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定條件下找到圖書 6

朱子家训

朱用纯

《朱子家训》又名《朱子治家格言》《朱柏庐治家格言》。《朱子家训》版本较多。我看到的《东听雨堂刊书》版本全书是424个字,而看到另一版本的就是516个字。不过,无论哪种版本,《朱子家训》的整体内容、形式、面貌无异。 《朱子家训》是“经典诵读口袋书”的一种,是以家庭道德为主的启蒙教材。从内容上看,由于它多是格言警句,道理浅明深刻。《朱子家训》通篇意在劝人要勤俭持家安分守己。讲中国几千年形成的道德教育思想,以名言警句的形式表达出来,可以口头传训,也可以写成对联条幅挂在大门、厅堂和居室,作为治理家庭和教育子女的座右铭,因此,自问世以来很为官宦、士绅和书香门第乐道,被历代士大夫尊为“治家之经”。从清至民国年间,一度成为童蒙必读课本之一。书名既为“家训”,因此,它通篇论述的都是治家之道,诸如持家理财、用度服饰、饮食起居等等。我认为全书的宗旨,在于教人勤俭节约、安分守己。虽然其中所反映的思想多是儒家,尤其是宋明理学的观念,但并不感觉僵化,相反我还感到充满了浓厚的生活气息。 它的内容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对人们的行为方式有实际的指导作用。比如“毋恃势力而凌逼孤寡,勿贪口腹而恣杀生禽”,这是要我们平心待人、善待其它动物。这种思想不仅不迂腐,而且还十分切合民生实际。该“家训”中,不少警世之语在初读时感觉也很平常,但细一寻思,却令人有猛然醒悟之感。比如“见色而起淫心,报在妻女;匿怨而用暗箭,祸延子孙。”“见富贵而生谗容者,最可耻;遇贫穷而作骄态者,贱莫甚。”等。 可以说《朱子家训》通篇都是劝诫人们要去恶扬善,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对自己要求要严格,不要总去苛求别人;要注重自己的个人品德的培养,做一个不忌妒别人、不怨恨别人、多谅解别人的人;要热心关心每一个人,做一个胸怀澄明、光明磊落、能将他人冷暖防在自己心上的人。这对于今天的有些人来说,不仅随意虐杀动物,而且还残忍地对待自己的同类,拼命地追求外在的感官享受,寡廉鲜耻、巧取豪夺,我认为这倒正好是具有借鉴意义的好教材。 可以说《朱子家训》精辟地阐明了修身治家之道,应该是一篇家教名著。其中尊敬师长、勤俭持家、邻里和睦等许多内容都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特点,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仍然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尤其在这部“家训”中反复强调人们要特别重视人的精神生活的富有,而对那些狂热追求物质享受的人不屑一顾;强调人的欲望是一个无法填满的沟壑,反复告诫人们必须加以抑制等等,我认为这些都并非是什么迂腐的妄语,相反,正是现在、以及将来也都是十分必要的良言善语、谆谆教诲。 《朱子家训》语言上骈散相间、流畅易记、易懂易诵;内容上以“修身”、“齐家”为宗旨,集儒家做人处世方法之大成,思想植根深厚,含义博大精深。今天读来,依然是朗朗上口,让我感悟至深。

习字入门

刘养锋

要说毛笔书法入门教程,当然还是这本民国教材最正宗啦!中华书局版《习字入门》,中华书局 民国八年发行 刘养锋著,全书配有文字及图像解说! 习字之法,本无专书,前人绪论所及。非失诸高深,即失诸简略。本编指示较详,措词尤极浅近。凡稍通文字者,皆可领会。 本编从点画起,以至全体结构,一一指示,最为详尽。 本编所论姿势精神器具之注意,均由经验而来,实力行之,效即立见。 行楷普通所尚,本编举例止此,至篆隶各法,不在本编范围之内,故不赘。 本编以蒋促和之书法正传,近日刘君少棠之习字讲义为本,间就鄙见删增,以合程度,不特便于学生,且宜于校外自修。

千字文

周兴嗣

《千字文》是我国古代较早的童蒙教材,至今已经流传一千四百余年,其知识点涵括了天文、地理、自然、社会、历史等众多学科,因此历朝历代均被用作“小学”启蒙教材,是最佳的儿童读物。 《千字文》是南北朝时期梁朝(南朝)周兴嗣所著,全文一千字不重复,以四言诗的格律编写。 对于千字文的创作,有说法是,南朝梁武帝为了方便诸王学习书法,令殷铁石收集了王羲之书法作品中一千个不同的字,并将这些字的拓片交给周兴嗣,令周兴嗣将其编成有内容意义、文化知识、格律音调,让人喜欢诵读的文章,最终创作了《千字文》。 周汝昌教授在其《千字文小引》中如此评价《千字文》:“无论是从内容来讲,还是从语言意义来说,《千字文》都是一部通古达今的奇才之妙作。只这一层已然值得传世不朽了,哪知又加上了另一层重大的光彩,就是这一千个右军的零字——几乎成了废物的敝文,一下子变成了一份长篇大幅的书法绝作,而且是由右军的七代孙智永临写出全文,这篇一气呵成之作早已改变了零散字凑成的那种气势。”

声律启蒙

车万育

此文是满清康熙进士车万育所著,仿照明代司守谦的《训蒙骈句》而作。它是旧时学校启蒙读物之一,对于今天学习诗词者掌握旧韵平仄、对仗技巧和用韵,仍然很有帮助。它按《平水韵》分部编写,仅平声三十韵。每韵三则文字,每则文字格式相同:十六句,八韵脚,从一字对、二字对、三字对、五字对、七字对到十一字对。五七字句多是五言七言律句。

训蒙骈句

司守谦

《训蒙骈句》,明代司守谦撰。骈句,即骈偶句,即对仗句。两马并驾为骈,二人并处为偶,意谓两两相对。古时宫中卫队行列月仗(仪仗),仪仗两两相对,故卞偶亦称对仗。以偶句为主构成字数相等的上下联,上下联词语相对,平仄相对。用这种形式的四六句写成的文章,晚唐时乘作“四六”,宋明沿用,至清改称骈体。对童蒙进行骈句训练,为作文作诗建立根基。 《训蒙骈句》按韵部顺次,由三言、四言、五言、七言、十一言的五对骈句组成一段,每韵三段。 此书与《声律启蒙》、《笠翁对韵》当可为吟诗作对之基,爱好诗文者,若熟而能诵,必大利于笔。

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

揚雄

舊本題“漢揚雄撰,晉郭璞注”。考《晉書郭璞傳》有注《方言》之文,而《漢書揚雄傳》備列所著之書,不及《方言》一字。《藝文志》亦惟《小學》有雄《訓纂》一篇;《儒家》有雄所序三十八篇,注雲“《太玄》十九、《法言》十三、《樂》四、《箴》二”。《雜賦》有雄賦十二篇:皆無《方言》。東漢一百九十年中,亦無稱雄作《方言》者。至漢末應劭《風俗通義序》始稱:“周秦常以歲八月,遣輶軒之使,求異代方言,還奏籍之,藏於秘室。及嬴氏之亡,遺棄脫漏,無見之者。蜀人嚴君平有千餘言,林閭翁孺才有梗概之法。揚雄好之,天下孝廉衛卒交會,周章質問,以次注續,二十七年爾乃治正,凡九千字。” 又劭注《漢書》,亦引揚雄《方言》一條。是稱雄作《方言》,實自劭始。魏晉以後,諸儒轉相沿述,皆無異詞。惟宋洪邁《容齋隨筆》,始考證《漢書》,斷非雄作。然邁所摘劉歆與雄往返書中,既稱在成帝時,不應稱孝成皇帝一條及東漢明帝始諱莊,不應西漢之末即稱莊遵為嚴君平一條,則未深中其要領。 考書首“成帝時”云云,乃後人題下標注之文,傳寫舛訛,致與書連為一,實非歆之本詞,文義尚厘然可辨。書中載楊、莊之名,不作嚴字,實未嘗預為明帝諱。其嚴君平字,或後人傳寫追改,亦未可知。皆不足斷是書之偽。惟後漢許慎《說文解字》,多引雄說,而其文皆不見於《方言》。又慎所注字義,與今《方言》相同者不一而足,而皆不標揚雄《方言》字。知當慎之時,此書尚不名《方言》,亦尚不以《方言》為雄作,故馬、鄭諸儒未嘗稱述。至東漢之末,應劭始有是說。魏孫炎注《爾雅》“莫貈、螳螂,蛑”字,晉杜預注《左傳》“授師子焉”句,始遞相徵引。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 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