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达性畅情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56369.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文心雕龙】卷13哀弔诗解2吊者至也正义绳理昭德塞违剖析褒贬 ...

已有 24 次閱讀2021-9-22 15:17 |個人分類:文心雕龙

【文心雕龙】卷13哀弔诗解2吊者至也正义绳理昭德塞违剖析褒贬

题文诗:
吊者至也.经有:神之吊矣,言神至也.

君子也者,令终定谥,事极理哀,宾慰主以,

至到为言.压溺乖道,所以不吊.宋水郑火,

行人奉辞,国灾民亡,故同吊也.晋筑虒台,

齐袭燕城,史赵苏秦,翻贺为吊,虐民构敌,

亦亡之道.凡斯之例,吊之所设.骄贵殒身,

狷忿乖道,有志无时,美才兼累,追而慰之,

贾谊浮湘,发愤吊屈.体同事核,辞清理哀,

首出之作.及相如之,吊二世,全为赋体;

桓谭以为,其言恻怆,读者叹息,卒章要切,

断而能悲.扬雄吊屈,思积功寡,意深反骚,

辞韵沈膇.班彪蔡邕,敏于致诘.影附贾氏,

难为并驱.广,之吊夷齐,褒而无间,

王粲所制,讥呵实工.然则胡阮,嘉其清高,

伤其隘,各其志也.祢衡之吊,张衡平子,

缛丽轻清;陆机之吊,魏武帝文,序巧文繁.

降斯以下,未有可称.吊虽古义,华辞末造;

华过韵缓,化而为赋.固宜正义,以绳,

昭德塞违,剖析褒贬,哀而有正,则无夺伦.

​辞之所哀,在彼弱弄.苗而不秀,自古斯恸.

虽有通才,迷方失控.千载可伤,寓言以送. 

全文


  吊者,至也。诗云"神之吊矣",言神至也。君子令终定谥,事极理哀,故宾之慰主,以至到为言也。压溺乖道,所以不吊矣。又宋水郑火,行人奉辞,国灾民亡,故同吊也。及晋筑虒台,齐袭燕城,史赵苏秦,翻贺为吊,虐民构敌,亦亡之道。凡斯之例,吊之所设也。或骄贵以殒身,或狷忿以乖道,或有志而无时,或美才而兼累,追而慰之,并名为吊。

  自贾谊浮湘,发愤吊屈。体同而事核,辞清而理哀,盖首出之作也。及相如之吊二世,全为赋体;桓谭以为其言恻怆,读者叹息。及卒章要切,断而能悲也。扬雄吊屈,思积功寡,意深反骚,故辞韵沈膇。班彪、蔡邕,并敏于致诘。然影附贾氏,难为并驱耳。胡阮之吊夷齐,褒而无间,仲宣所制,讥呵实工。然则胡阮嘉其清,王子伤其隘,各其志也。祢衡之吊平子,缛丽而轻清;陆机之吊魏武,序巧而文繁。降斯以下,未有可称者矣。

  夫吊虽古义,而华辞末造;华过韵缓,则化而为赋。固宜正义以绳理,昭德而塞违,剖析褒贬,哀而有正,则无夺伦矣!

  赞曰∶辞之所哀,在彼弱弄。苗而不秀,自古斯恸。

  虽有通才,迷方失控。千载可伤,寓言以送。

3

  弔者,至也。【诗】云1:『神之弔矣2。』言神至也。君子令终定谥3,事极理哀,故宾之慰主,以『至到』为言也4。压溺乖道5,所以不弔矣。又宋水、郑火6,行人奉辞7,国灾民亡,故同弔也8。及晋筑虒台9,齐袭燕城10,史赵、苏秦11,翻贺为弔12;虐民搆敌13,亦亡之道。凡斯之例,弔之所设也14:或骄贵而殒身15,或狷忿以乖道16,或有志而无时17,或美才而兼累18,追而慰之,并名为弔。

自贾谊浮湘19,发愤【弔屈】20,体同而事核21,辞清而理哀,盖首出之作也22。及相如之【弔二世】23,全力赋体;桓谭以为其言恻怆24,读者叹息。及平章要切25,断而能悲也26。扬雄弔屈27,思积功寡28,意深文略29,故辞韵沈膇30。班彪、蔡邕31,并敏于致语32,然影附贾氏33,难为并驱耳。胡、阮之【弔夷齐】34,褒而无闻35;仲宣所制36,讥呵实工37。然则胡、阮嘉其清,王子伤其隘38,各志也39。祢衡之【弔平子】40,缛丽而轻清41;陆机之【弔魏武】42,序巧而文繁。降斯以下,未有可称者矣。

译文

所谓弔,就是到。【诗经】中说『神之弔矣』,就是说神的到来。正常死亡的人定谥治丧,是极为悲哀的事,所以,宾客对治丧主人的慰问,他们的到来,就是『弔』的意思了。【礼记】中说,被物压死、被水淹死等,因为不是正常死亡,所以不必哀弔。春秋时宋国发生水灾,郑国发生火灾后,各国派使臣前往致辞慰问;这是国家遇上灾难,人民遭到死亡,所以,这种慰问和哀弔相同。还有一种情形:如春秋时晋国建成虒祁宫,齐国袭击燕国,史赵和苏秦认为这样的事不应祝贺,而应哀弔。因为建筑虒祁宫残害人民,攻打燕国结下仇敌,这都是亡国之道。大凡这样一些情形,就要运用弔辞:或者是过于骄贵而丧命,或者是褊急忿恨而违背常道,或者是有大志而生不逢时,或者是有美好的才能又连带着一定的缺损。追念这些而加以慰问的作品,都叫做弔。

自从汉初贾谊渡湘江,感发愤激而写了【弔屈原文】,体制周密,事实准确,文辞清晰,内容悲哀,这要算是最早出现的哀弔作品了。到司马相如所写【哀秦二世赋】,完全是赋的体裁。桓谭认为它写得伤痛,能使读者为之叹息;赋的最后写得扼要而确切,读完后能使人为之哀伤。扬雄为哀弔屈原而写的【反离骚】,思考的很多,但成就不大;其立意重在反诘【离骚】,所以文辞音韵不很流畅。又如班彪的【悼离骚】,蔡邕的【弔屈原文】,也善于提出责问;但他们追随贾谊的【弔屈原文】,是很难与之并驾齐驱的。此外,如胡广的【弔夷齐文】,阮瑀的【弔伯夷文】,只有赞扬没有批评;王粲的【弔夷齐文】,对伯夷、叔齐的批评写得较好。但胡广、阮瑀是嘉奖伯夷、叔齐的清高,王粲则是不满其狭隘,这是由于他们的观点各不相同。汉末祢衡的【弔张衡文】,辞采繁盛而忽于明洁。晋代陆机的【弔魏武帝文】,序写得不错,弔词却过于繁杂。从此以后,就没有值得称道的作品了。

  〔注释〕

  1 【诗】:指【诗经·小雅】中的【天保】。

  2 弔(dì地):即递,是到的意思,这个字和哀弔的弔不是一回事,刘勰这里是勉强混用。

  3 令终:善终,正常死亡。定谥:古代『读诔定谥』,有一套复杂的仪式,这里是以『定谥』泛指办理丧事。

  4 以『至到』为言:刘勰把哀弔的弔解作到,所以这里就指宾客的至到是弔。

  5 压、溺乖道:【礼记·檀弓上】中说,有三种情形死的人,不必去弔哀:一是『畏』,被人强加罪名攻击,自己不作辩解而死的;二是『压』,自己到危险的地方去,被崩塌之物压死的:三是『溺』,在游泳时淹死的。刘勰只讲了『压、溺』两种,但三种都包括在内。乖道:不合常道。以封建礼教看,这三种情形都不是善终。

  6 宋水:【左传·庄公十一年】载,宋国发生水灾,鲁国曾派人去弔慰。郑火:【左传·昭公十八年】载,郑国发生火灾,只有许国没有去弔慰。

  7 行人:外交使节。奉辞:指给以慰问。

  8 同弔:指各诸侯国使节对水灾火灾的慰问之辞,和哀弔的意义相同。

  9 虒(sī斯)台,即虒祁宫,春秋时晋国宫名,故址在今山西省曲沃县。【左传·昭公八年】载,晋平公筑『虒祁之宫』,鲁国派叔弓、郑国派游吉去祝贺。

  10 齐袭燕城:【战国策·燕策一】载,齐宣王趁燕国有丧事时,进攻燕国,占领十城。袭:攻其不备。

  11 史赵:春秋晋国太史。【左传·昭公八年】载,郑国游吉(即子太叔)到晋国祝贺虒祁宫建成时,史赵对子太叔说:『甚哉,其相蒙(欺)也,可弔也而又贺之。』苏秦:字季子,战国时纵横家。【战国策·燕策一】说齐国袭取燕国十城后,苏秦对齐宣王『再拜而贺,因仰而弔』。

  12 翻贺为弔:把祝贺变为哀弔。

  13 虐民:指晋国筑虒祁宫,残害人民。搆(gòu)敌:指齐国攻打燕国,结成仇敌。搆:同构,造,结。

  14 设:施,用。

  15 骄贵而殒(yǔn允)身:指秦二世胡亥之类。司马相如的【哀秦二世赋】中曾说胡亥『持身不谨』等。殒:死。

  16 狷(juàn倦)忿以乖道:指屈原之类。狷忿:急躁忿恨。扬雄【反离骚】中讲到屈原的作品放肆、思想狭窄。刘勰在【辨骚】篇也说屈原有『狷狭之志』。

  17 有志而无时:指张衡之类。祢衡在【弔张衡文】中说:『伊尹(商臣)值汤(商汤王),吕望(周臣)遇旦(周公),嗟矣君生,而独值汉。』这是叹张衡的生不逢时。

  18 美才而兼累:指曹操之类。陆机【弔魏武帝文】中说:『岂不以资高明之质,而不免卑浊之累。』累:牵连致损。

  19 贾谊:西汉初年作家,曾做长沙王太傅,所以世称贾长沙或贾太傅。浮:指渡水。湘:湖南湘江。

  20 【弔屈】:指贾谊的【弔屈原文】,载【文选】卷六十。

  21 同:唐写本作『周』,译文据『周』字。核:核实。

  22 首出:最早出现的弔文。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弔文】说:『若贾谊之【弔屈原】,则弔之祖也。』上面所讲春秋战国时的弔慰,只是口头上的慰问。

  23 相如:姓司马,字长卿,西汉辞赋家。【弔二世】:指司马相如的【哀秦二世赋】,文存,载【史记·司马相如传】。

  24 桓谭:字君山,东汉初年学者。恻怆:悲伤。桓谭论【哀秦二世赋】的话,可能是【新论】中的佚文。

  25 平章:唐写本作『卒章』。译文据『卒章』,指【哀秦二世赋】最后所写『亡国失势』的原因一段。

  26 断:止,指读完。

  27 扬雄:字子云,西汉末年学者、文学家。【汉书·扬雄传】说他为『吊屈原』而作【反离骚】。

  28 功寡:功绩小。

  29 文略:唐写本作『反骚』。译文据『反骚』。【汉书·扬雄传】说,扬雄所作【反离骚】,『往往摭(拾取)【离骚】之文而反之』。

  30 沈:湿病。膇(zhuì坠):脚肿。这里指文辞不流畅。

  31 班彪:字叔皮,东汉初年史学家、文学家。有【悼离骚】,尚存八句,见【艺文类聚】卷五十八。蔡邕(yōng庸),汉末学者、作家,有【弔屈原文】,文存不全,见【艺文类聚】卷四十。

  32 语:唐写本作『诘』。译文据『诘』字,指责问。

  33 影附:依附,如影之附形,这里指追随。

  34 胡:胡广,字伯始,东汉大官僚。阮:阮瑀(yǔ语),字元瑜,汉末作家。【弔夷齐】:指胡广的【弔夷齐文】、阮瑀的【弔伯夷文】,均残,见【艺文类聚】卷三十七。夷齐:伯夷、叔齐,殷末贵族,殷亡后,不食周粟而死。

  35 褒:称颂。闻:唐写本作『间』。译文据『间』字。【论语·先进】:『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邢昺疏:『间,谓非毁间厕。』

  36 仲宣:王粲字仲宣,汉末文学家,有【弔夷齐文】,尚存不全,载【艺文类聚】卷三十七。

  37 讥呵(hē喝),批评。

  38 隘(aì爱):狭隘。王粲在【弔夷齐文】中,批评他们『知养老之可归,忘除暴之为念』等。王粲的批评,仍从封建观念出发。

  39 各志也:唐写本作『各其志也』。译文据此。

  40 祢(mí迷)衡:字正平,汉末作家。【弔平子】:指祢衡的【弔张衡文】,文存不全,见【太平御览】卷五九六。张衡:字平子,东汉科学家、文学家。

  41 缛(rù入):繁盛。轻:轻视。

  42 陆机:字士衡,西晋文学家。【弔魏武】:指陆机的【弔魏武帝文】,今存,载【文选】卷六十。魏武:指魏武帝曹操。  


  夫弔虽古义,而华辞未造1;华过韵缓,则化而为赋。固宜正义以绳理2,昭德而塞违3,割析褒贬4,哀而有正,则无夺伦矣5。

译文

  
  哀弔的意义虽然古老,后来却出现华丽的文辞;华丽过分,音韵不紧凑,就演变成为赋体了。哀弔文本应用以伸张正义,纠正事理,彰明美德而防止错误;所以要有所分析地加以褒扬或贬斥,能够正确地表达哀情,那就不致破坏哀弔文的正当意义了。  

〔注释〕

  1 未造:当是『末造』之误。末造:后期。

  2 绳:纠正。

  3 昭:明白。塞:防止。违:过失。

  4 割:唐写本作『剖』,译文据『剖』字。剖析。

  5 伦:理,这里指哀吊文的正常道理。



  赞曰:辞定所表1,在彼弱弄2。苗而不秀3,自古斯恸4。虽有通才,迷方告控5。千载可伤,寓言以送6。

译文
  总之,弔辞所哀伤的,在于幼弱的儿童。幼苗不能成长,自古以来都为之悲痛。虽有写作的全才,如果迷失以辞遣哀的方向,就很难正确运用。这种千古可悲的感情,只有用弔辞来遣送。

  〔注释〕

  1 辞定所表:唐写本作『辞之所哀』,译文据唐写本。

  2 弱弄:指幼年。弄:戏弄。

  3 秀:庄稼抽穗开花。

  4 斯:语词。恸(tòng痛):极其悲痛。

  5 方:方向。告:唐写本作『失』,译文据『失』字。控:控制。

  6 寓:寄寓,这里指表达。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