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入
华韵国学网 返回首頁

牟向东的專欄 https://www.hygx.org/blog-34195.html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庄子】外篇卷13山木诗解4利合相弃天属相收情莫若率遭时不惫 ...

已有 55 次閱讀2022-1-12 16:47 |個人分類:庄子

【庄子】篇卷13山木诗解4利合相弃天属相收情莫若率遭时不惫

题文诗:

孔子问曰:再逐于鲁,伐树,削迹于卫,

穷于商周,围陈蔡间,吾犯数患,亲交益疏,

徒友益散,至此欤?子桑雽曰:子独不闻,

假人亡欤?林回,千金之璧,负赤子趋;

有问:为其布欤?赤子布寡;为其累欤?

赤子累多.弃千金壁,负赤子趋,为之何也?

林回: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以利合者,

穷祸,患害相弃;以天属者,穷祸,

患害相收.相收之与,相弃远矣,君子之交,

淡以亲也;小人之交,甘以绝也,彼无故而,

以合者则,无故以离.孔子曰:敬闻命矣.

于是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

于前其爱,益加进矣.异日而后,桑雽又曰:

舜之将死,乃命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

情莫若率;缘则不离,率则不劳;不离不劳,

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固不待物.

率直精诚,真情自然,财散情聚,情聚财散.

衣大布而,补之庄子,正緳系履,而过魏王.

魏王曰何,先生惫邪?庄子:贫也非惫.

惫也,道德不行;衣弊履穿,贫也非惫,

此所谓之,非遭时也.王独不见,夫腾猿乎?

其得楠梓,豫樟,揽蔓其枝,往张间,

虽羿蓬蒙,不能眄睨.其得柘棘,枳枸之间,

危行侧视,振动悼栗,筋骨,加急不柔,

处势不便,未足逞能.今处昏上,乱相之间,

而欲无惫,奚可得邪?此比,见剖心征!

【原文】

孔子问子桑雽曰(21):『吾再逐于鲁(22),伐树宋(23),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之间。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子桑零曰:『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24)?林回弃千金之(25),负赤子而趋(26)。或曰:「为其布与(27)?赤子之布寡矣;为其累与(28)?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壁, 负赤子而趋,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29)。」夫以利合者, 迫穷祸患害相弃也(30);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31)。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32)。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 (33),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孔子:『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 (34),绝学捐书,弟子无挹于前(35),其爱益加进。异日,桑雽又曰:『舜之将死,乃命禹曰(36):「汝戒之哉,形莫若缘(37),情莫若率(38)。缘则不离(39), 率则不劳(40)。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41)不求文以待,固不待物(42),』

【译文】

孔子问子桑雽说:『我再次被鲁国驱逐,在宋国遭逢伐树之险,在卫国被拒绝入境,困穷于宋国和成周,在陈蔡之间受围困。我遭遇这么多次患难, 亲朋老友愈加疏远,学生和朋友不断散去,为什么呢?』子桑雽说,『您难道没有听说假国人逃亡之事吗?其逃亡之民林回放弃价值千金的玉壁,而背负着婴儿逃走。有人说:「是为钱吧?小孩子值钱很少;为了怕沉重吗?小孩子又比玉璧重得多。舍弃价值千金的玉璧,背负婴儿逃难,为什么呢?」 林回说:「那是与利相合,这是与天性相合。」以利相合,遭遇困穷灾祸危难则相互抛弃;以天性相合,遭遇困穷灾祸危难则相互容纳。相互容纳与相互遗弃相差甚远,而且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美如甜酒。君子淡漠而相亲,小人甘美而易断绝,那些无故相合的,也就无故相离。』孔子说:『敬听您的教诲!』缓慢而自由自在地归去,绝有为之学,弃圣贤之书,弟子也无须对老师作揖鞠躬,而相互敬爱之情日有增进。又有一天,桑雽又说:『舜在要死时,就对禹说:「你要当心!仪容举止莫如随顺物性顺物自然,情感莫如坦率真诚。 随顺物性则与物不离异,情感坦诚则不劳心神。不离物不劳心神,则不追求对仪容举止加以文饰。不追求对仪容举止的文饰,更不待外物来加以辅助了。」』


【注释】
(21)子桑(hù)人名,得道者。或以为即【大宗师】篇子桑户。
(22)再逐于鲁:鲁昭公时,季孙势力大增,危及公室,昭公想除掉季孙而失败,被迫逃亡国外,客死他乡,孔子因鲁乱而去齐,此为第一次被逐。后在定公时,孔子为鲁大司寇,摄行相享。齐国馈送女乐,季桓子接受而不朝,孔子为此而离去,开始漫长的周游列国的流浪生活。再逐干鲁即指此次。
(23)伐树宋以下数事,皆见【天运】注。
(24)假:国名,为晋之属国,后为晋所灭。亡:逃亡。
(25)林回:人名,为假国逃亡之民。 (26)负:背负着。趋:小步疾走。
(27)布:镈的同声假借字,镈为一种象铲子样的农具,古人仿照其形状制成钱币,镈就成了古钱币之代称,假借为布。
(28)累:重。为其累:因为它重吗。
(29)天属:以天性相连属。天性真情
(30)迫:迫近遭遇之意。穷祸患害:困穷灾祸危难。
(31)收:收留、容纳。
(32)醴(lǐ):甜酒。
(33)绝:断绝。这句的意思是,小人相交以利,有利可图则甘美,无利可图则断绝,故虽甘美而易断绝。
(34)翔佯:与徜徉义近,逍遥自在的样子。
(35)绝学捐书:绝有为之学,弃圣贤之书。无挹于前:弟子们不须在老师面前鞠躬作揖,过分讲求礼仪。挹,同揖。
(36)真伶:据王引之说,应作迺令』,为传抄中造成之错误,此说可从。
(37)形:仪容举止。缘:随顺物性。
(38)率,直率,真诚
(39)缘则不离:随顺物性则与物不离异。
(40)率则不劳:任真情自然坦率表露,不加文饰,故不须劳神。
(41)文:文饰。不须对仪容举止进行文饰。
(42)固:通故。物,衣冠、礼品、祭品之类,这句的意思是说:只要心地真诚,就无须文饰,更下要外物相辅助。

【原文】

  庄子衣大布而补之(1),正緳系履而过魏王(2)。魏王曰:『何先生之惫邪 (3)?』庄子曰:『贫也,非惫也。土有道德不能行,惫也;衣弊履穿,贫也, 非惫也,此所谓非遭时也(4)。王独不见夫腾猿乎(5)?其得柟样豫章也(6),揽蔓其枝而王长其(7),虽羿、蓬蒙不能眄睨也(8)。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9),危行侧视(10),振动悼栗(11),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12),处势不便,未足以逞其能也。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13),奚可得邪?此比之见剖心征也夫(14)!』
 【译文】

庄子穿着带补丁的粗布衣,扎好腰带系好鞋子去魏王处。魏王说:『先生为何这样疲困呀?』庄子说:『是贫穷啊,不是疲困。志士有道德不得施行,是疲困;衣服破烂,鞋子磨穿,是贫穷,不是疲困,这是所谓没遭遇好世道。王难道未曾见过善于腾跃之猿猴吗?它们在楠梓豫章之类高大树林中,把握牵扯树枝而治然自得于其间,就是羿与蓬蒙之类善射者也不能瞄准射中它们。及其在拓棘枳拘之类带刺的灌木丛中,行动谨慎而左顾右盼,内心震惊畏惧战栗,此时井非由于过度紧张而筋骨不柔软灵活,所处形势不利, 不足以施展其本领啊。现在处于昏君与乱相之时而想要不疲困,怎么可能呀? 这就是比干被剖心前己已见征兆了啊!』

【注释】
(1)大布,粗布。穿粗布制作又带补丁衣服。
(2)緳(xié):通絜。带子。正緳,整理扎束好腰带。系履:鞋子已磨穿,用麻绳扎牢。魏王,魏惠王。过:至,去。
(3)惫(bèi):疲乏困顿。
(4)非遭时:生不逢时,没有遇见好世道。
(5)腾猿:善于腾跃之猿猴。
(6)柟(nán):楠的异体字。捕树为产于四川云贵各省的常绿乔木。样:梓树,又称揪树,生长于长江以北的落叶乔木。豫章:即樟树,亦为高大乔木。
(7)揽蔓:把捉牵扯。王长:怡然自得的样子。往张
(8)羿:古代传说中善射的英雄。曾协助尧上射十日,下射凿齿、九婴、封稀、修蛇等害兽。蓬蒙:羿之弟子,亦是善射之人。眄睨(miànnì):斜视瞄准。言腾猿善跃,羿与蓬蒙也难于瞄准射中。
(9)拓(zhè):桑科灌木。棘:带刺的小型枣树。枳拘:桔科带刺小灌木。
(10)危行:心存畏惧,行动谨慎。
(11)悼栗:畏惧战栗。
(12)加急:过分紧张。
(13)昏上乱相:对当权君臣之责骂。
(14)比干:殷纣王之臣,因忠谏不听,被剖心而死。见:先见。征:征兆。言比干己先见将被剖心之怔兆。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小黑屋|粤ICP备09207151号-3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粤公网安备44020402000222号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网|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