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339|回復: 0

[儒家文化] 犬儒主义的晚清伪儒

[複製鏈接]

陶扬鸿 發表於 2019-10-19 14: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延章按:这里『犬儒』并非指西方某些派,而近年在皇汉圈内兴起的一种代称。顾名思义,犬是愚忠的,犬儒即是指提倡愚忠的『御用学者』。众所周知,儒学上曾确立了思想体系,如确立了仁义礼智信等基本伦理纲常,孟子确立了民贵君轻的民本思想,传巩固了攘夷的华夷之辨董仲舒宏扬了人道法天的天人感应思想,程朱则奠定了道统指导治统理学体系。然而,在伪儒眼里,的这些重要学术思想,是无轻重的,犬儒尤甚。仁义纲常在犬儒下,简化成了妇人之仁,民本思想他们歪曲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华夷之辨更是被替换成『多元主义』,道统则被扭曲治统之下的『圆谎小醜』。犬儒主义的话语体系之下,华夏不华不夏,民生则披上了恶法的枷锁。

以下文章是陶扬鸿先生所作,记载于此,以飨众儒。

元末儒生多参与元起义,泉名士叶子朱元璋镇守婺州的部属孙炎提出『革戎夷之』、『复圣宋之治』的八条大纲。儒士叶兑也在著名的【赤城论谏录】中称,南方人『久沦异俗』,看到朱军『用夏变夷、挈还礼义之乡』的旗号,多有『仰慕爱悦』之意;同时指出朱元璋的族群份以及『用夏变夷』的宣传,是过『变于夷』的北方蒙元军阀李察罕的重要优势。著名儒家学者朱升辅佐明太祖,称明太祖『复神州于腥秽,洗尽胡尘』,至正十七年秋,原为张士诚、方国珍踞的两浙地区尽入朱氏版,朱升作【贺平浙江赋】,更依据儒家的『华夷之辨』理论,对朱元璋的军事行动大加赞扬:『行之者为人,吾同胞也,悉有华夷之分、内中国而外夷也?惟中国尽其而修其行也,夷狄戕其性而亏其行也,与禽兽奚择焉!此所以严华夷之辨,天必眷中国而子之,远夷狄而外之也。元主中国,天厌之久矣,有大圣人焉,天必命之以为亿兆之君。而我吴王应运兴焉,渡江而南,定陵,整义兵,揽英杰,分取江淮城邑,所向无不克捷……驱胡虏而复圣域,变左衽而为衣冠,再造之功于是为大,自开辟以来,帝王之兴未有盛焉者也。

至正十八年,陈友谅攻陷龙兴路(今江西南昌),寓此地的儒士刘夏便给陈氏部属上,他不仅认同陈友谅部『复宋』、『驱胡』的旗号,还对此作了进一步的理论阐发:

(元末兵乱)正以夷狄之运将满百年,自古夷狄之君无百年之运。天下,国虚无人,地大不治,天心废之,其征见矣。我朝(按,徐宋政权)君臣灼知其然,遂倡皇宋之正统,扫夷狄之闰位。数之以君子在野小人在朝,数之以贪官污吏布满中外,数之以腥膻中土,数之以毁裂冠冕。』

刘夏把族群矛盾看作导致元末之乱的主因,认为元末兵乱,正应验了『夷狄之君无百年之运』的说法。他建议在『复宋』的旗帜下『解红之仇敌』,即以共同的族群与文化认同为基础,化解红军与汉族地主武装之间的矛盾(对刘夏这一主张的分析,可看杨讷【徐寿辉、陈友谅等事迹发覆——<刘尚宾文集>读后】第六节『解红白之仇』。)

刘夏还是元末最早向群雄提议整饬儒家礼法、荡除『狄习』的知识分子。他上书陈友谅部下主管学校教育的官员曰:『天下初定,治之之方宜何先?亦曰:莫切于正人心……天下不幸,中国之运衰,夷狄之运兴,毡裘之君遂帝率土。当其革命之初,父兄耆老相与疑怪,以为异类;岁月既久,渐及百年,后生子弟濡目染,精神心术与之俱化。故近年以来,天下之士习斁坏彝伦,蔑弃礼法,丐求便利,狙谲无耻,于是士大夫皆有狄习。

由此可见,红巾起义得儒生之积极响应。刘基、宋濂皆辅佐明太祖恢复中华之儒士,北伐讨元的【谕中原檄】,或云宋濂作,或云朱升作,未能确定,然能代当时儒生讨胡之态,檄文言民族大义曰:『自古帝王临御天下,皆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而制天下也……使我中国之民,死者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虽因人事所致,实天厌其德而弃之之时也。古云:「胡虏无百年之运」,验之今日,信乎不谬!当此之时,天运循环,中原气盛,亿兆之中,当降生圣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今一纪于兹,未闻有治世安民者,徒使尔等战战兢兢,处于朝秦暮楚之地,诚可矜闵。方今河、洛、关、陕,虽有数雄,忘中国祖宗之姓,反就胡虏禽兽之名……予恭承天命,罔敢自安,方欲遣兵北逐胡虏,拯生民于涂炭,复汉官之威仪。虑民人未知,反为我雠,絜家北走,陷溺犹深,故先谕告:兵至,民人勿避。予号令严肃,无秋毫之犯,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于塞外。盖我中国之民,天必命我中国之人以安之,夷狄何得而治哉!予恐中土久污膻腥,生民扰扰,故率群雄奋力廓清,志在逐胡虏,除暴乱,使民皆得其所,雪中国之耻,尔民其体之!

历史学家吴晗对该檄文有如下评析:

这是元璋幕僚中儒生系统的杰作,代表几千年来儒家的正统思想。这篇文字中心思想有两点:第一是民族革命,特别强调夷夏的分别,特别强调中国应由中国人自己来治理。过去不幸被外族侵入,冠履倒置,现在要「驱逐胡虏,恢复中华」了,这两句响亮动听的口号,比之红军初起时所提出的恢复赵宋政权,已从狭隘的恢复一个已被遗忘的皇家,进而为广泛的恢复民族独立,进步何止千里!以此为号召,自然更能普遍地获得全民的拥护和支持,尤其是打动了儒生士大夫的心。第二是复兴道统,亦即旧有的文化的思想的系统之恢复。文中指出「礼义者御世之大防」,也就是说「父子君臣夫妇长幼之伦」、「朝廷者天下之根本」是纲是纪,这一套正是儒家的中心思想,也就是多少年来维持统治的金科律。大之治国,小之修身,从政治生活,都套在这一个模子中。蒙古人入主中国,开头君明臣良,还能够纲维天下,中期以后,这模子被破坏了,弄得乱七八糟。如今北伐,目的在「立纲陈纪,救济斯民」,重建旧模子,恢复这个世世相传的传统文化和生活习惯。这比之红军初起时所宣传的弥勒佛和明王出世的空幻的理想世界,已进而为更切实的具体的文化的生活习惯的正常化,自然高明得多,能广泛地获得那苦于社会动荡的小民的拥护和支持,更能吸引儒生士大夫的深切同情。……

儒士陶安【大明铙歌鼓吹曲】曰:『遂北指赤狄,直抵幽燕境。旗旐央央来,彼窜灭形影。阳九值时数,中原弗遑静。百年今复清,干戈气全屏。』儒士沈士荣给明太祖上疏,称明太祖:『皇上翦伐群雄,以武功定天下,拯生民于火之中,奠四海于枕席之安,驱夷狄,复中夏……一洗北面戎虏之耻。臣窃为千古豪杰庆快无已。』那时的儒生还是多明华夷之辨,知驱逐胡虏之义的,清末就没几个了。

曾胡左李,罗泽南等自号儒生,不反清,却帮满清镇压太平起义。朱升、刘夏等才是真儒,曾胡伪儒也。

红巾军是明教,属于外来宗教,但他们反蒙元,当时儒生不因宗教之异而排斥,而是积极响应,重种族大义也。又能以儒化除异教,导明祖以革夷狄之习,诸儒之功大矣。太平天国之起兵反清,用上帝教,源于西方天主,此于元末红巾军无甚异也。而不见儒生之响应。

嗟夫!此皆被满清奴化之儒。丧失民族大义之儒,蒙虏入主中国,许衡尚欲以儒化夷,太平天国虽用上帝教,犹汉人也,且举反满复汉之旗,何不能以儒导化乎?元末诸儒能化红巾军,而佐之以驱逐胡虏,恢复中华,清末诸儒不知化太平军,而帮满清镇压太平,使汉室之复垂成而败,虏朝复延四十八年之命,相去岂远哉!吾见明儒尚多言华夷之辨,而清儒至吕留良、曾静以后,无复闻者。亦满清奴化之深,消泯儒家华夷之辨之烈也。

曾胡左李,罗泽南皆有学问之人,儒家典岂为不谙?而无夷夏之义。反倒是某些人所斥为贼匪的太平天国洪杨等出身下层利用异教反清者,能举华夷之辨。如洪秀全【誓师檄文】曰:『照得宅中图大,万古严夷夏之防;伐暴救民,王创征诛之局。……朱氏之统绪已绝,白山之胡虏代兴。等刘渊、石勒之枭雄,攘夺神器,本耶律、完颜之种类,流毒中原。幽厉之残暴相形,六七传如故,汉唐之衣冠已渺,二百载于兹。律以蛮夷猾夏之常刑,讵惜涿鹿、版泉之义举。』杨秀清【奉天讨胡檄文】曰:『天下者中国之天下,非胡虏之天下也;衣食者中国之衣食,非胡虏之衣食也;子民人者中国之子女民人,非胡虏之子女民人也。慨自有明失政,满洲乘衅,混乱中国,盗中国之天下,夺中国之衣食,淫虐中国之子女民人。而中国以六合之大,九州之众,一其胡行,而恬不为怪,中国沿得为有人乎!自满洲流毒中国,虐燄燔苍穹,淫毒秽宸极,腥风播於四海,妖气惨於五胡,而中国之人,反低首下心,甘为臣仆。甚矣哉,中国之无人也!……乘中国之无人,盗据华夏。御座之设,野狐升据,朝堂之上,沐猴而冠。我中国不能犁其廷而锄其穴,反中其诡谋,受其凌辱,听其号令,甚至文武官员,贫图利禄,拜跪於狐群狗党之中。今夫三尺童子,至无知也,指犬豕而使之拜,则艴然怒。今胡虏犹犬豕也,公等读书知古,毫不知羞。昔文天祥、谢枋得誓死不事元,史可法、瞿式耜誓死不事清,此皆诸公之所熟闻也。予总料满洲之众,不过十数万。而我中国之众,不下五千馀万。以五千馀万之众,受制於十万,亦孔之丑矣!今幸天道好还,中国有复兴之理,人心思治,胡虏有必灭之徵。三七之妖运告终,而九五之真人已出。胡罪贯盈,皇天震怒,命我天王肃将天威,创建义旗,扫除妖孽,廓清华夏,恭行天罚。言乎远,言乎近,孰无左袒之心;或为官,或为民,当急扬徽之志。甲胄干戈,载义声而生色;夫妇男女,摅公愤以前驱。誓屠八旗,以安九有;特诏四方英俊,速拜上帝,以奖天衷。执守绪於蔡州,擒妥欢於应昌,与复久沦之境土,顶起上帝之纲常。……公等世居中国,谁非上帝子女,倘能奉天诛妖,执蝥弧以先登,戒防风之后至,在世英雄无比,在天荣耀无疆。如或执迷不悟,保伪拒真,生为胡人,死为胡鬼。顺逆有大体,华夷有定名。各宜顺天,脱鬼成人。公等苦满洲之祸久矣,至今而犹不知变计,同心戮力,扫荡胡尘,其何以对上帝於高天乎!

石达开讨满求贤诏曰:『为招贤才兴汉灭满以伸大义事。照得胡虏二百年,岂容而污汉家之土;英雄十八省,何勿尽洗夷尘之羞。慨自朱家之大纲不振,白山之小丑无良,三桂求援以揖外盗,八旗乘衅以入中邦。遂尔窃据我土地,毁乱我冠裳,改易我制服,败坏我伦常。薙发薙须,污我尧舜禹汤之貌;官卖爵,我伊周孔孟之徒。逼堂堂大国之英雄豪杰,俯首而拜夷人为君;合赫赫中原之子女玉帛,腆颜而惟胡虏是贡。为耻已甚,流祸无穷。有人气者理应切齿,怀公愤者益当密心。……仰尔一体士民,共知拱手事夷,是吾耻也。甘心忘汉,于心安乎?文天祥决不降虏,岳武穆誓必诛金,前哲堪羡,后辈当兴。从此龙起南阳,共挽红羊之劫;定教鹿逐北虏,惊散赤狗之群。绥我士子,驱彼旗丁。胡妖既洗夫闽浙,义师再揭夫幽燕。

洪秀全据广西之永安州,饬其丞相出安民告示,文云:『大汉军师兼理内外政教、统属官吏军民、开国丞相左,为上谕宣布中外事。照得安邦定国,吊民非所以害民;发政施仁,戡乱非所以扰乱。村乡市镇,不用惊惶,士农工商,各安本业。满夷当灭,皇汉当兴,久合必分,乱极思治,天地古今循环自然之理也。……俟东南底定,然后戮力北燕,擒获虏酋,问其累世猾夏之罪,光复中华一统之休。

洪仁玕【诛妖檄文】曰:『夫天下者中华之天下,非胡虏之天下也;宝位者中华之宝位,非胡虏之宝位也;子女玉帛者中华之子女玉帛,非胡虏之子女玉帛也。慨自明季凌夷,鞑妖乘衅,窜入中华,盗窃神器,而当时官兵人民,未能共愤义勇,驱逐出境,扫清膻秽,反致低首下心,为其仆从,迄今二百余年。浊乱中华,钳制兵民,刑禁法维,无所不至;而一切英雄豪杰,莫不为其所制而甘为之用。吁,实足令人言之痛心、恨之刺骨者矣!……

【颁新政宣谕】曰:『从来中国所称为华夏者,谓上帝之声名在此也;又号为天朝者,为神国之京都于兹也。堂堂中土,亘古制匈奴;烈烈神州,岂今宥胡狗?乃有鞑靼妖出,则文武衣冠异于往古,父母发强为毁伤。口其言语,说甚么巴图鲁之之鬼号;家有伦类,毒受那满洲狗之淫污。正宜遵中国、攘北狄,以洗二百载之蒙羞;归上帝,扶天王,以复十八省之故土。奈何弃天父大德,漠不知惭,忘其身之为华,恬不知怪?岂不痴哉!诚堪悼矣!本军师微时,每与真圣主论及此事,未尝不叹中国之无人而受制于鞑妖也!兹者天道好还,人心向化,怜新弃旧,否极泰来……简命既膺,妖庙妖人无不破;帝心既眷,良臣良弼以俱来。且也赐玺赐剑,久征明命于天霆;天将天兵,素昭征伐于天讨……至于胡虏之扰乱中国也,叛上帝而拜妖魔重奸邪而背真道……况服胡胡服而冠奴冠,于心何忍?忘真主而跪妖鞑,誓死难从!此淫污满地,竹简难穷;诸如罪恶蹈天,江河莫洗。

【钦英杰归真】曰:『使中土华人诚能忠心联络,何难复富有之天国,兴礼义之天朝也。……弟试思之,问宋代何以多忠贤,明代何以多烈节,而元妖独无彰明较著之忠烈令妇人皆知者,何也?虽有,亦是愚忠蠢忠,不忠之忠,而【纲鉴】重华之义断不载之也。今问咸丰朝衙,有如朱、程、周、张之文才者乎?问有如世忠、岳飞、张纲之顾国者乎?问有如陆秀夫、张世杰、文天祥等赫赫声名如雷贯耳,令妇人皆知者乎?恐元妖无之,今妖亦无之也。即今妖衙有如该古人者,亦断难比其声威。何也?彼之时,彼之长,不同乎妖鞑故也。……此即古之见,又是人人良心证见。况元妖入寇中华,至明实有一百六十年之久,纲鉴则削其前,至崖门失印方准入元史;又削其后,至明初起义即入明代。实载八十九年之久。由此言之,御史重华之义严矣,而为鞑官之罪当何如乎?

太平天国中低层文告亦举华夷之辨:

如【傅佐廷崔柱忠等会衔告示】:『天王起义粤西,建都江南,金陵定鼎,创亿万年有道之基;甲平胡,吐二百载不平之气。无非欲斯民革夷狄之面目,复中国之规模,而重兴汉室于维新者也。

【化民告示】:『天王下凡,尊周攘夷以复邦家,划井分疆以卫黎庶。爰起义师于广西,不数载而破武昌、金陵,沿江上下,数千里尽入版图……』华夷之辨乃儒家重要之义,而清儒弗能继承,不知驱夷复夏,反保夷而压夏。华夷之辨乃为太平天国所继承。尚何以言卫道?真是莫大之耻!

叶子奇、刘夏、朱升名位虽不高,而明夷夏之辨,参与驱胡,又能导明祖以革蒙元夷狄之俗,复中华之风。曾李自号儒者,有盛名,而不明春秋大义,扶持夷酋,以胡服胡冠胡发为俗,而不知革,太平军蓄发者,而其所克复之地,皆使剃头,遇长发者辄杀之,屈汉人复从夷狄之俗,相去岂不远哉!岂不远哉!儒运因此而穷,华风未能复兴,曾李之罪,可胜诛哉!

杨秀清、萧朝贵【奉天诛妖救世安民谕】:『尔四民人等,原是中人民,须知天生真主,亟宜同心同  力以灭妖,孰料良心尽泯,而反北面于仇敌者也!今各省有志者万殊之众,名儒学士不少,英雄豪杰亦多。惟愿各各起义,大振旌旗,报不共戴天之仇,共立勤王之勋,本军师有所厚望焉。』这里可见太平天国也想得到儒生的响应,共同反清。


阐述儒学,传承儒家,复兴华夏,延续文脉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