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335|回復: 0

[儒家学说] 论荀子崇正学辟异端之功(之六)

[複製鏈接]

陶扬鸿 發表於 2020-6-30 12: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之六 (阅读上篇

其〖非十〗并辟当时有名之者十二人,曰:『纵情,安恣孳,禽兽行,不以合文通治;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众;它嚣魏牟也。 忍情性,綦溪利跂,苟以分异人高,不足以合大众,明大分,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众:是陈仲鱿也。

不知壹天下建国之权称,上功用,大俭约,而僈差等,曾不足以容辨异,君臣;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众:是墨翟宋钘也。

尚法而无法,下修而好作,上则取听于上,下则取从于俗,终日言成文典,紃察之,则倜然无所归宿,不可以国定分;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众:是慎到田骈也。 不法先,不是礼义,而好治怪说,玩琦辞,甚察而不惠,辩而无用,事而寡功,不可以为治纲纪;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众;是惠施邓析也。

略法先王而不知其统,犹然而犹材剧志大,闻见杂博。案往旧造说,谓之五行,甚僻违而无类,幽隐而无说,闭约而无解。案其辞,而只敬之,曰:此真先君子之言也。子思唱之,孟轲和之。世俗之犹瞀儒、嚾嚾然不知其所非也,遂受而传之,以为仲尼子弓为兹厚于后世:是则子思孟轲之罪也。』

其辟十子是也,并辟及子思孟子,过矣,乏涵容之量也,然谓其略法先王而不知统,而辟之非如其他十子之重,则同异户之争也。

十子中,它嚣,魏牟,陈仲、史鱿,皆道家也。它嚣,魏牟『纵情性,安恣孳』,承杨朱纵欲之旨,陈仲、史鱿承杨朱『自贵』之旨,陈仲亦为孟子所非,谓之无人伦上下。墨翟宋钘,道家,兼爱无等差。慎到,法家势派,出于老而创法,田骈,道家,与慎到齐名。惠施邓析,名家

十二子,荀子皆非之,而独崇孔子,子弓,曰:『若夫总方略,齐言行,壹统类,而群天下之英杰,而告之以大古,教之以至顺,奥窔之间,簟席之上,敛然圣王之文章具焉,佛然平世之俗起焉,六说者不能入也,十二子者不能亲也。无置锥之地,而王公不能与之争名,在一大夫之位,则一君不能独畜,一国不能独容,成名况乎诸侯,莫不愿以为臣,是圣人之不得埶者也,仲尼子弓是也。一天下,财万物,长养人民,兼利天下,通达之属莫不从服,六说者立息,十二子者迁化,则圣人之得埶者,舜禹是也。今夫仁人也,将何务哉?上则法舜禹之制,下则法仲尼子弓之义,以务息十二子之说。如是则天下之害除,仁人之事毕,圣王之迹着矣。』辟异端也严,崇圣人也至,然子弓之贤,未之甚闻,子思孟子同门,伐之太过,又为性恶之论与孟子性善相争,荀子之所以见贬于宋儒乎!

孟子,正之正者也,荀子正之偏者也,然其正于其他诸子,岂不远乎?除十二子外,荀子尚辟老庄等,〖天论〗曰:『慎子有见于后,无见于先。老子有见于诎,无见于信。墨子有见于齐,无见于畸。宋子有见于少,无见于多。有后而无先,则群众无门。有诎而无信,则贵贱不分。有齐而无畸,则政令不施,有少而无多,则群众不化。』〖解蔽〗曰:『宋子蔽于欲而不知得。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申子蔽于埶而不知知。惠子蔽于辞而不知实。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故由用谓之道,尽利矣。由欲谓之道,尽嗛矣。由法谓之道,尽数矣。由埶谓之道,尽便矣。由辞谓之道,尽论矣。由天谓之道,尽因矣。此数具者,皆道之一隅也。夫道者体常而尽变,一隅不足以举之。曲知之人,于道之一隅,而未之能识也。故以为足而饰之,内以自乱,外以惑人,上以蔽下,下以蔽上,此蔽塞之祸也。孔子仁知且不蔽,故学乱术足以为先王者也。一家得周道,举而用之,不蔽于成积也。故德与周公齐,名与王并,此不蔽之也。』十二子外,加老庄,申子,皆为荀子所辟,而周公、孔子、子弓,周孔之学,固大中至正之学也,岂诸子可侪哉!荀子知所尊矣。谓墨子蔽于用而不知文,庄子蔽于天而知人,吐辞如经矣!不知文,故非乐,不知人,故薄仁。君子有不器之用,不可唯以实用为用,人有人之道,不可以天之道为道。

荀子于异端,辟墨最多,辟墨言论如下:

不知壹天下建国家之权称,上功用,大俭约,而僈差等,曾不足以容辨异,县君臣;然而其持之有故,其言之成理,足以欺惑愚众:是墨翟宋钘也。(〖非十二子〗)

兼足天下之道在明分:掩地亩,刺屮殖谷,多粪肥田,是农夫众庶之事也。守时力民,进事长功,和齐百姓,使人不偷,是将率之事也。高者不旱,下者不,寒暑和节,而五谷以时孰,是天之事也。若夫兼而覆之,兼而爱之,兼而制之,岁虽凶败水旱,使百姓无冻餧之患,则是圣君贤相之事也。墨子之言昭昭然为天下忧不足。夫不足非天下之公患也,特墨子之私忧过计也。今是土之生五谷也,人善治之,则亩数盆,一岁而再获之。然后瓜桃李一本数以盆鼓;然后荤菜百疏以泽量;然后六畜禽兽一而剸;鼋、鼍、、鳖、鳅、鳣以时别,一而成群;然后飞鸟、凫、雁若烟海;然后昆虫万物生其间,可以相食养者,不可数也。夫天地之生万物也,固有余,足以食人矣;麻葛茧、鸟兽之羽齿革也,固有余,足以衣人矣。夫有余不足,非天下之公患也,特墨子之私忧过计也。 天下之公患,乱伤之也。胡不尝试相与求乱之者谁也?我以墨子之『非乐』也,则使天下乱;墨子之『节用』也,则使天下贫,非将堕之也,说不免焉。墨子大有天下,小有一国,将蹙然衣粗食恶,忧戚而非乐。若是则瘠,瘠则不足欲;不足欲则赏不行。墨子大有天下,小有一国,将少人徒,省官职,上功劳苦,与百姓均事业,齐功劳。若是则不威;不威则罚不行。赏不行,则贤者不可得而进也;罚不行,则不肖者不可得而退也。贤者不可得而进也,不肖者不可得而退也,则能不能不可得而官也。若是,则万物失宜,事变失应,上失天时,下失地利,中失人和,天下敖然,若烧若焦,墨子虽为之衣褐带索,嚽菽饮水,恶能足之乎?既以伐其本,竭其原,而焦天下矣。 故先王圣人为之不然:知夫为人主上者,不美不饰之不足以一民也,不富不厚之不足以管下也,不威不强之不足以禁暴胜悍也,故必将撞大钟,击鸣鼓,吹笙竽,弹瑟,以塞其;必将錭琢刻镂,黼黻文章,以塞其目;必将刍豢稻粱,五味芬芳,以塞其口。然后众人徒,备官职,渐庆赏,严刑罚,以戒其心。使天下生民之属,皆知己之所愿欲之举在是于也,故其赏行;皆知己之所畏恐之举在是于也,故其罚威。赏行罚威,则贤者可得而进也,不肖者可得而退也,能不能可得而官也。若是则万物得宜,事变得应,上得天时,下得地利,中得人和,则财货浑浑如泉源,汸汸如河海,暴暴如丘山,不时焚烧,无所臧之。夫天下何患乎不足也?故儒术诚行,则天下大而富,使有功,撞钟击鼓而和。曰:『钟鼓喤喤,管磬玱玱,降福穰穰,降福简简,威仪反反。既醉既饱,福禄来反。』此之谓也。故墨术诚行,则天下尚俭而弥贫,非斗而日争,劳苦顿萃,而愈无功,愀然忧戚非乐,而日不和。诗曰:『天方荐瘥,丧乱弘多,民言无嘉,憯莫惩嗟。』此之谓也。(〖富国〗)

待续 之七

本帖被以下淘專輯推薦: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