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达性畅情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56369.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庄子】内篇卷4人世间诗解2名实难舍内直外曲成而上比多政不谍 ...

已有 51 次閱讀2021-12-1 14:04 |個人分類:庄子

【庄子】内篇卷4人世间诗解2名实难舍内直外曲成而上比多政不谍

题文诗:

颜回继曰:且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比干,

是皆修身,以其下位,伛拊人民,以下拂上,

君因其修,故以挤之.是好名也.昔者尧攻,

丛枝胥敖,禹攻有扈,国为,身为刑戳;

用兵不止,求实无已.是皆求名,实者也,

独不闻乎?名实,圣所不胜,而况若乎.

虽然如是,若必有以,尝以语我.颜回:

端而虚,勉而,则可乎?曰恶恶可,

以阳为充,卫君孔扬,采色不定,常人之所,

敢之,人之,所感以求,容与其心,

日渐之德,名之不成,况大德乎?将执不化,

其虽外合,而内不訾,庸讵可乎.然则我,

内直外曲,成而上比.内直真诚,与天为徒,

知天子,之与己皆,天之所子.独以己言,

蕲乎而人,善之蕲人,不善之邪?然者,

人谓童子,是之谓,与天为徒.外曲也者,

与人为徒.擎跽曲拳,人臣之礼,人皆为之,

敢不为邪?为人所为,人亦无疵.成而上比,

与古为徒,其言虽教,讁之实也;古之有也,

非吾有也.然者,虽直不病.若是可乎?

仲尼:恶可.多政法,不谍,

固亦无罪;是耳,胡可及化.犹师心也.

【原文】
  『且昔者桀杀关龙逢(29),纣杀王子比干(30),是皆修其身以下伛拊人之民(31),以下拂其上者也(32),故其君因其修以挤之(33)。是好名者也。昔者尧攻丛枝、胥敖(34),禹攻有扈(35),国为虚厉(36),身为刑戳;其用兵不止,其求实无已(37)。是皆求名实者也,而独不闻之乎?名实者,圣人之所不能胜也,而况若乎!虽然,若必有以也(38),尝以语我来(39)!』

【译文】
  『从前,夏桀杀害了敢于直谏的关龙逢,商纣王杀害了力谏的叔叔比干,这些贤臣他们都十分注重自身的道德修养而以臣下的地位抚爱人君的百姓,同时也以臣下的地位违逆了他们的国君,所以他们的国君就因为他们道德修养高尚而排斥他们、杀害了他们。这就是喜好名声的结果。当年帝尧征伐丛枝和胥敖,夏禹攻打有扈,三国的土地变成废墟,人民全都死尽,而国君自身也遭受杀戳,原因就是三国不停地使用武力,贪求别国的土地和人口。这些都是求名求利的结果,你偏偏就没有听说过吗?名声和实利,就是圣人也不可能超越,何况是你呢?虽然这样,你必定有所依凭,你就试着把它告诉我吧!』
庄子内篇憨山释德清注
『且昔者桀殺關龍逢,紂殺王子比干,是皆修其身,以下傴拊人之民,以下拂其上者也(言龙逢、比干,以忠立名,而竟见杀者,盖为居臣下之位,而傴拊人君之民者。傴拊,言曲身拊恤于民,以示怜爱之状也。谓人君不爱民,而臣下返为之爱恤,是自要名,以拂逆人主之心,此所以见怒而取杀也,岂非好名取死之道耶),故其君因其修以擠之。是好名者也(言二子好名而修身,以拂人君,故人君因其修身而挤害之,是好名之过也)。昔者堯攻叢枝、胥敖(二国名),禹攻有扈(国名)。國為虛厲(使其国为空虚,死其君为厉鬼),身為刑戮(亲身操其杀戮)。其用兵不止,其求實無已(谓二圣自以为仁,将除暴救民,是皆求为仁之实无已,故用兵不止,以此好名,以滋杀戮),是皆求名實者也(求仁之名而行杀伐,名成而实丧矣),而(汝也)獨不聞之乎?名實者,聖人之所不能勝(平声)(言名实,虽二圣人,且不能胜而全有之),而況若(汝也)乎!』

此谓颜子无事强行,求名之实,必不能全,以明往必刑之之必然也。且名实,圣人犹不能全,而况凡乎。

上文,夫子以教其必不可往。下又问其往之之道。

『雖然,若(汝也)必有以也,嘗以語我來(来,语辞。夫子谓,虽然我如此说,其势必不可往,不知汝将何术以往耶?当以语我,试看如何)。』
  
  【注释】

  (29)桀:夏代最后一个国君,素以暴虐称著于史。关龙逢:夏桀时代的贤臣,因直言劝谏而被夏桀杀害。
  

  (30)纣:商代最后一个国君,史传又一个暴君。比干:商纣王的庶出叔叔,也因力谏而被纣王杀害。

  (31) 下:下位,居于臣下之位。伛(yǔ)拊(fǔ):怜爱抚育。人:人君的省称。

  (32)拂:违反。上:居于上位的人,这里指国君。

  (33)修:美好,这里专指很有道德修养。挤:排斥。

  (34)丛枝、胥敖:帝尧时代的两个部落小国的国名。【齐物论】中有宗、脍、胥敖之称,『丛枝』疑即『宗』、『脍』,姑备参考。

  (35)有扈:古国名。

  (36)虚:墟所,这个意义后代写作『墟』。厉:人死而无后代。

  (37)实:实利。已:止。

  (38)有以:有所依凭。

  (39)以语我:把它告诉给我。来:句末语气词,表示感叹。

    【原文】

  颜回曰:『端而虚①,勉而一②。则可乎?』曰:『恶③,恶可!夫以阳为充孔扬④,采色不定⑤,常人之所不违,因案人之所感⑥,以求容与其心⑦,名之曰日渐之德不成⑧,而况大德乎!将执而不化⑨,外合而内不訾⑩,其庸讵可乎(11)!』

  『然则我内直而外曲(12),成而上比(13)。内直者,与天为徒(14)。与天为徒者,知天子之与己皆天之所子(15)。而独以己言蕲乎而人善之(16),蕲乎而人不善之邪?若然者,人谓之童子(17),是之谓与天为徒。外曲者,与人之为徒也。擎跽曲拳(18),人臣之礼也,人皆为之,吾敢不为邪?为人之所为者,人亦无疵焉(19),是之谓与人为徒。成而上比者,与古为徒,其言虽教,讁之实也(20);古之有也,非吾有也。若然者,虽直而不病(21),是之谓与古为徒。若是则可乎?』仲尼曰:『恶,恶可!大多政法而不谍(22),虽固亦无罪(23)。虽然,止是耳矣(24),夫胡可以及化(25)!犹师心者也(26)。』

【译文】

  颜回说:『我外表端庄内心虚豁,勤奋努力终始如一,这样就可以了吗?』孔子说:『唉,这怎么可以呢!卫君刚猛暴烈盛气露于言表,而且喜怒无常,人们都不敢有丝毫违背他的地方,他也借此压抑人们的真实感受和不同观点,以此来放纵他的欲望。这真可以说是每日用道德来感化都不会有成效,更何况用大德来劝导呢?他必将固守己见而不会改变,表面赞同而内心里也不会对自己的言行作出反省,你那样的想法怎么能行得通呢?』
     颜回说:『如此,那我就内心秉正诚直而外表俯首曲就,内心自有主见并处处跟古代贤人作比较。内心秉正诚直,这就是与自然为同类。跟自然为同类,可知国君与自己都是上天养育的子女。又何必把自己的言论宣之于外而希望得到人们的赞同,还是希望人们不予赞同呢?象这样做,人们就会称之为未失童心,这就叫跟自然为同类。外表俯首曲就的人,是跟世人为同类。手拿朝笏躬身下拜,这是做臣子的礼节,别人都这样去做,我敢不这样做吗?做一般人臣都做的事,人们也就不会责难了吧,这就叫跟世人为同类。心有成见而上比古代贤人,是跟古人为同类。他们的言论虽然很有教益,指责世事才是真情实意。这样做自古就有,并不是从我才开始的。像这样做,虽然正直不阿却也不会受到伤害,这就叫跟古人为同类。这样做便可以了吗?』孔子说:『唉,怎么可以呢?太多的事情需要纠正,就是有所效法也会出现不当,虽然固陋而不通达也没有什么罪责。即使这样,也不过如此而已,又怎么能感化他呢!你好像是太执著于自己内心成见的人哩。』

庄子内篇憨山释德清注

顏回曰:『端而虛,勉而一,則可乎(回谓,我无他术,但端谨其身,以虚其心,不以功名得失为怀,更勉一其志,不计其利害。如此则可乎)?』曰:『惡!惡可(言其甚不可也)!夫以陽為充孔揚,采色不定(阳者,盛气。言卫君壮年,负骄胜之气,女以小心端谨事之,则益充满彼之盛气,而志更大飞扬,将发现于颜面矣。采色不定,喜怒不常也),常人之所不違(言彼喜怒不常之气性,即寻常执侍之人,亦不敢违,况汝未同与言之人乎)。因案人之所感,以求容與(自快之意也)其心。名之曰日漸之德不成,而況大德乎(言彼拒谏之人,即汝以言感发之,彼即定将所感之言,返案于女,以求容与,以快其心,不但不听而已。如此饰非之人,即日渐小德亦不成,况大德乎)!將執而不化,外合而內不訾(毁也),其庸詎可乎(言彼将固执己志而不化,纵汝能端虚而外谨,勉一而内不毁,竟有何用乎?言其必无功效,徒费精神耳)!』

此一节,言强梁拒谏之人,纵以忠谨事之,只增益其盛气,亦无补于德,终无益也。

『然則我內直而外曲,成而上比(此颜回闻夫子之言,以端虚勉一必不能行,又思其则,以内直、外曲、上比古人,挟此三术以往,其事必济矣)。內直者,與天為徒(此颜回自解三术之意。言内直与天为徒者,言人之生也直,此性本天成,则彼我同此性也,故曰与天为徒。谓彼亦人耳,既同此性,苟言之相符,宁无动于中乎)。與天為徒者,知天子之與己,皆天之所子,而獨以己言蘄乎而人善之,蘄乎而人不善之耶?若然者,人謂之童子,是之謂與天為徒(言既天性本同,则人君与我皆天之子也。我但直性而言之,亦不必求其彼之以我言为善、为不善。我唯尽此真纯无伪之心,如此则彼以我如赤子之心矣。此又有何患焉)。外曲者,與人之為徒也。擎跽曲拳,人臣之禮也。人皆為之,吾敢不為耶?為人之所為者,人亦無疵焉,是之謂與人為徒(外曲者,谓曲尽人臣之礼也,不失其仪,又何疵焉)。成而上比者,與古為徒。其言雖教,谪(谪,谓指谪是非也)之實也,古之有也,非吾有也。若然者,雖直而不为病,是之謂與古為徒(成者,引其成言也。上比者,上比古人也。故其言虽谪之,而明言是非,而所言皆实,乃古人之言,非我之虚谈也。如此则言虽直,以非我出,则不以为病矣)。若是則可乎(以此三术,则庶几可乎)?』仲尼曰:『惡!惡可(叹其必不可也)!大多政法而不諜(政法,犹法则也。谍,犹安妥,谓稳当也。言挟上三术而法则太多,犹不稳当也)。雖固亦無罪。雖然,止是耳矣,恶可以及化!猶師心者也(言以此三术,固亦不得罪,然止是如此而已耳,亦不能使彼心化也。何也?以三术皆出有心,未能忘我,且己未成焉,能化彼哉)。』

此一节言三术,从孔子君子有三畏中变化出来。与天为徒,畏天也;与人为徒,畏大人也;与古为徒,畏圣人之言也。但议论浑然无迹,言此三事,亦非圣人大化之境界,止于世俗之常耳。意在言外。


 【注释】

①端:端庄、正派。虚:虚豁、谦逊。『端』指外表,『虚』指内心。

  ②勉:勤恳努力。一:这里是始终如一,忠贞不二的意思。

  ③恶(wū):叹词,驳斥之声;与下句疑问代词用法的『恶』不同。

  ④阳:指刚猛之盛气。充:满,充斥于心。孔:甚,很。扬:露于外表。

  ⑤采色:这里指面部表情。『采色不定』犹言『喜怒无常』。

  ⑥案:压抑,压制。

  ⑦容与:放纵。

  ⑧渐:浸渍,润泽。

  ⑨执:固守己见。

  ⑩外合:外表赞同。訾(zǐ):非议。『不訾』意思是不愿对自己的言行作出反省。

  (11)其:那,那样。庸讵:怎么。

  (12)直:正直,光明正大。曲:弯曲,含有俯首曲就的意思。

  (13)成:成就,指心中有数,已有成熟的主张和看法。一说引用现成的话。上:上世,指古代。『上比』意思是跟古代的作法相比较。

  (14)天:自然。

  (15)所子:所养育的子女。

  (16)蕲:祈求,希望得到。善之:以之为善,把这样的言论看作是正确的。

  (17)童子:未成年的人。

  (18)擎:举,这里指手里拿着朝笏(hù)。跽:长跪。曲拳:躬身屈体。

  (19)疵(cī):诽谤。

  (20)讁(zhé):『谪』字的异体;谴责、责备。

  (21)病:怨恨、祸害。

  (22)大:太。政:通作『正』,端正、纠正的意思。谍:当。

  (23)固:固陋,执着而不通达。

  (24)止是:只此。耳矣:罢了。

  (25) 胡:何,怎么。

  (26)师:讲作以……为师。心:这里指内心的定见。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