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定條件下找到圖書 6

古本竹书纪年辑证

方诗铭,王修龄

【竹书纪年】是战国时魏国的史书,晋武帝太康二年(耶元二八一年)在汲郡(治所在今河南汲县西南)的一座古墓里出土。这部史书书写在竹简上,被称为【竹书】;由于它按年编次,又被称为【纪年】。有时还冠上出土的地点,被称为【汲冢竹书】或【汲冢纪年】。一般称为【竹书纪年】。这座古墓出土了一批古书,【竹书纪年】仅是其中的一种。 【竹书纪年】原共十三篇,叙述夏、商、西周和春秋、战国史事。周幽王以后用晋国纪年,三家分晋以后用魏国纪年,至魏襄王二十年(耶元前二九九年)为止。所记与传统的记载颇多违异,但是有些记载却与甲骨文和靑铜器铭文相符合。如【尙书•无逸】中提到商朝的『中宗』,【史记•殷本纪】等典籍都认为中宗是商王太戊,但【竹书纪年】却以为中宗是祖乙,后在淸朝末年发现的甲骨文中就有『中宗祖乙』的称谓,证明【竹书纪年】是正确的。郭沬若同志在硏究中国古代社会和甲骨文、金文的时候,就对【竹书纪年】的史料价値有较高的评价。如齐桓公午在位的年数,【史记】中的【田敬仲完世家】和【六国年表】作六年,【竹书纪年】作十八年,靑铜器【陈侯午敦】的铭文记载有齐桓公午十四年的事,郭沫若同志因此断言:『有本铭之「十又四年」,足证【纪年】为是,而【史记】实非。(【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又如西周厉王以后出现的所谓『共和』,【史记•周本纪】以为是周公、召公两人共同执政,【竹书纪年】的记载却是 『共伯和干王位』,说是共伯名和的诸侯代替周厉王,建立了一 个新政权。郭沫若同志十分重视【竹书纪年】所记载的这段史实,他说:『共和是共伯名和;这由古本【竹书纪年】、【庄子】、 【吕氏春秋】等书表示得很明白,但被【史记】误认为周、召二公 共和而治。近时的新史学家也还有根据【史记】为说的,我要请这样的朋友读读朱右曾、王国维的关于【竹书纪年】的硏究。』(【十批判书•古代研究的自我批判】) 此外,由于【史记•六国年表】本身的混乱矛盾,并与其他文献所记不合,战国年代的重建成为一个重要的硏究课题。淸 代和近代学者在试图排比一个比较正确的战国年表时,主要的根据也是【竹书纪年】。 【竹书纪年】的原简早已散佚,晋代学者荀勖、和峤、束皙等人所作的释文,也逐渐失传。现存的【竹书纪年】是后人重编的,不是已失传的【竹书纪年】的本来面目。但在南北朝至 北宋的一些古书的注释,以及某些类书中,还引用了较多的原 本【竹书纪年】的佚文。淸代学者朱右曾曾将部分佚文汇辑起 来,编为【汲冢纪年存眞】。近代学者王国维又在【存眞】的基 础上重辑为【古本竹书纪年辑校】。【存眞】和【辑校】两书,就 是郭沬若同志所说的朱右曾、王国维关于【竹书纪年】的硏究。 解放后,范祥雍先生又对【辑校】加以校订增补,编为【古本竹书纪年辑校订补】。 这种从古代典籍中汇辑【竹书纪年】原本佚文编校而成的 本子,如【存眞】、【辑校】,都称为『古本』。本书也是如此。现存的【竹书纪年】,则被称为『今本』。 现在能看到的今本【竹书纪年】,较早的有明代天一阁刻本。因此,有人认为『今本』可能就是天一阁主人范钦重编 的。但淸代雷学淇在【考订竹书纪年】中说,他曾经见过一部 元末明初的刻本,可见『今本』不是出于明代中叶的范钦所重 编。南宋人罗泌【路史】所引【纪年】中,有一条与『今本』全同, 淸代洪颐煊【校正竹书纪年】因此认为『罗泌已见「今本」 』。如果此说可信,则『今本』的出现最迟当在南宋时期。今本【竹书纪年】中很多条也是从古注、类书中所引『古本』辑录出来的, 但是辑录得很不忠实,幷增加了一些显然不是『古本』的佚文, 又钞录梁沈约的【宋书•符瑞志】,改头换面,作为沈约的注。 经过重编,今本【竹书纪年】中的春秋、战国部分全部用东周纪 年,与『古本』用晋国和魏国纪年完全不同。由于『今本』出现的时代较早,所看到的『古本』佚文可能比我们看到的为多,如商纪大戊一代的原注说『【竹书】作太宗』,所据就可能是现在 所未能看到的『古本』佚文。因此,『今本』尽管是重编的,仍有 其一定的史料价値。淸代硏究『今本』的著作颇多,王国维【今本竹书纪年疏证】最后出,总结了前人的成果,因此,这里一并收入,以供读者参阅。 这部辑证,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姜俊俊等同志悉心校阅,特此志谢。我们水平有限,希望能得到专家和读者们的指正。

竹书纪年

李民,杨择令,孙顺霖,史道祥

【竹书纪年】,亦称【汲冢纪年】,由【今本竹书纪年】及【古本竹书纪年译注】合辑而成。西晋在汲郡古墓出土整理的竹简的一部分,体例属于编年体,称为【纪年】,一般就称【竹书纪年】,是一本编年体的史书。 本电子书收录了汉川草庐校的今本【竹书纪年】,以及李民、杨择令、孙顺霖及史道祥合著的【古本竹书纪年译注】,以便读者辨证阅读【竹书纪年】,去伪存真。一般认为今本【竹书纪年】是北宋以後伪托之作,而【古本竹书纪年译注】即以考古为依据,参考现存史籍的相关记录编纂而成,极具可信度。 内容简介 【竹书纪年】记录了从传说的夏朝到魏襄王(一说应为魏哀王)之间的重要历史事件,起于黄帝。周平王东迁后用晋国纪年,战国时期三家分晋后用魏国纪年。【竹书纪年】多载纪战国时晋国与魏国之事,一般将此书看成是魏国的史书。 在历经秦始皇焚书令的浩劫之后,【竹书纪年】一度在汉代以前已经散逸。不幸中的大幸,魏安厘王(一说应为魏襄王)的墓里埋藏有该书。西晋太康二年(格里历二八一年),该史书因盗墓重见于世。竹简长度为古尺二尺四寸,每简四十字,凡十三篇。 是时,位于今日河南省的某魏王墓被盗挖,盗墓者被捕,同时发现了大批竹简。当时朝廷对这件事情十分重视,晋武帝命令中书监荀勖、中书令和峤负责解译竹简(魏国文字与秦国的小篆差异颇大)。 解译期间遇上八王之乱等多次政治纷扰,秘书丞卫恒在从事「考正」时际被杀,使整理的进度大受打击,由卫恒的好友佐著作郎束晳续成。最终整理好后,负责官员将之命名为【竹书纪年】。

今本竹书纪年疏证

王国维

《今本竹书纪年疏证》除广仓学宭丛书本外,有《遗书》本,曾两次印布;初名《王忠悫公遗书》,所收《今本竹书纪年疏证》系铅印本;续印名《海宁王静安先生遗书》,系石印本。今据《遗书》两本互校,有初印不误而续印诸误者,亦有续印改正者,皆择是而从,其有两本皆误,或所据今本有误为王氏所未正者,略出案语,以为说明。 一般认为今本【竹书纪年】是北宋以後伪托之作,而【古本竹书纪年译注】即以考古为依据,参考现存史籍的相关记录编纂而成,极具可信度。 内容简介 【竹书纪年】记录了从传说的夏朝到魏襄王(一说应为魏哀王)之间的重要历史事件,起于黄帝。周平王东迁后用晋国纪年,战国时期三家分晋后用魏国纪年。【竹书纪年】多载纪战国时晋国与魏国之事,一般将此书看成是魏国的史书。 在历经秦始皇焚书令的浩劫之后,【竹书纪年】一度在汉代以前已经散逸。不幸中的大幸,魏安厘王(一说应为魏襄王)的墓里埋藏有该书。西晋太康二年(格里历二八一年),该史书因盗墓重见于世。竹简长度为古尺二尺四寸,每简四十字,凡十三篇。 是时,位于今日河南省的某魏王墓被盗挖,盗墓者被捕,同时发现了大批竹简。当时朝廷对这件事情十分重视,晋武帝命令中书监荀勖、中书令和峤负责解译竹简(魏国文字与秦国的小篆差异颇大)。 解译期间遇上八王之乱等多次政治纷扰,秘书丞卫恒在从事「考正」时际被杀,使整理的进度大受打击,由卫恒的好友佐著作郎束晳续成。最终整理好后,负责官员将之命名为【竹书纪年】。

续资治通鉴长编

李焘

《续资治通鉴长编》实质是一部《北宋史》,其所载历史,始自宋太祖赵匡胤禦辽建隆,终于宋钦宗赵桓靖康年间,所录北宋九朝一百六十八年的史事。本书由南宋国史院编修官李焘编撰,属于编年体史书,该书是我国古代私人著述(非官方敕编)史书中篇幅最大的。 《续资治通鉴长编》原书共计九百八十卷,因卷帙过大,难以传抄刊刻,朝代更迭导致该书最终散佚,幸存不过五百二十卷。本电子书以中华书局1979年点校出版的《续资治通鉴长编》为底本进行文字电子化而成,而中华书局点校本又是依据满清《四库全书》录本编纂,《四库全书》录本即是辑录于《永乐大典》。中华书局在点校过程中,依据辽宁图书馆收藏的版本、北京图书馆收藏的版本及文津阁收藏的版本,多次进行校对,改正了《四库全书》录本不少有意无意的错讹。 如今《续资治通鉴长编》缺失的部分分别为:一、从宋英宗治平四年(即西元一零六七年)四月,到宋神宗熙宁三年(即西元一零七零年)三月;二、从宋哲宗元祐八年(即西元一零九三年)七月,到宋哲宗绍圣四年(即西元一零九七年)三月;三、宋徽宗一朝;四﹑宋钦宗一朝。 《续资治通鉴长编》之所以定为“续资治通鉴”,正是由于作者在编撰过程中,坚持的司马光编撰《资治通鉴》时确立的原则:“宁失于繁,勿失于略。”因此,《续资治通鉴长编》大量取材于宋代的实录、国史,以及经史子集,私人杂记,民间家谱传志等。该原则的优点是,为后人留传下来极其丰富的历史记载,为今人研究北宋历史,提供了充足的史料。据统计,《续以及资治通鉴长编》全书注释竟达一万二千余条,共有七十多万字。

古本竹书纪年译注

李民,杨择令,孙顺霖,史道祥

《竹书纪年》是一部编年体通史,记录了我国上古五帝、夏商周三代、春秋战国时期(晋魏)的历史(从黄帝开始,到战国魏哀王(一说魏襄王)时期共二千多年),由春秋战国时期的晋国及魏国编写,是一部对研究上古历史而言十分重要的历史文献,其史料是十分丰富的,在价值上亦不亚于《左传》、《战属策》。但由于《竹书纪年》历经劫难亡佚(或谓伪作),辑本又生涩难懂,有古今版本之分,阅读很是不便,于是诞生了《古本竹书纪年译注》。 《古本竹书纪年译注》是以满清时期朱右曾的《汲冢纪年存真》,民国时期王国维的《古本竹书纪年辑校》等历史文献为底本,加以注释今译而成。 而且,《古本竹书纪年译注》的成书过程中,编者不但吸收了前人成果,还通过“考古、音韵、训诂”等方法对史书内容进行互证,同时也考释了史书里的人名、地名、事件等,对记载的史料进行了辨证,力求还原史实。

资治通鉴白话文

金色轰炸机

《资治通鉴》是一部通史,也称为《通鉴》。 《资治通鉴》全文共二百九十四卷,是北宋史学家司马光用十九年的时间,编著的一部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记载的历史,开端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也就是西元前四百零三年,结束于唐亡以後的五代,具体是后周世宗时期显德六年,即西元九百五十九年,跨越了一千三百六十二年。 《资治通鉴》作为编年史,不例外地以时间为顺序,各年号发生的事件为记载对象。如政治事件,相关的政治人物如何建立政权,并由于政治斗争而导致政权衰败,最终更替。对这些政治事件及政治人物的记载,通常会做“由表象透视内质”的评价,这些评价会包括“智慧,阴谋,道德,时势”等方面的分析。 《资治通鉴》的编年体,在中国官修史上,具有很重要的借鉴作用,通常是模仿的对象。 《资治通鉴白话文》是作者“金色轰炸机”译注《资治通鉴》的白话版。本书相对于文言文原著,较为易懂;相对于纯白话文版,又多了文言文原文,有利于读者理解原意。同时,大量对照地阅读文言文及其对应的白话译注,对读者提高文言文阅读水平很有帮助。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