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牟向东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34195.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淮南子】卷12道应训诗解25豫让忠主益而损之高辞卑让民朴不争 ...

已有 67 次閱讀2022-6-27 16:33 |個人分類:淮南子

淮南子】卷12道应训诗解25豫让忠主益而损之高辞卑让民不争

题文诗:

魏文侯觞,诸大夫于,曲阳酒酣,叹曰:

无豫让,以为臣乎?蹇重举白,而进之曰:

请浮君也.君曰何也?对曰臣闻,有命父母,

不知孝子;有道之君,不知忠臣;豫让之君,

亦何如哉?文侯受觞,饮釂不献.智伯,

管仲鲍叔,为臣故有,豫让之功.故老子曰:

国家昏乱,有忠臣.孔子,桓公之庙,

有器,谓之宥卮.子曰善哉,得见此器.

弟子,为其取水.水至灌之.其中则正,

其盈则覆.造然革容,子曰善哉,持盈者乎!

子贡侧曰:请问持盈.孔子对:益而损之;

物盛而衰,乐极则悲,日中而移,月盈而亏,

如此是故,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多闻博辩,

守之以陋;代力毅勇,守之以畏;富贵广大,

守之以俭;德施天下,守之以让.五者先王,

守天下而,所以弗失;反此五者,未尝不危.

故老子曰:服此道者,不欲盈也;夫唯不盈,

故能弊而,不新成也.武王问曰:伐纣天下,

是臣杀主,下伐其上;吾恐后世,用兵不休,

斗争不已,为之奈何?太公曰王,之问甚善!

未得兽者,唯恐创小;已得唯恐,伤肉之多;

若欲久持,塞民于兑,道全为,无用之事,

烦扰之教,彼皆乐业,供情昭昭,而道冥冥,

于是去瞀,而载之木,解其剑而,带之笏为,

三年之丧,令类不蕃,高辞卑让,使民不争.

酒肉通之,竽瑟娱之,鬼神畏之,繁文滋礼,

以弇其质,厚葬久丧,以亶其家,珠鳞,

纶组,以贫其财,深凿高垄,以尽其力,

家贫族少,虑患者贫,以此移风,可持天下,

弗失之也.故老子曰:化而欲作,吾将镇以,

无名之朴.至朴真情,非名非利,风清气正.


【原文】
  魏文侯觞诸大夫于曲阳,饮酒酣,文侯喟然叹曰:『吾独无豫让以为臣乎?』蹇重举白而进之,曰:『请浮君。』君曰:『何也?』对曰:『臣闻之,有命之父母,不知孝子;有道之君,不知忠臣。夫豫让之君,亦何如哉?』文侯受觞而饮釂不献。曰:『无管仲、鲍叔以为臣,故有豫让之功。』故老子曰:『国家昏乱有忠臣。』

译文

魏文侯在曲阳设酒宴招待诸位大夫。酒兴正浓时,魏文侯深深叹息道:『我偏偏没有像豫让这样的忠烈之士来作大臣么!』这时蹇重捧着一杯罚酒敬给魏文侯,说:『请罚君王一杯。』魏文侯不解地问:『为什么罚我?』蹇重回答说:『我听说,命运好的父母不知道什么是孝子,有道的国君不知道什么是忠臣。那豫让的君主又怎么样呢?』文侯接过罚酒一饮而尽,不再回劝对方饮酒,表示认罚,说:『这是因为智伯没有管仲、鲍叔那样的贤才辅佐,所以才有了豫让誓死为他报仇的功名。』所以这也如【老子】说的:『国家昏乱,才会有忠臣。』


【原文】
  孔子观桓公之庙,有器焉,谓之宥卮。孔子曰:善哉!予得见此器。』顾曰:『弟子取水。』水至,灌之。其中则正,其盈则覆。孔子造然革容曰:『善哉,持盈者乎!』子贡在侧曰:『请问持盈。』曰:『益而损之。』曰:」何谓益而损之?』曰:『夫物盛而衰,乐极则悲,日中而移,月盈而亏。是故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多闻博辩,守之以陋;代力毅勇,守之以畏;富贵广大,守之以俭;德施天下,守之以让。此五者,先王所以守天下而弗失也;反此五者,未尝不危也。』故老子曰:『服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弊而不新成。』

译文

 孔子参观鲁桓公的庙堂,看到庙中有一器具,叫做宥卮。孔子说:『好啊!我能够看到这种器物真荣幸。』回头对他的随行弟子说:『取水来吧!』水随即取到,灌入宥卮之中,灌得适中的时候,这宥卮就平平正正,但一旦灌满时,这宥卮就倾倒了。这时,孔子突然神情严肃地说:『这宥卮器具告诉了我们对待盈满的态度了。』子贡马上问:『请问这盈满的态度是什么?』孔子回答:『这器具告诉我们,盈满了就得减损。』子贡又问:『为什么盈满了就得减损呢?』孔子解释说:『事物兴盛了就会转向衰败,这就好像乐极生悲一样;自然界也是这样,太阳到正午后便西斜,月亮圆后便慢慢残缺。所以,聪明有智慧,要靠愚笨来持守;见多识广口才好,要靠寡闻孤陋来持守;勇武刚强有力气,要靠怯懦胆小来持守;富贵宽裕,要靠朴素节俭来持守;德泽施及天下,要靠退让谦逊来持守。这五方面是先王用以保住天下而不丧失的法宝。违背这五方面,没有不危险的。』所以【老子】说:『遵循此道的人不求盈满,正因为不过分盈满,所以才能做到虽敝旧却能更新成功。』


【原文】
  武王问太公曰:『寡人伐纣天下,是臣杀其主而下伐其上也。吾恐后世之用兵不休,斗争不已,为之奈何?』太公曰:『甚善,王之问也!夫未得兽者,唯恐其创之小也;已得之,唯恐伤肉之多也。王若欲久持之,则塞民于兑,道全为无用之事,烦扰之教,彼皆乐其业,供其情,昭昭而道冥冥,于是乃去其瞀而载之木,解其剑而带之笏。为三年之丧,令类不蕃,高辞卑让,使民不争。酒肉以通之,竽瑟以娱之,鬼神以畏之,繁文滋礼以弇其质,厚葬久丧以亶其家,含珠鳞、施纶组以贫其财,深凿高垄以尽其力,家贫族少,虑患者贫,以此移风,可以持天下弗失。』故老子曰:『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也。』

译文


 周武王问姜太公:『我兴兵讨伐夺取纣王的天下,这是臣杀君、下伐上的事情。我担心以后这类的战争将会继续下去,人们相互间的斗争就不会停止,对此你看怎么办?』太公说:『好!君王你提的问题很重要。这真是没有获得猎物时唯恐射杀野兽不力;但一旦获得猎物时又唯恐射杀野兽太厉害,影响猎物的质量。君王你如果想长久地持有天下,唯一的办法是堵塞人民的眼耳口鼻,不使他们有任何欲望产生,引导他们做些无用的事情,并施以烦琐纷扰的说教,让他们乐于本业,安逸于现实生活,使他们由清醒明白转向糊涂愚昧。这样就可能摘下他们的头盔、给他们戴上鹬冠,解下他们的宝剑、让他们带上笏板上朝。又制定守丧三年的礼制,让他们不能繁衍后代提倡推崇人们之间的互相谦让,使之不争斗。用酒肉使他们心情通畅,以音乐让他们自娱自乐,用鬼神使他们敬畏,用繁文缛节来掩盖他们的本质,以厚葬服丧来耗尽他们的家财,用一些贵重的随葬物使他们贫穷,用深挖墓穴、高筑坟地来耗尽他们的体力。这样家族贫穷、部族衰弱,图谋作乱的人便少了。用上述这些方法来改变世俗,就可以保住天下而不丧失。』所以【老子】说:『自然变化到贪欲萌发,我就用「道」的真朴来镇服它。』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