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懋基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670.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民族政策正在摧毁政权合法性

熱度 1已有 239 次閱讀2018-6-18 00:24 |個人分類:随思

这是在微博某群里关于『民族政策施行的政治基础』这个话题展开的讨论,本日志主要记录一下笔者的论述,及与他人的部分对话。

本来打算抽出些时间组织成篇文章,然而,实在太忙,已经拖了一日,恐怕再拖,就连聊天记录都忘记了。

关键词:民族政策,政权合法性,华夷分辨,尊王攘夷

起初,笔者(下文称『我』)提问于儒家公羊学:

@儒家公羊学 ,民族理论的提出,是在什么样的历史背景下?

许多人定论,近代中国革命,基础是民族主义。

但是,按照兄台的见解,列斯民族理论实际是在辛亥革命之後。

我个人一直怀疑民族主义是革命基础的定论,虽然孙中山提出了三民主义,但是,他的口号其实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与民族主义没有多大关系,鞑虏的说法,并不是民族属性,而是华夷分辨,是尊王攘夷。

实际上,情况刚好相反,民族主义根本救不了中国。近代即使没有56个民族,也有5大族,孙中山如果提出民族主义,肯定会导致其他四大少数民族的背叛,甚至对抗。

共产党提出的共产主义,放弃了汉族主义,采取了多民族共存的战略,而同时,尊共产之『王道』,形成各种势力的向心力,这是共产党成功的根本原因。

民族平等,最好的政策是直接虚无化民族主义,为何共党不但不虚无化,反而加强并深化区别?

对共党威胁最大的,不是民族主义,而是真正的王道。

他们利用虚假的王道『共产主义』凝聚了全国各个民族各个势力,并通过整风收归己有。

他们认识到尊王道的威力,但华夏尊王还攘夷,这部分对他们的统治基础形成威胁。

阶级斗争,不是工农斗资本,而是扫除民族团结的障碍,用阶级矛盾取代传统华夏社会固有的王夷矛盾。

兄台应当反过来思考。

政权的合法性,如何从整个国家取得?政权中央的合法地位,又如何从整个统治集团取得?

又如何防范内部其他势力的威胁?

消灭汉民族意识,从而消灭少数民族意识,这是曲解。

汉人及其传统文化,对共产主义这个假王道是最大的威胁。

可惜,他们还没有机会体验到这些威胁,共产主义就自行崩溃了。

只要共产纲领一日不放弃,民族政策就不会被取消。

这是共党的生存之本。

一旦没有民族政策对汉人及其文化的牵制,共党会迅速失去执政合法性。

而华夏尊王(人道)攘夷这个超级思想武器,土共还没有能力去掌握,而且,根深蒂固的民族政策所产生的影响力,足以裹挟土共的改革,避免其向华夏正统靠近。

目前经济可以说,是共党执政合法性的奠基王牌,所以,为了发展经济,外交都能比内政更重要

共产的崩溃,假道没有了,总得再找个王道,而民族政策已经成为无法拔正的顽疾。

土共以为经济发展会带来和平,但民族政策为华夷冲突埋下了新千年的祸根

放弃民族主义,恢复华夷分辨,尊人文王道而攘胡夷,是唯一对抗民族政策的出路,而且,少数民族无法拒绝,在人文王道面前,民族主义,宗教都无法抵抗。

土共也能在将来一定的时势之下,重拾尊王攘夷,恢复汉族主体地位及华夏文化主体地位。

王,实际就是政权中央,王道,就是政权中央的执政纲领,共产已经崩溃,人文道德伦理就成为了唯一选择。

有王,诸族,诸党,诸域,诸级行政区才能向心遵从。

攘夷是不可少的,无夷则无以谓之王,夷就是未归化华夏政权的其他诸国,攘的重点不是排斥胡夷,封闭自我,而是在人文王道上对外输出,科学技术则积极吸收。

以上是下午以前,在群里展开的论述,以下是晚上在群里的论述。

儒家公羊学:我赞同放弃民族主义,重朔华夷之辨的思想体系。

司徒茄子vvv:@儒家公羊学 我也赞同这点

汉唐飞扬2099 :放弃民族主义,重塑华夷之辨知易行难:
经过近70年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现在各『民族』(包括黑线人造少数民族)都有了空前强大的『民族意识』和『领土意识』。生活在民族地方的2亿汉族或多或少也有这两种意识。这一点,在2010年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大辩论』体现明显,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没有提民族区域自治制度,造成的影响、余波至今未平,即便有2014年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定调。

以下是我自己论述:

华夷分辨,与尊王攘夷,是孖生的,只重塑其一,可能无法成功

至于积重难返。需要精准地对症下药,而且要全面地,科学地。
一是要在马列哲学上建造理论基础,目前我个人找到了一点。
至于,历史性环境的阻碍,华夷分辨这个概念可以应付的。如果近代没有民族主义的传入,那么,尊王攘夷,会在全国范围形成凝聚力。即便有,恢复人文王道之华夷之辨,隐藏起汉族主义,少数民族也是无理由拒绝的

历史上,积弊深重,改革办法是『中兴』,所谓中兴,就是直接军事政变,重新洗牌,但必须是最高层自我政变,目的只是改变纲领,如果是下面发起,会导致政权倒塌解体,局面或不可控。
虽然很难,但对于渗透高层的两面人势力,非此不能行

儒家公羊学:@华韵国学教育 「华夷分辨,与尊王攘夷,是孖生的,只重塑其一,可能无法成功」

这个问题是现代政治很难突破的一个瓶颈。华夷之辨确实是与尊王攘夷相结合在一起的,现代民主共和宪政制度下,『华夷之辨』很难持久,它很容易被现代民主共和宪政制度所颠覆。

我:

民主共和的讲法有所偏差。
中国是人民共和,不是民主共和,更不是民族共和,这一点倒是符合华夷之辨的。
不管宪政还是什么,必须有一样核心的东西,可以概括为『王道』,在现代华夷之辨体系下,王道不是三代的诸侯分封,而是核心人文价值观,相对西方自由民主的华夏性质的普世价值观。

宪政,不过是法治而已,法治与传统礼治,其实是一样东西,只是礼治更深入人类主观能动性。
关键就是要构建新时代的『王道』

我个人不支持恢复帝制或君主立宪。
尊王,不是尊传统的天子或王,而是要尊『王之道』,重点是道,人道。
帝制或君主立宪,极易导致政权中心过于集中的权力。中共目前的禅让制,如果结合王道,明文制度化,会比帝制或君主立宪更加适合,有效。

儒家公羊学:『五帝官天下,三王家天下』。共和制度下并没有领导人出来为这个国家真正负责,需要民众人人起来负责,而某些特殊的体制又不允许民众起来负责,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个国家从上到下都没有人能够真正的来负责。那么问题再严重,也就无人来真正解决了。中国现在就是遇到了这种问题。

我:

确实是。
但也有区别,如果说夏商没有明确的禅让制度,至少今天是有的,只是究竟虚实,难与人道而已。
民选是个暗箱操作,也是虚伪的,但有一点,高层,有制度化产生办法,不管私相授受还是协商,至少稳定,他同时避免民粹化

至少与西方直接民选相比,我个人看好这种禅让制。
首先是制度内在的理论,民主自由本身是不可持续的,本末颠倒的;
其次是选举结果,民主自由制度是颠覆性的,严重依赖资本主义,而中共的禅让,循序渐进,政策过渡稳定,有利于王道的恢复

在王道恢复之前,共和制度确实没有明确的历史责任观,唯一有的,可能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吧,但这东西太虚,没有利益形成机制,难以为继。
恢复王道,有效的王道,会明确职权的责任义务,同时也需要形成利益形成机制。

这个王道,他首先应该是民本的,民生的,行王道的王,他获取的利益,是国家的反馈。
而尊王的人,他需要能从王那里得到如实的利益。公羊传的诸侯,他们尊王,所以士也尊公,他甚至是世袭的。
这方面在当朝,没有理论探讨过,应当说,正是皇汉要做的。

但是帝制本身,也是对三代的封建式的真正的尊王攘夷制度的背叛

自战国伊始,已经没有真正的尊王攘夷了,秦汉以降,郡县制已经积极打击了士族甚至诸侯王对于华夷之辨的遵循了。
历代那么多汉奸,就是华夷之辨的淡化所致。
新时代的王道,要尊起来,就得过这道关,要能巩固华夷之辨

儒家公羊渐:中国秦汉以后帝制的出现,本身是为大一统服务的。

公羊学的大一统是王道一统诸侯。
我个人倒认为,帝制是对王道的背叛。
帝制之下,帝虽然类似于西周的王,但是,那种尊王攘夷的制度已经消失了。
当然,我并不否定其历史时势所趋。
我的意思是,帝制的消亡,极有可能,是尊王攘夷的再次变革,就像战国秦汉那时,尊王攘夷的变革一样

我另外强调的是,尊王攘夷,王道必须体现华夷分辨的华的性质,否则,华夷之辨,又会被淡化,而尊王攘夷也会被架空

尊王攘夷的王道,在新时代,应当以人类人文大道自居,以普世价值观的身份面向整个人类。
这不但解决了民族主义问题,大体上也能解决华夷之辨的问题。

随着共产主义这个共党原有『王道』的崩溃,马列主义已经无法支撑共党政权了,这也是一个一百年,两个一百年相继提出的原因,他们企图利用民生,利益来取代原来的共产主义

在民族政策副作用日益彰显的情况下,有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相信共党掌门人会认真吸取

马列主义,本质是共产,是剩余价值理论,他事实上已死。后面那些只是官套,套那么一两句话上去,其实和马列关系不大

在王道的理论巩固之前,中共没有理论依据,是不会贸然变革的。恢复传统文化,就能有更多人才去恢复,创新王道,建立理论。
只是,不知道中共有那命否。体制内国学学者做不到,也只有民间学者可以创新了@儒家公羊学。

路過

雷人

握手
1

鮮花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软剑客 2018-6-19 22:43
很有深度,当继续做深入思考,讨论,给出出路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中国传统文化|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