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

百度

搜狗

360

搜狗

谷歌

搜狗
查看: 1117|回復: 3

[国画欣赏] 〖富春山居图〗画的不是富春山水?!

[複製鏈接]

菊斋 發表於 2019-6-16 23: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富春山〗,顾名思义一幅关于富春山,乃公望隐居此地时所作。然而事实真如此么?

界的研究,该图很可能不是在描绘富春山水,本名也可能并不叫『富春山居图』。这样的解释无疑打破了大一贯的常识,令人不禁想去探索其中的来去脉。

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图
富春山居图明卷

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一直为历代藏家所重视,但在上,却始终存在两个版本:子明卷与无用师卷,由此产生了无数真假之辩。当年乾隆皇帝喜得两个卷本的〖富春山居图〗,过一番考,认定子明卷为真迹,而无用师卷乃仿品,于是喜滋滋地在子明卷上无数。然而到了民国,没有了满清皇室的政治威压,画家吴湖帆起而为无用师卷翻案,过来认为它才是真迹,子明卷是仿品。如此针锋相对的点不禁令人产生疑惑,究竟谁真谁假?原因何在?

在争辩过程中,〖富春山居图〗究竟是不是画富春山,成为了双方的重要焦点之一,这主要与两卷本的黄公望款识有关系

在子明卷中,黄公望曰:『子明隐君,将归塘,需画山居景,图此为别,大痴道人公望,至元戊寅秋。』说明该画是为隐君子明所作,画中之山水没有特定的地点。

但在无用师卷中,黄的款识则说:『至正七年。仆归富春山居。无用师偕往。暇日于南。援写成此卷。』明黄老因隐居于富春山,陶醉于山中景物,于是挥毫完成了此作。

两个款识之间的矛盾令人殊不可解:前者告诉大家,大痴此画与富春山无关;而后者则表明,大痴正是受富春山之启发才完成此画的。于是,此画究竟是否在描绘富春山景便就成了一个千古疑案。如果他确是描绘富春山,则无用师卷为真,否则的话子明卷才是真迹。上世纪七十年代,这一问题在〖明报月刊〗上再次掀起热议,争论激烈,其中徐复观、翁同文、张光宾和傅申位学者的观点颇值得玩味。

〖富春山居图〗与富春山实景对比图:

富春山居图景一

富春山居图景一

富春山水景一

富春山水景一

富春山居图景

富春山居图景二

富春山水景二

富春山水景二

 

1.图中景物与真实的富春山景不符

徐复观在〖国画史上最大的疑案补论〗一文中发现,〖富春山居图〗中的景物与现实中的富春山景不符,由此断定黄公望此画与富春山并无关联。

真实的富春山位于今浙江省的桐庐。清代的〖浙江全省舆图并水陆道里记〗描绘了此山的地理情况:它作钝角形,角底北临桐江,角尖指向南,山形较小,估计约七华里。其南北坐落着其他山岭,如狮子山、圣帝山、大坑山等。

如果黄公望所画是此座富春山,徐复观认为,他根本不可能画成长卷,因为此地的山形非常小,山势由北向南,绝没有从西向东蜿蜒百里之长的可能。在这基础上,徐进一步认为,如果黄公望对富阳一带仅仅是云游质,那么地理概念的模糊勉强可以解释他为什么将这幅画叫做〖富春山居图〗。但在无用师卷中,黄公望的款识说『仆归富春山居』,表明自己隐居在富春山一带。那么无论如何将此卷称作〖富春山图〗是不合理的。所以徐复观断定无用师卷是假的。

另外重要的一点是,传统上大家都认为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画的是富春山与富春江的景色,但徐复观通过考察发现,富春山与富春江其实并不在同一个地点,富春一地的行政区划在历史上屡次变迁。东汉时期,由于严子陵耕于富春县,此地开始为文人墨客所重视。及至三国时的吴国黄武四年,汉时的富春县分为了富春、桐庐两县。其中富春山在桐庐,而不在富春。另一方面,富春山所面临的江被称为桐江。而桐江流入富阳县(也就是富春县)之后才被称为富春江。所以总结而言,富春山在桐庐县,而富春江在富阳县,两者不可能出现在同一画卷之中。

2.反驳:『富春山』名称再考

对徐复观的观点,伯敏提出反驳。他认为必须考虑到古人较少远行,地理知识不甚。加上富春这一地名确实源流繁复,所以『富春山居图』中所谓的『富春山』也许不是桐庐县富春山,而只是富阳境内的富春江沿岸的山。

王伯敏曾考证,〖富春山居图〗中的景象基本可以在富阳境内找到对应。画的前段,即浙江省博物馆收藏的〖剩山图〗,在山形、气势上与富阳城东的株林坞、庙山坞一带貌相似。画的中部山势斜落,穹岫迷密,所谓『丘壑奔腾』,这与中埠或杨家埠的后山相似,尤其在夕阳西沉之际,山皴分明,山上矾石累累,有如大痴之笔墨。到了画的后段,画家似乎又顺江东转,到达富阳,再自富阳沿江向东,到达今之新沙至里山一带。可见大痴此画与广义的富阳地区有着相应之处。

且富阳(古富春)是一个多山的县城,自古以来号称『岩邑』,因其多山,古代文人提到富春往往都带个『山』字。前人不用标点符号,以致于令今人迷茫重重。如杨维祯『冯进卿志』,谓:『其先徙家杭之富春山,遂为富春人。』如果没有『杭』字,所指的即是桐庐的富春山了。所以,上富春山三字,有两种情况,一是特指桐庐的富春山,另一种是指富阳境内的『山』。

王伯敏认为,大痴此图所谓的『富春山』即是广义上的富阳境内之山,所以画名为〖富春山居图〗是没有问题的。

傅申认同王伯敏所言。在此基础上他还提出补论,认为徐复观『把文人画家的寄兴山水,与画地图的人相提并论,有点不伦不类。』也就是说,绘画乃画家对现实世界的一种提升与感受,画卷难道一定要与真实景物一致么?如此一来,傅申便从争论的根本立点上反驳了徐的观点。

他还进一步补充,『现在的手卷上并没有标明南北东西的方向指标,不知徐教授是如何决定此画是「由西向东」的?』回顾徐复观此前的论点,他说富春一带的山脉大都由北向南,所以〖富春山居图〗不可能画出由西向东绵延百里的山脉。傅申的一句『不知徐教授是如何决定此画「由西向东」的』似乎切中了徐复观的要害,令笔者也不禁疑惑,在传统山水画中,画家们会自动遵循东西向的描摹方式么?

争论的第二个焦点在于黄公望是不是富春人:如果他与富春地区无关,那么这幅画便无太多可能叫〖富春山居图〗,反之,如果证明了他与富春地区有渊源,则可以反驳上述的观点。

1.黄公望无缘富春山

后代多流传黄公望乃富阳人,或传言他晚年隐居于富春山。但翁同文通过考据发现,黄公望不可能是富阳人。这一传言实际上到明末清初年间才出现。

在〖误传大痴为富阳人〗一文中,翁同文考察历代文献,发现元末明初时,括黄公望的友人在内其实都认为他是吴人或平江常熟人。在明末以前,绝大多数的记载研究也认为大痴是常熟人或吴人,其中仅伪本的夏文彦〖图绘宝鉴〗,和陈善的〖杭州府志〗记载过大痴为富阳人。即使如此,陈善该书也只是以游移不定的语气说,大痴是『富阳人,或曰徽州人』。到了嘉靖初年,大部分人还是相信大痴是常熟人的,比如嘉靖四十二年(1563)的王穉登〖吴郡丹青志〗,万历八年(1580)的茅以相〖绘妙〗,以及崇祯四年(1631)的朱谋垔〖画史会要〗。

这些文献记载,大痴曾经住过松江,徜徉于太湖三泖七十二之间。晚年又隐居杭州之泉,享受西湖的湖光山色。虽然中年以后他过着出世的生活,带有云游性质,但是并没有发现他到过桐庐富春山的痕迹,更没有隐居富春山终老的迹象,由此翁同文判断,无用师卷本中所谓的『归富春山居』是伪造的。以后关于黄公望是『富阳人』『隐居富春山』之类的纠葛也大都是借由无用师卷的伪款而来。

2.反驳:黄公望与富春山有渊源

持反驳意见的张光宾则对文献进行了一次重新搜索,发现翁同文此言并不准确。他发现,从明代中期开始便有大量的县治记载黄公望为富阳地区人,例如正统年(1440)年的〖正统重修富春志〗、天顺五年(1461)的〖天顺大明一统志〗以及嘉靖四十年(1561)的〖嘉靖浙江通志〗等。纵观历代方志,有趣之处在于,浙江方面的文献多称黄为富阳人,而江苏方面则多称其为常熟人,后归富春。这些方志都出现于顺治九年无用师卷出来之前,不可能是受到无用师卷的误导,所以张认为黄公望必与富春地区有关联。由此他有力的反驳了翁同文的观点。

两派之争最后也没能澄清〖富春山居图〗究竟是不是在画富春山。但坚持此图与富春山无甚关联的徐复观和翁同文进一步认定,〖富春山居图〗的图名有一段被篡改的历史,在最初它并没有『富春』二字。

1.董其昌的乱入导致『富春山居图』之名

有题跋而无题名的画

根据徐复观的研究,在董其昌的题跋之前,黄公望此画的名称中从来没有『富春』二字。比如明成化丁未年,姚绶临摹了黄公望此图,称其为『溪山处图歌』。吴在〖匏翁家藏〗中也只将此画称为『长卷』。如果此图在当时已经有了〖富春山居图〗的名称,那么他们没有道理不用正名,而只用『溪山胜处图歌』或『长卷』这样的临时称呼,所以徐相信最早的图是没有名称的,而后来子明卷上加上了『山居图』的字样,乃是由『需画山居景』这一句话而来。

董其昌将『富春大岭图』张冠李戴

直至明的天启六年,董其昌在画中加入了这样的跋:『大痴〖富春大岭图〗,旧为余所藏。余复见石田翁背临长卷,冰寒于水,信可方驾古人而又过之。』自此『富春』二字才开始出现。

实际上〖富春大岭图〗是黄公望的另一幅画作。在董其昌收藏到〖富春山居图〗之前就已经存在。据翁同文考据,它乃沈周名下的黄公望的伪迹。董其昌素来善于擅添或者擅改画名,大概已听闻大痴曾住富阳的传说,又知有所谓大痴的『富春大岭图』,觉得严子陵曾经隐居过的富春山比较有吸引力,所以便将子明卷改称为『富春大岭图』。由于他既是子明卷的藏主,又是当时的艺,所以人们纷纷依照他的称呼,将此卷称为『富春大岭图』。不过翁认为,在董其昌的年代里,『富春山居图』的名称应该还没出现,不然该名号如此响亮,董其昌为何会舍此而称之为『富春大岭图』?

『富春山居图』之名最终形成

『富春』一词既出,后人便纷纷响应,将此图称为『富春山图』、『富春图』或者『富春大岭图』。翁同文认为,作为真迹的子明卷在董其昌之后,流传到了宜兴吴之矩、吴问卿父子手中。在吴问卿的卒年前后,子明卷出以前,吴家在子明卷的基础上摹制出一本伪卷,并添加了包括『富春山居』的字样,以应和当时流传的『富春大岭图』的说法。自此『富春山居』的名称才开始正式出现。翁甚至大胆猜测,到吴问卿死后,其后人捏造了『临死火殉名画,子孙侥幸抢救』的传言,借以给它增值,然后将该画卖给了丹阳张范我家。

到了顺治九年,无用师卷在历史上终于首次出现,名为『富春山居图』。徐复观和翁同文都认为,自此以后世人关于黄公望出生于富阳,以及隐居富阳的传言才越来越多。

2.反驳:『图名』的出现与『图卷』的存在不可混为一谈

总结徐、翁二人的以上观点,可以概括为:正因『富春山居图』的名称在顺治九年无用师卷出来之前不存在,所以可以证明无用师卷乃后世伪造,由此证明子明卷才是真本。

傅申认为这是在片面定案,『「名称」问题并不是画卷本问题,〖富春山居图〗名称在何时出现是一回事,无用师卷在何时出现又是一回事,这是起码的标准。』也就是说,不能因为『富春山居图』这一名称在顺治九年以前不存在,就断定无用师卷在此前是不存在的。

所以如果能在顺治九年以前,找出无用师卷存在的证据,就可以推翻徐复观的『片面定案』了。对此,傅申发现李日华的〖六研斋笔记〗,沈颢1961年的〖富春临本题记〗以及陈继儒的〖跋董其昌为吴之矩画〗等诸多资料中,都提到了与子明卷款识相合的地方。经过考证,他也发现沈周、谈氏、董其昌、吴向卿等人所收藏的〖富春山居图〗应是无用师卷的。

以董其昌所收藏的〖富春山居图〗为例,甲寅(1614)年春二月,他在一则题黄公望的跋中说到:『子久论画,破墨须由淡入浓,此图曲尽其致,平淡天真,从巨然风韵中来。余家所藏〖富春山卷〗,正与同参也。』该则题跋被公认为董其昌的真迹。如果董收藏的是子明卷,该卷上只有『钱塘』而无『富春』,那么他理应称其为『钱塘山居图』。既然董其昌称家中所藏为〖富春山卷〗,那么傅申认定是无用师卷无疑。

由此他就证明了无用师卷的出现,早在顺治九年以前。

论证到最后,傅申忍不住做了一个有趣的比喻来反驳徐复观:『徐教授(徐复观)好谈考证之如刑警,那么,当我们追查罪犯时,如果只是在名字上侦查,这一罪犯只要改名换姓就能逍遥法外了!我们追查的是罪犯「这一个人」,绝不是「名字」!』

古玩字画之考证确实有如侦探破案,扑朔迷离,一不小心便会落入敌方的陷阱。关于〖富春山居图〗究竟是不是描绘富春山景到今日依旧无法下定论,但是『假亦真来真亦假』,正是因为这些真真假假的争论使得名画身上更多了几分传色彩。我们发现不光名画的真假是一个充满趣味的问题,关于名画真假的争论亦演绎出了一段段精彩的故事,对普通百姓来说,这不是也很值得玩味么?

本文来源:临沂艺术


我们来自古中国,讲述难以忘怀的中式古典之美。诗词,花草,器物,人物,故事,岁时。庸常日子因此欢喜。我们一直在此,期望久别的你,归来与我们重逢。
點評

使用道具 舉報

遊客  發表於 2019-6-17 16:21
据学界的研究,该图很可能不是在描绘富春山水,本名也可能并不叫『富春山居图』。
點評

使用道具

遊客  發表於 2019-6-18 14:00
徐复观在〖中国画史上最大的疑案补论〗一文中发现,〖富春山居图〗中的景物与现实中的富春山景不符,由此断定黄公望此画与富春山并无关联。
點評

使用道具

遊客  發表於 2019-6-18 20:02
大学教授都没正事了吗?争这种无聊的话题
點評

使用道具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