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达性畅情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56369.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刘向【说苑】卷11善说诗解9多士不用说楚王重用公子皙宁过赏人毋刑君子 ...

已有 587 次閱讀2022-7-11 14:25 |個人分類:刘向说苑

刘向说苑卷11善说诗解9多士不用说楚王重用公子皙宁过赏人刑君子

题文诗:

蘧伯玉,使至楚,逢公子皙,濮水之上,

接草待曰:客将何之?蘧伯玉,为之轼车.

公子皙曰:吾闻上士,可以托色,中士托辞,

下士托财,三者固可,得托身耶?曰谨受命.

蘧伯玉,见楚王,使事毕坐,谈话从容,

言至于士.王曰何国,最多士?蘧伯玉曰:

楚最多士.楚王大悦.蘧伯玉曰:楚最多士,

不能用.王造然曰:是何言也?蘧伯玉曰:

伍子胥生,于楚逃吴;吴受;发兵攻楚,

堕平王墓;胥生于楚,吴善用之;衅蚡黄楚,

走晋治,二县,道不拾遗,民不妄得,

城郭不闭,国无盗贼,蚡黄生楚,晋善用之;

今者臣来,逢公子皙,濮水之上,辞言上士,

可以托色,中士托辞,下士托财,三者固可,

得托身耶?又不知皙,将何治也.于是楚王,

发使一驷,副使二乘,追公子皙,濮水之上,

还重于楚,蘧伯玉之,力故诗曰:谁能烹鱼,

溉之釜鬵,孰将西归,怀之好音.此之谓也.

物之相得,固微甚矣.伯玉擅说,楚王迷途,

知返重士;士无不有,真诚王者,必重用士.

叔向之弟,羊舌虎善,乐达有罪,于晋,

诛羊舌虎,叔向为奴.既而祁奚,曰吾闻,

小人得位,不义,君子,不救不祥.

乃往见,范桓子曰:闻善为国,赏不过,

不滥;赏过惧及,淫人刑滥,惧及君子.

不幸,而过宁过,而赏淫人,过而,

刑君子,故尧之刑,羽山殛鲧,而用禹;

周之刑也,僇管蔡,而相周公,不滥刑也.

桓子乃命,吏出叔向,救人之患,行危苦而,

不避烦辱,犹不能免.今祁奚论,先王之德,

叔向得免,学岂可已?通古博今,引经据典.


文】
  蘧伯玉使至楚,逢公子皙濮水之上,子皙接草而待曰:『敢问上客将何之?』蘧伯玉为之轼车。公子皙曰:『吾闻上士可以托色,中士可以托辞,下士可以托财,三者固可得而托身耶?』蘧伯玉曰:『谨受命。』蘧伯玉见楚王,使事毕,坐谈话,从容言至于士。楚王曰:『何国最多士?』蘧伯玉曰:『楚最多士。』楚王大悦。蘧伯玉曰:『楚最多士而楚不能用。』王造然曰:『是何言也?』蘧伯玉曰:『伍子胥生于楚,逃之吴。吴受而相之。发 兵攻楚,堕平王之墓。伍子胥生于楚,吴善用之。衅蚡黄生于楚,走之晋,治七十二县,道 不拾遗,民不妄得,城郭不闭,国无盗贼,蚡黄生于楚而晋善用之。今者臣之来,逢公子皙 濮水之上,辞言「上士可以托色,中士可以托辞,下士可以托财,三者固可得而托身耶?」又不知公子皙将何治也。』于是楚王发使一驷,副使二乘,追公子皙濮水之上,子皙还重于楚,蘧伯玉之力也。故诗曰:『谁能烹鱼,溉之釜鬵,孰将西归,怀之好音。』此之谓也。物之相得,固微甚矣。

【注释】1轼车在车上凭轼致敬。

2『谁能烹鱼,溉之釜鬵,孰将西归,怀之好音

出自【诗经.匪风】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①顾瞻周道,中心怛兮。②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③顾瞻周道,中心吊兮。④
        谁能亨鱼?溉之釜鬵。⑤谁将西归?怀之好音。⑥
注①匪:通『彼』。发:即发发,风声。偈(jie杰):即偈偈,车马疾驰貌。②周道:大路或官道。怛(da达):忧伤。③飘:飘风,指旋风。此处形容风势迅疾旋转貌。嘌(piao飘):轻疾貌。 ④吊:悲伤。⑤亨:古与『烹』通。溉:应作『摡』,洗涤。釜:锅。鬵(xin):大锅。⑥西归:回到西方的故乡去。此诗为桧人东游思归之作,『西』即指桧。怀:送给。好音:平安音信。
翻译那风刮得呼呼响,那车奔驰飞一样。回过头来望大道,我的心里真忧伤。风儿打旋卷地起,车儿辚辚跑得急。朝着大道回头望,凄怆不宁填胸臆。新鲜鱼儿谁烹调?我洗锅儿不辞劳。谁能向西回故乡?请替我把平安报。

译文

蘧伯玉奉命出使楚国,遇见楚国的公子皙,公子皙对他说:『我听说第一流的人才可以将妻子托付给他;第二流的人才可以让他捎话;第三流的人才可以将财物托付给他。若是一人三者兼备,便可以托付自己的身家性命。是不是这样呢?』蘧伯玉说:『您不用再说了,我明白了。』两人分手之后,蘧伯玉觐见楚王,完成了出使的使命后,坐下来与楚王聊天,说着说着就谈到了人才上。
楚王问蘧伯玉:『你说哪个国家的人才最多啊?』蘧伯玉答道:『当然是楚国。』楚王一听这个高兴,可蘧伯玉接着往下说:『可楚国人才虽然多,但是楚国不会用人。』这下楚王不乐意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蘧伯玉坦然回答:『大王,您先别生气,听我慢慢说。伍子胥,是楚国人吧?结果背井离乡投奔了吴国,在吴国当了宰相,发兵攻打楚国,把楚国兵马杀个大败,最后楚平王被鞭尸示众,真是太惨了。衅蚡黄,也是楚国人吧?一样背井离乡去了晋国,晋国令其治理七十二县,结果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老百姓安居乐业。今天我在路上碰见了公子皙,这也是不世出的人才,如今又要离开楚国,不知道要去为哪一国效力了。』楚王听到这里,恍然大悟,拉着蘧伯玉的手说:『若无先生之言,楚国又失去一位大才。』于是连忙派人快马加鞭追回公子皙,并拜之为相。

文】
  叔向之弟羊舌虎善乐达,达有罪于晋,晋诛羊舌虎,叔向为之奴。既而祁奚曰:『吾闻小人得位,不争不义,君子所忧,不救不祥。』乃往见范桓子而说之曰:『闻善为国者,赏不过;刑不滥。赏过则惧及淫人;刑滥则惧及君子。(与不幸而过),宁过而赏淫人,无过而刑君子,故尧之刑也,殛鲧于羽山而用禹;周之刑也,僇管、蔡而相周公,不滥刑也。』桓子乃命吏出叔向,救人之患者,行危苦而不避烦辱,犹不能免。今祁奚论先王之德而叔向 得免焉,学岂可已哉?

【注释】出自【吕氏春秋】卷21开春论

叔向之弟羊舌虎善栾盈⑧。栾盈有罪于晋,晋诛羊舌虎,叔向为之奴而朡⑨。祈奚曰:『吾闻小人得位,不争⑩不祥;君子在忧,不救不祥。』乃往见范宣子而说也,曰:『闻善为国者,赏不过而刑不慢。赏过则惧及淫人,刑慢则惧及君子。与其不幸而过,宁过而赏淫人,毋过而刑君子。故尧之刑也殛鮌,于虞而用禹;周之刑也戮管、蔡,而相周公:不慢刑也。』宣子乃命吏出叔向。救人之患者,行危苦,不避烦辱,犹不能免;今祈奚论先王之德,而叔向得免焉。学岂可以已哉!类多若此。
⑧叔向:春秋晋大夫,姓羊舌,名肸,字叔向,以贤能著称。羊舌虎:叔向异母弟,晋大夫。栾盈:晋大夫。⑨朡(zōnɡ):系缚。⑩争(zhènɡ):谏诤。范宣子:即范匄(ɡài),又名士匄,晋平公时为正卿,主持晋国军政,谥宣子。慢:懈怠,轻忽。淫:邪僻。与其:如其,如果。不幸:指由于偶然的因素无法避免灾祸或过错。鮌(ɡǔn):人名,大禹之父,为人刚愎凶顽,为尧时『四凶』之一,受命治水,九年不成,被诛于羽山。虞:指舜。舜为有虞氏,所以称虞舜,又简称为虞。类:事类。

【译文】
叔向的弟弟羊舌虎与栾盈友善,栾盈在晋国犯了罪,晋国杀了羊舌虎,叔向为此没入官府为奴,戴上了刑具。祈奚说:『我听说当小人得到官位时,不谏争是不善,当君子处于忧患时,不援救是不善。』于是就去拜见范宣子,劝他说:『我听说善于治国的人,行赏不过度,施刑不轻忽。行赏过度,恐怕会赏到奸人,施刑轻忽,恐怕会处罚到君子。如果不得已做得过分了,那么宁可行赏过度赏赐了奸人,也不要施刑过度处罚了君子。所以尧施刑罚杀死了鲧,而在舜的时候却仍起用了鲧的儿子禹,周施刑罚诛杀了管叔、蔡叔,而仍任用他们的弟兄周公。这都是施刑不轻忽啊!』于是范宣子命令官吏把叔向放了出来。解救别人危难的人,冒着危险和困苦,不怕麻烦和屈辱,有时仍然不能使人免于患难,如今祈奚论说先王的德政,叔向却因而得以免遭危难。由此看来,学习怎么能废止呢!很多事情都像这种情形一样。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