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达性畅情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56369.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刘向【说苑】卷11善说诗解13事贤举穷分贫礼贱管仲佐相权变羊殖每变益上 ...

已有 621 次閱讀2022-7-12 11:09 |個人分類:刘向说苑

刘向说苑卷11善说诗解13事贤举穷分贫礼贱管仲佐相权变羊殖每变益上

题文诗:

将军,文子问曰:季文子昔,三穷三通,

为之何也?子贡:其穷事贤,其通举穷,

其富分贫,其贵礼贱.事贤不悔;举穷忠友,

分贫族亲;礼贱;得之固道;失之命也.

曰失而不,得者何也?子贡曰其,穷不事贤,

通不举穷,富不分贫,贵不理贱,得之命也;

失之固道.子路问曰:管仲何如?孔子:

人也.子路:昔者管子,说襄公,

襄公不悦,是不辩也;立公子纠,欲而不能,

是无能也;家残于齐,而无忧色,是不慈也;

桎梏槛车,中无惭色,是无愧也;事所射君,

是不贞也;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是无仁也;

何以大之?子曰管仲,说襄公也,襄公不说,

不辩,不知说也;子纠,欲而不能,

非无能也,不遇时也;家残于齐,而无忧色,

非不慈也,命也;桎梏槛车,而无惭色,

非无愧也,自裁;事所射君,非不贞也,

知权;召忽死之,管仲不死,非无仁也;

召忽,人臣之材,不死则,三军虏之,

死之则,名闻天下,何为不死?管仲者也,

天子之佐,诸侯之相,死之不免,为沟中瘠;

不死则功,复用天下,何为死哉?汝不知也.

晋平公问,于师旷曰:咎犯,赵衰孰贤?

曰阳处父,欲臣文公,因咎犯也,三年不达,

因赵衰也,三日而达.不知士众,不智;

知而不言,不忠也;欲言之而,不敢无勇;

言之不听,不贤也.赵简子问,于成抟曰:

吾闻羊殖,贤大夫也,是行奚然?对曰不知.

简子曰吾,闻之子与,友亲子而,不知?

抟曰其,为人数变,年十五廉,不匿其过;

其二十也,仁以喜义,其三十为,晋中军尉,

勇以喜仁,其年五十,为边城将,远者复亲;

今臣不见,五年矣,恐其变也,故不敢知.

简子曰果,贤大夫也,每变益上.真情不变.

文】
  卫将军文子问子贡曰:『季文子三穷而三通,何也?』子贡曰:『其穷事贤,其通举穷,其富分贫,其贵礼贱。穷而事贤则不悔;通而举穷则忠于朋友,富而分贫则宗族亲之;贵而礼贱则百姓戴之。其得之,固道也;失之,命也。』曰:『失而不得者,何也?』曰:『其穷不事贤,其通不举穷,其富不分贫,其贵不理贱,其得之,命也;其失之,固道也。』

【注释】

1论语】卷5公冶长

原文】 5·15 子贡问曰:『孔文子(1)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2)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1)孔文子:卫国大夫孔圉(音yǔ),『文』是谥号,『子』是尊称。 
2季文子(?568123日),即季孙行父。春秋时期鲁国的正卿,前601568年执政,卒于鲁襄公五年十二月辛未(前568123日)。姬姓,季氏,谥文,史称季文子

季文子从公元前601年至前568年共在鲁国执国政33年,辅佐鲁宣公、鲁成公、鲁襄公三代君主。为稳定鲁国政局,曾驱逐公孙归父出境。他执掌着鲁国朝政和财富,大权在握,一心安社稷。忠贞守节,克勤于邦,克俭于家。【史记·鲁世家】记载:季文子当政时,『家无衣帛之妾,厩无食粟之马,府无金玉』。以此来收揽人心,并招纳人才,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国语·鲁语】说:季文子身居位高权重的鲁国上卿大夫,掌握国政和统兵之权,有自己的田邑,但是他的妻子儿女却没有一个人穿绸缎衣裳;他家里的马匹,只喂青草不喂粟米。孟献子的儿子仲孙很瞧不起季文子这种做法,于是就问季文子:『你身为鲁国之正卿大夫,可是你的妻子不穿丝绸衣服,你的马匹不用粟米饲养。难道你不怕国中百官耻笑你吝啬吗?难道你不顾及与诸侯交往时会影响鲁国的声誉吗?』季文子回答:『我当然也愿意穿绸衣、骑良马,可是,我看到国内老百姓吃粗粮穿破衣的还很多,我不能让全国父老姐妹粗饭破衣,而我家里的妻子儿女却过分讲究衣着饮食。我只听说人们具有高尚品德才是国家最大的荣誉,没听说过炫耀自己的美妾良马会给国家争光。』孟献子闻知,怒而将儿子仲孙幽禁了7天。受到管教的仲孙,改过前非,亦仿而学之。消息不胫而走,在季文子的倡导下,鲁国朝野出现了俭朴的风气,并为后世所传颂。


文】
  子路问于孔子曰:『管仲何如人也?』子曰:『大人也。』子路曰:『昔者管子说襄公,襄公不说,是不辩也;欲立公子纠而不能,是无能也;家残于齐而无忧色,是不慈也;桎梏而居槛车中无惭色,是无愧也;事所射之君,是不贞也;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是无仁也。夫子何以大之?』子曰:『管仲说襄公,襄公不说,管仲非不辩也,襄公不知说也;欲立公子纠而不能,非无能也,不遇时也;家残于齐而无忧色,非不慈也,知命也;桎梏居槛车而无惭色,非无愧也,自裁也;事所射之君,非不贞也,知权也;召忽死之,管仲不死,非无仁也。召忽者,人臣之材也,不死则三军之虏也;死之则名闻天下,夫何为不死哉?管仲者,天子之佐,诸侯之相也,死之则不免为沟中之瘠;不死则功复用于天下,夫何为死之哉?由!汝不知也。』

【注释】【孔子家语】致思第八:

子路問於孔子曰:「管仲之為人何如?」子曰:「仁也.」(得仁道也)子路曰:「昔管仲說襄公,公不受,是不辯也;欲立公子糾而不能,是不智也;家殘於齊,而無憂色,是不慈也;桎梏而居檻車,無慚心,是無醜也;(言無恥惡之心)事所射之君,是不貞也;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是不忠也.仁人之道,固若是乎?」孔子曰:「管仲說襄公,襄公不受,公之闇也;欲立子糾而不能,不遇時也;家殘於齊而無憂色,是知權命也;桎梏而無慚心,自裁審也;事所射之君,通於變也;不死子糾,量輕重也.夫子糾未成君,管仲未成臣,管仲才度義,管仲不死束縛,而立功名,未可非也.召忽雖死,過與取仁,未足多也.」

【译文】 【孔子家语】致思

      子路请教孔子说:管仲是怎么样的人呢?』 孔子说:是有仁道的人呀!子路说:管仲曾经游说齐襄公,齐襄公却没有接受他的意见,是他口才不够好;他想帮助公子糾做国君却没能成功,是他本事才能不够好;他的家人留在齐国死的死伤的伤,他好像没有忧愁悲伤,可见他是一个没有慈悲心,是冷酷的人;他被抓起来了,都已经装进囚车了,却好像不在乎没有惭愧心似的,可见他没有羞耻之心;后来他又去为他曾经射杀的他的对手(齐桓公)做事,可见他不是一个有节操,是不忠贞的人;同样是辅臣师傅,公子纠死了以后,召忽就自杀了,管仲却不去死,可见他不是一个忠诚的人。有仁道的人的做法,是这个样子吗?

      孔子说:管仲游说齐襄公,齐襄公却没有接受他的意见,这是因为齐襄公愚昧昏暗;他要帮助公子糾做国君却没能成功,是没有得到机会,也是公子纠没有做国君的命;他的父母在齐国被杀而不忧伤,是他懂得审度时命;他身陷囹圄而似乎无羞惭,是因为他会去自己裁断慎重;他改事齐桓公,是因为他懂得要及时变通;他不为公子纠而死,是他会权衡生死的轻重。因为公子纠没有成为国君,管仲没有成为臣,(二人没有君臣名分)管仲认为自己的才智(对齐国的)重要性要胜过了很浅显的为主子殉死的道义的重要性,所以管仲不拘泥于要为公子纠殉死的道义的绑架,不去死而要建立功名,这没有什么不正确的。召忽为公子纠殉死,虽有义名,人品不亏,但为了成仁却不能审時度势,做得有些过火(不必要),这种行为是不值得大加称赞的。

文】
  晋平公问于师旷曰:『咎犯与赵衰孰贤?』对曰:『阳处父欲臣文公,因咎犯,三年不达,因赵衰,三日而达。智不知其士众,不智也;知而不言,不忠也;欲言之而不敢,无勇也;言之而不听,不贤也。』

【注释】

不知而言不智,知而不言不忠。

【典出】【韩非子.初见秦第一】

【释义】

不知道、不明白,却喜欢发表意见,到处乱说,这是没有智慧的表现;明明知道却不肯说出来,这是对朋友、领导不忠的体现
文】
  赵简子问于成抟曰:『吾闻夫羊殖者,贤大夫也,是行奚然?』对曰:『臣抟不知也。』简子曰:『吾闻之子与友亲,子而不知,何也?』抟曰:『其为人也数变,其十五年也,廉以不匿其过;其二十也,仁以喜义,其三十也,为晋中军尉,勇以喜仁,其年五十也,为边城将,远者复亲。今臣不见五年矣。恐其变,是以不敢知。』简子曰:『果贤大夫也,每变益上矣。』
译文

赵简子问成抟说:『我听说羊殖是贤大夫,他的品行到底如何呢?』成抟回答说:『我不知道。』赵简子说:『我听说你和他关系很亲密,你却不知道他的品行,为什么呢?』成抟说:『羊殖的为人多次变化:他十五岁时,廉正不隐瞒自己的过错;二十岁时,仁厚爱正义;三十岁时,做晋国的中军尉,勇敢又富有仁爱之心;五十岁时,做驻守边城的将领,让已经和晋国疏远的边民又重新亲近了。如今我已经和他五年没见面了,我恐怕他有变化,所以不敢说了解他。』赵简子说:『羊殖真是个贤大夫啊,他的每一次变化都是向好的方面发展!』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