孔子,令尹子西劝止之, 他的理由是『王之使使诸侯有如子贡者乎?王之辅相有如颜回者乎?王之将率有如子路者乎?王之官尹有如宰予者乎?楚之祖封於周,号为子男五十里。今孔丘述三五之法,明周召之业,王若用之,则楚安得世世堂堂方数千里乎?夫文王在丰,武王在镐,百里之君卒王天下。今孔丘得据土壤,贤弟子为佐,非楚之福也。』
〖史记·孔子世家〗

当时诸侯大夫亦恐孔子继殷周,为天下之王也。

历史亦记载孔子有帝王之相。孔丛子记载:夫子适周见苌宏,言终退。苌宏语刘文公曰:吾观孔仲尼有圣人之表,河目而隆颡,黄帝之形貌也;修肱而龟背,长九尺有六寸,成汤之容体也。然言称先王,躬履谦让,洽闻强记,博物不穷,抑亦圣人之兴者乎。刘子曰:方今周室衰微,而诸侯力争。孔丘布衣,圣将安施?苌宏曰:尧舜文武之道,或弛而坠。礼乐崩丧,亦正其统纪而巳矣。

郑人或谓子贡曰:『东门有人,其颡似尧,其项类皋陶,其肩类子产,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累累若丧家之。』子贡以实告孔子。孔子欣然笑曰:『形状,末也。而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史记》

丧家之狗,幽默之嘲笑与自嘲,然以孔子相比诸古代圣王贤相之相。有云老子、庄子、申、韩,管仲、慎到等人之与古代圣王相似者乎?两处记载孔子之相类似古代圣王尧帝。

战国之时,孔子遂俨然有王者之地位。孔子比诸诸周公,或文王,尧帝之圣王圣相,岂与诸子等乎!

孟子曰:『由尧、舜至於汤,五百有馀岁。若禹、皋陶,则见而知之;若汤,则闻而知之。由汤至於文王,五百有馀岁。若伊尹、莱朱,则见而知之;若文王,则闻而知之。由文王至於孔子,五百有馀岁。若太公望、散宜生,则见而知之;若孔子,则闻而知之。』

孟子尝云:『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孟子所言闻而知之,皆王者也。

公孟子谓子墨子曰:"昔者圣王之列也,上圣立为天子,其次立为卿、大夫。今孔子博于〖诗〗、〖书〗,察于礼乐,详于万物,若使孔子当圣王,则岂不以孔子为天子哉!
〖墨子·公孟子〗

则以孔子为素王,有王者之德,无王者之说早矣。

中庸赞美孔子之道之大,比诸天地,吾辈当虔敬颂之:

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土。辟如天地之无不持载,无不覆帱,辟如四时之错行,如日月之代明。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

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

〖中庸〗

孔子之道如天地之大,孔子为至圣,可以配天。

史载鲁哀公十四年春,狩大野。叔孙氏车子鉏商获兽,以为不祥。仲尼视之,曰:『麟也。』取之。曰:『河不出图,洛不出书,吾已矣夫!』西狩见麟,曰:『吾道穷矣!』颜渊死,孔子曰:『天丧予!』麟者,圣兽也,孔子,圣人也,圣兽之见,祥瑞之征也,伏羲之时,河出图,洛出书,孔子之时,见麟,而不见图书,道之不行也。圣兽被获,圣兽之穷,孔子老于鲁,圣人之穷也,德伤其类,麟之获,亦孔子之自伤乎?孔子视颜回犹子,盖知己者莫如颜回,孔子最贤回,自古帝王之兴,莫不有佐,尧有皋陶,禹有伯益,汤有伊尹,文王有太公望,颜回,孔子之佐也,颜回早夭,丧吾佐矣,吾何能久乎?呜呼!麟之获,而圣人之命不久,道穷而王道不能复,丧予而明王不能兴,诸侯之争霸,交逐于功利,而非能继周之王者,陵迟于战国,焚坑于暴秦,虽两汉承之,而道之降也,不能如三代之粹,魏晋以后,盗贼夷狄交乱天下。孔子之哀,岂为一己之哀,一时之哀,为天下万世哀也!使孔子为侯,必如汤武而兴矣,兴礼乐,伐不道,裕生民,定天下于一,儒术大行,七雄纷争可免,战国诈术邪说可绝,焚坑之祸不生,胡夷乱华不逞。继孔子者,以治百世之中国,无弱丧之祸。夫犬戎乱周,春秋之时,四夷交侵中国,孔子予桓文攘夷之功,孔子固有忧于华夷之防,故作〖春秋〗,明王道,内中夏,外夷狄,以为万世之诫。而后世驰其防,延夷狄入主中国,背孔子之教矣。孔子不能承汤武而王,孔子之憾也,孔子之不幸也,中国之不幸也,后人不能承孔子之教而圣,后人之不足乎?而为桓文之罪人,孔子虽受尊,而不愿飨灵于此矣。孔子固有志于王也,『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孔子欲继周王鲁也,『文王既殁,文不在兹乎?』孔子欲继文王而兴也。『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孔子自负其能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孔子思继周公之业也,不能为王,摄政如王,亦其次也。『夫明王不兴,而天下其孰能宗予』,孔子叹道学之不用也。孔子之不王,孔子之不用,诚天下万世之憾与!故曰素王也。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