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达性畅情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56369.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庄子】内篇卷2齐物论诗解1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吹万不同自己自取 ...

已有 30 次閱讀2021-11-25 17:53 |個人分類:庄子

庄子内篇2齐物论诗解1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吹万不同自己自取

题文诗:
南郭子綦,而坐,仰天而嘘,精神荅焉,

似丧其耦.颜成子游,立侍乎前,曰何居乎?

固可,使如槁木,心固可使,如死灰乎?

,也.子綦曰偃,不亦善乎,

而问之也?今吾丧我,汝知之乎?闻人籁,

未闻地籁,闻地籁,未闻天籁.子游:

敢问其方.子綦:噫气,其名为风,

是唯无作,作则万窍,怒呺而独,不闻飂飂?

陵崔嵬,大木百围,之窍穴也,似鼻似口,

似耳似枅,似圈似臼,似洼似污.为声也似,

激者謞者,叱者吸者,叫者譹者,宎者咬者,

前者唱于,随者唱喁.泠风小和,飘风大和,

厉风济则,众窍为虚.而独不见,调调刁刁?

子游:地簌,众窍是已,人簌,

比竹是已,敢问天簌?子綦:吹万不同,

使其自己,咸其自取,怒者其谁?自然而然,

天生万物,万有不同,真情自然,不得不然,

天地有情,真情无形,至无而有,随机应变.

【原文】
  南郭子綦隐机而坐①,仰天而嘘②,荅焉似丧其耦③。颜成子游立侍乎前④,曰:『何居乎⑤?形固可使如槁木⑥,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⑦?今之隐机者,非昔之隐机者也⑧。』子綦曰:『偃⑨,不亦善乎,而问之也⑩?今者吾丧我,汝知之乎?女闻人籁(11),而未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子游曰:『敢问其方(12)。』子綦曰:『夫大块噫气(13),其名为风,是唯无作(14),作则万窍怒呺(15),而独不闻之翏翏乎(16)?山林之畏佳(17),大木百围之窍穴,似鼻,似口,似耳,似枅(18),似圈,似臼,似洼者,似污者(19)。激者(20),謞者(21),叱者,吸者,叫者,譹者(22),宎者(23),咬者(24),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25)。泠风则小和(26),飘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窍为虚(27)。而独不见之调调之刁刁乎(28)?』子游曰:『地簌则众窍是已(29),人簌则比竹是已(30),敢问天簌。』子綦曰:『夫吹万不同(31),而使其自己也(32),咸其自取(33),怒者其谁邪(34)?』
【译文】

南郭子綦靠着几案而坐,仰首向天缓缓地吐着气,那离神去智的样子真好像精神脱出了躯体。他的学生颜成子游陪站在跟前说道:『这是怎么啦?形体诚然可以使它像干枯的树木,精神和思想难道也可以使它像死灰那样吗?你今天凭几而坐,跟往昔凭几而坐的情景大不一样呢。』子綦回答说:『偃,你这个问题不是问得很好吗?今天我忘掉了自己,你知道吗?你听见过「人籁」却没有听见过「地籁」,你即使听见过「地籁」却没有听见过「天籁」啊!』子游问:『我冒昧地请教它们的真实含意。』子綦说:『大地吐出的气,名字叫风。风不发作则已,一旦发作整个大地上数不清的窍孔都怒吼起来。你独独没有听过那呼呼的风声吗?

山陵上陡峭峥嵘的各种去处,百围大树上无数的窍孔,有的像鼻子,有的像嘴巴,有的像耳朵,有的像圆柱上插入横木的方孔,有的像圈围的栅栏,有的像舂米的臼窝,有的像深池,有的像浅池。它们发出的声音,像湍急的流水声,像迅疾的箭镞声,像大声的呵叱声,像细细的呼吸声,像放声叫喊,像嚎啕大哭,像在山谷里深沉回荡,像鸟儿鸣叫叽喳,真好像前面在呜呜唱导,后面在呼呼随和。清风徐徐就有小小的和声,长风呼呼便有大的反响,迅猛的暴风突然停歇,万般窍穴也就寂然无声。你难道不曾看见风儿过处万物随风摇曳晃动的样子吗?』子游说:『地籁是从万种窍穴里发出的风声,人籁是从比并的各种不同的竹管里发出的声音。我再冒昧地向你请教什么是天籁。』子綦说:『天籁虽然有万般不同,但使它们发生和停息的都是出于自身,发动者还有谁呢?』

庄子内篇憨山释德清注

南郭子綦(子綦乃有道之士,隐居南郭)隱几而坐(端居而坐,忽然忘身,如颜子之心斋,此便是齐物论之第一工夫),仰天而噓(因忘身而自笑也),嗒焉(解体貌,言不见有身也)似喪其耦(此言色身乃真君之耦耳,今忽焉忘身,故言似丧其耦)。顏成子游(子綦之弟子)立侍乎前,曰:『何居乎(言先生何所安心,乃如此乎)?形固可使如槁木(子綦既已忘形,则身同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形忘而机自息,故心若死灰。子游言:形与心,固可如槁木、死灰乎)?今之隱几者,非昔之隱几者也(言昔见隐几,尚有生机;今则如槁木、死灰,比昔大不相侔矣)。』子綦曰:『偃(子游名),不亦善乎,而問之也(言问之甚不善也)!今者吾喪我(吾自指真我;丧我,谓丧忘其血肉之躯也),女知之乎(言女岂知吾丧我之意乎)?』

此齐物论,以丧我发端,要显世人是非,都是我见。要齐物论,必以亡我为第一义也。故逍遥之圣人,必先忘己,而次忘功、忘名。此其立言之旨也。

『女聞人籟(乃箫管之吹而有声者),而未聞地籟(即下文长风一鼓、万窍怒号);女聞地籟,而未聞天籟夫(即众人之言论,乃天机之自发)!』

将要齐物论,而以三籁发端者,要人悟自己言之所出,乃天机所发;果能忘机,无心之言,如风吹窍号,又何是非之有哉。明此三籁之设,则大意可知。

子游曰:『敢問其方(问三籁所以)。』子綦曰(先说地籁):『夫大塊(天地也)(爱,去声)氣,其名為風(言大风乃天地之噫气,如逍遥,六月之风为息,此搏弄造化之意)。是(指风)惟無作(起也),作則萬竅怒号(言大风一起,则万窍怒号)。而(汝也)獨不聞之翏翏乎(翏翏,长风初起之声也)?山林之畏佳(摇动也),大木百圍之竅穴(言深山大木,有百围者,则全身是窍穴),似鼻(此下言穴之状,有似人鼻之两孔者),似口(似人之口横生者),似耳(似人之耳斜垂者),似枅(有方孔之似枅者),似圈(有圆孔之似圈者),似臼(有孔内小外大,似舂臼者),似洼者(有长孔,似有水之洼者),似污者(似浅孔、似水之污者。上言窍之形,下言声;激者(故有声,如水之激石者)、謞(音孝)(有似响箭之声而謞者)、叱者(如人叱牛之声者)、吸者(如人吸气,而声细若收者)、叫者(有声似人高叫者)、譹(音豪)(有低声若譹者)、宎者(如犬之细声而留者)、咬者(若犬吠之声者。以上窍之声也)。前者(前阵风也)唱于(声轻而缓),而隨者唱喁(后阵而声重)。泠風(零风)則小和(风一吹,而众窍有声如和),飄風(大风)則大和,厲(猛也)風濟(止也),則眾竅為虛(谓众窍之声,因风鼓发;大风一止,则众窍寂然。言声本无也)。而(汝也)獨不見之調調、之刁刁乎(调调、刁刁,乃草木摇动之余也。意谓风虽止,而草木尚摇动而不止。此暗喻世人是非之言论,而唱者已亡,而人人以绪论,各执为是非者)?』

此长风众窍,只是个譬喻,谓从大道、顺造物,而散于众人,如长风之鼓万窍,人各禀形器之不同。故知见之不一,而各发论之不齐,如众窍受风之大小、浅深,故声有高低、大小、长短之不一。此众论之所一定之不齐也。故古之人唱于前者小,而和于后者必盛大,各随所唱而和之,犹人各禀师承之不一也。前已唱者已死,而后之和者犹追论不已,若风止而草木犹然摇动之不已也。然天风一气,本乎自然,元无机心存于其间,则为无心之言,圣人之所说者是也;争奈众人各执己见,言出于机心,不是无心,故有是非。故下文云,夫言非吹也,以明物论之不齐,全出于机心、我见,而不自明白之过。此立言之枢纽也,知此,可观齐物矣。

子游曰:『地籟,則眾竅是已;人籟;則比竹是已(言已知地籁,则是比竹无疑,故不必更说)。敢問天籟。』子綦曰:『夫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已也(言天籁者,乃人人发言之天机也,吹万不同)……[2]。咸其自取,怒者其誰耶?』

 【注释】

  ①南郭子綦(qí):楚人,居住南郭,故名南郭子綦。旧说为楚庄王庶出的弟弟,做过楚庄王的司马;疑为庄子中寓托的高士,而非历史人物。隐:凭倚。机:亦作几,案几。

  ②嘘:吐气。

  ③荅(tà)焉:亦作『嗒焉』,离形去智的样子。耦:匹对。庄子认为人是肉体和精神的对立统一体,『耦』在这里即指与精神相对立的躯体。丧其耦,表示精神超脱躯体达到忘我的境界。

  ④颜成子游:子綦的学生,姓颜名偃,子游为字,死后谥成,故名颜成子游。

  ⑤居(jī):表疑问的语气词。

  ⑥固:诚然。槁:干枯。

  ⑦心:思想,精神。固:岂,难道。

  ⑧『今之隐机者』与『昔之隐机者』实指一人,即南郭子綦,意思是南郭子綦今日隐机入神出体与旧时大不一样。

  ⑨偃:见注④。

  ⑩而:你,人称代词。『不亦善乎,而问之也』乃是『尔问之不亦善乎』之倒置。

  (11)簌(lài):箫,古代的一种管状乐器,这里泛指从孔穴里发出的声响。『人簌』即出自人为的声响,与下两句的『地簌』、『天簌』相对应,所谓『地簌』或『天簌』,即出自自然的声响。

  (12)敢:表示谦敬的副词,含有『冒昧地』、『斗胆地』的意思。方:道术,指所言『地簌』、『天簌』的真实含意。

  (13)大块:大地。噫(yī)气:吐气。

  (14)是:此,这里指风。唯:句中语气词,含有仅此的意思。作:兴起。

  (15)窍:孔穴。呺(háo):亦作『号』,吼叫。

  (16)翏翏(liú):亦作飂飂,大风呼呼的声响。

  (17)林:通作『陵』,大山。畏佳(cuī):亦作『嵔佳』,即嵬崔,山陵高峻的样子。

  (18)枅(jī):柱头横木。

  (19)污:停滞不流的水塘。

  (20)激:水流湍急的声音。

  (21)謞(xiào):这里用来形容箭头飞去的声响。

  (22)譹(háo):嚎哭声。

  (23)宎(yǎo)深而沉。

  (24)咬(jiāo):鸟鸣叫的声音。一说哀切声。

  (25)于、喁(yú):风吹树动前后相和的声音。

  (26)泠(líng)风:小风,清风。

  (27)厉风:迅猛的暴风。济:止。

  (28)调调、刁刁:风吹草木晃动摇曳的样子。『刁刁』亦作『刀刀』。

  (29)是:这样。已:矣。

  (30)比:并合。竹:这里指并合在一起可以发出声响的、不同形状的竹管。

  (31)这句及以下是表述『天簌』的,故有人疑『夫』字之后缺『天簌者』三字。

  (32)使其自己:意思是使它们自身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一说『己』当作『已』,是停止的意思,但联系上下文不宜从此解。

  (33)咸:全。

  (34)怒:这里是发动的意思。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