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354|回復: 0

[文学赏析] 醒世恒言的知"情"与识"趣"

[複製鏈接]

作者 / 潘

编著〖醒世恒言〗中的〖郎独占魁〗一篇值得玩味的佳作。者以,个中原因,在于它为我们思考『情』『淫』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它告诉我们,只有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情』『趣』,才能真正领悟到『情』『趣』。在此基础上,作者似乎为我们提出了关于『情』『淫』关系问题。

冯梦龙〖醒世恒言〗

冯梦龙〖醒世恒言〗

冯梦龙〖醒世恒言〗

『花魁』名叫美,其实她真名叫莘瑶。因在兵乱中与父亲莘善和母亲阮氏走失,人牙卜乔卖入王九妈的妓院作妓,故改名换姓。鸨儿王九妈为了赚得更子,请人教王美习学技艺,因此,王美琴棋般般精通,再加上一个天仙般的好模样儿,成为远近闻名的『花魁娘子』。然而王美被卖入苦坑,误入红尘,并不愿意接客。不曾想,被鸨儿王九妈与员外设计将其灌醉,然后破梳头。自此,她听从刘妈之言,接客攒,决意有朝一日从良,寻个直心实意的人以作终身之靠。

话说,临安府有个开油店的朱十老,年前过继一小厮,是汴凉逃难而来的,本姓秦名重,其父秦良,其母早丧,十三岁那年,其父将其过继给朱十老,并改名朱重,在店帮忙纪。哪知,朱十老听从门店伙计谗言,将朱重赶出门店,朱重走投无路,只得仍操旧业,走街窜巷卖油为生,仍用其本姓本名。因其为人诚实,聪明伶俐,兼之买卖公平,买油人多愿与其交涉,因之,其名大振,整个临安府唤他『秦卖油』。由于买卖渐渐起色,他因此而积得些银子。之后,思慕王美之美名,将所积之银买转鸨儿王九妈,王美知其诚心可靠,便将终身托付于秦重,自凑千金,赎身为良,嫁给秦重为妻,重改本姓名为莘瑶琴,最终秦重与父亲秦良团圆,莘瑶琴也与父母莘善、阮氏团聚。秦重重操旧业,且业兴旺,生儿育女,儿子读书成名,夫妻偕老。

这则故事,在叙事上重复了话本的误会、巧合、团圆等故套,本没有什么独到之处。但是,从故事的立意来看,确有值得玩索的地方。当然,不同阅读者会有不同的感受。笔者觉得它通篇贯穿着一个『情』字,秦重是一个知『情』的人,也是一个知『趣』的人,知『情』又识『趣』小说刻画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形象,使得秦重在众多的嫖客中具有独特的一面。因此,也使得此篇小说在『三言』中成为一个『有名』的篇什,常为诸家提及。单就这一点而言,笔者觉得有必要唠叨几句。

王美本是一个良家女子,因战乱与父母走失,被卖入妓院卖身。尽管如此,她仍盼着有朝一日能从良,找一个知疼着热的人得靠终身,且与走失多年的父母重聚。可喜的是,在众多的嫖客中,她以一种特别的方式与秦重相遇,并且实现了自己的这一人生梦想。

其一,秦重身份低贱,是一个以卖油为生的低层市民。作为一个卖油郎,他的遭遇与王美相似。尽管如此,与名倾临安城权贵的『魁花』王美莘瑶琴相比,他觉得自己的地位太低。事实是,秦重在第一眼窥见王美的美貌时,自己也觉得与她交接信心不,他内心想着:

『呸!我终日挑这油担子,不过日进分文,怎么想这等非分之事!正是癞蛤蟆在阴里想着天肉吃,如何到口!』又想一回道:『他相交的,都是公子与王孙,我卖油的,纵有了银子,料他也不肯接我。何况我做生意的青青白之人。若有了银子怕他不接!只是那里来这几两银子?』

秦重想到自己身份时,心理是相当矛盾的。一方面,对王美一片痴情,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身无分文的卖油郎,与只和公子王孙交接的王美相比,简直就是癞蛤蟆与白天鹅,一个在地下,一个在天上,遥不可及。不但自己对自己没有信心,就连鸨儿王九妈也觉得两者不可能交接。当有一日秦重认为自己有够陪侍王美一夜的银子时,他把自己打扮得有模有样,便壮着胆子怀揣着十六两银子去找王九妈,连王九妈也觉得王美不会接见他。但是,她看到秦重心诚与意切,在得了一点银子的好处费后,才勉强答应给秦重递话,使秦重看到了一点点署光,也因此而对王九妈心存感激。

万幸的是,秦重的耐心与诚心打动了王美,使得他与王美的距离缩小,也为日后成就这一桩美满的婚姻打下了基础。

其二,秦重是一个知『情』『趣』男人,这是他与那些身为公子王孙的嫖客相比不同的地方,也是能打动王美芳心的关键所在。

小说中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情节,它体现了秦重的知『情』与识『趣』,因此也感化了被等级念固化了的王美,王美看上他的不是他的银子和地位,而是他的真心和诚心,这也是王美接受他的原因。因此,这个情节也成为小说叙事的转折点

当秦重怀揣着银子与一颗真诚的心来到妓院时,内心是七上八下的。王九妈唯利是,得了秦重的一点银子后,主动热心为秦重周旋活络。事有不巧,那晚王美因接待一个权贵,一直到一更多才回来,且已吃得酩酊大醉。回到院中,倒头便睡。根本不理会王九妈和秦重。不过,秦重并不灰心意冷,在一旁小心殷勤地服侍着王美,又是倒,又是用自己的衣服接住她吐出的污物。然后,心满意足地挨着王美的身在旁边躺下,不曾有握云携雨的欢娱。

当天大亮时,王美醒来,突然发现身边睡着一个男人,只是感到怪,但是不责怪。想着昨晚自己醉,多亏秦重照顾,倒是心存感激。然后,两人开始搭腔。当王美得知秦重的身份时,不但不嫌弃,还对秦重心生好感。下面是两人有趣的一段对话:

秦重,笔者注逐将初次看见王美,笔者注送客,又看见上轿,心下想慕之极,及积趱嫖钱之事,备细述了一遍。『夜来得亲近小娘子一夜,三生有幸,心满意足』。美娘指王美,笔者注听说,愈加可怜,道:『我昨夜酒醉,不曾招接得你。你干折了多少银子,莫不懊悔?』秦重道:『小娘子天上神仙,小可惟恐伏侍不周,但不见责,已为万幸,况敢有非意之望!』美娘道:『你做经纪的人,积下些银两,何不留下养家?此地不是你来往的。』秦重道:『小可单只一身,并无妻小。』美娘顿了一顿,便道:『你今日去了,他日还来么?』秦重道:『只这昨宵相亲一夜,已慰生平,岂敢又作痴想!』美娘想道:『难得这好人,又忠厚,又老实,又且知情识趣,隐恶扬善,千百中难遇此一人。可惜是市井之辈,若是衣冠子弟,情愿委身事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然后,秦重临走时,王美还赠了他二十两银子,秦重万分推辞不得,只好接受了。

事后,秦重或许心上再没想到王美。因为,一是那一夜尽管没有与王美有肉欲上的欢娱,但是,得见如天仙般美丽的王美已心满意足,不敢有非份之想,也觉得自己不配。二是秦重也觉得王美对自己没有爱情,最多只是有好感或同情心而已,去作太多的思想也无济于事。后来倒是有一事,使得两人又重新走到一处,且定下终身。这件事就是王美被恶少吴八公子凌辱,当走投无路时,恰好遇见秦重,秦重向她伸出援助之手,搭救了她。自此,王美与秦重订下百年之好,王美又自花一千金将自己赎身从良,并改为本姓本名,与秦重结百年好合。随后,秦重与自己的父亲重圆,莘瑶琴也与自己走失多年的父母团聚。两人偕老,且儿子读书成名,家业兴旺。

有趣的是,从上述的情节中,我们发现两个看似根本无法走到一起的人,最终喜结良姻。其中的原因,就是秦重知『情』又识『趣』。当初王美看上秦重的不是他的财富,也不是他的地位,而是他的诚心、痴情,对人温存、细心和体贴。他来妓院不专是为娱色而来,而是慕情而至,即使没有云雨的欢娱他也感到心满意足,这就是秦重知『情』的地方。她觉得这是秦重与其他公子王孙不同的地方。公子王孙只会娱色纵欲,且朝三暮四,用情不专。相比之下,『情』不会因色衰颜老而减退,只有像秦重这样知『情』人才可托付终身。

所谓的识『趣』就是秦重处事有分寸,知事难为而不强求,点到为止,见好就收。因此,当他实现自己与王美能见一面的心愿时,就知趣地离开,设身处地地为王美着想,不为难不强求,不使对方因自己的非份之想而处于尴尬的境地。然而,越是这样,越使得王美觉得他的好处。因此,日后,两人的事情走向圆满的结局,那就是在意料中的事了。

不过,话说到此,又使笔者想起一个关于『情』『淫』的话题。冯梦龙是晚明『尚情』思潮中的『弄潮儿』之一。他在〖情〗等著作中大力宣扬『情』,崇尚『情』,且提出『情』『淫』的本质区别。他说:『夫情近淫,而淫实非情。今纵欲之夫,获新而弃旧;妒色之妇,因婢而虐夫,情安在乎!惟淫心未除故!』〖情史〗卷七可知,在冯梦龙看来,『情』『淫』是不同的。这个观点在此篇中的主人公秦重身上也得到体现。秦重身上的『情』与公子王孙身上的『淫』也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此,也看出冯梦龙对『情』的思想倾向

关于『情』『淫』的思辨,在晚明一些士人中现得尤为突出。他们的『尚情』观是在一些士人被泛情论误导下,纵欲娱色的一种纠正,提出『情』中无『淫』的观点,为晚明『尚情』思潮推波助澜。在这种『尚情』思潮的影响下,曹雪芹创作〖梦〗提出『大旨谈情』,化用『意淫』一词,作『情』『淫』哲学思辨,对『尚情』思想作进一步的深化和发展。对此,脂批者似乎也体会到曹雪芹写『情』的个中三昧,在第六十六回前所作的批语中,也提出『情』中无『淫』『淫』里无『情』的观点。这些,与冯梦龙在〖情史〗中的观点如出一辙,其中的镜鉴,显而易见。所不同者,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表现的『情』,其思想的丰富性和深刻性,远远超过之前的一些作品。这是继承中的超越,超越中的提升。

总之,由〖卖油郞独占花魁〗想到的就是这些。

是为记。

2013年6月7晚记于后花园寓所

2020年4月6日改于痴红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