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國學論壇學社百科書閣問答等全站内容搜索
全站百度
全站360
全站搜狗
全站谷歌
查看: 329|回復: 2

[華夏互助] 亚欧酒业捐五万元 民间慈善基金爱心扶持特别困难人士

[複製鏈接]

新浪微博達人勛

延章 發表於 2017-8-7 11: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转摘说明:, Z5 H' A6 q2 S# Q& ?- p7 u 文章由作者朱砂的码字人生原发表于微信公众号百味朱砂【bwzhusha】。转载时文章或有增删,原文可前往百味朱砂阅读
1 D: _2 [/ o* a5 H, o* K g& O

亚欧酒业陈先生捐款凭证

亚欧酒业陈先生捐款凭证
8 v. o, ]7 ]* \
亚欧酒业陈先生捐款凭证
& r) k) V7 g1 ]5 r% i

原本,这事最初只是个极简单的小事,深圳亚欧酒业的陈先生是我的粉丝,经常读我的文章,几周前的某一天,陈先生跟我说,他有个微店,想在我的公号上做个广告,如果按正常的情况,我给他做下广告也就完事了,之所以发展到今天这样,是因为,后来的话说多了。

我是个喷子,对世界地缘政治、国际国内的民族宗教问题讲起来滔滔不绝,而陈先生是个热血青年,喜欢听我科普,我俩共同的交集是,爱国。

陈先生想出钱,而我不怕出力。

那段时间,在微信上,我俩越聊越多,聊到新浪的反宗教极端人士,陈先生说他想支持这些人,想从每月营业额中拿出些钱来交给我,让我转交给他们,我否决了,我不想与钱沾边,在我看来,他想捐款,应该直接打给受捐人,我脑残,这辈子一与钱打交道,头疼。

陈先生不知具体该如何运作,我说要不咱成立个基金吧,他说行,然后,我找曾大哥,老端,大鹰,老李滔滔几个人相继商量了一下,一人对此不看好,三人支持,最后大家说,怎么说都是个好事,先做起来再说。

接下来我开始研究如何成立慈善基金,发现最低的非公募都要200万起步,公募要800万,到民政部登记的甚至要2000万,虽然后来有其它朋友也答应捐款,但依然和最低的200万差距甚大。并且,在没有名份的情况下,不能由我个人接受捐款的,于是我和陈先生商量先以他个人的名义捐助一下漆捂事件中后来被国家判刑的人士的遗属,然后便发了那帖,此时的时间是7月30日8点33分。

漆捂,天朝之殇。虽然时间过去好几年了,但那一事件中被国家判刑的几个人一直是我心底的痛,时至今日我依然认为,国家的判罚没有错,同样的事件,发生在漆捂是正当防卫,发生在七七便是故意伤害,法院的量刑是公正的。说他们冤,是因为他们不懂法,有的只是一腔热血,而且,在那样的情形下,谁他娘的还会去想法,尤其是张兆盼,搁我是张兆盼,就算我懂法,结局亦是一样的,遇到那种情况我也不会带脑子,去想什么他娘的后果。

一直以来,我心里记挂着他们的遗属,但我自己没那个能力,这会儿突然有人愿意出钱了,我当然愿意责无旁贷的出力了。

原本大家的想法很简单,给那些人的父母每月打些生活费,替那些在天之灵尽孝,让老人能安度晚年,给孩子每月打些学费生活费,帮助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将孩子抚养长大,如果有反宗教极端的兄弟们或是为了自由与爱情与宗教极端抗争的姐妹们需要帮助的,也可以给兄弟姐妹们提供一份后援,就想了这些,没往其它方面想,然后我便发了那帖。

不料,帖子发完后,立即引来以煮肘兄为代表的诸多网友的质疑,并且,煮肘兄专门发帖揭发,说老陈是骗子,公开叫板儿,让老陈先拿5万块钱,我让老陈看了那帖,老陈说,老朱,就听煮肘的,你给我个账号,我马上打5万块钱给你。

我想了想,不行啊,虽然我此前做过几年会计,但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这会儿一来我身体不好,指不定哪天说挂就挂了,二来,我脑残,对钱没啥概念,微博打个赏都得我儿子代理支付,未来需要网络转账的事情肯定特别多,我脑子不够用啊,而且,对于一个常常十天半月不花一分钱的人来说,一下子名下有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钱,我定立不足,很容易变坏滴啊,不行,好赖清多白半辈子了,不能让钱拉我下水。同时最关键的是,我怕一些“对面人士”会趁机挑拨,跳出来说我和老陈合谋骗钱,君不见,在“对面人士”的大力“帮助”下,前有新浪封我微博,后有腾讯两个月时间内删了我三四十个帖子的情况吗?这会儿一群垃圾组团儿在微信上攻击我,我一发帖他们就举报,举报的人一多,微信系统便自动删帖,申诉也没用,如此,在这件事情上,我不想碰钱,以免引来诸多挑拨,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不给任何人以挑拨的借口,我虽脑残,这点儿战略思想还是有的,于是找到大鹰,我俩商量着,让梅新育老师出个账号,毕竟梅老师公信力强,最重要的是,梅老师不认识老陈,许多事情都是我和大鹰办理的,这样可以减少诸多猜忌。商量妥了之后,大鹰去找梅老师,我去找老陈,结果,二者皆爽快,梅老师答应给出个银行账号,老陈答应先行支付提留款,打到梅老师提供的银行卡上,以示诚意。

于是,7月30日下午,我和大鹰一边多方寻找受捐者名单,一边和老陈一起等梅老师的账号,到了晚上6点依然没有消息,我对老陈说,明天吧,估计梅老师忙,没时间去银行。

7月30日当天,一再有人提及方舟子和李连杰的壹基金,谈到微博上好多人给方舟子捐款被骗的事情,以此来影射老陈,在此,我想说,兄弟们,你们搞错了吧?老陈是捐款方,我和大鹰、梅新育老师我们三个才是代理接受捐助的一方,站在方舟子和壹基金这一角色上的不是老陈而是我们三个人,接受质疑与监督的应该是我们三个人才对吧?

我很清楚,大家担心的是我脑残被骗了,我不否认,我确实没啥社会经验,但好赖我是写作的,三四十年的书读下来,没有五车也得有五粪筐吧?同时,没有小精明不代表没有大战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再翻一下我前几天发的那个推理小说《紧急营救》,耐着性子读完它,想一想,这样的结局,你想得到吗?而这种峰回路转的推理小说,我写过一拖拉机的。说到这儿,我忽然就笑了,因为这个小说最初是发表在去年涉嫌骗捐的、罗一笑她爸罗尔当主编的那个杂志上的,坭玛,这世界真小。

曾经,新浪一哥们儿给我下的定义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这里的花花肠子,不是指好色,而是指看问题时,大部分人只看三步,而我可以看五步。不是我聪明,而是同一件事,别人用一个小时去思考,我用三个小时去思考。一个天天在电脑边坐十几个小时的人,每天的工作不就是动脑子吗?

我的脑残只表现在处理人际关系与钱际关系上,现实世界里,我看谁都烦,一摸钱就不舒服。别人看到人民币高兴的不得了,我看到人民币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上面那层层叠叠蠕动的小动物,超级反胃,如此,你便知道我为什么穷了吧?我更愿意自己的生活离人离钱都远些,将人生埋在文字里,在网上快乐吐槽,想骂谁骂谁。

您可以怀疑我的处世能力,但请不要怀疑我的头脑与对人的认知。我研究大毛,二毛儿,三胖,三哥,山姆,脚盆,牛牛、汉斯等国家的战略心理,一个老陈能比他们更有智谋?我不会像煮肘兄那样去研究老陈的公司,我只需要在一个多月的聊天中体查老陈的人品就够了。我对这件事的信心,一是来自对老陈人品的认可,二是因为基金的事是我提出来的,不是老陈提出来的,如果这是老陈给我设的一个圈套,那么,用一个多月的时间一步步的去套牢一个研究过心理学和逻辑学、从十几岁便通读过日本推理小说的文学创作者,这老陈得多深的心机啊!可是,与老陈聊过的人都知道,那陈是那种有心机的人吗?

6 k; p% O' Y8 h- `) \

亚欧酒业企业微信公众号

亚欧酒业企业微信公众号
9 b- t* j4 H- G: s
亚欧酒业企业微信公众号
9 M" l- N% m* ^: E1 M

老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兴趣的同学可以扫一下帖子中老陈的公号,相信聊久了便会发现,这大哥根本就是一性情中人。前天安徽淮南事件,这大哥晚上和我聊着聊着竟然读起了艾青的诗,对,就是那句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上网这么多年,就遇到俩这般重情重义到脑残的人,一大哥去年冬天大半夜的提到某个消失了的反绿战友,哭的哇哇的,让我误以为那战友被绿绿杀了,吓得心脏病都要犯了,老陈也这德性,别跟老陈提国家,一提这大哥就激动。

说正事。

7月30号当天与大鹰商量妥了之后,便开始等账号,等了大半天,没等来,郁闷。

7月31日,从早晨8点半便开始,老陈催我,我催大鹰,大鹰催梅老师,一上午催好几回。原因很简单,此等仁义大事须雷厉风行,光明磊落,拖泥带水的极易为人所诟病

到了12点多,还没消息,下午,接着催,又等了很久,梅老师回信说忙,明天再说。

继续等,继续郁闷,继续忍受一些人的质疑与嘲讽。

跟老陈牢骚,老陈劝我莫着急。

8月1日早晨,一开电脑便有人跑来说,听说我的微信公号被封了,跑来看看是不是真的,看到没事,放心了。

造谣者已经行动,义行必遭诋毁

继续催大鹰,继续忍,继续郁闷。

8月1日上午催了一回,中午催了一回,下午又催一回,一直到下午5点20,大鹰告诉我,梅老师说他去了银行,到那之后才发现他在该行有个从无印象的账号,还得横穿京城去那个开户行处理,说他下午有事,要明天再办。

好吧,继续等,继续忍,继续郁闷。

8月2日一大早,继续前几天的故事,老陈催我,我催大鹰,大鹰催梅老师。

终于,到了晚上6点多,再找大鹰时,大鹰告诉我,梅老师已经把账号给他了,他一忙,忘了给我了。

在心底把大鹰诅咒三十遍。

看时间点儿,老陈的会计已经下班了,不能这会儿把账号给老陈,一给老陈老陈肯定又得拉着我白话,哥得搬砖,可没空给他一个人科普陪着他瞎白话。

有账号了,心里踏实了许多,终于,晚上睡了个好觉儿。

今天早晨9点整,估计老陈的会计上班了,把账号给了老陈。老陈派会计去了银行,很快便把款打了过来。

老陈原想的提留比例高,3%是我定的,考虑一旦做起来,以后还会有企业加入,不想比例太高给企业造成压力,毕竟,3%虽然不高,却是销售额的3%,不是利润的3%。企业赚钱的时候3%当然不是问题,可如果市场不景气企业赔钱时,3%便是个不小的压力了。当时,我跟老陈说,提留比例就定在3%,未来如果你愿意多捐你自己再捐好了,公开的提留比例不能定的太高,咱要的是细水长流,而不是虎头蛇尾,毕竟,止捐助七七父母养老这事,就得做最低20年的打算,计划中,一直打款到父母过世,儿女大学毕业。咱想做好事,但不能因此就理直气壮的狮子大开口、挤兑好人不是?

这几天,不知发生了些什么,前天早晨,我大大前天拜托寻找名单的新疆朋友老王一大早便发微信,说我害苦了他,我问怎么回事,他不说,只说老朱咱俩互相删除了吧,然后不待我说话便将我从他的好友名单中删除了,考虑到大前天新浪删了我的那篇《申请援助》帖,想到可能有某些部门或人员不希望我们做这件事。故,在此申明,如果有哪个部门觉得此事不妥,请找我,是我提出的建基金的事,陈先生只是想捐款,大鹰是在帮忙,梅先生也只是提供了一个账号,若此事有任何问题,我愿意负全责。

有人愿意出钱,有人愿意出力,大家帮一帮受难者的家属,我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妥。谁觉得哪儿不对谁来找我。

昨天,有人发给了我国家民政部关于从8月1日起不允许个人接受捐款一事的公告,让我研究一下。我不操这心,这事已经交给五花肉了,五花肉在国家级的慈善基金工作过,对此门儿清。此前我曾威胁过他,咱的事一定要做到合情合理合法合规,捐款的人大都不清真,出现任何问题,群众炖了你。

不管他娘的那些了,国家民政部一天不找上门来制止,咱便一天继续下去。

大前天早晨朋友将七七事件法院判决的名单发了过来(纳了个闷儿了,拜托了好几个新疆的朋友去找名单,发名单的没事,老王根本就没给我提供名单,咋就说我害苦他了呢。X,不想这些了,脑子没富余量了),分别是,韩俊波,刘波,李龙飞,裴国峰,张兆盼,裴连新,王俊丰,杨丙振,以及漆捂导火索、绍关事件中的肖建华与许其琪,其中,经查,被称为带头大哥的韩俊波系河南人。

现在,我们需要这些人及相关遗属的详细资料,期盼有相关消息的网友提供,资料发给我或大汉之鹰001皆可。

同时,声明一下,我们不接受任何陌生人的捐款,有熟悉的朋友愿意捐的,凑够200万我们就去申请建立基金,凑不够的话,就以几个朋友个人的名义捐赠了,请各位不要打钱给老陈,我,大鹰,梅先生等任何个人,同时,每一分捐助资金的来去,都会在我和大鹰的微博微信上同时公布的。

目前对已经到位的款项的管理,梅先生管理着银行卡和U盾,大鹰和我知道网银密码,我们两个可以随时登陆到账户上查询资金情况,大鹰负责记录现金的余额与去向,我负责记录捐款的数目。换句话来说便是,我记录着进来多少钱,大鹰记录着划出去多少钱,用大白话儿说便是,大鹰监督着梅先生没做假,我监督着大鹰和梅先生没合谋做假,所有捐款者监督着我没有少记录捐款数额,所有网友们监督着我们三个没合谋做假。

接受监督的账户:工行北京分行隆福支行:梅新育9558 8002 00** 90 ** 656,请原谅,隐去4位数是不希望有人往账户上打钱。

虽然大家相信我们三个,但我们三个也得尽力撇清关系,做到每一分钱都记录在案。

现在这一事件刚起步,未来,将建立审核小组,邀请微博微信上有公信力的朋友一起商议决策审核捐助的对象,接受所有网友的监督。

再有,如果有可能,我希望采访一下那一事件中的知情人士,收集一下这些人的故事,只为让更多的人知道万一将来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该如何掌握“度”的问题,毕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管有多大的冤屈,违法都是不对的。记录他们的故事,是希望将他们的故事当做前车之辙,供后人考量与借鉴,以期类似的悲剧不再重演。

加入華韻國學,恢復正體漢字,倡導古文復興。
點評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新浪微博達人勛

 樓主| 延章 發表於 2017-8-7 12:00 | 顯示全部樓層

凡以追求民族平等反极端宗教而遭陷害者可来此申请援助

由 朱砂的码字人生 2017-07-30 发表于百味朱砂
7 i4 _! L' S+ e0 |3 R( i

老朱语:

请朋友告诉朋友,著名爱国企业家陈学浩先生承诺将捐出其旗下亚欧酒业销售额的3%做为基金,用以援助在追求民族平等、反对极端宗教过程中受到伤害的全国各族爱国人士。如,因马步芳问题被教内排挤的梁兴扬道长、微博上因爱上汉族青年而被家乡人挤兑的回族姑娘“圆酱紫”及她的同学、因学校食堂霉包子而被威胁的“最高权力西塞罗”等等,若这类人有经济困难,可向亚欧酒业申请援助。

同时,公司计划帮助七五期间因反抗屠戮蒙冤致死的带头大哥等人的父母妻儿,以及因战火无家可归的果敢人民。

陈总的企业本月刚刚开始涉足网上销售,望体制内外的、经营酒吧的、过年过节需要送礼的朋友们多多支持!

公司简介:

深圳市亚欧酒业有限公司创立于2010年10月,经过7年的发展,亚欧酒业经销网络已覆盖全国,经销队伍不断壮大,并在贵阳、重庆、武汉、长沙、南宁设立分公司,致力于为全国各地朋友带来德国佳酿与各具特色的葡萄酒文化。

公司业内专业代理和经销德国原装进口葡萄酒的知名企业之一,公司现拥有:德国Ernst Clüsserath(伊斯特•古琦)、Thanisch(塔尼斯)、Wittmann(惠得曼)、K?nigschaffhausen(御座)、西班牙(Care)等系列知名品牌葡萄酒在中国区的总代理权。

总公司注册地址: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龙翔大道9009号珠江广场A3栋4B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573104667M

亚欧酒业营业执照

亚欧酒业营业执照

亚欧酒业营业执照

加入華韻國學,恢復正體漢字,倡導古文復興。
點評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新浪微博達人勛

夕汐 發表於 2017-8-12 07:15 手機頻道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是有担当的企业
加入華韻國學,恢復正體漢字,倡導古文復興。
點評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新浪微博登陸

本版積分規則

申請友鏈|小黑屋|無圖版|华韵国学教育 ( 粤ICP备09207151号-3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教育 | 国学经典

Discuz! X3.3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