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韵国学网 首頁 新聞 文化觀察 查看內容
歡迎使用國學論壇學社百科書閣問答等全站内容搜索
全站谷歌
全站百度
全站360

不跪长辈,也给不了你想要的『人格尊严』丨谁在对传统混淆视听? ...

2018-2-7 00:00| 發佈者: 延章| 查看: 1795| 評論: 0|原作者: 黎舞

摘要: 题记穷人欲炫富,必穿金戴银、香车宝马;小人扮权贵,必颐指气使、作威作福;白丁附风雅,必线装古籍、文人字画。原因无它,越缺少什么,越在乎什么。 不跪长辈,也给不了你想要的『人格尊严』文丨黎舞 年关将至,昨 ...

题记

穷人欲炫富,必穿金戴银、香车宝马;小人扮权贵,必颐指气使、作威作福;白丁附风雅,必线装古籍、文人字画。原因无它,越缺少什么,越在乎什么。

不跪长辈,也给不了你想要的『人格尊严』

文丨黎舞

年关将至,昨日看到公众号Vista看天下以天涯社区热帖为引,从过年是否应该向长辈行跪拜礼之争,引申到最近几年的国学热乱象。

南北方又开吵了:过年要不要给长辈下跪磕头?

更有一些意见直接把跪拜礼等同为陋习,将其摆在了人格尊严的对立面。

过年要给长辈下跪的陋俗,竟然还没有消失!

那么,对于国学热、跪拜礼等现象,我们该如何透过现象去洞察本质,抛开直接肯定或否定的粗暴分辨,去认知其中的伪劣与真善呢?

真正带给一个人屈辱感的,并不是这过年跪长辈的遗风旧俗,而恰恰是此人内心的自卑。

跪拜争议一出,立刻附和不少,很多人纷纷表示对于下跪习俗的排斥和不理解,即使要跪也『只能跪死人』;有些人则忙着解释自己家乡已经不兴跪拜礼,早就和『陋习』撇开了干系。然而,不论是怨声载道也好,矢口否认也罢,只怕皆是局中人物,不见得谁就比谁更『人格独立』一些。

人格尊严本属于天赋人权的一部分,它不论何种情况、何种时刻都是不可分割的。本人无法放弃,他人无权剥夺,它与生俱来、与人并存。既然这一点你我心知肚明,又何必在乎礼节轻重?相反,如果『人人生而平等』的概念并没有被社会真正接受,那么只是废止了一个跪拜礼,又对于大局的改观能起到多少不同?试想,如果是一个声势浩大的运动也好,一场波及全民的号召也罢,如果到头来它的成果居然可以被一个简单的跪拜动作就轻易践踏摧毁,那这『成果』是不是也太脆弱了呢?真的算成功达到目的了吗?

(中厚教育集团董宪斌向母亲行跪拜礼)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跪拜礼也好,过春节拜长辈的风俗也罢,这些都是文化的浅层次体现,而真正冥冥之中掌握和影响着生活在一个文化圈里的人们的,是这『形而下』的『器』背后的种种观念和意识。『道』如果当真进步了,那么『器』自然会随之改变,只有前者引领后者的道理,不存在后者撼动前者的可能。我在英国留学五年,时至今日英国女人结婚以后还要改冠夫姓、婚礼上还要父亲或某个男性亲属挽着手把她『交给』新郎,这不代表英国依然是男尊女卑的社会。当社会的观念真的改变了,那么从前的观念留下来的传统,就真的只是变成了一种仪式性的存在。

(首相给女王屈膝)

『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我这段话的题目的意思并不是在鼓励,为了证明自己不自卑、足够有尊严,就可以不分场合、礼数见人就跪,而是说我认为,只有从心底里就给足了自己人格尊严的人,才会留有足够的空间,找到余力去尊重一项传统,因为这个人非常明白,不论跪与不跪,都不会改变自己人格独立这个事实的一丝一毫。

(周润发携妻子赴孔庙虔诚跪拜)

真正能废除陋习的,不是妄自菲薄和盲目追求『现代化』,而恰恰是为传统正名、复兴华夏。

这两个公众号的文章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国学热』,却并未加以深入辨识。十几年二十几年来断断续续进行着的所谓『国学热』,确实也催生过不少学术明星,在电视节目、新媒体等地摆开展台,你方唱罢我登场,让有钱有闲的看客们娱乐一番、开心一阵,完毕还能带走一些对国学典籍的三手感悟,古人那十年寒窗才能积累的修为、皓首穷经才能获得的智慧,仿佛在现代社会发达的信息科技助攻下,人们信手得来就像看菜单点菜一样轻易。

国学何时『热』过?热的不过是一众看客借国学之名附庸风雅的快感。传统何时『兴』过?兴的不过是一群商人借传统之名大把敛财的手段。

鲁迅我读的不多,除了初高中课本内容以外,就只知道下面惊为天人的这段话了:

『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 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

怕只怕被鲁迅先生不幸言中的,今日的『跪拜礼之争』也同样适用:

一见跪拜礼,立刻想到旧习俗、立刻想到古代中国、立刻想到『封建』社会、立刻想到吃人礼教、男尊女卑、阶级压迫,立刻想到不平等条约、落后愚昧、百年屈辱。中国人的自黑技能,唯在这一层能如此大限度的点亮放飞。我在前面提到,排斥仪式性质的风俗本质上是出于内心的自卑,那么针对跪拜礼,则多少是对本民族文化的自卑。

很多人一提到近代中国的落后,喜欢动辄就使用『五千年的xx』这个句式,我暂且不去争论中国的历史究竟是五千年还是四千年、七千年这个问题,只是当这句话被拿来作为论据的时候,就仿佛中国的历史如同一个单一的整体,除了朝代的循环往复,从未有进步、从未有改变。尤其是走不出『中国的=古代的=传统的=落后的,西方的=现代的=先进的』这种简单粗暴无理取闹的二元分法看待中国历史上发生的问题。

中国人的传统,真的落后到只有西化了才有救吗?

中国历史上不乏有经济总量居于世界前列的时候,也不乏长期积贫积弱的年代,然而,『天不变、道亦不变』,几千年来物质条件如何并不影响华夏民族信仰上的一脉相承。战国动乱纷纷、民不聊生不影响诸子百家的出现;后世王朝的治乱与否,也没有阻碍儒家思想深入的长进发展。从先秦儒家,到宋明理学,再到现代新儒学,如果不是因为道出了人类共性、社会共通的价值观,儒学又怎能独立于某一任君主的人生、某一个朝代的生命、某一种社会形态的发展消亡,甚至是不限于地域、古今之别而不朽呢?『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如果我们仰望星空,对于浩瀚的宇宙充满了崇敬之情,那么当一个思想可以独立于时间、空间而不朽,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对其保持最起码的尊敬呢?

中国的传统文化真的不是近代中国落后的原因,『衣冠拜索虏』(语出章太炎)才是。

用『奴化』两个字用来概括满清王朝近三百年来的历史之所以恰当,是因为满清政府剔除了中国文化中那些善良的、温情的、健康的、积极的、人性的部分,发扬了中国人原本就会在没有外界干涉的情况下将要自然淘汰的部分。如果斩断了风骨、泯灭了人性良知,只剩下一具空壳,再优秀的文化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合该鲁迅要把儒家崇尚的礼教称为『吃人的礼教』!我们在看丧尸题材的电视剧心里都很清楚,如果一个好好的人被僵尸病毒感染了也变成毫无人性的僵尸,虽然他的躯体可能还保持完整,但是此时已经不能再算是原来的人了,而是人身兽心的尸鬼。那么轮到自己民族的文化遭受了同样的境地,我们为何却如此糊涂呢?真的是因为当局者迷吗?还是因为历史太过沉痛、损失太过惨重,以至于我们不愿意正视呢?!

(伪儒家如同这些僵尸一样,替满清奴化思想招魂,背锅的是真正的华夏文化)

近现代很多改革家反而把这口锅重新扣回了儒家思想的头上,殊不知儒家思想才是真正的、最大的受害者。所以我们想重塑华夏民族的信仰,可以适当放下那个所谓『百年屈辱』的心理包袱,静下心来,用自己与生俱来的良知来感悟其中的是非曲折,用自己与祖先一脉相承的精魂来发掘其中匪夷所思之处。我们同时也不应当过分迷信『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条原本用于描述动植物界的理论。人类不是茹毛饮血的动物,不应该被动物界的丛林法则驱赶着讨生活;一个文明的、现代的社会,之所以能搭建起一个行之有效的运行体系,靠的也是对原则的遵守、对天性良知的捍卫;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同样也保持着对主权国家最起码的尊重,不论它的国力有多么弱小。

值得注意的是,所谓『华夏』与『蛮夷』,所指并不是某个具体的种族之分,而是先进与落后价值观的概念。华夷之辨,要辨的是价值观、而不是承载价值观的人。华夷之辨其中的一个任务,就是要搞清楚哪些是真儒家哪些不是,以便剔除满清强加给中华文化里面那些『吃人』的部分;汉服运动,更是汉民族意识的觉醒,让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中那些『人性』的部分真正得以重新延续下去。

作者研究生在读,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OAS。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申請友鏈|小黑屋|手機版|無圖版|华韵国学教育 ( 粤ICP备09207151号-3 )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教育 | 国学经典

Discuz! X3.4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