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韵国学网 首頁 新聞 查看內容

永别了?白鳍豚真的灭绝了?

2017-11-8 00:00| 發佈者: 瞭望智库| 查看: 287| 評論: 0

摘要: 白鳍豚,还会再见吗?文 |杨森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之声』(ID:zgzs001),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最近,一条微博引发网友广泛转发:『#永别了,白鳍豚#在知道昨天宣布灭绝了』。截至3日下午,这条微博已经被转 ...

白鳍豚,还会再见吗?

文 |杨森

最近,一条微博引发网友广泛转发:『#永别了,白鳍豚#在知道昨天宣布灭绝了』。

截至3日下午,这条微博已经被转发了20000余次,#永别了,白鳍豚#的话题阅读量也突破了2000万。在转发中,网友纷纷表达了对失去白鳍豚这一珍稀物种的心痛和惋惜。

3日微博截图

但是这篇微博并未提供『白鳍豚灭绝』这一信息的来源,为了得到确切的消息,记者联系了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副所长王丁博士,王丁博士告诉记者:『这个消息是不准确的。IUCN并没有宣布白鱀豚灭绝,目前的濒危等级仍然是「极度濒危(可能灭绝)」(CR,possibly extinct)。』

IUCN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简称,其内部的物种存续委员会与国际雀鸟联盟、世界保育监察中心等专家团体合作编制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每年评估数以千计物种的绝种风险,将物种编入9个不同的保护级别,根据数目下降速度、物种总数、地理分布、群族分散程度等准则分类,最高级别是绝灭(EX),其次是野外绝灭(EW),『极危』(CR)、『濒危』(EN)和『易危』(VU)3个级别统称『受威胁』,其他顺次是近危(NT)、无危(LC)、数据缺乏(DD)、未评估(NE)。

所以,我们现在还不能断定白鳍豚已经灭绝,但显然,白鳍豚物种的存续不容乐观。

王丁博士严谨地使用了『白鱀(jì)豚』,这一珍稀物种的学名,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更熟悉『白鳍豚』这个名字。白鳍豚是中国特有的淡水鲸类,是用肺呼吸的哺乳动物,分布在长江中下游水域,是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

白鳍豚在2500万年以前就生活在长江,被称为『活化石』。历史上长江流域曾存活有大量白鳍豚,然而上世纪50年代之后,白鳍豚的数量锐减。一方面是白鳍豚的繁殖率较低,但人类活动无疑是白鳍豚数量减少的重要原因。王丁博士曾在〖光明日报〗撰文表示,人类活动对白鳍豚的影响主要表现为四方面:

1、航运侵占了其生活空间;

2、污染带来的直接或间接伤害,包括饵料鱼类资源减少,免疫、生殖系统受到危害等;

3、水工建设的影响;

4、渔业活动。过度的渔业捕捞导致其食物资源减少,非法渔业作业方式更会造成直接伤害。

来源:视频截图

最被人们熟知的一只白鳍豚当属淇淇,它是世界上人工饲养下生存最长的白鱀豚,1980年1月11日在长江交接洞庭湖湖口处被捕获,之后一直被饲养在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白鳍豚馆,直到2002年7月14日自然死亡。通过对淇淇的观察和研究,生物学家对白鳍豚有了深入的了解,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了解白鳍豚,关注白鳍豚的命运。

2006年,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瑞士等国家的科学家们在长江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大规模搜寻,没有发现白鳍豚的踪迹。

2007年8月,英国〖皇家协会生物学快报〗期刊据此发表报告,正式公布白鳍豚功能性灭绝。功能性灭绝是指某一物种因其生存环境被破坏,数量非常稀少,以致在自然状态下基本丧失了维持繁殖的能力,甚至丧失了维持生存的能力。根据国际惯例,50年内没有在野外观测到任何个体,标志着一个物种灭绝。而白鳍豚的寿命约为30年,要确认白鳍豚的存活,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2004年,在长江南京段发现了一头搁浅的白鳍豚的尸体;在2011年的湖北洪湖,2013年、2014年的安徽铜陵,2016年的安徽芜湖都有过目击白鳍豚的传闻,尽管没有被专业的技术人员确认,但仍然留下了白鳍豚仍然存活的希望。

『白鳍豚灭绝』的消息是假的,这无疑值得庆幸。一条微博被证伪,又一次提醒我们要对网上的信息有所甄别,但通过对这条微博的转发和讨论,我们分明能感受到社会对野生动物保护、生态环境保护的意识在增强。

动物的灭绝是不可逆的过程,物种的多样性在逐渐减少,人类的活动加剧了这一过程。但亡羊补牢,犹未迟也,我们还有机会,从每一个人做起,去保护那些濒危的动物,保护我们和它们共同赖以生存的环境。

希望我们还能见到白鳍豚。

延伸阅读

永别了,人类,我是白鱀豚

人类已经不止一次将一个物种逼上绝境。这篇以白鱀豚的口吻写成的文章,值得每一个人深思。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哒哒』(ID:dadatime),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你好,人类,很高兴能与你交谈。我叫白鱀豚。

或许你只听过我的名字,从没见过我。没关系,这没有什么不礼貌的,我的同胞实在太过稀少,你没听过也很正常。

早在十年前,白鱀豚就被人类宣布功能性灭绝了。现存的数量已经不足以继续繁衍,灭绝只是时间问题

近十年,人们的地毯式搜寻也再没能找到我的准确踪迹。人类擅长搜寻,我的鸣叫也如同船只的汽笛,拥有回声定位的能力。

遗憾的是,我的声波终将与你交错,消失在万古奔腾的长江之中。

1

『长江女神』白鱀豚


人类或许是当今世界的主宰,但我们已在长江中生活了2500万年,历史比人类还要长很多。

长江与地球,是我自古以来不变的家乡。据人类考证,白鱀豚于2500万年前由太平洋迁徙至长江。我相信,宽阔的洋面一定比不上这条充满生命力的江河,所以祖先才会做出这个选择。

人类对于我最早的记载是秦汉时期的辞书〖尔雅〗,那时候,我叫做『鱀』。

据说,当时我们的数量超过5000头,广泛分布于长江流域。全长约1700千米的江水中,都有白鱀豚的身影!

古老的人类曾经错误地把我们归为鱼类。

你一定想不到,我们也是哺乳动物,繁衍方式也是胎生,也需要不断呼吸新鲜空气——甚至和人类一样,我们也会做梦。

在很久以前,我的梦平和而梦幻,充满了宁静的神圣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能梦到母亲眼中的悲伤,梦到兄妹们远去的哭泣,梦到反复追赶却无法再触碰到的、被捕杀走的哥哥。

说到这里,我尚在跳动的心脏就会隐隐作痛,和你们失去至亲好友时的疼痛是同一种。

我的寿命没多久了,还是说些开心的事吧。

很多年前,和人类和平共处时,长江渔夫会根据我们跃出水面或发出叫声来判断天气,我们能准确地告诉人类变幻莫测的江面风云。那时你们的祖先把我们视为江神。

两千多年前,一个叫郭璞的人在〖尔雅注疏〗中写了一段文字,我一直很喜欢。

『鱀,䱜属也,体似鲟,尾如鱼。喙小,锐而长,齿罗生,上下相衔,鼻在额上,能作声,少肉多膏,胎生,健啖细鱼,大者长丈余。江中多有之。』

我想,这个人一定很爱我们。因为他的描述精准而优美。

我的身体大致呈流线型,躯干部分为纺锤状。尾鳍分为两叉,扁平宽阔且与水面平行。我的吻突狭长,呈喙状,伸向前方约30公分左右。牙齿为圆锥状,鼻子长在我的头顶。我的前额呈圆形,向前隆起,是发音器官最重要的部分。

成年的我,背面一般呈浅青灰色,腹面呈洁白色。与江水相近的颜色,能够让我在长江中更好地隐蔽自己。

大概是因为令人喜爱的身形与温顺的性格,我们一直以来都是美丽善良的象征,人类称我们为『长江女神』。

〖聊斋志异〗有一段慕生与白秋练相爱的故事,白秋练就是白鱼精变成的女子,白秋练就是我的化身!

当时我们与人类,的确有过一段和谐相处的静好时光。

1914年,美国人霍依(Charles M. Hoy)在中国的洞庭湖地区收集到了一个白鱀豚标本,将其带回美国后,时任美国史密斯研究院学者的米勒对其从形态学、解剖学,以及其骨骼、牙齿位置等进行研究。

后来米勒在论文〖来自中国的一个淡水豚新种〗中确认白鳍豚为一种独特的新物种,并定下了拉丁语学名『Lipotes vexillifer』和英文名『Chinese river dolphin』(直译为『中国江豚』)。

白鱀豚正式成为一种国际承认的新物种。

2

急速消逝的白鱀豚


我们的消逝是急速的。

1984年,白鱀豚被加入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得到了『水中珍兽』的『美称』,不祥之兆开始笼罩着我们。

1986年,白鱀豚的宏观数量已不足300头,档案变成了『濒危(EN)』。那时我还天真地祈求人类能够再为挽留我而努力,就像挽救国宝大熊猫,就像大熊猫的复兴。

1996年,我变成了『极危(CR)』物种。像是患了绝症的人类无药可救,我和我的家人在江水中仓皇逃窜,我不会知道,明天和末日会哪个先来。

2006年,七国科学家在长江进行了40多天大规模搜寻后,未发现一头白鱀豚。

次年8月,英国〖皇家协会生物学快报〗期刊据此发表报告,正式公布白鱀豚功能性灭绝。

后来,曾多次有目击者声称看到我们,然而这些目击记录都没有得到确证。

整个过程中,人类是最可怕的凶手。

淇淇

尽管我们的逐渐灭绝也有『自身繁殖能力较差』和『遗传多样性很低』等原因,但最大的威胁还是来自老朋友。

人类的江畔活动给我们带来了巨大困扰。

江西九江十里河突变『牛奶河』 河水呈白色并浮起泡沫/视觉中国

永远忘不了姐姐带着我外出觅食的那些天,我们终日游荡,但是除了长江里难闻的人造垃圾,一无所获。

比环境变化更恐怖的是人类的直接伤害。20世纪人们收集到的白鱀豚标本中,92%是人为致死的。

渔民肆无忌惮的捕捞让白鱀豚遭受了巨大伤害。我们身躯庞大,一旦进入渔网,便再无逃生可能。迷魂阵、电打鱼、滚钩、鱼雷,人类使用了各种各样极尽痛苦的方式折磨着我们,我们的鲜血让长江水变得浑浊。

也不只是捕捞,人类过度繁忙的水上运输,也把白鱀豚一头一头拉进死亡漩涡。

船只日夜不休的汽笛鸣声带来可怕的噪音污染。许多同胞曾欣喜地以为那些声音是亲朋好友的呼唤,循声游去,被残忍地卷入轮船的螺旋桨中生生绞碎,葬身于此。

他们欢欣而去,不再归来。

人类捕杀江豚 /云南生物多样性研究院

这么讲述你们可能无动于衷,那就让我把伤口撕开,细数几个同伴的消失吧。

1974年春节前夕,爆破清理航道。一根雷管下去,两对白鱀豚丧生。每每提到这个故事,我的母亲总会开始流泪。因为在两个雌豚的肚子里,各孕育着一个胎儿。

1984年,我们一家人生活在长江湖北嘉鱼江段。后来不止一次听妈妈哀伤地悔恨,真不该为了伙食就搬离熟悉的流域,因为爸爸就是在那时被人类电死。爸爸身长1.5米,在水中游动时姿态特别迷人,我最爱和爸爸一起四处游荡。但是从那天开始,爸爸再也无法与我们同行。

1987年,我的姐姐在长江被滚钩活活钩死,浑身上下有103处伤口。我一直拒绝回忆这段往事,我根本不敢想象姐姐死之前经历了什么。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妈妈的眼睛里总是充满哀伤,她经历了太多死亡和别离。

1990年3月,我的一位朋友失踪几天后在长江下游靖江段罗家桥被发现。那时她已沉沉睡去,带着紧紧钩入皮肉的36枚滚钩。至此,我觉得我已脱离哀伤,走向一种对死亡的木然。

到今天,我再没有任何同伴。

江水中再无熟悉的鸣叫,我独自游在寂静空旷的水域里,孤独且恐惧。

不敢靠近岸边,那里有同胞鲜血的味道,或许马上也会有我的鲜血。

我已死去了百分之九十九,仅剩一点灵魂还在水里游荡。

我的鸣叫不再得到同胞的回应。原谅我无法对这个世界报之以歌。

3

人类苍白无力的挽留


当你们开始意识到失去,挽留就显得苍白无力。

1978年,中国科学院建立了淡水海豚研究中心,开始对我的第一次研究。1992年,我成为中国第四届大学生运动会的吉祥物。

第4届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吉祥物白鱀豚/中国教育新闻网

那时的我,多么希望自己的未来也能像年轻的人类一样,充满希望,无限生机。

然而事实上,我的亲人和朋友接连死去。

说一个你们人类都熟悉的小伙伴吧,就是你们喊它『江江』的那只白鱀豚。

印象中是1981年,我和好朋友『江江』一起出去玩。

那天江水的温度让人格外舒服。我快活地游在他前面,一回头,就惊悚地看到江江被一个巨大的滚钩死死卡着往水面上拽。我在一旁拼命嘶吼,却无能为力,那一刻,我痛恨自己的软弱。

据说,重伤的他没有立即死去,而是被紧急运输到一个水产研究所的养殖试验场进行人工饲养。

1982年4月16日,挣扎了129天的江江因重伤不治死亡。

说实话,如果结局注定是死,我真的残忍地希望他当时就死去。你们根本没法想象江江被带走时看向我的眼神多么痛苦绝望,而我只能看着他挣扎,无能为力。我无法想象那苟延残喘的129天里,带着浑身的伤痛,远离一切亲人好友,江江是在做怎样的坚持。

淇淇可能是我众多好友中比较幸运的。

1980年1月11日,他被人类带走进行人工饲养。时任中科院院长指示,尽最大努力养好淇淇。

直到2002年,淇淇也走了。现在的他,变成了一尊不会说话的标本,被摆在白鱀豚标本馆,寂静孤单,永世不能再回到长江。

白鱀豚淇淇

2016年,中国绿发会分析认为我们一定还有个体在长江存在,而且还可能有一头幼豚生活在芜湖黑沙洲江段。

为了寻找并拍到确凿的影像,他们开启了『2017白鱀豚公民科学家寻证』项目,公开面向全社会邀请共同守望和寻觅我们的踪迹,并给首位拍到并被科学界认可的朋友提供10万元奖励金。

我不想让最后的告别显得像控诉。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警醒世人,不要让这个世界变得一片寂静。

4

逼上绝境的物种


这并不是人类第一次把一个物种逼上绝境。我已经听说过太多共同命运的历史,我感到不寒而栗和绝望。

1681年,不会飞也不怕人的渡渡鸟被宣布灭绝。在被发现后的二百年内,它们的家园毛里求斯岛被严重破坏,导致它们彻底消失。英语中有一句俚语,『as dead as a Dodo』,意思是『死得像渡渡鸟一样』,彻头彻尾,无法挽回。

1936年,在地球上生活了超过400万年的袋狼因为人类的捕杀全部灭绝。1888年,塔斯马尼亚政府以每只袋狼头1英镑的奖励鼓励农民杀死袋狼,此奖金计划直至1909年停止。这样可怕的清除计划,让所有物种不寒而栗。

1914年,最后一只热爱旅行的北美旅鸽死去了。在北美,它曾有50亿只同胞。

北美旅鸽 / 视觉中国

1983年,倔强又美丽的斑驴因遭过度捕猎而灭绝。

2011年,西非黑犀牛因为人类的大量猎杀从地球上彻底消失。

这本恐怖的物种史还在被人类书写得更为黑暗。

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灭绝地球上的某类物种?

这个问题,不应该留给我来思索。

我深知在未来的某一天,我的名字将会和他们一样,被刻在物种史上供后人铭记。再也不会有人见到鲜活的我,那个在水里翻腾跳跃的身影只会在影视资料或者画像中存在。

若干年后,我可能会被认成神圣独角兽的古老原形。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我也很想再回到过去,向你们最后一次预警江面上的风暴。那时,我对你们曾信任而亲昵,我想我曾读懂过『友谊『这个属于人类的词汇与情感。

然而现在,我已经完成了我全部的求救和抗争,把眼泪与鲜血都融进江水里,准备放弃。万古奔腾的长江是我的家,我的灵魂将永居于此。

是人类让我失去了家乡,失去了亲人,最后也将失去了自我。

请记住我,请不要忘记我。

参考文献:

[1] Lipotes vexillifer.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2008年版本.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2009.

[2] 周开亚、钱伟娟、李悦民. 白鱀豚的分布调查. 动物学报. 1977, 23 (1): 72–81 (中文).

[3] 胡本正. 水中国宝白鱀豚. 〖野生动物〗. 2003, (5): 28–30. ISSN 1000-0127. cnki:ISSN:1000-0127.0.2003-05-013 (中文).

[4] 房宁; 杨希伟. 24岁的白鱀豚『淇淇』将服用保健品『安享晚年』. 新华网. 2002-07-10 [2007-05-16] (中文).

[5] the Baiji river dolphin is functionally extinct. 瑞士白鱀豚保护基金会. 13 December 2006

[6] 『长江女神』白鱀豚疑现身 已功能性灭绝近10年. news.sina.com.cn.

[7] 陈佩薰、刘仁俊、王丁、张先锋著,〖白鱀豚生物学及饲养与保护〗,科学出版社,1997年

[8] 科学家:长江白鱀豚已基本灭绝. BBC中文网.

[9] BirdLife International. Raphus cucullatus.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2013.2年版本.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2012

[10] Groves, Colin. Wilson, D. E., and Reeder, D. M. (eds), 编. Mammal Species of the World 3rd edition.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6 November 2005: 23.

[11] 世界珍稀物种非洲西部黑犀牛正式宣告灭绝. 腾讯网. 2011年11月12日.

总监制:吴亮

监制:夏宇

责任编辑:戴丽丽 李逸博

编务:谢芳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之声』(ID:zgzs001),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最新評論

申請友鏈|小黑屋|無圖版|华韵国学教育 ( 粤ICP备09207151号-3

關於我們 华韵国学教育 | 国学经典

Discuz! X3.3 ©2007-2014 - 联系及投稿 admin@hygx.org

返回頂部