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定條件下找到圖書 6

宋史

贺惟一,张起巖,欧阳玄,斡玉伦徒,泰不华,于文传,贡师道,余阙,贾鲁,危素,脱脱,铁木儿塔识

【宋史】是二十四史之一,此版本收录于【四库全书】史部正史类。于伪元末至正三年(西元1343年)由丞相脱脱和阿鲁图先后主持修撰,【宋史】与【辽史】、【金史】同时修撰。 最早为至正刊本,次为成化朱英重刊本。伪元初,伪元世祖忽必烈就曾诏修宋史,但因体例、年号不一而未成。伪元顺帝至正三年(西元1343年)三月,下令修辽、金、宋三史。铁木儿塔识、贺惟一、张起巖、欧阳玄等七人宋史任总裁官,还有史官斡玉伦徒、泰不华、于文传、贡师道、余阙、贾鲁、危素等23人,脱脱于至正四年五月(西元1344年)辞职,中书右丞相阿鲁图继任,阿鲁图虽名为都总裁,但不谙汉字。至正五年(西元1345年)十月成书,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至正六年(西元1346年)在江浙行省予以刊刻。 全书【本纪】四十七卷,【志】一百六十二卷,【表】三十二卷,【列传】二百五十五卷,共四百九十六卷,是中国二十四史中最庞大的一部史书。【宋史】卷帙浩繁,共两千多人的列传,比【旧唐书】列传多出一倍,【周三臣传】将韩通、李筠、李重进同列,横跨五代至宋初,弥补过去新旧五代史之不足。【志】共有十五志(天文、五行、律历、地理、河渠、礼、乐、仪卫、舆服、选举、职官、食货、兵、刑、艺文),约占全书三分之一,仅次于【列传】,份量在二十四史中也是独一无二的,【职官志】详细地记述了宋朝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僚机构的组织情况,【食货志】、【兵志】亦编得好,叙述之详,为二十四史中所仅见。【食货志】十四卷,相当于【旧唐书·食货志】的七倍。根据宋朝的情况,【宋史】还有【奸臣】四卷、【叛臣】三卷,为蔡京、黄潜善、秦桧、张邦昌、刘豫等所作的传记;另有【道学】四卷,为周敦颐、程颢、程颐、张载、朱熹等道学人物所作的传记。

今本竹書紀年疏證

王国维

《疏證》除廣倉學宭叢書本外,有《遺書》本,曾兩次印布;初名《王忠愨公遺書》,所收《疏證》係鉛印本;續印名《海寧王靜安先生遺書》,係石印本。今據《遺書》兩本互校,有初印不誤而續印諸誤者,亦有續印改正者,皆擇是而從,其有兩本皆誤,或所據今本有誤為王氏所未正者,略出案語,以為說明。

竹書紀年

漢川草廬版

【竹書紀年】,亦稱【汲冢紀年】,西晉在汲郡古墓出土整理的竹簡的一部分,體例屬於編年體,稱為【紀年】,一般就稱【竹書紀年】,是一本編年體的史書。 【竹書紀年】記錄了從傳說的夏朝到魏襄王(一說應為魏哀王)之間的重要歷史事件,起於黃帝。周平王東遷後用晉國紀年,戰國時期三家分晉後用魏國紀年。【竹書紀年】多載紀戰國時晉國與魏國之事,一般將此書看成是魏國的史書。 在歷經秦始皇焚書令的浩劫之後,【竹書紀年】一度在漢代以前已經散逸。不幸中的大幸,魏安釐王(一說應為魏襄王)的墓裏埋藏有該書。西晉太康二年(格里曆二八一年),該史書因盜墓重見於世。竹簡長度為古尺二尺四寸,每簡四十字,凡十三篇。 是時,位於今日河南省的某魏王墓被盜挖,盜墓者被捕,同時發現了大批竹簡。當時朝廷對這件事情十分重視,晉武帝命令中書監荀勗、中書令和嶠負責解譯竹簡(魏國文字與秦國的小篆差異頗大)。 解譯期間遇上八王之亂等多次政治紛擾,秘書丞衛恆在從事「考正」時際被殺,使整理的進度大受打擊,由衛恆的好友佐著作郎束晳續成。最終整理好後,負責官員將之命名為【竹書紀年】。

古本竹書紀年輯證

方詩銘 王修齡

【竹書紀年】是戰國時魏國的史書,晉武帝太康二年(耶元二八一年)在汲郡(治所在今河南汲縣西南)的一座古墓裏出土。這部史書書寫在竹簡上,被稱爲【竹書】;由於它按年編次,又被稱爲【紀年】。有時還冠上出土的地點,被稱爲【汲冢竹書】或【汲冢紀年】。一般稱爲【竹書紀年】。這座古墓出土了一批古書,【竹書紀年】僅是其中的一種。 【竹書紀年】原共十三篇,敍述夏、商、西周和春秋、戰國史事。周幽王以後用晉國紀年,三家分晉以後用魏國紀年,至魏襄王二十年(耶元前二九九年)爲止。所記與傳統的記載頗多違異,但是有些記載却與甲骨文和靑銅器銘文相符合。如【尙書•無逸】中提到商朝的『中宗』,【史記•殷本紀】等典籍都認爲中宗是商王太戊,但【竹書紀年】却以爲中宗是祖乙,後在淸朝末年發現的甲骨文中就有『中宗祖乙』的稱謂,證明【竹書紀年】是正確的。郭沬若同志在硏究中國古代社會和甲骨文、金文的時候,就對【竹書紀年】的史料價値有較高的評價。如齊桓公午在位的年數,【史記】中的【田敬仲完世家】和【六國年表】作六年,【竹書紀年】作十八年,靑銅器【陳侯午敦】的銘文記載有齊桓公午十四年的事,郭沫若同志因此斷言:『有本銘之「十又四年」,足證【紀年】爲是,而【史記】實非。(【兩周金文辭大系考釋】)又如西周厲王以後出現的所謂『共和』,【史記•周本紀】以爲是周公、召公兩人共同執政,【竹書紀年】的記載却是 『共伯和干王位』,說是共伯名和的諸侯代替周厲王,建立了一 個新政權。郭沫若同志十分重視【竹書紀年】所記載的這段史實,他說:『共和是共伯名和;這由古本【竹書紀年】、【莊子】、 【呂氏春秋】等書表示得很明白,但被【史記】誤認爲周、召二公 共和而治。近時的新史學家也還有根據【史記】爲說的,我要請這樣的朋友讀讀朱右曾、王國維的關於【竹書紀年】的硏究。』(【十批判書•古代研究的自我批判】) 此外,由於【史記•六國年表】本身的混亂矛盾,並與其他文獻所記不合,戰國年代的重建成爲一個重要的硏究課題。淸 代和近代學者在試圖排比一個比較正確的戰國年表時,主要的根據也是【竹書紀年】。 【竹書紀年】的原簡早已散佚,晉代學者荀勗、和嶠、束皙等人所作的釋文,也逐漸失傳。現存的【竹書紀年】是後人重編的,不是已失傳的【竹書紀年】的本來面目。但在南北朝至 北宋的一些古書的注釋,以及某些類書中,還引用了較多的原 本【竹書紀年】的佚文。淸代學者朱右曾曾將部分佚文匯輯起 來,編爲【汲冢紀年存眞】。近代學者王國維又在【存眞】的基 礎上重輯爲【古本竹書紀年輯校】。【存眞】和【輯校】兩書,就 是郭沬若同志所說的朱右曾、王國維關於【竹書紀年】的硏究。 解放後,范祥雍先生又對【輯校】加以校訂增補,編爲【古本竹書紀年輯校訂補】。 這種從古代典籍中匯輯【竹書紀年】原本佚文編校而成的 本子,如【存眞】、【輯校】,都稱爲『古本』。本書也是如此。現存的【竹書紀年】,則被稱爲『今本』。 現在能看到的今本【竹書紀年】,較早的有明代天一閣刻本。因此,有人認爲『今本』可能就是天一閣主人范欽重編 的。但淸代雷學淇在【考訂竹書紀年】中說,他曾經見過一部 元末明初的刻本,可見『今本』不是出於明代中葉的范欽所重 編。南宋人羅泌【路史】所引【紀年】中,有一條與『今本』全同, 淸代洪頤煊【校正竹書紀年】因此認爲『羅泌已見「今本」 』。如果此說可信,則『今本』的出現最遲當在南宋時期。今本【竹書紀年】中很多條也是從古注、類書中所引『古本』輯錄出來的, 但是輯錄得很不忠實,幷增加了一些顯然不是『古本』的佚文, 又鈔錄梁沈約的【宋書•符瑞志】,改頭換面,作爲沈約的注。 經過重編,今本【竹書紀年】中的春秋、戰國部分全部用東周紀 年,與『古本』用晉國和魏國紀年完全不同。由於『今本』出現的時代較早,所看到的『古本』佚文可能比我們看到的爲多,如商紀大戊一代的原注說『【竹書】作太宗』,所據就可能是現在 所未能看到的『古本』佚文。因此,『今本』盡管是重編的,仍有 其一定的史料價値。淸代硏究『今本』的著作頗多,王國維【今本竹書紀年疏證】最後出,總結了前人的成果,因此,這裏一併收入,以供讀者參閱。 這部輯證,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姜俊俊等同志悉心校閱,特此誌謝。我們水平有限,希望能得到專家和讀者們的指正。

晉書

房玄龄等廿一人

《晋书》,中国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龄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 。记载的历史,上起三国时期司马懿早年,下至东晋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刘裕废晋帝自立,以宋代晋。 该书同时还以“载记”形式,记述了十六国政权的状况。原有叙例、目录各一卷,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记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今存一百三十卷。 二十四史中的晋书是唐朝时期编写,晚于南北朝时期的《南齐书》、《宋书》等,但唐朝之前已经存在几部不同版本的晋书了。参见十八家晋史。 唐修《晋书》,一百三十卷,包括帝纪十卷,志二十卷,列传七十卷,载纪三十卷,后来叙例、目录失传,原有一百三十二卷。 此版本为【漢川草廬】精校本。

大明光宗貞皇帝實錄

叶向高等

《光宗贞皇帝实录》,八卷。记泰昌元年(即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到十二月事。以大学士叶向高为总裁官,天启三年(1623年)修成。 明朝共修有十三朝实录:《明太祖实录》二百五十七卷;《明太宗实录》一百三十卷;《明仁宗实录》十卷;《明宣宗实录》一百十五卷;《明英宗实录》三百六十一卷;《明宪宗实录》二百九十三卷;《明孝宗实录》二百二十四卷;《明武宗实录》一百九十七卷;《明世宗实录》五百六十六卷;《明穆宗实录》七十卷;《明神宗实录》五百九十六卷;《明光宗实录》八卷;《明熹宗实录》八十四卷。其中建文朝无实录,《太宗实录》前九卷为《奉天靖难记》,不书建文年号,只写元、二、三、四年,卷十上至卷十五记建文四年(1402)秋七月燕王朱棣夺位后之事,时未改元永乐,革除建文年号,称洪武三十五年。景泰朝实录附于《英宗实录》中,虽未单独修纂,却也未废年号。崇祯朝明亡,故无官修实录。共五百册。 明代体制,嗣君登极后,即钦定监修、正副总裁及纂修诸臣,编辑先朝《实录》。历朝开局修纂实录,均设监修、总裁、纂修诸官。礼部咨中外官署采辑史事,并派遣官吏、国子生等分赴各地访求前朝事迹,札送史馆。《实录》正式修成后,卷首列御制序,臣下进《实录》表,纂修诸臣姓名和纂修凡例等,誊录正副二本,底稿于正式进呈前焚于太液池旁椒园。正本藏之内府,嘉靖十三年(1534年)后,转藏于皇史宬。副本初藏于古今通集库,后改藏于文渊阁,供后代阁臣、史官修《实录》时借阅参考。 今海内外留下的《明实录》各种传抄本约十余部,已有两种影印本问世:一是1941年梁鸿志所影印的南京国学图书馆所藏抄本(简称“梁本”),共五百册。二是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62年在台湾影印的原北平图书馆所藏“红格本”,除正文外又附校勘记二十九册,以及《崇祯实录》、《崇祯长编》、《皇明宝训》等二十一册,全部计一百八十三册。两种影印本中,某些实录的卷数有所不同。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